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10

*手机作业,迟些再修,打游戏去了。

-----------------------------------------------------------------

鹤丸国永急匆匆地跑路后满心都是惨了,他失足了,这千古之恨估计他老了后都不敢跟子子孙孙提起。

可是鹤丸内心还是无比正直,他是怎样都不会变弯的,所以那天大概是酒精上头导致的鬼迷心窍。鹤丸心里呐喊着大意了,再好的酒量也有翻船的一天,太大意了。鹤丸事后越想越郁闷,直接就回宿舍了。

明石十点多的时候看到鹤丸风风火火回来收拾行李,他揉着眼皮还困着,只能懒洋洋地说:“又干嘛了啊?”

“辞职。”鹤丸辞职信都打好了,他提起行李来到明石面前把信塞给他说:“睡醒了帮我递出去。”

明石还没消化完,鹤丸已经把包包背好头也不回地走了。

鹤丸做完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杀回去警局,长谷部一大早喝着咖啡看报纸新闻见到他也很意外。早上好还没说出口,鹤丸就把他拉走到三楼小办公室,鹤丸就不信了哪怕三日月是遇贼报案还是什么的这次能路过三楼纯办公区域。一进去鹤丸就把门关上,长谷部给推进去刚回过头呢,就听到鹤丸说:“我要辞职。”

长谷部满头问号,鹤丸解释他要辞职的是三日月那里,他愿意回去gay吧当卧底,反正不乐意去三日月那里了。还有他想问长谷部让警局申请一笔案件资金,立马还三日月。当时那些钱药研全吐出来了鹤丸就拿给警局登记保管,办好手续等着案件结束再还三日月。但现在不行,鹤丸要和他一刀两断,钱得还个干净以免藕断丝连。可长谷部听了说不行不行,这不是乱套了吗?一下子拨一大笔钱得申请这破产人设也要崩了啊,而且三日月那里就不管了啊?行动受阻啊。

“我翻了的那些奖金呢?”

“翻也翻不了那么多啊,你以为是蛋炒饭随便翻。”

鹤丸重重叹了一口气,长谷部看他这么大反应觉得不太对,于是仔细询问顺毛,可是鹤丸就是不说。只说处不来,觉得自己工作做不好,不合适。真是搪塞三连发,长谷部心想鹤丸因为这卧底行动经常混迹gay的群体,也不知道心理需不需要疏导。于是长谷部让鹤丸别慌,他给鹤丸带去警局心理医生那里看看,有什么困惑可以疏导疏导。

鹤丸其实极之不想去,他觉得自己没病。可是转念一想看看也好,毕竟他给个男的上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心理阴影,并且也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就范了,这就范要只是酒精那还好,要是有点别的原因问题那可就不好了。于是鹤丸就听了长谷部这一回,正好今天他们警局的心理医生也有空,长谷部立马把鹤丸塞进去心理辅导室了。

门关上后鹤丸坐好,陆奥守看到他笑得可开怀了,还打招呼说:“哟!好久不见了鹤丸警官,最近还好吧?”

“还行。”陆奥守为人爽朗,鹤丸见到他的笑容心情也变轻松。鹤丸说:“今天麻烦你了。”

陆奥守在警局担任心理医生,排解和开导警员因为案件引发的心理问题。陆奥守给鹤丸倒了杯热茶,说这茶挺不错的,喝一杯能安神静气,陆奥守聊天时和朋友一样,很容易就让人放松下来了,并且自然地入了正题。

这问及最近有些什么问题,鹤丸犹豫了一下,说:“你知道的,我最近执行任务,去的那些地方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就可能有些……那什么吧。”

陆奥守看鹤丸这支支吾吾的样子,他记得鹤丸去的是GAY吧,于是陆奥守试探问:“你怀疑自己取向出问题了?”

鹤丸一惊,马上摇头说:“不,我不喜欢男人。”

陆奥守有些怀疑,毕竟鹤丸反应真大,但他没把怀疑放脸上,轻轻巧巧带过说:“这我当然知道,那你有什么觉得不对的吗?”

“你知道的,我们卧底很多时候身不由己,可能会做些不得已的事情。”不过鹤丸说起来有些心虚,毕竟他和三日月那天情况也不是什么犯罪抉择现场,鹤丸绕了个圈子后又觉得没说到点子上,于是他说:“就我一时不小心,和不应该有牵扯的人有了些情感关系。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感觉不太对。”

陆奥守一脸了然,问:“男的女的?”

鹤丸想了一下,认为如果说是男的,那就算自己没弯,其他人知道了都以为他弯了。于是鹤丸就说:“是个绝世大美人。”

三日月确实是这一卦的,自己也算没撒谎。鹤丸如此告诫自己。陆奥守想了一下,环抱着双手问:“那你有产生感情吗?”

“没有,必须没有的。”这个鹤丸说得斩钉截铁。“我那天主要是喝多了,才发生了些令人误会的事情。”

酒后乱性,陆奥守了解地点点头,虽然这算是个人私事,陆奥守说:“虽然说大家是成年人,但也要有分寸。你在执行任务,牵扯到其他人的情感问题一来影响任务,二来也对社会关系不好吧?”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然也不会烦恼吧?”

“不过既然对方是个绝世大美人,你干脆就主动出击说不定在一起也挺好的吧,哈哈。”

“你这提议真吓人,我拒绝。”

陆奥守笑了一轮,他没有取笑鹤丸的意思,所以这笑声反而听了让人心无芥蒂,知道他没有看轻的意思。陆奥守环保双手暧昧地笑问:“那个绝世大美人性格怎样,有哪里不好吗?”

若是要仔细说,三日月还真没什么缺点,除了性别是男的。鹤丸说:“其实人挺温和,也很大方,对我挺好的。”

“你看,你这样赞美,看着也不讨厌嘛。”陆奥守记录了一下,说:“干脆就在一起吧,还是你那么多顾忌,对方是犯罪分子那边的?”

“也不是,该说那个人家世性格相貌也是无可挑剔。”

鹤丸还真挑不出三日月什么缺点,要说不好的就是性别不对,虽然他是女性自己也不一定会产生恋爱感,但是男的就更不对啊!陆奥守观察了一下鹤丸的表情,问:“你的不道德关系是指你们已经……”

鹤丸咳嗽了两声,最后只能招了:“确实发生关系了。”

“那既然你觉得这人性格外貌家世都很好,对方也不是犯罪分子那边的人,你也和人家发生关系了,就算之前没想过谈恋爱,也不该那么抗拒嘛。”陆奥守苦思冥想了一下,然后小声问:“你们那天……就那个的时候,是有什么问题吗?”

鹤丸非常逃避回忆当晚发生的事情,不由得小声问:“这要问得那么深入的吗?”

“得从各方面判断啊,有时候可能双方看对眼,但有些细节上的事情呢就是无法合拍,勉强也会很不幸福吧?”陆奥守说得很隐晦,他说:“你会纠结,估计是对方没放弃的意思,所以你也不好无视吧?哈哈哈也没什么不好的,你春天来了,反正你们办公室打光棍的多,你得突破一下嘛。“

鹤丸被说得噎住,陆奥守低头写着报告自言自语地说:“反正你也别太烦心,老记挂着也不是事儿,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反正你也不喜欢对方,叫你为了负责任在一起,估计你也不会开心吧。”陆奥守瞄了鹤丸一眼说:“也幸好啊,我还真担心你去了GAY吧给影响了,然后变歪了。”陆奥守看鹤丸想分辩几句,他笑着让鹤丸不必紧张,说:“没事没事,就算是男的其实也没什么。喜欢这个事情嘛,你非要讲究个性别挺没意思的。就好像你如果爱上一条海豚,你还得讲究物种呢。但其实喜欢都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别太在意别人看法啊。别太在意世俗目光,真喜欢上一条海豚,其实大家也不会怎样的,也没说喜欢海豚就不能当警察是不是?关键还是你自己包容度吧。”

“喜欢一条海豚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多着呢,你平时也老说惊喜惊吓,这不就是了?”

陆奥守让鹤丸放宽心,没太大事情,心理还是很正常的不要想歪,最重要保持心情愉快,别影响工作心情,要学会排解,有事情尽管来或者打他电话倾诉,这心理隐私他会保密,鹤丸不要有顾虑。陆奥守给鹤丸定了复诊时间,让他改天有空过来看看,不方便的话打电话也行,顺便啊也不是他多嘴,自己如果对一夜情对象不太了解,最好事后去医院看看自己身体有没有问题啊。多余的话就不说了,鹤丸自己看着办吧。

其实鹤丸自己也考虑要不要去肛肠科看看,毕竟那天真的太勉强了,也不知道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但实在难以启齿,所以他应了几声就算知道了。这鹤丸出去了长谷部看着他,他也看着长谷部,长谷部就说:“你回去GAY吧也不是不行,但三日月先生那里,你好好处理,毕竟你才去了多久,忽然辞了也得有个说法吧。”

长谷部目送鹤丸,然后问陆奥守鹤丸这是什么问题,做卧底做出点心理阴影了?陆奥守说这个属于隐私,不能说的。然后他在鹤丸的记录报告里头写,鹤丸国永,男,根据今天所说的他似乎和一个绝世大美人发生了些违背道德的关系,但是他混迹GAY吧,有没有机会接触女性存疑,回答期间有眼神闪躲,说谎的意思,估计是部分地方没说实话。但心理辅导要有耐心,等对方慢慢说实话才好开导。长谷部问鹤丸这是怎么回事,陆奥守思考了一下怎么跟他解释。他挠着头半天总算挠出点头绪,想到了形容词,就问:“如果鹤丸警官对海豚产生爱情,你们会用有色眼光看他吗?”

“啊?”

 

 

鹤丸姑且答应了长谷部,说自己会打点好了。反正他辞职信递了已经是先斩后奏,三日月要是识趣知道自己什么意思,再加上那天自己那样下他面子,估计是不会纠缠了。若是他非要打电话过来,那就到时候鹤丸再说。

鹤丸回去了GAY吧那里,又打起临时工。青江多个人手也无所谓,听说鹤丸新工作没了,房子那些也全抵押了,干脆就让他住烛台切那里。他们酒吧员工包吃包住,鹤丸不介意就和烛台切挤一挤,不过青江提醒他们不要乱搞关系,毕竟他们那里是宿舍,可不是情侣酒店啊。鹤丸一口答应下来了,和老同事住一起那可舒心多了,挤一点也不是事。

烛台切听长谷部说了,鹤丸要回来GAY吧这边。他是没什么所谓的,多个人多一份照应。鹤丸回去GAY吧了,和间宫先生的弟弟见面时间也多了,他笑嘻嘻地打听自己怎么从三日月那里的好差事离职了,鹤丸只能说他天生爱自由,这跟在资本家身边上班就是不习惯。于是间宫先生的弟弟欢迎他回来,并且不时和鹤丸眉来眼去,大有大家可以继续上次酒店没继续的事情的意思。

一想起来鹤丸就觉得他们这些GAY真是胆大包天,心里那气啊要是他们敢乱来自己当场把他们毙了,哪能像三日月那天那样。但鹤丸转过弯来想一下三日月也不行啊,自己怎么能给三日月区别待遇,这不是有失公允吗?烛台切看着间宫先生的弟弟也觉得鹤丸真的给个不怀好意的GAY缠上也够呛的,他自己在GAY吧这段时间也很努力地让自己出淤泥而不染,并且又要表现出一点与俗世同流合污,真的很不容易。

鹤丸和烛台切夜晚休息的时候到宿舍后巷大家碎碎念,谈起近况两个人都十分共鸣,哎,混在GAY之中一不小心就给男的吃豆腐,真是鸡皮疙瘩都起了。可是也没办法,得查案是吧。好在他们现在都和间宫和二那边混熟脸了,最近烛台切也终于入了一下他们的客户名单候补,那个间宫和二找他也勤快多了。两个人谈起他就晦气,这人毫无节操,两个人都想勾搭,烛台切说他还想玩3P的时候鹤丸勃然大怒,干脆把他拉小巷套麻带打一顿好了。烛台切连忙劝他冷静,使不得啊,他们警察怎么能做违法的事情?此时为了能捉到背后团伙,也只能先周旋着,等日后再算吧。

在他们聊起来的时候,鹤丸忽然听到点撞到垃圾桶的声音,他和烛台切齐刷刷抬起头,看向了巷口那里。这个时间点人都去酒吧夜生活活动了,宿舍生活区也没别人,他们还特意挑了个隐蔽小巷子说悄悄话,按道理没其他人吧?鹤丸和烛台切同时放轻脚步出去巷口,对方也在一直挪动,看到鹤丸和烛台切,对方立马就跑了。

烛台切和鹤丸立马一起追出去,不心虚跑什么!要是他们卧底身份被发现就麻烦了,鹤丸马上和烛台切使眼色,追!捉住他!与其被暴露,还不如把他捉了!

烛台切和鹤丸两人夹击很快就把对方追上了,交手了一轮烛台切总算把人右手反剪按在地上,鹤丸也立马过来按着他,看到那人就恶狠狠地说:“你这非洲人鬼鬼祟祟听什么墙角?是不是想给遣返?啊?”

烛台切按着挣扎中的人给鹤丸纠正:“没那么黑!要遣返也是回印度!”

大俱利伽罗终于忍不住挣扎着抬头喊了一声:“我是日本人!”

大俱利伽罗凭着一股子愤怒挣扎了开来,鹤丸和烛台切看到他往口袋掏东西正准备动手,谁知道大俱利伽罗掏出个证件说:“警察!”

于是一阵凉风掠过,他们三人一同大眼瞪小眼。

鹤丸和烛台切是间宫和二那边的卧底,大俱利伽罗是那些“糖果”供应商的卧底,属于另外一个警局的卧底。他是卧底了一段时间获取了信任,查到了这个供应商和间宫和二那边的交易关系,并且和鹤丸一样是为了查出间宫和二背后的主使者,把犯罪团伙一网打尽。大俱利伽罗直觉鹤丸和烛台切有点不对,但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所以就偷偷跟踪他们,刚才看到有机会就听墙角,没想到是同行。

“哈哈哈没想到啊,真是惊喜。”鹤丸笑完咳嗽了几声,然后说:“抱歉啊,都是误会。”

大俱利伽罗不介意这个,他只是重申:“我是日本人。”

鹤丸和烛台切干笑了两声,然后就搭着大俱利伽罗的肩膀。大俱利伽罗狐疑地看着他们,鹤丸笑得十分狡黠地说:“既然都是卧底,我们得好好交换情报啊。”

“没想和你们搞好关系。”

烛台切也笑得十分亲切地说:“不要那么无情,互相帮助啊。”

大俱利伽罗就这样被逼入伙,鹤丸觉得这样好啊,反正间宫和二指了他们两搭档,这交流接触起来是更加方便,这大俱利伽罗那边供货商的情报也要好好说一下,互相合作得更有理由了。

此时,青江打电话过来,他看起来说话分外小心,叮嘱鹤丸赶紧回来,说有人过来了。鹤丸觉得有些奇怪,但也只能过去看了,吩咐烛台切和大俱利伽罗好好打交道,大家以后GAY吧一家人了。大俱利伽罗反驳谁跟你一家人了,被烛台切的揽颈杀镇压住了。

鹤丸到了GAY吧,发现客人都往外走,鹤丸进去的时候就没其他什么人了,只有青江还在吧台后,看到鹤丸那眼神也是一叹。药研坐在吧台前,周围都是他那些黑道属下,难怪客人都给吓跑了。鹤丸进去就看到药研拿着杯牛奶朝鹤丸举杯,说:“老爷,好久不见了啊。”

“你这个年纪来这里不合适吧?”鹤丸走过去说:“你怎么来了?有人欠债不还吗?”

“没有,我找你的,有人叫我把你带出去,你这地方啊。”药研打量四周说:“普通男人都不喜欢吧,也难怪人家不肯来。”

“这话该说给你听吧。”鹤丸一脸哭笑不得,他说:“别闹了,给你哥知道你来这里,非杀了我不可。”

“所以我也没敢让一期哥知道。你知道的一期哥一个钢铁直男,他肯定不来,直接让人把这里拆了把你带走算交差。”药研一脸老成地说着,他好像一副很成熟的样子说:“所以还是我来吧,我处理得温和些。”

“……你也是直男吧,出入GAY吧你也不瘆得慌。”

“怕什么,我没那么多讲究。”药研很诚恳地说:“谁敢乱看,我让人把他眼珠子挖出来。”

鹤丸觉得一期家的教育出了点问题,但是也不能追究他的家庭教育,只能打眼色和青江说抱歉,然后跟着走药研走了。

药研把鹤丸带离了GAY吧,到了停车场的地方跟车里的人说:“老爷,人带到了,我们先走了。”

“谢了。”

鹤丸看到车里的人是三日月,今天他周围没跟保镖,他从车窗里看过去说:“上车吧。”

鹤丸看了一下身后药研和他的小弟们,大有一副他不上车他们不走的意思。等鹤丸上去副驾了,三日月笑着说:“今天先早点下班吧。”

三日月开车接鹤丸走了,鹤丸看他神色平和没有生气的样子,好像特意来接下班一样。不过这车开回市区,在个吃甜品的小餐馆停下了。三日月带鹤丸进去吃甜品,给他点了些店里头好吃的。鹤丸觉得这种普通小资店不是很符合三日月的日常喜好,不过三日月说这里听说甜品好吃,就当带鹤丸来试试了。

鹤丸觉得三日月这路线那么亲民的真难得,不过他们上的那些草莓甜品确实外表精美,味道也不错。鹤丸吃了几口发现三日月一点都没动,他说:“你不吃吗?”

“不用。”三日月看着笑了笑说:“看你吃就够了。”

鹤丸眼珠子左右转了转,然后放下勺子。想起来他们不久前才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鹤丸认为自己不能因为几份甜品就跟他称兄道弟吧。于是鹤丸说:“说吧,什么事?”

“我听说你辞职回酒吧,还和其他人同居了?”三日月这问话看起来好像闲话家常,倒是没生气。“换了一个了?”

“是啊,怎么?有什么奇怪。”

“你换人也太快了吧。”

“你不知道吗?渣男总是心思难测。”鹤丸立马摆出一副坏人脸说:“知道了吧?别找我,我就是生活混乱爱乱搞关系,你连关系都不能乱搞,乱搞也没快感,我们相性不合。”

三日月盯着鹤丸一会儿,然后他说:“那你现在要跟我去酒店吗?”

鹤丸听得一愣,心想这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鹤丸还重复:“去酒店干什么?睡觉?”

“是,睡觉。”三日月一脸好笑地看着鹤丸,他身子往前倾看着鹤丸似笑非笑地说:“你要和我去睡觉么?”

鹤丸觉得自己给调戏了,给一个男的调戏了。可是这个绝世大美人级别的男性确实极具魅力,释放荷尔蒙时简直超越性别,让鹤丸有几分小动物竖毛的感觉。鹤丸扯了扯嘴角说:“不了,你那天……”

“技术不好,是吧?”三日月看起来完全没把那天鹤丸的话放在心上,他那眼神甚至好像在朝鹤丸勾手指,一副邀请的样子说:“既然你说你很注重这个问题,那要不要我们现在马上去试试?”

鹤丸觉得,这心跳玩得也太刺激了,鹤丸整个心都忐忑起来。三日月看他这模样就收回玩心说:“你看着也没那么滥情,不用勉强自己这样说。“

“谁说的,只要感觉好我是不介意和任何人上床的。”

“那既然这样说的话你现在和我去酒店怎样?试试总没坏吧。”

“你别套我,我不上当。”

三日月无所谓,拿起另外一只勺子挖了一口鹤丸杯子里的雪糕吃起来,甜度适中,他很满意。三日月说:“别留GAY吧那里了,说吃醋吧,那倒不至于。只是想着他老在你面前晃,我是不太喜欢。”

三日月说着要不让他妹夫把他弟弟打发回去老家,鹤丸心想那可不行,好不容易搭上线了,三日月把人赶到乡下他们那边人员变动,自己怕是行动不方便。看到鹤丸在考虑,三日月好整以暇地坐好说:“给你加工资怎样?”他还记得鹤丸那个小笑话,每次想起他脱口而出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三日月说:“想翻几倍?我是没想好,给你想吧。”

鹤丸觉得三日月这糖衣炮弹是开始砸过来了,他心里的天秤开始在左右倾斜。确实工作上三日月那里也是有必要的,自己为了大局为重也许该忍忍。可是这感情问题又很不好处理,万一处理不好,到时候双方都不好,何况凭良心说三日月对他还真不坏。鹤丸只能再强调一下说:“可我这人吧对人也没多少真心,难得几分真心也给别人了,你就算对我好,我也不会对你心动啊。我就是很花心的,这改不了。”

“我知道,这小事情没关系。”

鹤丸觉得三日月简直大爱无疆,也不怕头顶有绿?鹤丸说:“你有戴绿帽的喜好吗?”

“没有,只是你让我妹夫的弟弟做我情敌,我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三日月的模样仿佛觉得自己和这对手同台竞技真的太过屈才。他看着鹤丸的眼神有种鹤丸国永价值观有些不科学的感觉,说:“算了,这次也就看在你的份上,勉为其难吧。”

三日月说得完全不把鹤丸心里的真心人放在眼里,鹤丸惊讶他这个看起来岁月静好温和斯文的上司人设拿得那么自信的吗?三日月把辞职信拿出来放鹤丸面前一脸似笑非笑说:“你这辞职我不收,你说你自己花心吧,我想起了有句俗话,不少好人总会遇到坏人,喜欢上坏人,总以为能改变对方,成为他的终结者,可是最后都遍体鳞伤,不自量力。”

鹤丸觉得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他直接想开腔点赞,但话又给三日月的眼神杀回去。这人笑里藏着刀子,还没亮出来就让鹤丸什么念头都咔嚓了。三日月非常肯定地说:

“不过那是他们自己问题,我只赞同前半句。所以你之前花心,没关系,不管你之前有多少个男人,我肯定是你最后一个。”

【tbc】

评论(94)
热度(464)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