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09

 *第二次紧急维修完护栏了,应该可以看了

*手机作业,我们还是把谜底揭晓吧

-----------------------------------------------------------------------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的人生犹如在跨栏,只是这回这栏确实老高了。

他的上司居然被自己那纸袋里头不可描述的东西开了新世界大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罪过。三日月盯着自己那眼神充满科学探究,在听不到回答的时候,他还问:“你过去和男人交往经验丰富,应该很清楚是吗?”

鹤丸脑袋往后靠,这说话也太近了。鹤丸心想自己根本不清楚,他连说明书都没看过,可是还是得按着自己人设说:“还行吧。”可鹤丸实在不想跟三日月解释产品,只能拐了个脑筋急转弯,说:“我们这种都是实力派的都靠自身优秀,哪里要用道具。”

三日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容更深了。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贴着鹤丸脸颊推了推,让他面对着自己打量了起来,说:“那这我就放心了。”鹤丸心里惊涛骇浪地想着这放心是什么意思,三日月已经探头到他耳边小声说:“那我不懂的事情,你肯定很清楚吧?”

鹤丸此时小心地问:“你……该不会是喜欢男人的吧?”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三日月也有些困惑,不过看到鹤丸他就觉得这解题思路还是有的。“所以今天我想确定一下。”

三日月的手指勾上鹤丸的领带,拉开松出了些空隙,他再用了点力往前一拉,鹤丸整个人被往前带,人就这样亲上去了。

这一瞬间电光火石,鹤丸那眼睛睁得都要掉出来了,这人太过惊讶重心不稳往后倒,三日月顺水推舟压下去,把鹤丸下巴抬起,捏着趁他嘴巴张开的时候舌头扫过牙关,然后就趁虚而入了。

鹤丸此时满心都是袭警可是大罪名,报警一报一个准!可是让同事知道自己给个男人压着,报警了以后他这脸就不用要了。所以鹤丸只能打消了掏出手机求救的念头,但是三日月这手法娴熟叫那个驾照齐全,鹤丸和一个男人接吻,居然接出了点异样感觉。鹤丸的接吻经验仅限于自己初恋女友还有几个短期没谈下去的,这恋爱谈得很青春,吻都是很纯情的。之后鹤丸基本醉心工作,没往这方面进修,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鹤丸惊讶地发现,同是男人他这个看起来斯文温和的上司比自己熟手多了!鹤丸只觉得自己好像第一次明白接吻是什么感觉,所以他现在是应该把三日月想象成戴假发的大美女好接受点吗?

可是鹤丸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这种危急关头还做这种掩耳盗铃的事情!可是三日月真的把他吻得开了新大门,最后三日月松开鹤丸看着喘气的样子还能思考一下售后感想,说:“这看来感觉还是可以的。”

“不不不你冷静,有些事情开了头就很难回去的了啊!你就不怕爆出点什么你们三条股价要跌吗?”

“我也这样觉得。”前半句三日月苟同,后半句他觉得鹤丸多虑了。“但你不用担心太多,我们三条股价不跟这个挂钩。”

“??”

三日月顿时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鹤丸深感自己就是那解剖台上的小白鼠,而且在激情的催化下那酒精也有点上头的感觉,惨了,这摸着自己的手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鹤丸此时已经无从分辨,三日月亲吻着鹤丸锁骨到胸口时看他回应那么被动,不由得怀疑问:“你看起来好像很不习惯,你真的有经验吗?”

“废话!”鹤丸觉得自己如果以前苦练三字经,现在估计已经可以出口成章。可惜自己词汇贫乏,被怀疑得心里不爽,此时鹤丸还记得千万不能穿帮,他那手乱推了几下说:“我都是做上面的好吗?”

三日月一副了然的样子说:“那你可以尝试点新的。”

“谁要尝试?等等!你脱我裤子!”

点击可见第二次大型抢修跨栏现场

这事情是怎么结束的鹤丸没什么记忆,反正他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睡醒了。一大早三日月就躺在隔壁睡得很香,鹤丸醒来时还有宿醉的头疼,他看到三日月就更加头疼,本想着赶紧穿衣服走人,可是三日月却听到动作醒了。

“早啊。”

三日月起来后很自然地去梳洗,跟没事人似的。鹤丸满心惊涛骇浪,心想他是不是打算当一夜情处理。经过昨夜鹤丸深感人不可貌相,没想到三日月这种好人拿的渣男人设,私底下玩这种毫无节操的事情。但渣男就渣男了,鹤丸自己都不想给人知道昨晚他干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干脆回去就辞了保镖的工作,长谷部那里他去说,大不了回去gay吧,如今想来他没在gay吧给得手,却给个自称直男的搞了,这现实真是魔幻得不行。

可是回去这路上,三日月让司机下车,他开车,并且让鹤丸过来。鹤丸心里想着没带武器与犯罪嫌疑人同坐一车实在危险,三日月开了车门看到鹤丸在不远处不动就抬头笑道:“你看起来很害怕。”

鹤丸立马走过去说:“你想多了。”

保镖的车跟在旁边,三日月和鹤丸坐在车上半天不说话。鹤丸想着三日月如果要给封口费,自己就收了然后一刀两断。不给也行,反正还是要一刀两断。此时三日月开口问:“你怎么打算?”

“什么怎么打算?”

“那直说吧,你和我交往吧。”

三日月说的真是直接,根本不是疑问句,他打算负责任这点反而是鹤丸惊讶了,他说:“你给我说实话,你其实是不是gay装直男?”

“不是,我对其他男人没兴趣。”三日月解释:“不过好像对你有点兴趣。”

“你怎么确定的?”

“昨天晚上试了就确定了。”

鹤丸觉得三日月这试得真的太全面了。此时他们来到了餐厅,三日月说要吃东西,两人在法国餐厅的小花园里鸟语花香地吃早餐。三日月还是那副不慢不紧的模样,问鹤丸喜欢吃什么,然后点餐。鹤丸认为此地太有情调,他连拍桌子这种事情都不好做。三日月喝着奶茶吃了几口,给鹤丸推荐了些好吃的然后才入正题,问:“你考虑得怎样?”

“你以为是泡方便面?”鹤丸觉得吃是挺好吃的,但提起这个就头疼,他嘟哝道:“成年人了睡完就过了。”

三日月放下茶杯支起下巴看着鹤丸问:“我哪里不好么?”

要让鹤丸说出个三日月的缺点,好像确实说不出来,三日月自己也说:“论外貌,家世,性格,出身,我都比我妹夫那个弟弟好多了。你到底喜欢他哪里?”

要是旁人说这话鹤丸要嗤之以鼻,可是三日月说的那就是大实话,实话得令人无法反驳。间宫先生那弟弟就是个渣,鹤丸可是一个优点都说不出来,他和三日月怎么比?鹤丸只能拿真爱是靠感觉来搪塞过去,不过三日月不信这个,他说:“感觉是可以变的,你和他还没交往,还是换换吧。”

三日月看起来打定主意让自己松口,鹤丸惊讶的是他还真考虑让自己转正?还不如他真的拿个渣男人设自己脱身也简单些。三日月看着鹤丸说:“我自然也不是没考虑过的,你暂时也可以再考虑考虑,但是你不能搪塞我。”三日月看得出鹤丸肯定纠结得不行,他说:“除非你给我个有说服力的理由,否则其他我们就慢慢来吧。”

最有说服力的理由就是自己是个直男,可是说不出来,一说出来就扯到直男装gay,扯起来比裹脚布长,影响大局。可是说三日月的缺点和哪里比不上那个渣男,那就是鸡蛋里挑骨头,鹤丸自己都说不出来。鹤丸在心里拍着桌子心想三日月还真的不如当个始乱终弃的渣男,自己也当个风流浪荡的GAY大家断得毫无心理负担。此时三日月那眼神就是严刑逼供,鹤丸要是说不出个及格的理由,估计三日月是真的要跟他“慢慢来”。

鹤丸没办法,鹤丸深思熟虑,姑且不论自己怎么让三日月看对眼的,只是他可不能真的给三日月同化掰弯。鹤丸心里翻云覆雨,最后没办法了,豁出去也要了,他握紧拳头那嘴巴动了动难以启齿,低着头半天才说得出口:“你这……”

三日月听得不清楚,问:“什么?”

鹤丸豁出去了,抬起头说:“你这技术太差了!”

这附近的一两个侍应听到声音狐疑地回过头来,可是鹤丸此时已经不是计较自己脸皮的时候了,他忍着羞耻心装作很不满的样子劈里啪啦地说起来:“我和那么多人上过床,你是技术最差那一个!上一次就算了,我以后要是和你在一起经常这样上床有什么兴趣可言?床上生活都合不来还谈什么?”

诚然鹤丸是不清楚怎么才算上床有兴趣,他又没研究过!只是漫画和小说资料确实夸大其词,哪里看起来有那么舒服?就算舒服也不行!虽然这种话有损男人自尊心,可是鹤丸认为大丈夫此时再不下狠手,三日月估计要考虑把自己绕成个S型。

“我见过的人多着,你这床上技术真的太差了,我出去GAY吧找个一夜情的上起来都舒服些。反正这个技术问题我们是谈不拢的,性生活不快乐有什么好谈的?昨天体感太差了,性生活不协调我们就别谈后续了!”

鹤丸一口气说完直接站起来,这已经是他的脸皮极限,鹤丸不管三日月脸色如何,从钱包胡乱掏出钱拍去桌子上说:“不够就从我工资扣!”

然后鹤丸马上趁着三日月开口前火速跑路了。

 

【tbc】

评论(106)
热度(377)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