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阵营有风险,见面需谨慎(下)

*我处于一种没肝完本子好焦虑的状态所以最近不会经常上来,捂头


自从三日月住了隔壁之后,鹤丸就觉得很不对劲。

鹤丸的新邻居没事夜晚就会敲敲他的门,问吃饭要不要一起,他一个人吃饭无聊。能不能带他去商店,他没熟人。鹤丸想和三日月说你只需要振臂高呼一声估计整座楼的老中青三代都愿意为你买菜做饭,东西坏了停电找物管,电脑不行找维修别找他,忙。

“维修电脑的下班了。”三日月看着鹤丸身后窗户那天色,说:“我还有些工作,电脑坏了不好处理。”

鹤丸想说电脑坏了关他什么事,坏了正好,今天游戏的物资任务三日月别做了。不过虽然这样想,鹤丸还是拿着工具给三日月修理去了,他看三日月那样子也不像会做这些的,算了,邻里还是要互相帮忙的。鹤丸拿着作案工具给三日月鼓捣着时问:“你读书没有给人修过电脑吗?”

三日月不解地问:“为什么要给别人修电脑?”

仔细想,三日月这种估计就是别人等着给他修电脑的。鹤丸鼓捣完了,总算能开机,三日月打开文件时鹤丸还意有所指地说:“有没有阵营机密啊?”

“你要看?”三日月倒是大方给鹤丸看。鹤丸一瞄,他公司的负责项目,还是他最近老加班的那个。只听三日月说:“还好你帮忙了,不然文件取不出来,我只能叫经理临时找人加个班了。”

鹤丸满心都是:好人一生平安。

鼓捣好了,鹤丸就撤了。三日月拿出冰箱里的蛋糕给他说:“拿去吧,我一个人吃不完。”

鹤丸想着当维修费也行,谢了一声就提着蛋糕回去做早餐。蛋糕是柠檬味的,口感不错鹤丸喜欢,也不知道是哪里买的。

其实除去网络上你死我活的问题,三日月当邻居还是挺好的,没什么大问题。久了他们还能谁先出门给看到了就帮忙买饭买吃,交水电费,帮忙拿邮包,三日月还开车载他出门。游戏阵营打输了,还能互相敲对方的门算账,讹一顿夜宵什么的。

其实缓和了几个月,大家一起生活也算是一件能调侃的事情,谁想到那么巧啊,两个在游戏里打得你死我活的就真住在隔壁。其实要是忘了那一夜发生了什么也没那么别扭,鹤丸觉得三日月其实也该忘光了。你看出门倒垃圾大家打招呼还挺平和的。

鹤丸最近加班依旧有点多,上线时间有些不稳定,可是也真不能玩物丧志,为此辞职。好不容易今天跟烛台切说好了要回来指挥,结果临时客户有方案修改意见,鹤丸又得跟策划折腾。去办公室开会讨论得如火如荼,太过投入时间都忘了。烛台切发信息打电话也没有回音,纳闷着想今晚上怎么个配置好呢。

因为最近三日月和鹤丸好像都挺忙的,他们指挥轮流接班,总是碰不到一起。今天晚上是大型活动,两边都收到风声自己会长要回来主持大局,顿时有种世纪之战一触即发随时准备搞场大事的意思。可是都快时间差不多了,鹤丸居然没点动静,没动静也算了,电话也没有,这样没个交待开场怕是会影响士气啊。

三日月似乎也听说了他们那边鹤丸不在,于是难得开场之前,三日月过去了他们那边聊天室。

“你们会长呢?”

大家对于三日月大摇大摆地过来还是很吃惊的。一个个都在想他是不是过来开嘲讽,于是很是警戒。烛台切想着不能让别人发现,但不说话又显得奇怪,于是就说鹤丸下楼买东西了。三日月想了下,然后没回话。可是大家听到门铃声,挺远的,可是没回应。然后三日月好像回来打了一下字,然后语音说:“他加班,那我先下了。”

大家送走了三日月,然后在语音室面面相觑。

他怎么知道的??

鹤丸不知道他被八卦群众八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上了世界的热门。他只知道,策划方案是要时间的。不过事情理顺了执行就会好点,开完会,鹤丸预感今晚凌晨三点还是能下班的。

鹤丸在办公室里埋头苦干,三日月就来了。他来的时候鹤丸还咬着笔沉思,鹤丸以为是长谷部,头都不抬就说:“咖啡。”

三日月本想坐下,然后又走开了。几分钟回来后递了杯东西给鹤丸,鹤丸喝了一口就差点吐了。那是他们公司冰箱的西芹汁,女生爱喝可是他好奇尝过一口立马和它再见了。鹤丸正要问这是不是要谋杀,抬头看到三日月就一愣。三日月总算能坐下,他说:“今晚要加到几点?”

鹤丸很惊讶,非常吃惊。但他转念一想三日月这语气,再想想他那几次加班。估计是黑箱操作,这人早就什么都知道了。鹤丸瞥了三日月一眼然后继续写方案说:“你这样很不厚道的啊。”

三日月只是笑了笑,然后说:“那我今天不上游戏陪你吧。”

“什么陪我,你这是监工。”鹤丸也没时间理这些恩怨了。他专注于工作时候就不会分心。“行了,反正我会做完的,你不用盯着。”

不过被三日月盯着一晚上鹤丸也没发现,他那惊人的注意力正在发挥着优势。三日月也不打扰他,等到十一点了其他人要下班,最后长谷部来请示,其他人基本处理完工作,三日月批准了他们回家休息,然后敲敲鹤丸的桌子:“外面关灯了,你来我办公室吧。”

鹤丸看人都走了,总不好该开着空调和那么多灯浪费资源,于是就去三日月办公室里继续埋头苦干了。三日月给鹤丸叫了外卖,眼看他也快做到尾声,能腾出手来吃东西于是就和他闲聊。谈起今天的游戏,鹤丸才如梦初醒说:“糟了。”

好像知道鹤丸意思,三日月说:“我说了你要加班。我也没上游戏,今晚估计是岩融他们负责吧。”

“真可惜你没去指挥,要是今晚光忠赢了他就要上头条了。”鹤丸很不以为然。“我们二把手也是很厉害的。”

鹤丸凌晨两点时候方案做得差不多了,拿过去给三日月直接看,让他有什么就赶紧说了。到时候他说这个是老板定了的,估计长谷部也不会再冒出修改意见。三日月把几个修改地方说了,鹤丸瞬间明白,改完之后伸懒腰,趁着三日月在看方案的时候就偷偷睡一会儿。今天中午鹤丸午休时间都没,一放松立马就睡了。

鹤丸睡得糊涂了的时候靠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坐来旁边的三日月身上,大概是因为三日月摸着还算有点肉,捏着的时候有点像抱枕,摸到骨头鹤丸觉得有些硬。鹤丸有点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然后,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鹤丸这一次是半梦半醒,所以先手反击十分迟钝,等三日月开始攻城掠地的时候他已经早被对方的怀柔政策缴械了一波。鹤丸抬头看天花板不大对劲,有点想起这游戏场景是办公室,条件反射就说:“喂,这里是办公室啊。”

三日月听着鹤丸懒洋洋有些发困的鼻音,他拉开鹤丸衣领俯身亲吻时说:“嗯,不管了。”

加班也要讲基本法啊,他工作做完为什么还要在沙发加班?不过这班加的体感还不错,鹤丸也确实太累懒得动,等鹤丸这没睡醒的想法冒完之后身体反应总算让他清醒,可是那时候情况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他对三日月的不满仅仅就刚才那句颇为日常的提醒。然后糊里糊涂半推半就地做了。然后……

就没然后了。

等第二天醒来鹤丸觉得自己通宵了一天,精疲力尽。

衣衫不整地在一个男人怀里,还是他对家。

睡醒之后鹤丸听到打卡的声音,他立马起来穿衣服。他唯一庆幸三日月没有在大办公室乱搞,不然被发现真的不辞职都不行。三日月居然还没怎么慌,大概他觉得这公司是他的产业所以没什么偷情的概念。鹤丸只能帮他赶紧穿好衣服,然后检查有没有留下什么会被人看穿的犯罪痕迹,并且马上照镜子看看自己有没有异常。还好三日月不是女的,不然留点什么唇印这些可就不好了。

大家一早回来看到鹤丸从老板办公室出来,后面还跟着个三日月。老板跟着加班通宵,简直是劳动表率。鹤丸装作通宵一晚上很困要回家,别人问怎么回事就解释说办公室没人了老板请他去私人办公室加班。偷偷开玩笑说老板监工真是可怕,那边三日月跟人事的说明天也放鹤丸一天假,带薪。至于调休理由,三日月说:“写陪老板加班吧。”

鹤丸听了之后一个不稳,说话都要给自己呛到。后来还是三日月开车送他回去。从开始的尴尬到冷静,鹤丸已经过了会被吓到的阶段,开着车窗吹风就清醒了。连三日月带着他去吃饭,他也跟去了。

三日月大概也心领神会,所以要了包厢。刚点完菜鹤丸开门见山问,一次错手,两次怎么回事?三日月沉思了一下,说:“一次是意外,两次就不算意外了。”

“那就没冤枉你啊。”

“嗯,那你要不要交往看呢?”

鹤丸有些吃惊,不过又仔细琢磨了一下。三日月看他思考的模样笑着说:“相处这一段时间,我觉得我们相性应该会不错。”

“你指的是我帮你修水电搬东西还有买饭吗?”

鹤丸觉得也算挺神奇的,难道是这阵子和三日月生活有些习惯了?他居然还不算排斥,虽然没有答应的冲动,但也没有拒绝的想法。如果分析的话其实三日月硬件不错,人性格还好,除了游戏里不对盘,不爱干家务总是四两拨千斤地推给他……

果然他说的相性好是指自己帮他做家务修电脑吗?

看到鹤丸在犹豫,三日月看了他一会问:“你有带手提吗?”

鹤丸说:“有。”

然后三日月拿出了自己的手提说:“我们拿实力说话吧。”

在鹤丸和三日月消失了一晚上之后有人发现他们约战京都,所有人一边讨论着他们昨天忽然一起消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听闻他们约战京都群众瞬间就刷起了世界。不过他们申请了决斗场,所以没有人知道战果,除非他们自己录像截图记录。但想起他们两个约战一直光明正大,这次关小房间还是第一次。

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之后结束,鹤丸回去自己公会的聊天室。烛台切也收到消息,和其他人一起慰问鹤丸。只见鹤丸难得地沉默起来,最后说:“哎。算了。”

这一声“哎”真是千斤重,仿佛壮士断臂一样。他们这一场神秘决斗成了论坛热议,标题内容不少是关于“两阵营指挥关小黑屋到底所为何事”,黑说他们肯定是瞒着阵营想做些什么暗搓搓的,粉说他们说不定是友好切磋啊。反正八卦群众向他们工会的人打探消息,不过鹤丸也没说什么,就说心血来潮,切磋切磋。

烛台切觉得那天还是比较不对劲,三日月怎么能比他们早知道鹤丸在加班,而且还隐约听到门铃声。鹤丸直说:“他是我邻居,住了一段时间了。怎么你们,噢吓到了吧?”

当然吓到,这种如魔似幻一样的剧情,没想到还真的发生了。不过烛台切见过三日月,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凶残的人。而且听鹤丸说的他们住在隔壁一阵子了,也没什么。不过这个当然不能说出去,否则那些黑说他们出卖阵营信息那可怎么办?而且他们最近每周都会不定时去小黑屋打一架,甚至有些时候还是开小号打的,也不知道是干什么。

烛台切挺困惑的,因为最近三日月和鹤丸互动有点多,所以两边的人一见他们聚首都开始瞎起哄。这几次鹤丸做任务总是被对面抢了先机,以至于周末大活动得再多想想办法调动人手。鹤丸扬言等下他就敲门去对面套三日月麻袋,这也是战术之一,为了联盟牺牲他光荣。烛台切真担心鹤丸出门倒垃圾的时候一个没忍住就不好了。半夜越想越不对劲,就给鹤丸打了个电话。

谁知道手机接通之后不是鹤丸本人,是三日月。他接了电话问:“找他有事吗?”

开门见山不含糊,不知道还以为鹤丸换手机了。烛台切想怎么是三日月接的呢?难道他们一起吃饭?可这个时间点不对啊!烛台切应对很自然,马上接下去:“请问鹤丸先生在吗?方便让他听一下电话吧。”

“他睡着了。”

烛台切脑海里闪过两个可能,一个是三日月顺了鹤丸手机,一个是三日月把过来套麻袋的鹤丸打晕了。可这时候他又听到富有生命力的砸床声。声音不大,听起来好像拳头砸在床上。同时,烛台切听到三日月很轻地一声,然后在烛台切惊讶的时候三日月说:“不好意思我脚抽筋了,先挂电话。”

说完就挂电话。三日月放下手机之后,把被咬到的手收回来。他看着自己手指的牙印,然后俯下身子亲着鹤丸的后背抱怨地说:“你咬到我了。”

“谁让你乱接我电话啊。”鹤丸的腰被三日月捞起来,三日月接了电话动作就停下来让他有点难受,刚才三日月一直捂着鹤丸嘴巴不让他说话。三日月从后头圈着他的腰说:“可是让别人听到声音不好吧?”

“那你就别做啊。”虽然是这样说,可是鹤丸已经有些忍不住了。他侧头掰过三日月的脸咬了咬他的唇说:“等下记得告诉我是谁。”

三日月扬了扬嘴角,然后又把鹤丸按下去了。

烛台切忧心忡忡,第二天约了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他们。太鼓钟记得昨天烛台切说约鹤丸的,可是今天只有三个人聚首就好奇问:“鹤丸呢?他不来吗?”

“昨天约他的,但是……”烛台切有些难以启齿:“接电话的是三日月先生。”

太鼓钟和大俱利伽罗面面相觑,想起当时鹤丸说要套三日月麻袋,每个人想的都不一样。最后还是大俱利伽罗提议:“要不去他家看看。”

烛台切给鹤丸发了短信,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鹤丸本人回的,但是鹤丸回复了信息表示他们可以过来,于是三个人就浩浩荡荡往他家里去了。来鹤丸家的时候开门的是他本人,可是居然开的是隔壁门!在大家惊呆的情况下,他还打了个招呼:“哟,来了啊。”

难道他换屋子,自己记错了?可是烛台切他们往隔壁走的时候鹤丸说:“不是这边,隔壁才是我家。你不是来过吗?”

烛台切三人面面相觑说:“我是来过,可是……”

鹤丸说了一声“等等”,然后又往里头走了把自己的手提拿出来,还给里头的人笑着说:“承让了,别偷看账号机密啊。”

太鼓钟往那边一探头,只见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坐在对面盯着自己的手提电脑。太鼓钟那天没有去现场,但是听烛台切说鹤丸的邻居肯定是三日月无误了。太鼓钟虽然听说过烛台切说三日月长得挺好,气质不错,不过今天一看发觉还是低估了。烛台切也很惊讶,他看到三日月瞄到他们点点头,然后和鹤丸说:“你有时候想赢的点有些奇怪。”

“意想不到吧?那今天BYE咯。”

鹤丸拿好手提,带着烛台切回去自己家里,给他们从冰箱里拿了喝的之后,鹤丸抱歉地说昨天他睡着了,三日月接电话他不知道。烛台切和太鼓钟交换了一下眼神,忍不住就问了起来。

“你睡他家里?”

鹤丸点点头,说:“偶尔吧。”

鹤丸和三日月交往是很奇怪的。

他们每一周都会去小黑屋打一架,谁赢了听对方一个要求。吃饭约会大家都靠实力解决,十分公平。两个人都有输有赢,想来鹤丸也不是没赢过三日月,只是提要求上下调转的时候三日月操作就会出奇地强悍,输了几次没意思,饭都捞不到一顿,鹤丸就放弃了。

今天烛台切他们来之前,其实本来三日月今天是要和他约会的,结果后来烛台切他们要来,鹤丸就干脆上游戏和三日月拿实力说话。太鼓钟环抱着双手听完后说:“这怎么听起来好像是,你很认真的时候他让着你。他很认真的时候你让着他?”

鹤丸想了一下,摇摇手指说:“那可不是,我们有竞技精神的啊。”

“你们也真奇怪啊,这日常生活还要上游戏解决啊。”虽然对于三次元交往,他们是管不着的,可是烛台切这样还真难判断他们感情好不好。“想出去想约会直接说不就好了吗?”

鹤丸又想了一下,说:“其实我每次找他,都是忍住了想找他切磋的冲动。比起交往对象,我觉得他还是更像竞争对手。”

所以,还是拿实力说话,谁赢服谁。听起来,这交往居然还交得挺分明清白,多YY一下都好像对不起他们的竞技精神。

夜晚鹤丸和烛台切他们吃完饭,鹤丸给三日月带宵夜的时候三日月就问:“什么时候能不靠竞技解决?”

要不是相信自己家没有针孔摄像头,鹤丸都要怀疑自己被监控了。鹤丸放下东西说:“这不是你提出的吗?”

这还真是不合常理的墨守成规。三日月坐在沙发上看着鹤丸说:“你是没谈过恋爱吗?”

“这个问题只能说……”实话说他们连决定交往都是靠竞技解决的,鹤丸上下打量了一下三日月说:“跟你,交往有点难拿捏。”听得出三日月有点失望和不满,鹤丸问:“那你觉得应该怎样?”

鹤丸觉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也不是不行。只是三日月提出想恋人撒撒娇依赖一下自己任性一下这些要求让鹤丸倒抽了一口冷气,最后他拿出手提严肃地说:“我们拿实力说话吧。”

小黑屋斗争鹤丸这一回合出奇地彪悍,打得三日月都忍不住说:“如果不知道,还以为你是我仇家。”

“本来就是仇家。游戏里的。”鹤丸敲出最后一个技能打断了三日月的念想然后说:“下周末游戏玩家线下聚会我和光忠他们去。我要请假。”

官方最近组织游戏宣传线下聚会,还邀请了部分玩家现场打几场友谊赛。今天烛台切过来就是约好鹤丸过去。太鼓钟未成年,就他们三个过去。三日月听了也没什么,说:“那你过去吧,那天我可能去开会,不确定能不能来。”

想来三日月也算忙,大概之前他能来也算是奇迹。要不是有这么难得一次奇迹,估计他两也就止步二次元不会认识。

鹤丸这次跟着烛台切他们去官方聚会。想起当初自己和三日月那分配房间的事情鹤丸就有点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趁着这次邀请,鹤丸能和其他不同服务器的高手来几盘还挺过瘾的,毕竟上次就普通活动没啥意思,这次听说可以打友谊赛鹤丸可是兴致勃勃。

期间主持人谈起他上次和三日月一个房间论坛大家都在猜他们一晚上怎么了,鹤丸开了个玩笑说他们打扑克打了一晚上,无聊死了。还好这次是和烛台切一个房间,主办方总算做了件好事。

烛台切看鹤丸那么精神,中场休息的时候忍不住悄悄问:“三日月先生不来吗?”

“不知道啊,加班吧?”鹤丸觉得今天友谊赛他打得很满意,所以谈起的时候也不在意:“他来了也就来了啊,今晚我和你跟小俱利一个房间。”

说完,又来一把,把对方打地落花流水。大概对鹤丸来说恋人什么的不存在的吧,让人怀疑他们真的是情侣吗?或者鹤丸其实根本就没这个概念吧?

大晚上回去酒店的时候大俱利伽罗给他们看帖子,鹤丸手机界面往下滑,只见很多人都讨论起这次线下活动。因为和上次不一样,官方请了他们这些高手还给了不少其他玩家名额,算是一次线下联谊。有人帖子还说看到了三日月,截图惊艳了一下。照片上看到三日月正在办理入住手续。鹤丸一皱眉就说:“怎么能不经同意把别人照片放网上啊。”

这有图有真相的帖子很快吸引关注,有人说看到不少人去打探三日月房门号,还看到有人过去了。不少人感慨如果自己在现场也想过去啊,打破一下游戏真人没有长得好看的思想。鹤丸刷刷刷地看完,烛台切说:“看来今天三日月先生很忙啊。”

鹤丸看了一阵子说:“我去看看啊。”

然后他走了,烛台切就拉着大俱利伽罗跟过去后面围观。鹤丸刚过去的时候三日月就在门口和一名女玩家聊天。对方依依不舍不肯离开,就差要合照了,鹤丸看了几秒就要过去,烛台切小声在后头喊:“鹤丸先生!打架上游戏啊!”

鹤丸适时打断了三日月和别人的对话,微笑着和对方说:“不好意思,他今晚跟我有约。”

说完就把三日月推回去关门了。

三日月靠着墙忍住笑说:“唔,来得真快啊。我还以为得我处理完了再打电话给你,你才会出现。”

在这期间门铃又响起了,鹤丸开门对愣住的客人说:“有事吗?”

对方以为摸错房了,可是不对啊,听说三日月是住这个房间啊。本来想要个签名合照什么的跟亲友炫耀一下,可是面对着鹤丸的微笑对方只能谎称说找错门然后溜了。鹤丸关门环抱双手打量三日月说:“没想到你还挺招人喜欢的啊。”

“我还以为你早发现了。”三日月装作惊讶,然后过去抱着鹤丸说:“不过只有你比较招我喜欢。”

鹤丸清咳了两声,问:“你不是不来吗?”

“本来是打算不来的。”三日月脑袋搭在鹤丸肩上说:“不过回到家里见你不在,忽然就有点想你了。”

鹤丸本来看着那么多天降入侵还有点不爽,不过听了三日月这样说就心理平衡了一些。三日月抵着鹤丸的额头说:“你人都来了,今晚住这了吧?”

第二天早上,不少人以送早餐,请吃早餐,求带路,友谊赛打招呼为名过来找三日月,全给开门的鹤丸挡回去了。鹤丸在心里想着三日月这什么桃花,第不知道几次开门时来的人反而是来找他的,烛台切就猜鹤丸在三日月这里,问他等下比赛要组队,好几个人来找过,男的女的都有,说想和鹤丸一起合作打友谊赛。

“实力过得去的答应也行。”鹤丸想起昨天不少人跟他搭讪就忍不住说:“像昨天那种上场卖萌的就不必了。约喝东西吃饭直接说,一群陌生人吃饭我是没问题的。”

“人家是想和你单独吃饭。”烛台切心想人家都知道直接约估计会被拒绝所以才那样套近乎。可惜鹤丸操作要求太苛刻了。“那我看他们谁操作好,看看要不联系你咯。反正大家都是玩玩,友谊第一。”

在鹤丸想着让烛台切把关的时候三日月出来说:“不用了,他今天我预约了。”

把烛台切送走了,三日月看着鹤丸说:“你昨天是不是很招人喜欢?”

“我天天都招人喜欢。”鹤丸觉得自己光明正大可坦荡了,然后意有所指说:“不过我可不让人乱进房间。”

“噢,那就是当初你让我跟你住是早有预谋的吗?”

“想多了。知道你当时那样我才不请你进房间。”

鹤丸一大早出现在三日月房间里这事情迅速传开,论坛再次炸开窝。鹤丸去洗把脸出来就听到三日月呢喃自语说:“怎么能不经过本人同意就乱拍照片呢?”

鹤丸以为三日月发现自己给偷拍了不高兴,就说:“还没删啊?我昨天联系了删帖的。”

三日月点点头,把鹤丸的照片都存下来后就把那几个讨论鹤丸说他挺不错还放了照片的帖子黑了。并且发了条信息希望大家不要随意暴露隐私,然后就关电脑了。

到了会场大家讨论,烛台切跟鹤丸说,论坛有他照片的帖子全给黑了,一张都找不到。鹤丸表示随便了谁管啊,三日月的都删掉了鹤丸才表示满意。论坛在讨论他们两个是不是感情很好,竟然两个人在同一个房间,看来是睡一个房?到底什么关系?当听到现场友谊赛三日月选鹤丸当队友的时候,大家都沸腾了,并且称之为这是两边联盟第一次空前大和谐,估计是难得一次两边联手了。

据说默契得要不是真的知道他们没一起组过队,看了现场他们那合作节奏真让人以为他们有一腿。大家都很好奇官方会不会放友谊赛录像,不放全员至少把他们的放出来啊。甚至有人都感慨起他们其实惺惺相识,可惜阵营不同,估计内心也是极其可惜,只好趁着这次友谊赛大家联手一下,并且为他们这次比试脑补出了好长的小论文。

烛台切心想大家都想多了,哪有那么身不由己,他们只是趁机联手切菜而已。看看场上大屏幕的人给他们这菜刀队打得不要不要的,真让他们日常联手估计破坏力会很大,吓到人就不好了。

由于三日月来迟了一天,按照比赛胜率鹤丸第一。拿了奖品之后主持人问他有什么想说,鹤丸想了一下开玩笑地说:“嗯,那就麻烦大家矜持点,不要对有主的人出手。”鹤丸指着键盘说:“有什么实力说话啊。”

主持人嗅到八卦的味道立马追问,不过鹤丸不继续交代了。连大俱利伽罗都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他不满?”

烛台切瞄向三日月那边,看他笑得心情不错。烛台切想起昨天鹤丸那一副要去守卫领地的模样和今天的敲山震虎,他说:“这个,也许鹤丸先生其实还挺喜欢三日月先生的?”

活动结束了鹤丸坐三日月的车回去,还是烛台切帮忙打掩护免得其他人发现又成了热门话题。鹤丸上了三日月的车,回到家三日月请他来家里坐坐时问:“要是别人真的赢了你那怎么办?”

“咦?你看起来好担心啊。”鹤丸忍住笑说:“怕我手滑把你卖了啊?”

“我的人身自由还是在自己手里的。”三日月看着鹤丸问:“那以后要是有人跟我搭讪,我是不是都要转接去你那里批准?”

“你还不能自己抵御一下外来诱惑么?”鹤丸惊讶地说:“怎么回事啊,难不成人家敲你门你还想顺水推舟啊?”

三日月哈哈笑着说:“你来的话我当然顺水推舟,其他人就算了。”

鹤丸总算满意了一些,三日月拉着鹤丸的手打量他说:“既然你都会为我吃醋,那以后不用那么贯彻竞技精神了吧?”

鹤丸听得出三日月是想废除每周一次小黑屋谈判,三日月见鹤丸在考虑,他说:“其实你提要求的话我会挺高兴的,不一定谁赢了听谁的,我们互相可以再简单点的。”

鹤丸考虑了一下:“我不是很习惯啊。”

“可也不是叫你求我是不是?”三日月让鹤丸坐到自己腿上,握住他的手说:“我不是想勉强你做什么,只是想听听恋人的愿望而已。”

鹤丸被三日月感动到了,他真诚地问:“我说了你真的会听?”

“嗯,你说。”

于是鹤丸马上说:“我觉得我做上面是可以的,我要求交换。”

空气陷入了沉默,三日月头疼地扶额说:“我还以为你都死心了。”

“不放弃是优点啊。”鹤丸笑得得意,然后催促:“你说会听的啊,不是想反悔吧?”

三日月瞥了鹤丸一眼,问:“有带手提吗?”

“有。”

三日月把鹤丸放到沙发上,然后拿出手提坐到他对面说:“我说的仅限于合理要求。”三日月觉得鹤丸大概真的不是温柔感动卦的,真是面对他的不配合什么柔情都要烟消云散。三日月算看开了,他打开手提登录角色,做好准备说:

“还是拿实力说话吧。”

【end】


评论(51)
热度(627)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