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我有一个好代练(下)

*搞定,回去肝本

自打那天起,三日月偶尔就会给鹤丸发短信。

他有一天去今剑家里聊天,聊起来听说他们这些年轻人就喜欢看到什么有趣的就发去给朋友讨论,算是及时的资讯交流。三日月觉得日常也可以这样,聊起来也自然。于是他看到最近有什么新鲜有趣,有什么新店就拍照发给鹤丸。大家一来二去,倒是熟起来了。

今剑看到三日月最近居然有心情发东西给别人,真是十分罕见。今剑偷瞄三日月的手机,三日月拍了拍他脑袋问:“作业做了吗?”

今剑拿出成绩单和作业,表示他成绩不错,就别管他玩多久了。他还说男人拿实力说话,不被世俗约束。他说的时候三日月低头打量了一下,然后收回视线。今剑感觉到他意味深长的目光,立马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还是个孩子?我只是还没长高而已!”

三日月忍着笑唔了两声,然后就开始帮今剑的父母看他作业。今剑说自己学习有提高,自己网游的时候工会有个叫五阿弥切的大姐姐还经常督促他,教他作业。一开始今剑觉得自己在玩游戏呢聊什么作业,可是那个姐姐游戏玩得超级好的,还说能教今剑很多游戏里头不为人知的技巧诀窍,不过要先做作业。今剑试着学一下,没想到对方教的挺有意思,顿时就不无聊了。

三日月心想鹤丸还包补习啊?真是鞠躬尽瘁,五好代练。今剑聊起来的时候拉了拉三日月的衣袖,然后好奇地问:“哎你说,有个女孩子又陪我打竞技场又陪我做作业又陪我聊天,她是不是喜欢我啊?”

在今剑畅想的时候听到三日月咳嗽了几声。他不满地看向三日月说:“我也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纪了啊!”

“好了好了。”三日月揉了揉今剑的脑袋说:“你这道题解法不对,我给你说说吧。”

今剑立马萎了,他躺在沙发上望天感慨周末还要做作业真是压榨学生。可是今剑又立马翻过来问:“说真的,你觉得她是不是喜欢我啊?”

三日月又揉了揉今剑脑袋,把他的试卷拿出来问:“你这几道题做错了,现在会解了吗?”

夜晚回家三日月就问他的代练日常怎么和今剑聊的。鹤丸很简单地说就和他打游戏还教教他做作业。三日月问他有没有特别黏你,鹤丸说你放心,他才不会让老板的号上818。

“而且他要是知道本尊是我,估计得吓一大跳。”鹤丸回忆起来说:“这游戏有悬赏,之前他赏金高我大号追了他好几回,把他杀得躲回联盟里了。后来他重金通缉我,现在还挂着。”

大概今剑也不知道教他做作业的就是他的敌人,还是个男的。三日月想起来就好笑,然后有空他就问起鹤丸和他公司的老板,顺便提一下吃饭。鹤丸思考了一下说:“吃饭急不来。”

怎么,还想逃饭啊?三日月就问:“你和他有什么不愉快吗?”

“没有啊,他人挺好的。”鹤丸顿了顿,想起那天晚上又不提了。“老板我这几天可能会晚点回来,不过日常任务我会都帮你做了,你放心。”

三日月以为鹤丸言简意赅是有什么不高兴,他们也就那天接触过,不是还好好的吗?三日月想想还是得去看看情况,于是隔天就又去了岩融的公司。

三日月去之前想起鹤丸上次赞美过的面包店,于是想着顺便买点吃的上去。他来到面包店时本来想订好了让他们送上去,谁知道员工说他们公司部门早订餐了,还是老板亲自送上去的。他们面包店老板和鹤丸算是竹马竹马,日常也互相照顾,听着两人感情就很不错。三日月想到那个叫烛台切的男人都在上面了,于是他立马回公司视察,刚到公司出电梯就听到鹤丸的声音。

“光忠,今晚是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三日月脚步一顿,然后就看到鹤丸跟一个高大的男人聊天。对方听了之后很亲切地说:“我都可以,看你方便就行。”

鹤丸打了个响指,说:“那今晚来我家吧。明天再看看什么情况。”

烛台切送完点心并且和鹤丸聊完后离开。路过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凉嗖嗖的,不由得往左右看一下。只见一个外貌好看得惊为天人的男人路过自己身边,烛台切不由得多看几眼。

可怎么感觉有点杀气呢?

鹤丸看到三日月来了,今天是鹤丸请的下午茶,他本来给自己买了新鲜出炉的牛角包。可是看三日月来了,鹤丸趁着大家没发觉的时候来到三日月办公室,敲了敲他的门。进去之后鹤丸就把下午茶拿进来,问:“这新鲜送来的,吃吗?”

三日月本来不想吃的,这下午茶满满情敌的味道。可是三日月还是欣然笑纳了,让自己代练吃情敌的东西,好像更亏。

鹤丸送完餐,居然没马上离开,还大胆地说:“能在你这里坐坐偷懒吗?”

“可以。”三日月也没想那么快给鹤丸离开,正好大家可以聊聊。两个人坐一起,三日月就问:“最近忙吗?难得今天有空,要不我们去吃个饭?”

谁知道鹤丸说:“不好意思我今晚有事,下次吧。”

三日月想起鹤丸刚才在走廊问那个男人今晚要不要来他家。他想起岩融之前说过鹤丸经常去面包店和老板闲聊,刚看他们聊得那么熟络,好像还想相约明天,难怪最近说夜晚没空,三日月想了一下就觉得很不对劲。他想了一晚上烛台切去鹤丸家要干嘛?甚至晚上还用他日常和鹤丸聊天的号约他夜晚打游戏,谁知道鹤丸居然拒绝了。

“今晚有约。”鹤丸言简意赅极其神秘地说:“人生大事,拒绝骚扰。”

三日月觉得这是要反了,他的五好代练要变节了。

于是鹤丸忽然接到出差的任务。

岩融让他跟着上司去外地参加展会,顺便和新的合作商赞助商谈一下。鹤丸纳闷了,这事情本就不是他的职务范围,他又不是组长,跟客户应酬这些本来也不是他干的。而且这出差打断了行程,把鹤丸郁闷透了。

鹤丸夜晚上跟三日月说,他要出差,最近可能夜晚没办法和他练手了,但是任务还是会做的。三日月听到鹤丸语气有些郁闷,他说:“你有事情忙吗?”

“有点。”鹤丸说完好像想到什么,他问:“你们女孩子喜欢人的时候,感觉是怎样的?”

三日月甚少听起鹤丸问这种问题。想来他现在以为自己是女孩子,说不定就是觉得女孩子这方面总要懂得多些。于是三日月趁机问:“你有喜欢的人?”

鹤丸想了老久,然后说:“也不确定,就是想问问。”

不确定,就是有苗头。三日月很是好奇,不过立马就想起那个面包店老板。于是他试探性问:“那你想问的那人怎样的?”

“还挺照顾我的,是个好人。”鹤丸思考了一下,说:“为人做事挺稳重的,我们也算是离得挺近,偶尔会见面。”

三日月对了一下特征,只觉得那面包店老板真是样样都正中红心。鹤丸经常偷溜出去买面包见面,可以说是暗度陈仓,极其危险。正所谓知己知彼,三日月再问:“那他哪里吸引你呢?”

鹤丸又想了一下说:“体贴吧?而且还挺稳重的。不过最重要是感觉。”鹤丸想得有些出神说:“就最近吧?我忽然觉得有些不错。”

最近鹤丸经常跟那个面包店老板混一起,三日月觉得这极其不妙,他再问:“那人经常来你家的?”

鹤丸咳嗽了几声。这问题也太直白了,鹤丸想起三日月也算来过一次,只是没请上去喝茶而已。他老板估计在想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真是极其要不得:鹤丸小声说:“你想什么啊,问得那么深。这问题我拒绝回答。”

三日月听了只觉得烛台切都是鹤丸家常客了,自己门都没敲过,实在不公平。居然还拒绝回答?听鹤丸那不好意思回避问题的语气,三日月就觉得很悬。他语重心长跟鹤丸说男人该以事业为重,听得鹤丸一愣一愣,他说:“可有一瞬间,我感觉还挺好的啊。”

三日月知道鹤丸画风就喜欢随心而动,就像他游戏里兴致来了说干就干,热爱刺激。于是三日月继续语重心长说感情不能儿戏,要三思而后行,不然对双方都不负责任。总算把鹤丸说服了,让他也认同这事情确实需要从长计议。

总算稳住,于是三日月火速打电话给岩融,让鹤丸赶紧出差加班。不然要是他们两个本来随便一个有点意思,某天趁机坐实了就不好了。

鹤丸就这样被发配充军,没过几天就出发了。三日月打算过几天自己也过去,当做是旅游放假。三日月吩咐秘书帮他准备好出行事宜,把手头的工作完成他就去那边看看。他的代练这些日子只来得及有空给他做日常任务,根本没空交流。鹤丸的情况还是岩融透过随行人员打听的,听到的也不多,也就兢兢业业,过得不错。可当三日月听到鹤丸出差地点就愣了一下,问:“怎么去那里出差?”

岩融觉得三日月真是问得奇怪,他说:“那里有业务啊。”

“上次骚扰鹤丸那个男人后来调职去了那里。”三日月顿时觉得有些不妙。他说:“其他地方没业务吗?”

“没开拓,要不要你在地图指个地方,我们建个分公司让鹤丸在那里占山为王啊?”岩融觉得三日月也真是够照顾代练的。他也想做代练,三日月还招人不?三日月也真是想得有点多,世界还没那么小,哪能说遇到就遇到。都是大男人了,还怕这个。“你也别担心这些了,他都那么大的人了,还能给吃了啊?”

三日月想想,觉得好像确实有点太过小题大做。他决定今晚先好好休息,第二天下午出发,坐了两小时飞机就到目的地,正好赶上吃饭时间。三日月的人已经在机场待命,秘书早就给他订好酒店餐厅,一下飞机就已经有人和车接送,随时准备看他是想吃饭,休息,还是逛街。要是想泡温泉可以安排,想吃什么也可以随时准备。机场人员也甚少见这种阵仗,纷纷用视线围观起来。三日月先上车,让司机送他去酒店。

三日月坐在车上有些无聊,都来到目的地了,三日月就给鹤丸发了个短信。鹤丸过了一阵子就回复了个表情。三日月想着鹤丸喜欢惊喜,自己忽然出现他会不会吓一跳?于是三日月谎称自己还在公司,最近很忙没什么空,然后问鹤丸在做什么。鹤丸发了个无奈的表情,说遇到一群老朋友,现在正在进行无聊的聚餐。

鹤丸从来不会在无聊的事情多逗留,公司让他应酬上司他都是不情不愿的,居然还会应酬无聊的老朋友?三日月问他:“无聊你为什么不走?”

“他们人多拉着我,不好走。”鹤丸在饭局上一直听一群人在那里胡扯,老把问题引他身上。可是鹤丸表现不咸不淡的,不时就玩手机。他无奈地开玩笑说:“可惜他们知道我这里没朋友,也不好说有人有急事喊我开溜。”

他正无聊着呢,三日月就发信息来了。看到三日月信息鹤丸心情倒是好了一些,就跟三日月说起来了。他昨天夜晚一个人出去的时候遇到旧工会的人。他们那工会的人大多都在这个城市,其中一个见了鹤丸立马就说难得来了大家约吃饭,实在是盛情难却,以前大家也玩得还好,所以鹤丸就来了。

没想到,他们居然把那个骚扰他的男人也叫来了。大有大家一起吃顿饭一笑泯恩仇的意思。在饭桌上一直说对方的好,说鹤丸离开了工会大家都很不舍得,大家吃了这一顿就算了吧。鹤丸不怎么回应,可是他们完全不觉得尴尬,还一直打圆场,大有要把怀柔政策实施到底的意思,鹤丸简直服了。

三日月听了之后看着手机叹气,然后跟司机说先不去酒店。他问鹤丸在哪里吃饭,鹤丸发了个表情问:“怎么?你这里有熟人啊,方便让他来带我躲一波么?”

“可以,你地址给我吧。”

鹤丸顿时就心安理得了,这一顿饭看他们那样子就吃得很慢,大有要用热情感化自己的意思。鹤丸抬起头就看到那个骚扰了他老久的男人,居然还不时看过来,酒过三巡,他一副想要聊天的样子。在众人怂恿之下,他还想过来跟鹤丸喝一杯。鹤丸在想,这杯是绝对不能接的,接了估计他真当自己没那回事了。三日月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来啊?会不会他来之前自己就得翻天啊。

正在此时,服务员把门打开,听到脚步声鹤丸心想总算来了。可一回过头去,发现服务员迎进来的是三日月。鹤丸听到周围女孩子们的惊呼声和交头接耳的说话声,三日月是风尘仆仆地过来,手腕还搭着外套。他一出现真是全场瞩目,大家完全没有来了个陌生人的违和,纷纷打量起他来。

鹤丸没想到来的是本尊,让他觉得很是意外。三日月也不看其他人惊艳的目光,走去鹤丸身边说:“我等很久了,你可以走了吗?”

鹤丸正想应声而起,马上被隔壁的人拉住问这是谁。还没等鹤丸说完,他工会那些活泼好动的人喝多了一些酒现在胆子比日常还大,其中一个热情的还说既然是鹤丸的朋友,那不如一起坐坐。刚说完立马就叫人给三日月多加一个位置。鹤丸眼看那些人热情地簇拥着三日月就好像把他推入了狼圈,没想到就算有人来救场,这些人居然也不放人。特别是看到女孩子们的目光,鹤丸觉得真是失策,低估了三日月的受欢迎程度。那些人全都好奇地盯着三日月,盯得鹤丸都有点不爽了。

三日月沉默着坐下,他瞄了上次那个骚扰鹤丸的人一眼。对方看到他也有点心虚,本来想过来和鹤丸喝一杯,结果看到三日月来,那眼神真是兵不血刃可是却给人心灵造成恐慌,就又坐回去了。坐在他旁边的人搭着肩膀开始说好话,为了对鹤丸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甚至开始回忆起鹤丸当年和他是怎么地感情好,天天打游戏,合作无间,默契十足。关系好得情人节任务都一起做,副本没对方都不打了。感情多好,都是工会中流砥柱,何必为了一点摩擦就弄得老死不相往来吗?

鹤丸心想也真是扯谈,他平时就不怎么跟妹子乱搞关系引人误会,情人节男性朋友喊他,还是熟人他就去了。他本来就是PVP玩家,副本自然不是朋友约就没兴趣去。鹤丸偷瞄三日月,心想他可别误会自己真跟这人关系很好,再好都是过去的事,天地明鉴他当时真没想那么多。三日月也不说话,就坐着默默地听着鹤丸游戏里那些青葱往事。那些女孩子好奇地询问三日月各种事情,他还得礼貌性回一两句,鹤丸觉得特对不起他,这些活泼热情得几乎无视所有白眼的类型简直是斯文人的克星。

到底是忍着吃完这顿还是撕破脸把三日月带走?在鹤丸思考可行性的时候,三日月听他们说完之后开口:“时间不早了,我和鹤丸有约。”

那些人听到三日月要带鹤丸走了,他们还没谈好呢!马上又热情地七嘴八舌挽留他说大家好好聊聊,今晚时间还多着。鹤丸只觉得那些人围着三日月说话简直好像百鸟齐鸣一样,听觉极之受损。那些人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想跟三日月搭讪,鹤丸觉得自己不行动不行了,不然盛情难却三日月得在这里被他们吃干抹净。

在鹤丸要开口的时候,三日月打了个响指,一堆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冲了进来然后在他身后一字排开,几乎就要把这包间挤满了。全场气氛迅速冷却,三日月抬起眼睛看着他们慢悠悠问:

“还要聊什么?”

只见那些闯进来的人都十分强壮,一副社会人的模样。周围空气瞬间安静,顿时不禁猜测这个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背后那些是什么人?黑道吗?也就只有鹤丸才知道那些是三日月的保镖,就是没料到他居然把人也带过来压场子。看着周围瞬间鸦雀无声,那些保镖的模样仿佛一人就能揍死几头熊似的,谁都不敢逞强发难。这可真是简单粗暴方便快捷,只是鹤丸心想还能这样操作的吗兄弟?

三日月看到那些起哄的人总算安静下来不说话,一个个贴服得跟小绵羊似的,他把自己和鹤丸那份钱放下,然后起来说:“那失陪了。”

三日月就这样把鹤丸带走了,鹤丸跟在他旁边不由得再次感叹说:“你平时……出门都带那么多人的吗?”

三日月猜想自己刚才那阵仗是不是吓到鹤丸,万一以为他是这种仗势欺人的就不好了。他解释:“我一般不带那么多人的,只是听说人多担心有什么。”

“但我记得上次你也带了挺多人的。”

“不认识的,是路见不平过来的市民。”三日月还赞扬一下日本民众的正义感,说:“最近几年国民正义感都很不错。”

看着鹤丸半信半疑的样子,三日月心想他是不是真觉得自己日常做派很不亲民,一天到晚带一堆人到处去。大概普通人会觉得不可思议,感到有压力?三日月正想怎么解释自己日常作风还是很普通的,鹤丸朝他招招手,让三日月凑过来。三日月侧头时鹤丸就抬起手挡住自己侧脸在他耳边说悄悄话:“干得好。”

“刚才看到你打了个响指就来了一堆人我可是吓了一大跳,心里笑得不行。太厉害了,他们都吓得说不出话了,我顿时就觉得爽利多了。”

“我还想是你哪个朋友,没想到是你本人来了。真是很惊喜,我完全没料到。”

鹤丸高兴地笑着,看着三日月眼里都带着笑。他好像想起刚才那一幕就笑开花,实在深得他心。三日月看着鹤丸这模样,忍不住问:“那你有没有一点……”

有没有一点心动?

不过这样问太突然,一点铺垫都没。三日月想起鹤丸还有个情况不明的面包店老板,顿时觉得还是不能急,不然只怕朋友都不能做了。于是三日月改口问:“那你有没有一点饿?”

想想又不对劲,鹤丸刚去完饭局。三日月清咳两声说:“因为我刚下飞机没吃东西,有点饿了。”

鹤丸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他用力一拍三日月肩膀说:“来啊,我带你去吃饭。正好我也没吃多少。”

鹤丸说要带三日月吃好吃的,立马就行动起来。他找了一家挺干净价格适中的餐厅,说吃过几次这里还可以,让三日月试试。鹤丸看餐单,三日月看他。良久,三日月试着问:“你好像要出差好一阵子是吗?有跟你恋人联系吗?”

“我哪有什么恋人啊。”话题有点跳跃,让鹤丸心里忽然莫名有些紧张。他说:“工作为重,日常很忙。”

三日月“哦”了一声,接着问:“那你有喜欢的对象吗?”

鹤丸变得支支吾吾,拿着餐牌有些不自在。在三日月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鹤丸坐直了身子认真地看着三日月说:“有。”

认真了三秒,他又缩回去餐牌后面小声说:“就我也想着回去可能也要跟他说一下了。”

回去跟谁说?他那个竹马面包店老板吗?三日月顿时想起岩融说找个地方给鹤丸占山为王,真是留在这里工作别回去算了。可这也就想想,实际操作并不科学。这一顿饭两个都吃得寝食难安,连吃完道别回去都心不在焉。

临走之前,三日月犹豫了一下喊住鹤丸问:“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被人骗了,你会怎样?”

“看骗什么了。”鹤丸无所谓地说:“骗得有趣,那就是惊喜。”

天知道自己男玩女号变声还听他说和自己的事情算不算骗的有趣。想了一下,三日月还是不说出来了。三日月只能有空就上线,看看他的代练什么时候过来跟老板汇报。好在鹤丸虽然不像日常那样天天汇报,可是好歹还是能维持初时那样三天一次汇报。正好算准了三天过去,鹤丸果然就来跟他汇报了。

三日月以慰问出差为切入口,顺藤摸瓜鹤丸的感情生活。提醒鹤丸感情真的不能急并且举了几个例子,谁知道鹤丸铁了心说:“如果感情能算得那么清楚考虑那么多,还要规划到未来,我不如去编程。”

“反正我现在觉得他很好,这就够了。”

三日月觉得不好了,回去鹤丸就要和他竹马表白了。可加班也不能让鹤丸加一辈子,该来的还是得来。三日月只觉得这几天天都是阴的,来这城市本想防情敌,谁知道还不知怎么莫名其妙推了一把,着实无奈。特别鹤丸那天之后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连老板劝告都不听了。还说再说以后代练就不汇报了。

鹤丸总算把工作完成,结束了他的出差之行。离开那天他简直春风满面,仿佛衣锦还乡。还有心情陪着三日月去给今剑买礼物,左挑右挑,比三日月还热心。三日月和鹤丸坐同一班机,看鹤丸拖着行李箱高兴地回去,三日月心里有些小郁闷。三日月本来想送鹤丸回家的,谁知道鹤丸说自己有约,方便的话送他到公司附近那面包店就行了。三日月听了心里郁闷,真是极之不想送鹤丸过去。甚至很有冲动直接就说自己喜欢他。可是仔细想有什么用,他来得迟,人家心不在他那里。他跟鹤丸其实聊过很多次那又有什么用?鹤丸都不知道,要是知道自己用变声器和他聊了那么久指不定还用什么奇怪的目光看他。

三日月最后也没把鹤丸送过去,说是不太顺路所以在路口把他放下了。三日月想啊,鹤丸看起来心情很好,其实他高兴自己也会高兴,只是他喜欢的人不是自己。可三日月也不想让鹤丸为难,毕竟他那么期待。可是三日月不禁会想,如果给他多点时间,人生再多点铺垫,在鹤丸还没喜欢上谁的时候遇到,那该有多好。

可人生总不会那么一帆风顺,三日月有些失落,不过脸上还是有笑容。他看着鹤丸道别下车,鹤丸想了一下就转过来说:“谢谢你一直帮我那么多。改天有空,你来我家吃顿饭吧。”

鹤丸好像有些不自在,他清了清喉咙移开视线说:“就……我还是单身,所以平时家里也就一个人吃。最近刚跟朋友学了做菜,如果你有空可以来吃一下。算是谢谢你。”然后补充一句:“觉得好吃以后常来也行。”

那么久了等来了这顿感谢的晚餐,实在令三日月百感交集,他礼貌地笑着说:“好。”

三日月目送鹤丸离开,他有些伤感,还没看鹤丸的身影消失就收回视线回家去了。

知道三日月要回来,今剑和岩融就在家里打游戏等他。他们早就让佣人做好饭留给三日月,就等三日月回来吃。三日月进门他们就感觉到不对劲,两人面面相觑之后就围着他。岩融吃着薯片看三日月走过来把礼物递给他们,今剑手柄都放下了,然后问他怎么了。岩融问他不是和鹤丸回来吗,今剑一听,就问:“鹤丸?游戏里杀了我十几次那个?”

三日月听鹤丸提过,他就掩饰过去说:“不是吧,是岩融公司的员工。”

岩融也点头,他可不能直说鹤丸就是当年把今剑杀得裤衩都不剩逃到领地里不敢出来的。当时还是岩融在办公室里看到鹤丸在追着悬赏才知道鹤丸操作那么凶残。今剑给他杀得好好学习了一周不敢上线出去,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三日月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然后稍微说了一下出差的事情。岩融一听到鹤丸还说做饭请他吃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那小子还会做饭啊?哈哈哈哈。”

三日月和今剑斜眼看着他,笑那么大声干嘛?至于吗?岩融还是笑得合不拢嘴,笑得薯片都不吃了说:“喂我说那小子还挺喜欢你的啊?他在我公司都两年了吃了那么久单身饭也没见他约过人。还跟朋友去学做饭?还跟你吃啊?哈哈哈哈哈哈。”

岩融在想鹤丸厨艺到底怎样。不过他让三日月放心好了,石切丸旗下的医院还是有保证的,治肠胃还是可以的,中毒估计都能治好。今剑给他递了杯水,然后跟三日月说:“一个男人给你做饭啊?说真的,如果是女孩子约你去她家吃饭都已经很蹊跷了,一个男人,我觉得更古怪了啊。”

“哈哈哈哈所以我说那小子挺喜欢他的啊。”岩融好像笑点给戳中一样说:“他那几天跟烛台切学的就这个啊?哈哈哈居然学那么居家的技能,还约你去他家……”

岩融笑容僵住,他和今剑想想就觉得不对劲,然后集体看向三日月。三日月已经立马站起来,饭都不吃转身就走了。岩融和今剑追出去的时候他早没影了,去窗户那边看他已经开车飞快地走了。今剑看着三日月这个车速忍不住问岩融说:“怎么回事?他作风那么彪悍的吗?”

三日月开着车第一时间就来到公司附近那家面包店。这个时间段烛台切刚准备收拾东西关门下班,把柜台都擦干净了,真要走时就看到有人在他店门口停车。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让他眼前一亮的男人,正是他上次在鹤丸公司里看到的那位。对方快步走过来,烛台切刚想说今天打烊了,对方开口就问:“打扰了,我想请问你和鹤丸国永是在交往中吗?”

哎?烛台切觉得对方虽然斯文温厚但是看起来有些来势汹汹,他拿着抹布吞了吞口水说:“呃,我和鹤丸先生只是好朋友啊。”

“他今天来找你做什么?”

“拿菜谱啊。”烛台切瞬间觉得自己给这个男人的气势压制住居然和盘托出。他立马说:“请问你是谁?”

烛台切只见对方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然后友好地说:“祝你生活愉快。”

接着,又头也不回地上车离开了。看得烛台切整个人莫名其妙,这谁啊?

鹤丸回到家一阵子,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拿了烛台切给他准备的菜谱就哼起来。他随手翻了几页想着今晚要不要试试做做练手,毕竟出差了那么久也不知道会不会手生。鹤丸想好了,出去吃其实也不是不好,可是他也总不能老让三日月请客,他自己请客也请不起那么多次。还不如自己点一下烹饪技能,这样还能加点印象分,大家了解一下什么的。

鹤丸觉得自己想的剧本不错,就是不知道执行效果如何,他拿着菜谱遮住自己半张脸时想道。这时候手机电话想起,一看是三日月。鹤丸心想他不是回家了吗?难道是想好了要吃饭?鹤丸一接电话,就听到三日月说:“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大半夜问啥啊?鹤丸放下东西拿起水杯润喉,表示愿闻其详。刚喝一口水他就听到三日月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三日月听到电话对面鹤丸呛得不行,咳嗽了老半天电话都放下了,好不容易咳完,鹤丸又拿起电话。

鹤丸在电话那头似乎就在想,三日月也不催促,他太过专注,好像连自己呼吸声都听到了。等了良久,鹤丸终于开口:“如果我说是你想怎么回答我?”

鹤丸他自己刚说出来就心跳得很快。他菜谱还没捂热呢,怎么那么突然?这时候门铃声响起把鹤丸吓了一跳,他拿着电话手忙脚乱地放下东西去开门,刚一开门就一双手抱住。

鹤丸还真是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抱住自己的那个人是三日月的时候,鹤丸就更加惊讶了。他手里电话还拿着,另外一只手也不知道该放哪里。最后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手来抱抱三日月。

还真是本尊啊?鹤丸摸了两下才有点实感,接着那种惊喜的感觉就开始从心脏蔓延,让他整个人都仿佛要跃动起来。然后嘴角就不自觉扬起来问:“如果我说是你想怎么回答我?”

三日月也是一副眉开眼笑的模样说:“你想什么答案,我就是什么答案。”

呃,还真是忽然直接得让人有些不好意思。鹤丸本来还想要刷一段时间好感度呢,他挠了挠脑袋小声问;“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啊?”

“刚才。”三日月看着鹤丸说:“好像灵光一闪,然后就赶过来了。”

鹤丸也不知道三日月这灵光是怎么闪的,闪得他直接就赶过来了。鹤丸觉得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让他连整理的头绪都没。此时三日月忽然就来了,鹤丸觉得有点紧张,不过也觉得这不妨是个机会,于是清了清喉咙正想问三日月要不要进来喝一杯。

此时外头好像响起了警车喇叭声,鹤丸正疑惑,三日月就有些不好意思说:“刚才太急了,好像闯了红灯。”

听得鹤丸很是惊悚,他问:“撞到人了吗?”

“没有,就是开得快些而已。”三日月保证:“估计是交警追上来了,车不知道会不会被拖走,我先下去看看。”

听得鹤丸无言以对,为免刚告白完三日月就要给警察带走了,鹤丸只能跟上说:“……我陪你去吧。”

 

尾声

三日月和鹤丸确定交往的那天吃了一罚单和扣了罚款,跟交警解释完了才处理好。不过好歹总算成功牵手,也算是可喜可贺。

大概过了两个月后,两个人感情渐趋稳定,三日月就考虑着要不要和鹤丸同居。他择好了地段,选了个离公司近的,方便鹤丸上班的地点。这里三日月本来就有房产,所以就直接让鹤丸来自己家了。三日月刚打开游戏界面输入账号等人,鹤丸就来了。三日月听到门铃声马上过去开门,正好此时邻居路过给三日月看电费单,三日月就让鹤丸先进去,自己拿完电费单就回去了。

三日月刚回去,就看到鹤丸盯着屏幕眉头深锁。然后把手提电脑转过去问:“你这里怎么会有我老板的账号啊?”

呃。三日月移开视线咳嗽了两声,刚才听到门铃声走太快,都忘了先把账号消了。只见鹤丸环抱双手一副要审人的模样,大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样子。三日月走到他身边一脸无奈,鹤丸可不吃这套,他捧着手提给三日月看那个角色界面然后笑得咬牙切齿:“怎么回事啊三日月先生?不要告诉我你是帮你表妹堂妹亲妹代练啊。”

三日月坐到鹤丸身边笑着问他:“今天请你吃饭怎样?我订了你喜欢的那家店。”

居然想以糖衣炮弹迷惑他,鹤丸觉得三日月真的太套路了。三日月捧着鹤丸的手亲了亲,十分真挚地说:“那我说我老早就喜欢你了,你心情会不会好点?”

实话说,好极了。三日月这种糖衣炮弹鹤丸很受用的。不过鹤丸觉得自己不能那么容易被收买,不能被三日月的温柔所迷惑。所以他还是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申诉起来。

“跟你说哄我这招没用了!”

“啧,你不要以为这样盯着我就会心软啊我跟你说……你不要以为抱我一下就可以揭过去!”

“亲我也没用,真没用我跟你说!唔!”

在打闹声中,今天天气依旧非常晴朗。

【完】


评论(59)
热度(938)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