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主仆游戏——小段子6

*PLAY GAME已经发货完毕,如果有没收到的情况请联系客服

*我感觉还有大概2-3章就完结了。抢修完毕图片重新贴了

22.

小乌丸觉察到鹤丸有些心不在焉,他提醒:“工作要集中精神。”

“知道了。”鹤丸随口地回答,然后开始做准备。在赌命的事情上分神是大忌,他有好好整理头绪。所以关于三日月的事情,鹤丸不再想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小乌丸接到的生意是去取几份机密资料。对方通过秘密收集尸体,再以尸体做实验取得想要的信息,是一些不法的交易,所以需要把他们的研究资料拿过来销毁,并且把这个毒瘤斩草除根。

“你们是会做慈善的人吗?”鹤丸听完之后随口说:“真让我吃惊。”

“呵呵,当然不是。我谈了两单生意,你做好的话会有很丰厚的奖励。”小乌丸笑道:“等下你服用药物会进入假死的状态,到时候醒了就开始行动吧。”

对方很狡猾,行事地点很隐蔽,不过经过多番资料搜集后查得出他们会去某个流浪汉多的地点定期去找一些染病的人或者尸体。毕竟这样的人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是很好的实验对象。按照预定计划鹤丸要装成猝死的人,等他们来到带走鹤丸前往实验地点时,醒来的鹤丸就可以行事了。

开始进行得很顺利,鹤丸成功被当成尸体运到目的地。鹤丸醒来的时候周围都是尸臭味,令他不由得皱眉。连衣服都有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鹤丸捂着鼻子又觉得手太脏,他从地上起来,好不容易找了一下纸巾还在口袋里,他马上拿来擦手。

因为是尸体的关系,那些人除了确认是否死者之外,并没有第一时间检查鹤丸身上的物品。鹤丸发现他的钱包杂物还有腰带里特制的薄刀还在,确认之后,鹤丸悄悄推门出去。

这里周围非常阴暗,但是外面比鹤丸待的房间好很多。似乎是因为用作做实验的关系,所以卫生环境比那个摆放尸体的地方干净。看起来好像地牢一样的世界没有窗外,不知道状况。鹤丸看了一下时间,夜晚十点,差不多了。

,鹤丸按照小乌丸的要求开始动手。在场所有人不留活口,但是尽量不要惊动那些有返祖能力的守卫。鹤丸曾经听小乌丸说过,返祖的人类寿命比较短,但是身上会出现先祖的特质,所以拥有些特殊能力。鹤丸虽然杀人技巧精湛,但也只是人类,有些能力不是他能对付的。

鹤丸好奇地问三日月也是这种吗?小乌丸呵呵地笑着说不是,三日月与他们不一样。那些返祖的人不过是仿品一样的存在,和他们比起来差太远了。

鹤丸记得小乌丸教过自己的东西不多,不过是重复一个点不断磨炼学习,精进。小乌丸说过,人是很脆弱的生物,但有些人命很值钱,所以他们常常会做这些值钱的生意。鹤丸跟过小乌丸一次出门,那是他第一次跟鹤丸介绍自己的工作。小乌丸的杀人手法很精巧,鹤丸看了之后没有害怕,反而隐隐有些兴奋。所以事后他问鹤丸要不要学,鹤丸答应了。

鹤丸成功杀了六个人之后取得了部分资料。上面大多是他看不懂的东西,不过只要能交货就好。按照小乌丸的说法,接了生意不问缘由,只管报酬。鹤丸低头看着那几个被一刀封喉的人,似乎内心没有太大波动。对于杀人一事,他没有太大的负罪感,一直都是如此。虽然鹤丸怀疑过是不是自己有什么问题,不过小乌丸反而让他放宽心,并且说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把杀人的技巧教给鹤丸。鹤丸不是异端,至少在这一点上他们是很相似的。

这时候,手机的声音忽然响起,鹤丸吓了一跳。他胡乱地摸索才想起三日月出门时叮嘱他务必要带手机,鹤丸也就拿着了。但鹤丸日常没用过它,拿到手里就没有研究过,根本不会有人联络,日常它都很安静,忽然会出现铃声是鹤丸始料未及的。

就是因为这个没能掌握的常识性问题,鹤丸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引来了返祖能力的守卫。鹤丸一边逃跑一边乱按,他不知道怎么弄停那些声音,手忙脚乱地逃跑着,那些返祖的人类不停追捕鹤丸,鹤丸没有办法,只能把手机扔了。

莺丸和小乌丸有教过鹤丸怎么应对这种类型的人,但是都并不是什么有效的解决方法,最好的方法是躲开他们,或者用速度取胜。这种天生的压制令鹤丸感到恼火,他消灭敌人的速度变慢,身上也有了明显的伤痕。对方似乎有侦查能力很强的返祖人类,所以鹤丸躲开,对方也很快能找到他。因为这一场骚动的关系,周围的出口迅速落闸,似乎要进行一场困兽斗。

鹤丸躲在其中一个杂物室里,刚喘一口气就听到墙壁碎裂的声音。好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要把他扯出来,直至连里头的杂物都浮在半空然后毁坏得七零八落,鹤丸不得不出现在敌人的视线里头。他快速观察在他面前的人哪个是操纵者,必须优先解决他。可是还没来得及判定,鹤丸的喉咙已经被看不见的手握住,然后扯到半空。他好像看到人群中其中一人的手掌用力一收,与此同时鹤丸的刀投掷出去,可是却卡在半空。然后刀刃的方向一转,往鹤丸那里直刺而来!

在鹤丸以为自己躲不过的时候,忽然有黑影缠上了那把快要刺入鹤丸脑袋的刀。鹤丸正因为生死一刻而心跳无限放大时,那些围攻他的人发出了恐惧的叫声,紧接着他们全部被黑色的影子吞噬了。

捉住鹤丸喉咙的那股力量消失,鹤丸失重掉落时被黑影接着。他咳嗽了几声后坐起来,看到那些黑影把敌人全部吞噬得一干二净,连痕迹都没有之后散开,人影从中央走来。他不知什么时候到来,那些涌动的黑影在左右两边让出一条道路,他穿过影子走过去鹤丸面前。

鹤丸一瞬间有些心虚,所以移开了视线。

“我可不知道你的出去逛逛是这样的。”三日月斜眼看向后面跟过来的人:“小乌丸大人,我并没有听说过你们有这个行程。”

“不过是出去活动活动。吾有悄悄跟着,必要时吾也会出手的。”跟过来的小乌丸看得出三日月此时心情不好,所以他也没有走太近。绕过三日月就来到鹤丸身边把他扶起来。“还好吧?有些小伤,不过也不碍事。”

三日月站在鹤丸不远处低下头看着他。三日月并没有愤怒,他只是平静盯着狼狈的鹤丸说:“你骗了我,没有遵守我们的约定。”

鹤丸死里逃生之后见到三日月,心里头有些混乱,不知道应该是愤怒还是郁闷,他抬起头说:“还活着不就好了吗?我不会有事,我有分寸。”

“你的有分寸是指你这副样子?”三日月似乎觉得鹤丸实在太胡来了,他的眼神变得失望,不过他也不想在这个地方纠结这个问题。只是说:“够了。鹤丸,过来。”

好像每次他的话都是理所当然,自己必须要服从一样。鹤丸每次都忍不住下意识反抗,特别现在鹤丸心烦得很,他也不知道自己死里逃生还在烦躁什么,但一想到三日月要因为这件事就把他带回去关起来,鹤丸忍不住反驳:“我想做什么是我的事情,为什么我总是必须听你的?不要以为我真的是你的奴隶,我不是。”

鹤丸想,他应该是很讨厌三日月的,不然自己不会如此生气。

三日月抬起手的时候小乌丸在鹤丸跟前一挡,说:“你总不至于和个孩子计较吧?”

谁知道说完之后鹤丸脚下的影子瞬间冒出,把鹤丸整个人扯进去。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鹤丸就好像刚才那些人一样被影子吞噬了。等鹤丸完全消失在影子中,三日月才收回手。他看了小乌丸一眼后收回视线。

“失陪了。”

23.

鹤丸被三日月带回去酒店。几乎是被影子扔进去房间,关门之后鹤丸就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看着三日月离开的样子,鹤丸想起那些人是怎么玩弄奴隶的。鹤丸感觉到三日月的心情不好,他第一反应是三日月要惩罚他。

结果三日月拿了些药物回来,他检查了一下鹤丸的伤后帮他包扎。整个过程三日月不说话,沉默令鹤丸感到不自在。三日月包扎的手势并不纯熟,好几次都弄得鹤丸皱起眉头。他似乎觉察到了,解开鹤丸的束缚说:“你自己来吧。”

说完就离开了。三日月把鹤丸困在房间两天没有出现。好像遗忘了他一样,没有过来。

鹤丸尝试离开,但是房间被不知名的力量操控,任鹤丸怎么破坏也打不开门。冰箱里留有食物,鹤丸自己一个人自给自足,同时慢慢冷静下来。明白到三日月因为自己违抗他的命令而生气了,鹤丸的心情更加差,三日月用冷战告诉他,他可以随意处置自己。他可以给鹤丸很多东西,也可以随意收回。

在鹤丸感到焦躁的第三天,今剑过来了。他应该是听三日月的命令而来,不过并没有详细说明。只是把一把新打造可随身携带的刀和鹤丸丢了那台手机给他。好像看戏一样,今剑说:“你惹得三日月很不高兴哦。”

鹤丸当然知道,他拿着那台手机和刀有些不解,今剑说:“手机是要你收好,不要随便丢了。”

今剑想了一下三日月交代的吩咐很简单,他指着那把刀说:“给你的。”

今剑关门出去的时候提醒不用多费心思了,三日月指明他过来送东西就是让鹤丸不能趁机逃走。鹤丸拿着那台手机和那把短刀,他看了好久最后忍不住有些泄气。拿着手机随意拨弄了几下,鹤丸打开了通信界面,犹豫了几分钟后尝试研究怎么用手机,最后终于成功发出了第一条短信。

【我想见你。】

夜晚的时候三日月过来了,鹤丸坐在床上看着他,两个人无言以对。鹤丸觉得很尴尬,其实他没有想好要跟三日月说什么,他想了一个下午也没有头绪。鹤丸头疼地拍了拍脑袋,问:“所以你是想把我一直关在这里吗?”

三日月不否认这个可能:“如果你继续这样胡来的话。”

“那你杀了我吧。这正好消气。”鹤丸拿出今剑送来给他的那把刀说:“反正这样关着迟早也是死路一条。”

鹤丸把刀抽出来的时候黑影迅速地握住他的手腕。锋利的刀掉在地上割烂了地毯,鹤丸感觉到三日月非但没有消气,反而更加不满。看着躺在地上的刀,鹤丸低着头没有看三日月,似乎一直在思考。看着刀刃上自己的表情,鹤丸不禁问:“你不用这把刀杀我,你把这把刀给我的意思是让我保护自己吗?”

然后想到什么,鹤丸再问:“你生气是因为我作为奴隶不听你的话,有所隐瞒吗?”

三日月沉默片刻,说:“这趟旅行没有什么主人和奴隶,只有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

三日月看着垂下脑袋的鹤丸沉默了很久,然后听着鹤丸发出轻声的叹息:“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你。”鹤丸的手指插入发间,他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伤脑筋地说:“真的搞不懂。”

如果鹤丸没有判断错误,这个男人在关心自己。他生气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违背约定,可能更多的是因为他遇险所以担心。这是鹤丸不懂的地方。就好像一个人会关心一件家具一样不可思议。在鹤丸心里一直认为,在三日月眼里他就是一个玩具,他心血来潮就买下来,高兴的时候就给点糖果,生气的时候就弃之不顾,坏掉就扔。但现在这个夺走自己自由的男人居然在真心关心着自己。

鹤丸觉得这简直荒唐极了。

三日月冷静了三天,因为他不认为鹤丸会服软,但是也难以说服。这次的事情颇为严重,要是有个不慎,鹤丸当时可能就要没命了。他以为鹤丸跟着小乌丸,小乌丸有能力保护他所以才答应了这次出行。结果小乌丸居然带他去做最危险的事情,这是令三日月最不满的一点。

不过也过了三天了,三日月也不想总是和鹤丸这样闹得不愉快。在他设想里头这趟旅行应该是愉快的,所以最后三日月的态度也软化了一点,他问;“伤好点了吗?”

三日月帮鹤丸拆了绑带,鹤丸见他手势太差了于是自己动手。可能因为鹤丸身体不错的关系伤口大部分已经愈合了,速度快得不可思议。鹤丸难得算听话,任由三日月查看。三日月说“衣服脱了”的时候,鹤丸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把上衣脱掉了。

鹤丸腰侧和胸前有些小伤口,后背也是,不过不是大伤,并且渐渐在愈合,奇迹般地恢复得很快,但是不知道会不会留疤痕。鹤丸背对着三日月的时候感觉到他的指尖在后背游移,瘙痒的感觉令鹤丸忍不住躲开。不过紧接着三日月伸出手从后面圈住他的腰,温热的双唇落在后颈位置,鹤丸久违地心跳快起来。

“把裤子也脱了吧。你腿上应该有伤。”

鹤丸小声念着“不用那么仔细吧”然后把裤子也脱了,三日月让他面对自己,然后仔细检查起来。被三日月用认真的眼神仔细检查自己的伤口一事令鹤丸感到不好意思,特别是三日月的手摸上自己脚腕快要愈合的伤口时,鹤丸几乎是下意识地收了一下腿。

三日月抬起眼睛看着他问:“你紧张?”

鹤丸移开视线故作镇定地说:“不就看看伤口吗?”

三日月的手从小腿摸上鹤丸大腿,然后支起身子。鹤丸惊讶地看着他,暧昧的气息好像随着他贴近的动作而变得明显。三日月纤长的睫毛在鹤丸眼眸中轻轻颤动着,他低声地说:“是啊,我要检查一下你身上的伤口。”

三日月贴着鹤丸发红的耳边说:“从里到外。”

 

24.

抢修完了点他啊点他啊

 

25.

夜晚时分三日月叫醒了鹤丸。鹤丸睡在三日月身侧,看着三日月支着脸颊侧躺在旁边似乎有什么想法,鹤丸好奇地看着三日月,三日月刮了刮他鼻子。

“我们去个有趣的地方吧。”

在夜晚十点时三日月开着车载鹤丸去城市最大的一个赌场,三日月跟他说在这个光鲜亮丽的地方所有人都可以一夜暴富,也可以瞬间身败名裂。周围参与赌博的人看起来全部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那些人谈笑风生地穿梭在赌场每一个角落,喝最好的酒,下最大的赌注。甚至有甚者,命也可以压在这里。

“我想你会喜欢这个刺激的地方。”三日月是贵宾,核实了身份之后被工作人员恭敬地请进去。鹤丸跟着他打扮了一番,两个人看起来风度翩翩,一出现就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三日月带着鹤丸去赌桌,看到别人发牌时鹤丸的眼神非常好奇,三日月贴着鹤丸耳边亲昵地低声说:“我教你吧。”

三日月带着鹤丸坐下,大家都对他们很感兴趣。有些常来的客人认出三日月,他虽然少来,但是总是能第一时间成为焦点。鹤丸看着庄家发牌,听着三日月漫不经心地边玩边给他介绍游戏规则。有些女士走过来,认出三日月的大胆的就打招呼,并且好奇地打量鹤丸:“真难得您过来还带了个可爱的客人。可以让我们认识一下吗?”

“哈哈,你们不要吓到他了。”三日月侧头微笑看着鹤丸说:“我怕他不高兴。”

“怎么会?我最喜欢有趣的事情了。”这一盘是三日月赢了,鹤丸看着筹码推过来,他虽然还不能熟练地摸清游戏规则,但是也觉得非常有趣。“这个我可以玩吗?”

“当然可以。”三日月把游戏的权利交给鹤丸,让他随意出牌下注。鹤丸一看就是新手,和他同桌的人忍不住问三日月今晚是打算来散财吗?三日月只是呵呵笑着,然后揽着鹤丸的腰说:“这是会给我带来幸运的白鸟。”

鹤丸一开始的时候输得多,不过三日月眼睛都不眨,随便他玩。鹤丸渐渐摸到套路了之后就逐渐开始赢回来了。看着自己的筹码越来越多,鹤丸兴致来了换了好几个赌博游戏,重复着输输赢赢的戏码。他们玩腻了就去喝酒,吃东西,赌场楼上还有一些名贵的珠宝古玩等等,鹤丸拿赢来的钱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等过够瘾了之后他们离开赌场,鹤丸坐上三日月的车,看着他一踩油门开得飞快,鹤丸打开车窗舒服地吹着夜风。他吹了声口哨对着外面喊道:“我要变大富翁了!我要把整个世界买下来!”

“哈哈哈,那你得需要更多的钱。”他们的车在大桥上开过,鹤丸趴在车窗边沿看着五光十色的城市,三日月腾出手把他拉回来说:“不要把头伸出去,危险。”

三日月的车开得很快。快得模糊了鹤丸眼中的风景线。鹤丸听到后面传来喇叭声的时候探出头去,只见警车在后面追着他们,示意超速驾驶的他们停下。可是三日月反而猛踩油门,大概也没料过三日月居然也会做那么出格的事情,听着喇叭声,鹤丸吹了一声长口哨后哈哈大笑。被车甩得左摇右摆,依旧高兴地笑着。

好不容易甩开了交警,喝了点酒的鹤丸看起来今晚非常兴奋。他们开到一半看到海岸,灯光映落海水之中,忽然远方烟花炸响,鹤丸挺直身子。

“三日月,那里爆炸了!”鹤丸兴奋地指着远处:“喔,很厉害啊!”

“那也是烟花,跟你上次玩的差不多。”三日月想了一下,然后下桥的时候转去了另一边说:“我们看看吧。”

三日月一路把车开到半山腰,停车的时候鹤丸推开车门走下来。他双手按在路边的护栏上,然后看着那些炸起的烟花。三日月走出来的时候听到鹤丸好像很小声地哼着曲子,那曲调三日月没有听过,不过鹤丸的声线听起来很愉快。他好像先是回忆着,然后迎着风的时候哼得更加流畅。三日月走到鹤丸的身边问:“哪里学的?”

“是我故乡的歌。”鹤丸迎着风看着星辰满布的天空,他的额发被吹得往后扬起,金色的眼睛也变得闪烁动人。“以前无聊的时候,我就会坐在树下吹口琴,小朋友有空就会过来围着我。”

“很好听。”三日月按住被夜风吹起的发丝说:“再唱一次吧。”

鹤丸这次没有和三日月对着干,他愉快地哼着。三日月听不懂那些歌词,但三日月想他会一直记得鹤丸这个表情。就算听不懂,但鹤丸看起来那么地快乐。

鹤丸很难得地多说了一些自己的事情。说他过去的生活,提及了一下那些无人管求的日子。难得地他提起了小乌丸和莺丸,他们认识似乎是因为小乌丸误入鹤丸的故乡,不过只有鹤丸发现了他们,并且从他们那里偷偷学习杀人的技巧。三日月有些好奇地问:“杀人的时候不怕吗?”

“还好,打猎变得更方便了。”不过鹤丸仔细寻思,他说:“握刀的时候很兴奋。我听其他人说过我们一族以前全都是用刀的好手,只是随着时间渐渐失传了。”

就好像沉睡的血统苏醒了一样,鹤丸没有害怕,反而因此感到兴奋。小乌丸教他杀人的技巧是给他生存用的。他确实想把鹤丸培养成类似杀手那样的存在,以后鹤丸出来这个世界可以靠此生活赚钱,至少学会这个以后生存不会有问题。

“真是扭曲啊,小乌丸大人。”三日月不由得感慨地说:“明明可以教导更正常的生存手段,可是却选择把一个人类的人生改变成这样。”

“哈哈哈,没什么关系,我还是挺满意的。”鹤丸一点也不觉得有问题,他看着对面的烟花不断炸响,三日月仔细听才听到鹤丸在说什么。

“毕竟小乌丸说过以后的日子我总难以避免迎来只余下自己一人活着的那天,到时候再也没有人能照顾我了,所以还是变得强大的好啊。”

当那些烟花落幕时,鹤丸收回了复杂的视线。在余光中他发现三日月侧头看着他,那样的视线令鹤丸顿住,然后轻声说:“你是不是喝醉了?”

三日月接近鹤丸的时候能嗅到他身上的酒气,混着夜风传来,他触碰鹤丸的双唇,然后温柔地吻下去。

“喝醉的是你。”


26.

抢修完了点他啊点他啊


27.

三日月醒来的时候天刚亮。他们的车停在半山腰面对着缓缓升起的太阳。金色的阳光渐渐地从云层中扩散开来,三日月刚想到现在这个时间是日出了,他下意识地呼唤鹤丸,可是看到他在自己怀里正闭上眼睛安睡着。

三日月想了一下,还是没叫醒鹤丸。他抱着鹤丸,脸颊贴着他的头顶,听着他的呼吸声,一个人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日出。阳光倾泻而出时照得三日月睁不开眼睛,三日月的手动作轻柔地拍着鹤丸的脑袋,想起鹤丸说的以后的日子他总难免要一个人活着。三日月转头时双唇贴着鹤丸柔软的发丝。那样的动作仿佛在亲吻着睡梦中的他。

“鹤丸,你不用担心。我会活很久很久的。”

“久得就算你不在我都会活着。所以你放心吧。”

28.

三日月解除了鹤丸的禁锢,之前的事情就当做忘记了,三日月没有再深究,这是难得的旅行,他希望能尽情享受旅行的乐趣。

这次,这个词语意味着结束之后又要回去那个地方。这令鹤丸心情很复杂。毫无疑问这次出行是快乐的,可是即将迎来的结果却又令他感到无奈。

在这段期间,今剑有带其他人来找三日月。似乎是像日常三日月外出一样,那些人会找三日月商量“做生意”。大部分需要三日月过问,偶尔有一些需要他处理。三日月尽量推了,他不太想别人打扰他,没办法推掉的就只能去见一下。

三日月离开的时候,鹤丸必须自己待在房间等他回来。之前鹤丸很不情愿,不过最近也没有太抵触了。只是日子久了自然就感到无聊,就算房间里解闷的东西准备得再多,日子久了始终会变得枯燥。

在鹤丸坐在床边玩着手机的某天下午,小乌丸出现在窗边,他笑着说前阵子三日月看得太严了,现在没有屏障他才可以接近。看到鹤丸休闲中透着无聊的表情,小乌丸说:“你上次的生意做得很好,作为奖励,要听听另外的生意吗?”

虽然鹤丸有点兴趣,不过他想了一下上一次的结果,就拒绝了:“不了。”

小乌丸从窗台进来,他拿起台几上的书说:“你怕三日月生气吗?”

鹤丸确实有所顾忌,小乌丸话锋一转说:“你现在和被蒙养的小鸟实在没有差别。”

“舍不得主人的温柔,自愿成为被喂食的家鸟。享受着递上来的食物,直至丧失了自我生存的斗志。”小乌丸失望地看着鹤丸说:“你说过想出来这个世界看看,可现在你这和从一个笼子换到另一个笼子有什么差别?”

鹤丸顿时语塞。他仔细想了一下,说:“三日月不是太坏的人。”

“信任的根据呢?”小乌丸知道潜台词是他可以试着再跟三日月沟通。但小乌丸毫不含糊地打断了鹤丸,问:“因为他对你温柔?给你买喜欢的东西,给你好吃的食物?你和他谈过多少次,让你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生活的事情,他答应过你吗?”

这个问题,又令鹤丸感到烦躁起来。鹤丸忽然意识到,这正正是自己焦躁的来源。毫无疑问他明白到在三日月身边能有一些快乐的事情,那好像是用来掩饰他失去自由的这件事。他失去的自由是用温柔去补偿的,因此充满各种不确定性。小乌丸对于鹤丸犹豫的态度感到了无奈,在他的印象中鹤丸很少会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虽然并非特意煽动鹤丸,但小乌丸想,鹤丸应该自己想清楚。不确定的东西总是充满危险的。

特别是他们这样的人。对于一个人类,到底是处于单纯的独占欲还是爱呢?看到鹤丸这种自己都不能确定的表情,小乌丸就知道,连鹤丸自己都不清楚,甚至没把握肯定。

所以如果意志一松懈,那就可能永远逃不出去了。

“你想要依附这样的温柔吗?”小乌丸来到床边,看着低下头的鹤丸问:“在一个狭小的房间等待另一个人回来,等他给你自由和温柔吗?”

小乌丸走过去鹤丸面前搭着他的肩膀认真地说:“以后的日子你总难以避免迎来只余下自己一个人活着的那天。这是我一开始的时候就跟你说过。你能确信自己不会有被这样的温柔抛弃的一天吗?”

鹤丸不说话了,手机游戏因为久久没有操作的关系得出了“GAME OVER”的字眼。小乌丸拍了拍鹤丸的肩膀说:“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去做一个不确定的决定。如果你连自由都没有,你的人生谈什么未来?”

沉默的鹤丸看着手机一会儿,然后问:“你要跟我谈的是什么生意?”

看到鹤丸总算有了点反应。小乌丸摸了摸他的脑袋,就好像安慰他那个满怀心事的学生。他说:“是关于你的生意。吾跟对方谈妥了,到时候你只需要照做,如果成功,你就可以逃出去了。”

“这是你逃出去最好的机会了,只有这样,你才可能从三日月身边完全离开。”

TBC

评论(57)
热度(486)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