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08

 *手机作业,有什么等下在修。最近肝本,主要更新这篇,其他随缘掉落啊!

--------------------------------------------------------------------------

鹤丸放心地关掉手机做梦去,一觉睡醒神清气爽。明石看着他面朝窗户晒太阳那模样,联想了一下昨晚鹤丸那瞎琢磨的样子就说:“睡醒了吧?”

“醒了。”鹤丸一觉醒来精神得很,说:“今天天气不错,是发掘惊喜的时候。”

明石心想醒了就好,醒了就别胡思乱想了。他也不是不知道,最近三日月还挺关照鹤丸的,大有要提携的意思。保镖们大家宿舍聊起说鹤丸欠了三日月钱,三日月因为鹤丸救过自己两次对他很大方也是无可厚非,可是这工作人人都有上进心,鹤丸一个外行的刚来就得到老板赏识,难免让一些兢兢业业的人有微词。

听明石这样提醒,鹤丸就顺便问:“能不能透露哪几个有意见啊?你放心,我不会乱来。”

“他们也不会怎么你,只是你刚来就得老板器重,难免要被说几句。”明石让他别多虑了,反正用心工作好好干别人自然会改变印象。“主管觉得你还是不错的,其他人嘛自然想得老板赏识,也不奇怪。反正你好好加油,做久了大家有目共睹,自然名正言顺了。”

明石这么懒惰的人居然劝自己要有上进心,简直好像要天下红雨。不是明石说起,鹤丸也没觉得其他人对自己有意见,三日月那些保镖还真克制。也不知道这些人里头有没有想接近三日月上位的,若是有,也不知道会不会和之前酒店混进来几年的那批人有接触。

鹤丸认为三日月那里现在还算稳定,他这个老板最近把他当学生一样让他上课,下课准时,周末单休。鹤丸抽了一天夜晚去酒吧那里,青江好久不见鹤丸了,看到他来了还请了杯喝的,问起状况鹤丸说自己经济出问题了,所以前阵子都在还钱。

青江听了很关心,问:“债还清了吗?”

“还在还,不过没事。”鹤丸乐观地说:“我找到新工作,算是稳定下来了。”

青江听了也放心些,顺便给鹤丸介绍烛台切。青江说鹤丸走了还好有烛台切顶上,他啊还真是能干,帮了青江不少忙。烛台切和鹤丸装作彼此第一次认识,打了招呼三人聊起来,一副一见如故的样子。三人聊的好好的,没多久间宫和二见到鹤丸来了马上一副惊喜的样子凑上来,鹤丸在心里不爽地喷了半天,不过脸上也没什么,装作爱理不理的。

间宫先生的弟弟看到鹤丸但是很热络,连连问他最近哪里去了,鹤丸就把自己欠债的事情和盘托出,谁知道这小子眼前一亮,搭着他肩膀说:“怎么那么惨?很缺钱吧?”

鹤丸不动声色地说:“还行吧,我想开了,努力工作脚踏实地赚钱好了。”

“脚踏实地来钱不快,你得动动脑筋。”间宫先生的弟弟马上怂恿道:“我上次说过我认识些朋友,就看你有没有兴趣了。”

“什么兴趣啊?”鹤丸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这人太多玩起来不乱么?”

“我们真要玩,自然是人越多越好。”间宫先生的弟弟暧昧地说着,然后凑过去小声说:“不过我推荐的可不仅这些,你就说,你想不想要钱?”

烛台切看着鹤丸,只觉得鹤丸真的是对话得轻车熟路,如果自己和鹤丸不是同事关系估计都要怀疑他是个gay,居然跟同性眉来眼去毫无问题。眼看着鹤丸跟着间宫先生的弟弟去了隔壁包厢谈事情,烛台切觉得鹤丸这底真的卧太好了。

间宫先生的弟弟仔细问鹤丸欠了多少钱,鹤丸心想这家伙果然是以为自己生活穷苦,最适合拉拢。鹤丸就装出自己虽然现在不用被黑道追着,还好有人帮忙还钱了,可还是生活不易的样子。这来到包厢坐下间宫先生的弟弟故作关心地问鹤丸以后如何是好,现在在哪里工作。鹤丸寻思了一下,就说:“我现在跟三日月先生那边工作。”

果然间宫先生的弟弟脸色一变,但又有了兴趣,说:“我哥哥的内兄?”

“是啊。之前我还有那份摄影工作的时候,和他有点缘分。”鹤丸说得模棱两可,反正上次三日月光明正大来过一次,鹤丸说的自然有理有据。“三日月先生人好,暂时帮我把钱还了。可这钱我暂时还不了,只能给他打工一点点还了。”

鹤丸装作自言自语,一边注意间宫先生的弟弟那寻思的模样,他听完了就和鹤丸说:“这真的不容易,这要不,你跟我做点生意吧。”

鹤丸假装好奇这生意是什么,间宫先生的弟弟简单地说就是些同志代购小买卖,就像当时鹤丸买它那些不可描述的道具一样。鹤丸说这东西赚不了多少吧,间宫先生看他嗤之以鼻的样子说:“我只能跟你说,富贵险中求,不然你打算背那么久的债不过好生活?我们做这生意啊,有风险。一开始自然不能让你太过深入,你可以从低做起,有兴趣了,合得来,自然能谈其他。”

这暗示傻子才不懂,不过鹤丸没拒绝的意思,间宫先生的弟弟让他好好想想,然后正好有电话来他就出去接听了。鹤丸一个人待在包厢里心想既然他拉自己入伙,那肯定得答应才好捉住犯罪的证据。此时包厢敲门有人进来,鹤丸以为是间宫先生的弟弟,谁知道进来那人皮肤黝黑,看到鹤丸也很是惊讶。他看了看外面房号,又看了看里面,鹤丸一眼就认得出这人就是烛台切说的那个黑皮肤男子,他连忙说:“你找和二先生的话,他刚出去打电话。”

男子听到鹤丸称呼亲切,想了一下就进来了。不过他和鹤丸坐得楚河汉街,一点交流都没。鹤丸装作打开电视屏幕弄出点声音,随便点了几首歌想着别弄那么尴尬。听着音乐总算有点人气,不至于那么安静。鹤丸偷瞄了一下这男子,他自己在角落里一声不吭真的沉得住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语言交流出问题,只是看他这股不说话的劲,估计开口就能把天聊死。但鹤丸觉得他肯定有点故事,思量再三,决定想个稳妥的开头,然后开口。

“这从非洲过来讨生活不容易吧?”

谁知道对方听了一脸诧异,继而不满地低声道:“我是日本人。”

哪个地能晒那么黑啊?鹤丸有些惊讶,不过与此同时也有些尴尬,说:“不好意思,我有些吓到了哈哈哈。我没别的意思。”

那男子哼了一声别过头说:“不用和我搭话,没想和你搞好关系。”

这天还真给聊死了,鹤丸心想他这人还真孤僻。此时间宫先生的弟弟总算回来了,看到那男子后立马熟络地说:“哎哟,大俱利伽罗先生您来了,也不赶紧让人喊一声。”

间宫先生的弟弟马上坐在他们中间,然后快快乐乐地介绍起来,鹤丸总算知道这个男子的名字叫大俱利伽罗。间宫先生的弟弟介绍完后说鹤丸以后加入,大家算是自己人了。这生意一起做,有钱就一起赚。基本这一轮下来就他滔滔不绝把事情说完,鹤丸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就行。间宫先生看到事情成了笑得跟拉皮条似地说:“这以后,你和大俱利伽罗先生好好交流,我给你一份名单,到时候拿货你问大俱利伽罗先生,定时送去给名单上的人就行了。”

鹤丸接过名单看上面六七个人,问:“送什么?”

“偶尔送点小情趣。”间宫先生的弟弟笑得十分狡猾,说:“偶尔,就送点糖果吧。”

鹤丸第一直觉这糖果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没问很深入,只是问好了分成,给自己争取多点收入,然后就答应了。间宫先生的弟弟给了鹤丸一个号码,以后他就拿这个号码和这些人联系,于是鹤丸干起了副业,偶尔给他们交接送东西,有所谓的小情趣,也有所谓的“糖果”。

这事情鹤丸和长谷部报告了,长谷部本想让鹤丸拿一瓶所谓的糖果给他们化验一下成分,不过被鹤丸考虑再三拒绝了。他说这瓶子有封条,拆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问题,会不会被发现。为免打草惊蛇,等改天他有机会了用自己名义拿一瓶,先别声张。于是鹤丸兢兢业业地当起了送货的,这收货人他接触了好几次,接头通常在gay吧,模式鹤丸认为很像间宫先生帮他弟弟送东西的时候。不过间宫先生的弟弟很喜欢偶尔从他口里打听三日月的事情,问问他最近在干嘛,平时怎样,鹤丸斟酌着说,他好像都信了。不过鹤丸觉得他这问话更加像是在确认,反正点到即止,他们交流不深不浅,估计是彼此的试探期。

到了一个月后,在GAY吧碰头时大俱利伽罗也在,间宫先生的弟弟让他不必送东西给那几个人了,然后换了张名单给他,说以后,就联系这些人,鹤丸如果有人对这糖果有兴趣,也可以介绍来当客户。鹤丸问这其实是什么,间宫先生的弟弟这下总算给他说了实话,鹤丸听了就在心里冷笑,这种违法犯罪的药物通常就是地下那些小圈子贩卖,能使人精神错乱兴奋和产生依赖性,一捉一个准。这供货商是哪里的看来得好好查,看来他们这个犯罪团伙不仅绑架犯罪,还贩卖违禁危险品。

不过间宫先生的弟弟既然肯交代,那鹤丸觉得那是自己及格了的意思,一个月后他们才算进入正题。接下来就要继续获取信任放长线钓大鱼了。

难道自己要开启混黑恶势力的副本?看来得想办法打入内部。这大俱利伽罗成了和他的接头人,那些糖果是他提供的,接头是自己联系的。可这小子嘴巴是真严啊,鹤丸从旁侧记问这些东西谁提供的他吭都不吭,跟个木头人一样踢都没反应。

长谷部急急忙忙地考虑建立个客户身份,好成为方便买“糖果”的顾客,可是一时三刻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合适的人选,所以长谷部考虑让烛台切加入到这个豪华套餐里,毕竟他现在在GAY吧打工,人也是GAY的人设,哪怕是失个足或者什么都好,反正一定要成为他们名单上的客户。而鹤丸则负责继续深入,务必要把他们背后供货的和大头的那些人全部捉出来连根拔起。

三日月听说最近鹤丸周末都外出,不时还会去GAY吧,有次吃完饭三日月让他先别走然后聊起来。总不能说自己是去做交易吧?所以鹤丸继续拿间宫先生的弟弟当挡箭牌说:“那他偶尔过去,我就去看看他啊,就这样。”

“你怎么还不死心?”三日月觉得鹤丸这脾气也是倔的,他说:“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少去吧,万一喝醉了出什么事就不好了。”

“你还怕他把我灌醉了做点什么啊?”鹤丸觉得三日月简直杞人忧天,他说:“我喝酒是很能喝的,他醉我都不会醉。”

酒量方面鹤丸是有十足的自信,而且他也不会随便乱喝。三日月看见鹤丸这样也没强硬地要求他听自己的,只是吩咐这周末他要出席商业酒会,鹤丸好像平时那样随同。鹤丸也不是第一次跟三日月出去了,自从那社交舞鹤丸及格算是出师了,三日月就带他偶尔陪同自己出席。鹤丸跟在三日月身边也算长见识,有些酒会不方便带那么多保镖进去,鹤丸就以好友的身份陪同三日月出席,一来陪吃挡酒,二来保护他。不过鹤丸觉得陪吃陪聊的意义重一些,因为这些聚会内容大多是商业上的话题,和鹤丸无关插不上话。只是他看得出三日月应酬无聊,带上自己也是吹风也有个人说说话罢了。

鹤丸说三日月对自己真挺好的,明明最初认识的时候还两人都看不顺眼,现在简直跟翻转了一样。明石吃着泡面听到鹤丸这琢磨的话不由得转头看着他,那眼镜片在电脑屏幕下都要反光了,他看着鹤丸说:“你怎么一副老怀疑他是不是GAY的样子,还没琢磨透吗?”

“我就有点疑惑,你看看像你说的,他这样花钱下功夫培养人的行为之前也没吧?怎么就找上我了?”

“看你逗吧。”

“那他随便找个会说笑话的不是更靠谱吗?”

明石叹了口气放下杯面,说:“你想想,大部分人和他是上司下属关系,聊天是都很小心的。哪怕是保镖也是他的下属,聊起来很没意思。你就不一样了,半路出家过来的类型,没什么忌讳和架子跟他有点交情聊起来也算半个朋友,还有三两下子能充当保镖,培养你带过去解解闷还能贴身保护,所以选你,正常。”

听起来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三日月那些保镖跟木头人一样,明石算是异类了,可是明石也很不爱交际,陪聊都浪费力气。明石看鹤丸有点想通了,就说:“那我问你了,你救过我,然后我请你吃一年午餐,你会觉得我对你有什么小心思吗?”

鹤丸打量了一下明石说:“那不会。”

“你那次还算救了他一条命,他要是对救命恩人不好,那才叫忘恩负义。”

鹤丸还是有些怀疑,他说:“可他老打听我和他妹夫弟弟的事情,我说喜欢他,三日月先生就看起来不太高兴。”

“间宫先生那弟弟是出了名的不靠谱,谁现在看你都觉得是在跳火坑。”明石真是浑身脱力,他说:“说实在的,要不是怕他妹夫那一家搞出点什么事,你还救过他有点恩情,谁有空劝你?你也长点心吧。”

鹤丸听了好像有点道理,难道自己这次真想多了?直觉失灵了?

这周三日月有酒会出席,鹤丸和明石聊完的第二天鹤丸就跟过去了。这酒会是晚上,大俱利伽罗下午来电叫鹤丸过去领东西。鹤丸看看手表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出发了,来回也不是不够时间,只是那么突然,鹤丸说:“我要工作,你忽然塞那些货过来,我藏着给发现怎么办?”

“不是那些糖果,你拿着被查也不会出事。”大俱利伽罗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就是一副让鹤丸赶紧过来的样子。“拿走,是你名单上那些人订的礼物,不是违禁品,我拿不方便,你拿走就是了。”

鹤丸怎么说都说不动大俱利伽罗,最后只能去酒吧一趟了。鹤丸正准备出门,三日月就来电提醒他准备,鹤丸说要出去一下等下回来的时候三日月考虑了一下说:“那你干脆准备好,我们现在出门吧,省得你来回走。”

鹤丸支支吾吾,说:“也不用,我自己去去回来,不会弄很久。”

三日月听出来不对,他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就……拿点东西。”

“那开车送你过去也不是什么大事。”

鹤丸没辙,只能说自己要去酒吧一趟。三日月就猜是那里,他说:“什么事那么急?”

“他买了东西送我,急急忙忙叫我过去。”鹤丸有些难以启齿,只能说个借口,说话声音也不硬气,他硬着头皮说:“我拿了就回来,肯定不耽误你,我就过去一下。”

三日月沉默了一下,鹤丸想着再说点什么搪塞过去,三日月说:“开车送你过去,现在出门吧。”

老板都这样说了,再反驳拒绝就很欲盖弥彰了。

鹤丸上车后觉得这气压真是不太好,跟三日月打了声招呼他也只是点点头,完全不像平日那么亲切。这车开到街道巷口鹤丸就下车进去酒吧,大俱利伽罗在包厢等他,人到了就把一纸袋塞给他。鹤丸打开看看,一看他就差当场把东西甩大俱利伽罗那里说:“你山长水远叫我过来就是拿这些安全套和情趣道具?”

大俱利伽罗一脸晦气,虽然他本来也够黑了但鹤丸看得出他脸色更黑,说:“他叫你送给客人的,又不是什么违禁品,你拿走。”

“那你也可以第二天叫我来啊!你自己出入GAY吧那么多次拿个情趣用品怎么了?”

“我不想拿。”大俱利伽罗补充:“还有,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是GAY,不用这种东西。”

啊这小子真没良心,自己一届直男能伸不能屈,锅甩得倒是快。这烫手山芋虽然确实不属于违禁品,可是他提着一纸袋情趣用品出门几个意思?反正大俱利伽罗是打死不肯拿走,说什么都不行。鹤丸只觉得他这直男真是坚贞不屈,出淤泥而不染,肤色够黑,人却要活出白莲花一样的颜色也算是极具梦想。鹤丸把东西收好,提着纸袋风风火火走出了GAY吧。

鹤丸拿东西捂住,在心里骂了几句订这玩意的那几个GAY,鹤丸拿着东西上车三日月也不问那纸袋送的是什么。鹤丸打哈哈说了几句真是小题大做一点小东西也急着给自己,然后就让司机开车了。这一路上鹤丸想找话,可是也找不到什么话来让三日月这尊大佛给点好脸色。不过三日月好像坐了一会儿总算缓过来了,有点要说话的意思。只见三日月一直看着窗外的眼神总算愿意移回来,鹤丸心中一喜,正要开口,此时一个急刹车他和三日月都往前一撞,袋子都拿不稳东西掉出来了。司机连忙道歉说有行人冲出来所以他急刹车,鹤丸连声说没事,正要看看三日月有没有哪里撞着了,只见他那视线就盯着纸袋掉出来那些情趣用品和安全套。

那一瞬间,鹤丸真是连杀了大俱利伽罗的心都有了。

鹤丸连忙把东西塞进袋子里,然后抱好。他偷瞄了一下三日月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这回简直是他人生之中最不可描述的奇耻大辱,三日月没表现得很大反应,就问:“你特意过去就是拿这些?”

真是拿零食都比拿这个好,特意让自己上司开车送自己去拿情趣用品,这种请假理由谁说的出口?还不如当初他和大俱利伽罗都不拿,直接当场烧了赔钱。鹤丸只能低着头说:“就,就我也没料到啊,我也吓了一跳哈哈。”

这声哈哈真是有够尴尬,三日月听完之后,又变回一尊大佛的样子,可是鹤丸这回可不敢再让他和自己说话了,他自己都要消化一下。

这酒会鹤丸全程不敢吱声,三日月去和人觥筹交错,鹤丸也是他递什么喝什么,宛如一张乖巧的JPG。今天这酒会是举办方专门试酒的,带了不少酒庄的新酒过来,有一半是推荐的意思。三日月就让鹤丸全部喝一遍,鹤丸看着这酒开得不要钱一样,他的老板拿着酒杯说:“你说你酒量好,那多喝点没问题吧?”三日月指了指那些酒说:“都试试,哪些好喝告诉我,我好买些回去。”

鹤丸知道三日月那酒量也就普通人程度,多喝也不行,这专心喝比尬聊好多了,于是鹤丸兢兢业业,喝完就给三日月说口感,三日月听得有兴趣,就让人给他留一些带回去,这一轮下来鹤丸估量了一下自己酒量,免得要弄得像上次那样去厕所吐东西于是就说:“三日月先生,我觉得休息一下比较好。“

三日月看了一下鹤丸的脸色有点红,虽然说话还是利索的,不过估计也是在醉酒的边沿试探了。三日月和侍应说他带来的同伴喝醉了想休息一下,对方马上给他准备房间和醒酒的茶水。鹤丸进去了就到椅子坐下,他看到床忍不住问:“我能不能躺一下?”

三日月点点头说:“随便。”

鹤丸就去床上躺平了,这舒展四肢比坐着舒服多了。茶水送到后三日月递给鹤丸,鹤丸道谢后坐起来接过,他瞄了一下三日月的脸色后说:“你别生气了吧?”

三日月坐到旁边问:“你指的什么?”

“我知道工作时间请假做私人事,还是这种……很不好。”鹤丸现在也喝不了那么多茶,他放下茶杯解释说:“我保证没有下次,绝对没有。”

鹤丸双手合十十分诚恳地保证,三日月坐在椅子上盯了他半晌开口问:“你平时会用那些东西的吗?”

哪些?鹤丸有些楞,三日月补充:“你纸袋里那些东西。”

“……”

鹤丸觉得,自己和上司在房间里讨论产品使用后感真是一件极其尴尬的事情,他没用过怎么知道?偏偏三日月还继续发问:“用起来会舒服吗?”

鹤丸冷汗直流,只能说:“这……发明出来那肯定是有用的,如果这东西不舒服,那肯定也会滞销是不是?”

三日月觉得有道理,他说:“那听你这样说,看起来男和男的做起来是可行的吧。”

鹤丸觉得他上司今晚上恍若被情趣用品开发了新世界,要是他仔细问自己每一样的用后感那可怎么办?鹤丸扯了扯嘴角小声说:“哈哈,你怎么忽然问那么仔细啊……”

鹤丸自言自语笑容僵硬,没想到三日月却凑过头来打量自己。鹤丸立马身子往后靠,只见三日月那视线仿佛在拿放大镜打量着他一样,打量得鹤丸吞了吞口水,听着三日月开口。

“因为我忽然很有兴趣。”

“???”

【tbc】

-------------------------------------------------------------------

阿爸,直男能否度过这一劫容我三思

评论(91)
热度(404)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