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主仆游戏——终章

*没想到赶上了七夕大结局,真是命运,我居然也有赶上节日的一次,合掌。大家七夕快乐

*新刊……看进度的话大概九月上旬搞定吧,潜回去写了。

*这篇可能会有番外吧

33

三日月已经离开了两天,这段期间鹤丸一直住在小乌丸那里。他的伤早好了,小乌丸看他无所事事,干脆就让他陪练。

鹤丸仿佛回到很久以前那训练的日子,小乌丸实在太严格了,一点都不留情面,倒挂在树上的鹤丸想道。

“下来吧。”小乌丸抬头看着树上的鹤丸,他收起自己的刀说:“身手变得如此迟钝,果然是被圈养太久了啊。”

说得鹤丸很不服气。他从树上下来说:“再来。”

在这时候,仆人跟小乌丸通报三日月来了。鹤丸马上竖起耳朵,小乌丸只是点点头,吩咐仆人接待。他瞄到鹤丸的小表情说:“饲主来了,看你兴奋的。”

“他不是我饲主。”

“那他是你恋人吗?”

鹤丸一时语塞,半晌不知道怎么回答。小乌丸哼了一声,然后就带鹤丸过去找三日月了。

三日月坐在茶室等候,鹤丸已经有两天没见过他了。虽然时间不长,不过此时再见鹤丸难得有些拘谨。三日月抬起头看到他们两人微微一笑,倒没有太过激动。

小乌丸让鹤丸进去,自己就不奉陪了。临走时听到三日月道谢,小乌丸摆摆手说:“好了,这场面话就不用客套了。”

小乌丸忽然走了,茶室就只留下鹤丸和三日月。虽说自己也在等三日月回来,不过真见面了,又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上次的事情闹得很大,最后也不知道三日月是怎么处置的。最后是三日月先开口,他朝鹤丸说:“鹤丸,过来。”

鹤丸听话地过去,三日月让他坐在自己怀里,然后仔细查看他的伤口。他专注地盯着自鹤丸,好像要逐一检查清楚,令鹤丸感到难为情。他解释:“不用担心,不管怎样的伤我都很快会好的。”鹤丸想了一下,解释:“好像是体质如此,以前开始就是。所以你不必担心。”

鹤丸继续解释,以前他和小乌丸训练的时候也受过不少伤,自己去森林狩猎时候九死一生,不过等过一阵子时间身上的伤就会好了。他好像一直是这种体质,所以自从十八岁开始就仿佛停止生长了一样,之后的生长会变得十分缓慢,而且就算心脏等位置受伤也不会死去,只是差别在于需要愈合的时间长短不一。

当时鹤丸受到致命伤,灵魂是有瞬间离体的。这种不可思议的体验不是第一次,算是一种假死状态,这样就不会在修复期间感觉到疼痛。而鹤丸之所以这次在还没修复完之后马上醒来,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三日月,只是好像也不好直白地说出来。

谁知道三日月听了之后非但没有放心,反而皱起眉头:“你是返祖人类吗?”

因为返祖人类的寿命都比较短,属于消耗生命使用力量的。三日月一听就要带鹤丸去石切丸那里检查,鹤丸马上制止他说:“应该不是,只是体质如此。小乌丸帮我确认过的,反正你不用担心。”

三日月还是半信半疑,最后还是表示要查清楚。不过鹤丸刚伤好,三日月也不折腾他了,先让他好好休息。鹤丸不知道自己今后大概会怎样,毕竟三条的宗亲不喜欢他,回去也是挺没意思的。

“那就暂时不回去了。”这次三日月倒是干脆。“我们到处去个几年,什么时候喜欢回去再算。”

鹤丸很惊讶三日月怎么忽然改了风向。三日月很简单地说明了一下。他回去三条之后,把之前就怀疑的几个人揪出来,当着所有宗亲的面讨论这件事。以下犯上,随便动他身边的人,干涉他这些事情都是僭越,他不知道原来现在大家都想把他当傀儡一样自以为是地干扰他,说得其他宗亲也很是惶恐。最后三日月说既然如此,他也没什么留下来的必要了。宣布自己要去旅行,短期间不会回来了,宗亲有什么事情也不要找他,他们喜欢就另外找人顶替他的位置也可以。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宗亲那里都乱成一锅了。

“你真的这样说啊?”鹤丸惊讶地看着三日月。“真的不回去了?”

“等他们处理到我满意,再考虑回去吧。”三日月抱着鹤丸的腰说:“你不是正好也不喜欢那里吗?”

确实不喜欢,不过现在想开了,还算勉强可以接受。只是让他常住还是敬谢不敏。这个去留问题鹤丸和三日月纠结了很多次都不得要领,现在难得再见,鹤丸也觉得无谓为这个问题扫兴,姑且点头了。

三日月说完之后抱着鹤丸良久。鹤丸也就听话地让三日月抱住,靠在肩头时听到一句:“我想你了。”

 

34

三日月暂时留在小乌丸那里一阵子,迟些带鹤丸离开。小乌丸让仆人备两间房,三日月表示只需要一间的时候小乌丸斜了他们一眼。然后轻淡描写地说:“不要在吾的家里进行不纯洁交往。”

鹤丸好像被老师点名了一样,瞬间有些尴尬。也就三日月面不改色地说:“好的,我知道。”

鹤丸觉得三日月这回答不太对,仿佛认了什么似的。但是不这样回答,鹤丸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小乌丸摆摆手让他们自便吧,三条的人来了他自会打发,三日月喜欢住就住吧,算是上次事情他处理不当的赔礼。临走时小乌丸说:“东西吾很快准备好了,到时候做完拿给你。”

鹤丸应了一声好,然后就和三日月离开了。小乌丸每天都有让医师为鹤丸检查身体,三日月顺便询问了一下关于鹤丸的伤,确认并无大碍才安心。鹤丸记得三日月以前就挺关心自己,不过现在他的关心含义对自己来说变得不一样了。那天在生死关头他抱着自己时说的话犹在耳边,虽然鹤丸想再问个清楚,但是想了一下,这时机提问又不太合适。

算了,就这样也挺好的。

夜晚的时候他们睡在同一个房间,被褥早就铺好了,泡完澡之后二人准备入睡,入睡前三日月问:“小乌丸大人给你准备了什么?”

“一些衣服,我以前的穿着。”鹤丸钻进去被窝时犹豫了一下,问:“我想去个地方,你要跟我去吗?”

“自然可以。”三日月漫不经心地摆弄着鹤丸的衣袖,他说:“反正我们也要到处去旅行,你想去哪里就哪里吧。”

鹤丸看三日月这个样子似乎笃定要走,他睡在旁边问:“真的决定了吗?”

“嗯,你放心吧,我已经处理好了。而且有小乌丸大人,他们估计也会忌惮三分。”三日月握住鹤丸的手说:“但你暂时还是不能离开我太远,先再忍耐一段日子吧。”

看到鹤丸点点头没有反驳,三日月打量了他一眼后笑道:“你居然没闹着要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也不舍得离开我?”

鹤丸一时语塞,正要说点什么,三日月就掀开被子双手撑在鹤丸的脸颊两侧,俯视着鹤丸的三日月好像突发奇想那样忽然说:“我想抱你。”

鹤丸还愣了一下,呃,好吧。于是他伸手抱着三日月给了他一个拥抱。结果这回轮到三日月语塞,叹了一口气后抬起鹤丸的下巴亲下去,他松开手后打量着惊讶的鹤丸说:“我指的是这样。”

鹤丸总算明白了,但又有些为难。小乌丸的话犹在耳边,虽然他们房间的距离很远,但是鹤丸总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不过三日月已经在动手解开鹤丸浴衣的腰带,他贴着鹤丸的耳朵低声说:“你要是担心,我们小声点就可以了。”

35

咳咳咳咳咳咳《——

36.

咳咳咳咳咳咳《——

37.

三日月听到穿衣服的声音,有影子在眼皮前晃来晃去,他慢慢睁开眼睛,看到鹤丸在穿衣服。他把白色带兜帽的袍子套上,然后把那些金器装饰挂好。金属装饰碰撞的声音悦耳好听,犹如奏乐一般。

三日月听了一会儿,鹤丸换好衣服之后转过身来发现他醒了。三日月支着下巴侧躺,打量着套着宽松白袍的鹤丸说:“这是晴雨娃娃吗?”

“那是什么?”

三日月捏了捏鹤丸的鼻子,然后坐起来。仔细看鹤丸这一身打扮颇为具有异域风情,他身上那些装饰三日月有印象,记得鹤丸被拍卖会的人捉住时就差不多是这个打扮。三日月把圆形的金属器捧在掌心端详,鹤丸讲解说:“是小乌丸给我从拍卖会那里找回来的,是我一族的服饰。衣服的话是他根据之前印象帮我制作的。怎样?你是不是觉得很有趣?”

“确实。”三日月认同鹤丸的话,他伸手摸了摸鹤丸的耳朵说:“但好像还缺少了什么。”

三日月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吩咐了下去让仆人送东西过来。鹤丸眼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催促三日月说:“要出发了。”

还真是突然的旅途。三日月问:“去哪里?”

鹤丸笑着说:“我的故乡啊。”

鹤丸要带三日月回去自己的故乡一趟,临走前小乌丸给了三日月一张古老的地图,鹤丸眼见三日月端详了很久不由得问:“你会看吗?”

“不会。”三日月诚实地回答。他的手往车里一指,只见两只黑影组成的手出现在驾驶座并且握紧方向盘。那张地图轻飘飘地飞进去车内。三日月说:“它会的了。”

鹤丸看得很惊讶,不由得小声说:“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根据三日月的说法,他的影子自动会找到目标地方,帮忙开车送过去。鹤丸的故乡远离城市,开了两天的车他们深夜才到山脚下,接下来的地方车开不进去,就得走山路了。山路这边鹤丸熟悉,日常跑跑跳跳不在话下。不过路途遥远,就算走捷径他也担心三日月的体能吃不消,不由得问:“可能要走大半晚,你能走吗?”

“太晚了,这样会消耗很多体力。”三日月委婉表示他不太想步行。于是他身下的影子冒出来,化作一张薄薄的毯子浮在半空。三日月拉着鹤丸坐上去说:“你指路吧。”

鹤丸今天又从三日月身上见识到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这些影子真是万能的啊。他们坐在影子编织而成的毯子穿越丛林,鹤丸坐在前头戳了戳身下的影子,只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他们先绕过前山,然后来到森林的西侧。三日月让影子飞到最高处,发现这片树林很大,真的步行走完估计也要两天。

“我以前经常来这里玩的。”鹤丸从高处俯瞰着在夜幕下沉睡的森林说:“大自然是最好的游乐场,每个时候都有自己的变化。我很擅长打猎也是因为在这里混多了。”

鹤丸说着自己过去的事情,他过往也经常和小乌丸在这里训练。鹤丸说小乌丸训练可严格了,有好几次他挂在山崖边还以为自己要不行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挨过去的。

可能因为鹤丸一直在说自己的事情,所以时间看似过得很快。他们终于离开森林的范围,见到了村落。这个时间所有人都入睡了,村子一片静悄悄。鹤丸小声地解释这里早上就会很热闹,村民们会开始分工合作,进行一整日的劳作。三日月发现这里基本是古老的木屋构造,周围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彩绘图腾。虽然看起来像部落一样朴素,但他们的装饰无一例外都是金器,而且手艺看起来都很好。

鹤丸说他们一直一来都是用这些装饰的,不过他并不知道这些工艺品在市面的价值。估计这里离群索居,也没有金钱的概念吧。鹤丸带三日月到广场中心的大树下,给他说自己日常时候就喜欢坐在树下吹口琴,吹的时候很多小孩子会过来听。说着鹤丸又哼回那天给三日月听到的那首歌,他们两个一起靠着树干休憩起来。

“我好像是好久以前身体就这样了。发现的时候是有一次为了救村民所以掉进河里去了。”鹤丸夸张地说:“当时我的后脑砸中了水里的石头,流了好多血把大家吓坏了。好像说那时候我没了呼吸,救上来后举办了葬礼,结果要入土的时候我诈尸了。”

提起那时候鹤丸就想笑,完全没有害怕。大概是他忽然坐起来那一幕吓到太多人,大家的表情太过生动令他忍不住捧腹大笑吧。反正从那时候开始鹤丸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就和其他人不一样。

“好像有一次去森林玩遇到老虎重伤,还有不小心摔下悬崖,还有……唔,很多。”鹤丸数着手指头说:“反正怎么受伤也没事,我就更不害怕了。”

三日月摸了摸鹤丸的后脑勺,现在似乎连疤痕都没了。他不由得说:“你以前真的很贪玩。”

“现在也是啊。”鹤丸笑道:“反正后来五条大人说祖先们也有这种体质,不过好像因为时间的关系有继承到的后代不多,于是大家就觉得我很厉害,觉得我被神明选上了。”

明明除了恢复能力好一点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了,至少这个体质除了能让自己的生命力顽强一点,也没有其他用途。但是村民还是热烈地爱戴自己,觉得他是上天派下来的吉兆。鹤丸过去可以说是无忧无虑,除了经常要听五条大人唠叨,让他稳重点要有点成熟的样子之外,人生可以说是十分自由自在了。

提起五条大人的名字,鹤丸的表情变得有些怀念。三日月看着他眺望远方想得出神,直至看到天空泛起亮光。良久,鹤丸站起来说:“好,是时候去见见五条大人了。”

“五条大人?”

“嗯,是养育我的老爷爷。”鹤丸提起就自豪地笑道:“是我们村子的祭司,大家都很尊敬他。”

鹤丸带三日月穿过民居,来到了一座寺庙前。这座寺庙估计也有一定的历史了,不过被保养得很好。接近凌晨时分无人,鹤丸带着三日月静悄悄地进去。奇怪的地方是他们发现里头有朦胧的亮光。弱小的烛火在一名白发老人身边燃点着。

鹤丸放轻脚步走到老人的背后,然后盘膝而坐唤到:“五条大人,我回来了。”

被称之为五条大人的男人转过身去,他似乎料到鹤丸回来一样,并没有很惊讶。在鹤丸后方的三日月看到一个五官几乎被长眉毛和胡子遮住的矮小老人,一下子三日月以为自己面前坐着的是个毛球。

看到他,鹤丸笑道:“喔,我忽然回来你有吓一跳吗?”

五条大人用身边的拐杖戳了戳鹤丸的额头说:“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吗?”

“轻点轻点,我也不想的。”鹤丸身子往后退,他举起手投降说:“你还那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哈哈。”

五条大人放下拐杖哼了一声,然后说:“罢了,你回来就算了。逃婚的事情我们既往不咎,你不喜欢对方我们就换一个吧。”

三日月心想,还真是逃婚的啊?

“那么晚了,有什么事情你先回去休息吧。房间我有让人每天都打扫,东西也没有动过你的。明天再跟大家说明这件事,大家都很担心你知道吗?不过回来就好。”

鹤丸听着五条大人喋喋不休地说着,等他说完鹤丸笑道:“五条大人,我是回来跟你道别的。”

三日月觉察到,这个喋喋不休的老人一瞬间静了下来。他好像是故意说很多话来掩饰什么,直至鹤丸开口道别,他就不说话了。

“五条大人,我出去了外面的世界一趟,外头的世界很有意思。”

“所以你就想离去吗?”五条大人的嘴巴蠕动一样低声说:“鹤丸啊,你还年轻,所以会觉得外面新鲜吸引。但你要知道,你离开就回不来了。我们数百年居住在这里不接纳任何外人,也不让任何外人来打扰我们的安宁。”

五条大人抬起头看着他养育成长的孩子。抬起干枯一样的手抚摸着他的脸庞:“沾了人气的鸟儿就再也不能回归鸟群,大家不会再接纳他。你将不能回归故土。”

鹤丸低头看着这个瘦小的老人,他自小没有父母,全靠他养育自己长大,听他这样说,鹤丸一刹那也有些伤感。他说:“外面的世界很有趣,可是对比起这里,其实也是差不多吧。这广阔的丛林与高山同样充满惊喜和乐趣。”

鹤丸顿了顿,他说:“但是我遇到了想跟他走的人。”

“他是个很温和的人,不过偶尔又会令人很头疼。一开始的时候我很不喜欢他的,我觉得他大概也是像其他人一样只是把我当成玩具,对于这一点我既生气又不满。生气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不满我理解不了。因为连博学的你也没有教过我应该怎么办。”

鹤丸说到这里哭笑不得,他说:“但后来他跟我说了一番话,真是奇怪啊,他说完之后我什么不满都没了。”鹤丸闭上眼睛笑道:“我就想啊,他真狡猾,我本来都想着离开了,这样说我岂不是走不了了吗?”

三日月看到鹤丸背对着自己,他面对着五条大人,三日月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他说:“我想也许……相处的这段日子里头,我其实是喜欢他的吧。”

鹤丸说完后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后脑勺,说:“所以抱歉了,五条大人。”

五条大人叹了一口气,他说:“你和我们不一样,无人知晓你会活多久,但你离开了这里从此以后就无人能帮你。你敢断言,这漫长的人生中你不会后悔吗?”

“我不会让他后悔的。”

听到肯定的声音,鹤丸和五条大人同时看过去。他们看着一直安静地一直待在后面的三日月。他说:“打扰你们聊天,五条大人是吧。我是三日月宗近,关于鹤丸请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鹤丸本来有些惊讶,听了之后小声嘟哝。“你才是需要被照顾那个吧。”

三日月看到五条大人的眼皮动了一下,似乎在打量自己。鹤丸有些担心,因为他们并不接受外人,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排斥。不过五条大人打量了三日月一会儿,最后垂下肩膀对鹤丸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

“你走吧。”五条大人说:“不要让大家看到你了。不然他们会很伤感的吧。”

鹤丸正坐在五条大人面前跪下。五条大人的手抚摸着鹤丸贴在地上的脑袋,犹如祝福一样说:“去吧。以后……不要回来了。”

鹤丸抬起头,看着五条大人重新背对着自己。鹤丸站起来之后再深深一鞠躬。

他们一同离开了寺庙,离开了村子。鹤丸站在高处最后看一眼他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地方。太阳的光芒即将唤醒沉睡的村子,可是他再也不会回来了。鹤丸最后看了一眼,犹如道别一样轻声说:“我要走了。”

然后,他转过身来看向三日月。晨风把他的袍子吹得猎猎生风,身上的金属器叮当作响。鹤丸摊开手摆出了犹如迎接的姿态。

“带我走吧,三日月。”

三日月走上去把鹤丸抱起。他好像要扛起鹤丸一样,鹤丸半个人搭在他肩上吓了一跳。他听到三日月说:“虽然我从来不信神明,但此刻我要感谢他们,让你来到我的身边。”

三日月放下鹤丸,握紧他的手贴着额头,近距离看着那双凝视着自己的金色眼睛。

“跟我走吧,鹤丸。”

38.

鹤丸跟着三日月离开,他们原路返回,中途天空下起小雨,看到有旅馆时三日月提议先住一晚休息。毕竟他们来回日夜兼程,也需要稍作休息。

旅馆很小,仅有两层房间,只是方便一些往来的旅客休息,不过收拾得还算整洁。鹤丸和三日月的衣服都有点湿了。他们脱下之后想起自己也没有带洗换的衣服,毕竟这趟旅程是临时起意。于是他们商量着先轮流去那个狭窄的浴室洗澡,鹤丸小声地打了个喷嚏,三日月见状抚摸着他的脸颊问:“感冒了吗?”

三日月的手有些凉,不过贴在鹤丸的脸颊上渐渐温暖起来。鹤丸借着月光打量他,不知为何那一刻鹤丸的心跳得很快,他握住三日月的手腕抬头问:“你冷吗?”

这好像是一个暗示,是三日月读得懂的暗示。他低下头,在月光下亲吻鹤丸。

这是他们最贴近彼此的一次,在狭窄的房间里拥抱着对方。他们褪下一切防备,那是好像要把一切互相交予的行为,躺在床上的鹤丸呼吸声不断在耳边起伏着,眼看着泪水随着激烈的动作分泌出来,他依旧抱紧三日月。

鹤丸和三日月十指紧扣,然后把他的手贴在唇边,犹如祈祷一样闭上眼睛。他的动作仿佛郑重而神圣,三日月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鹤丸就这样凝视着三日月,说:“我们那边的风俗,成婚的那一晚要这样。”鹤丸握紧三日月的手亲吻他的指尖。“在心里许下祝福和愿望,告诉神明。那么神明就会保佑自己的伴侣一辈子。”

这是成婚时候做的事情,鹤丸虽然也不知道现在他们这样算不算有效,不过他只是单纯地想这样做而已。

三日月笑了出来,然后也学着鹤丸那样握紧他的手贴近唇边。不过和鹤丸的祈祷不一样,三日月是直接把所有想到的祝福都说出来,听得鹤丸一愣一愣,拿手指按住他的双唇说:“这些你在心里说就可以了啊。”

“因为这些我都能做到,所以我不是说给神明听的。”三日月移开鹤丸的手,然后揽着他的腰说:“我是说给你听的。”

鹤丸落入温暖的怀抱,他看着三日月愉快的笑容,听着他说:“尽情期待往后的人生吧,鹤丸。有你在,我也会期待着的。”

这可以说是三日月人生中最满意的一刻,怀里这个人是属于他的,是一本他读不完的书。无需担心故事提前谢幕,不用担心那些扣人心弦的故事会越来越少。里头每一个章节他都是那么地喜欢,喜欢得可以阅读千万次。

“在那无尽的人生中,我会永远与你在一起。”

39.

每过一段时间小乌丸就会收到鹤丸的消息。

一开始是写书信,后来鹤丸学会了用手机发信息之后兴冲冲地发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又学会了用推特,小乌丸只需要关注他就可以了解动向。

看起来鹤丸似乎过得不错。玩着手机的小乌丸听着莺丸说三条的人最近有些焦头烂额,小乌丸说他们什么时候不焦头烂额,三日月都和鹤丸离家出走大半年了,可以说是完全怠工。反正小狐丸等人也纵容三日月,其他宗亲自然也没什么话说了。

“真是写意的生活啊,令人羡慕。”小乌丸享受着阳光与海滩的按摩和椰子汁,他舒服地晒着太阳说:“不过听说他们最近也准备要回来了吧?”

“好像是的。”莺丸涂着防晒油说:“石切丸快要生日了,三日月怎么都要出席一下吧?”

想来三日月家里的宗亲天天都想办法把他召回,可惜三日月一直不为所动。如今倒有机会了,宗亲马上借口请三日月回去了并且提到了鹤丸,非常热烈欢迎三日月带他一同过来。也不知道三日月最后怎么想的,估计也会回去吧。

莺丸把他们两家的请帖拿出来,小乌丸从沙滩椅上坐起来,莺丸见到他似乎在寻思什么,末了一拍手。

“哎呀,这不准备厚礼过去可不行啊。”小乌丸灵机一动,然后收下了那张请帖。让仆人马上备好笔,他要即刻现场回复。

“吾要出席,吾也好久没见过他们了,今年一定会非常热闹吧。”

【END】

 

 

 

 


评论(56)
热度(564)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