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20(完)

*完结撒花

…………………………………………………………………………………

鹤丸国永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在三日月家里吃早餐。这一顿早餐吃得他牙龈肿痛,心理不适,连带着胃都好像要疼起来。

三日月坐在鹤丸对面倒是吃得心安理得,他等鹤丸吃了一半了,就说:“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伤胃。”

何止伤胃,还乱性。鹤丸以前喝酒都很有节制,快感觉要醉就立马刹车,也不知道怎么最近这两次好像鬼遮眼了一样。三日月让佣人阿姨给他添一杯牛奶加点蜂蜜,顺便给鹤丸一杯。期间鹤丸一直在想,想得头都大了。三日月吩咐完之后瞄了喝完一眼,说:“你现在就别说什么分手了,昨天你动起手来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分手了的。”三日月抬起眼皮看向...

 

非常随便的CP摊宣,随便啦



*爬起来做摊宣。太冷了随随便便做一下,用封面的颜值掩盖一下我的随便吧。感谢俄罗斯航空的真诚服务,画了个那么靓仔的封面,像上次CP一样又开了次梦想航班。买发夹送册子,如果当日没看到台面有可以询问摊主

*鬼怪类故事吧,何道长(?)捉妖记,不知道是什么就别乱买了。

*一人限一吧同学们,帆布袋不限,不过也带不多,随便卖了

*因为本次物流和其他成本较高,所以相应调价。不便之处敬请原谅

*暂时没开通贩打算,以后有机会再算吧

 

【三日鹤】大型绯闻鉴定现场 中

*继续真主有毒。我继续奋斗去了,等下再回来修

三日月大驾光临,鹤丸自然要给他开门。进来的时候鹤丸随便他爱坐哪里坐哪里,三日月看到鹤丸夜晚还吃那么多就说:“你不需要注意饮食调节身材吗?”

“那玩意有用吗?”鹤丸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橙汁的时候又放下,他回过头去说:“我没有无糖饮料,水可以吗?”

“就那个吧。”三日月指了指鹤丸手上的橙汁说:“我不用节食。”

大家都是不用节食的类型,鹤丸觉得节食控制身材什么的太麻烦了,人活一辈子就是要好吃好喝,实力派胖成球也是实力派。为实力派干杯,鹤丸和三日月拿着饮料一碰,然后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无事不登三宝殿,于是鹤丸问起三日月来这里干嘛,真考虑合作请他当嘉宾...

 

【三日鹤】卧底行动 19

 *估算错误,太长了,一章完结不了,下章再完结吧。

鹤丸在警察局洗把脸,洗了又洗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医院绑架案告一段落,犯罪团伙全数落网。罪犯招了之前三条的两起绑架案也是与他有关,还有之前捉获的违禁药品渠道也全部与间宫和二有关系。早些年他欠下巨款走投无路流亡在外,与外国犯罪集团攀上关系,回国后以GAY吧为据点实施地下犯罪。因为记恨三日月当时不愿意帮他所以怀恨在心,并且对他的钱财有了坏心,于是才铤而走险。

按照间宫和二的理想剧本他是想讹一大笔钱然后逃出国外,再也不回来了。顺带一提他绑三日月这个是一直想做的,不仅报复,按他意思就是三日月的颜值非常对他口,他...

 

【三日鹤】北落师门 二

*其实这是篇重生文吧,重生之鹤丸国永,我先去继续逆天改命,等下再修

鹤丸国永死了两年,这魂魄飘飘散散,好不容易聚回来一点,算是恢复了思考意识,凝聚成了一个球。

球就球吧,反正也没有人看得见。鹤丸清醒的时候并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记得当年他给某人杀了也是这样魂魄飘了很久才恢复。想起来就晦气,鹤丸决定先不提了。此时当务之急是得找个身子养养自己灵魂,不然这样飘来飘去魂魄不定,恢复得很久。

鹤丸本来想像上次那样找个濒死之人,等他挂了那一刻立马附身,等把魂魄养好了重新聚型又是一只好鹤。鹤丸打定了主意,可是这次伤太重了,那些付丧神刀刀致命,连灵核都损坏了一些,鹤丸好不容易蹲到一个准备咽气的想诈尸吓...

 

【三日鹤】北落师门 一

虽然我抬头就能看见死线,可是我还有往地上挖坑的梦想!!!

一.

鹤丸从草丛里扒了一下,看着那抬起头奄奄一息的身影惊讶地说:“哇,你怎么长得那么丑的?”

鹤丸知道批判人家外表是不好的,可是面前这人真是丑得自己都吓一跳。头发又长又脏,又破又烂的衣服下那干瘦的手好像枯枝一样,他那脸上皮肤没一处好的,右眼皮有刀伤的痕迹,左眼直接肿了,五官扭曲全是腐肉,那模样根本毁得看不清原样。鹤丸打量了一下后收回自己惊讶的表情说:“抱歉,我吓了一跳,没有诋毁你的意思。”

对方瞄了鹤丸一眼,拿起地上残破的刀起来。这人应该是刀的付丧神吧,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弄得如此破烂。反正鹤丸也很无聊,于是跟在他身后问他什么名字...

 

【三日鹤】卧底行动 18

*有事,迟些修,下章结局。

----------------------------------------------------------------------------

鹤丸国永有女朋友了,他的同事都面面相觑,长谷部看了膝丸一眼,膝丸看了长谷部一眼,最后长谷部问:“你的意思是你在卧底的时候还有空泡了个小护士?”

膝丸觉得也不一定,他说:“可能是医生也说不定啊。”

髭切说:“是来看病的也说不定啊。”

长谷部看向忽然出现在中间的髭切问:“你怎么在这里?”

“路过的。”髭切指着鹤丸说:“他吼得很大声,整个办公室都听见了。”

反正不管鹤丸是泡了个护士还是泡了个医生或者泡了个路...

 

【三日鹤】卧底行动 17

在死线上继续飘,等下再修

------------------------------------------------------------------------

鹤丸国永蜗居在髭切家里,通过不懈的努力打通了三个游戏。打完之后就吃膝丸留下来的布丁。可是他吃错了,膝丸说最大的是髭切的,小的是鹤丸的,吃错了下次没收布丁。

鹤丸觉得膝丸真是家规森严,对客人也不知道让步。髭切让鹤丸最近别出门,因为他直觉出门的话鹤丸会被找上。归根到底就是髭切那失忆症的脑子对三日月有些印象,他问鹤丸出来时候有没有小心,鹤丸这方面还是谨慎的,就如髭切所说,三日月让鹤丸住的地方周围摄像头挺多,鹤丸去的时候就发现...

 

【三日鹤】大型绯闻鉴定现场 上

*想了一下他应该要有点后续,搞一下

*虽然不是指他,但如果之后某些月份我一次发几个本的话,别打我

------------------------------------------------------------------------

一.

A和B被那场演唱会震得心灵散架了,糊里糊涂加了C的LINE号,回到家里连自己唯粉聊天室都没打开,心里想自己应该是吹他们呢还是黑他们吹他们呢还是黑他们呢?

A和B大脑当机挣扎了好久,说不出什么原因就是意难平,洗完澡躺床上几秒钟还是睡不着,立马跳起来又打开手机唯粉聊天室,群里聊得风生水起就没停过,全世界都这样。有的人哀嚎自己偶像和对面暗通款曲...

 

【三日鹤】大型粉圈鉴定现场 下

*想了一下,今天还是写完它再算了。特别鸣谢灰机同学贡献了这首珍藏已久骚气十足的歌,演唱会后半段那首就是Time Is Running Out(点他可听),我觉得那眉来眼去的音乐真是十分适合脑补

*粉丝:啊!真主有毒啊!

----------------------------------------------------------------------------

一.

在A与B来回撕了一个月后,终于等来了演唱会那天。最后一周两家粉丝积极做最后动员,要求大家遵守演唱会规则,一个是为了别丢了自家的脸,一个为了别在对家给捉到把柄。不过如果发现对家不文明记得拍照到时候去社交网站挂他们!...

 

【三日鹤】大型粉圈鉴定现场 中

*不在家,手机作业,迟些修

*粉丝:尽管意难平,但今天我还是一个及格的真主吹。错的都是对家!!

---------------------------------------------------------------------------------------

一.

A和B粉了自己乐队三年,第一次感觉无比打脸,无比意难平。甚至气得去了小号那里发泄了一通,又爱又恨,粉转黑黑转粉又转黑最后只能转路人又意难平再转黑,第一次燃起了黑自己真主的念头。

不过对着自己偶像的专辑写真又舍不得,捶胸顿足伤心欲绝,在聊天室里和歌迷吼得跟出殡一样,吼完了,还是继续粉吧。虽然鹤丸那边承诺如果有异议...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