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11

*没有脑婆,继续手机作业,迟些再修

鹤丸给三日月提了回去,明石从宿舍探出头去只觉得鹤丸这起义也没几天,那么快就搁浅了。明石看着鹤丸回来就说:“那么快复职了?”

鹤丸其实也不想回来,只是药研打了电话给他了,并非三日月发现他们认识,而是三日月那时候请他们粟田口帮忙是因为如果看到鹤丸还沉迷gay吧,不可自拔,就让他们就酌情“处理”一下。药研的理解就是拆了,鹤丸说他们怎么理解得那么野蛮?药研说他们黑道就是很野蛮,难不成他们还过去给大家送小红花?总之言下之意鹤丸还是别待gay吧了,整天黑道来骚扰,同志生存空间怎么办?行行好吧。

“反正我没供你出来,咱两认识这事情就别说了。”药研自己都觉得说和鹤丸认识怕是麻烦更多,他也不过问鹤丸做什么,警察事情他们黑道不插手,帮忙也就看在鹤丸教过他们做作业的份上,药研劝道:“你也别倔了,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回事,可是别让我夹在中间太为难。万一他到时候叫我打断你一条腿,我打了你们警察捉我怎么办?可不打,咋们两家关系那么好不干说不过去啊。”

鹤丸听得很惊悚,他说:“那么吓人的吗?你们黑道思维能和平些吗?”

“找我们黑道还能做慈善?我们得会观言察色,老要人家说明了才做就没意思了。”药研拍了拍鹤丸肩膀看着他的腿说:“说点别的吧,你这腿跑一千米要多少秒啊?”

鹤丸听完之后有天晚上问三日月是不是想那天如果自己不走就把腿打断,三日月很困惑地问打断他腿干嘛?说着的时候三日月拿出个盒子,把里头的手表拿出来戴他手里说:“好好的,乱想什么?”

鹤丸发现自己说着说着三日月就把手表给自己戴上了,他把手抽回来的时候看到手表套好了,不由得问:“你给我这干嘛?”

“你上次不是手表不见了吗?看看这个合不合适吧。”三日月让鹤丸看看手表喜不喜欢,然后把餐点好了说:“吃饭吧,今天试试这家料理店。”

作为一个人类,三日月每天都要吃饭,鹤丸的工作就是每天陪他吃饭。如果要逛街,那他跟着三日月,如果要看电影,那他也跟着三日月。这听起来根本就不是什么正常工作,可是三日月却说作为保镖,鹤丸一直跟随他有什么问题吗?去电影院那些总不能有保镖站在四周影响其他观众吧,干脆鹤丸坐旁边好了。

这种理由鹤丸是不会信的,可三日月做的坦荡荡的,还看起来一点其他心思都没。今天吃完饭三日月想看电影,他让鹤丸查查现在有什么好看的,鹤丸看着手机里电影介绍的内容,他看了一下爱情片那肯定是PASS的,恐怖片有个外国的不错,枪战片也有个评价很高,鹤丸挑出这两个三日月瞄了一眼,说:“你挑吧。”

那选恐怖片,鹤丸好久没看了,枪战片看多了有些无趣。可是去了电影院鹤丸又有些后悔了,这满座都是情侣,鹤丸觉得他们肯定不是来看片的。鹤丸和三日月坐下后三日月看看四周说:“这里氛围不错。”

情侣黏糊糊的氛围确实不错,鹤丸吃了一口爆米花说:“谈恋爱不如去商场,来看恐怖片干嘛?”

听着鹤丸那嫌弃般自言自语的话,三日月说:“你知道为什么他们怕还来吗?”

这原因现场气氛很快给出了答案,等到了恐怖的地方周围尖叫声四起,紧接着撒娇的声音听得鹤丸鸡皮疙瘩都来了。转头去还看到角落有的情侣在接吻,看得鹤丸目瞪口呆。三日月倒是目不斜视,好像没发现外界变化一样,好好地把片看完了。等出来的时候鹤丸看着他们这些黏糊糊的情侣散场就觉得这恐怖片看出了爱情片的氛围,可是三日月认认真真看完,还能跟鹤丸聊聊电影倒是让鹤丸忘了刚才那尴尬的氛围。三日月说:“下次这种片还是看情况包场吧。”

本来鹤丸觉得和三日月两个人看有些夸张,但现在又觉得其实也差不多。现在假期那些情侣来根本不是来看恐怖片,就是趁机借着恐怖氛围卿卿我我,鹤丸记得以前自己和女朋友看恐怖片她也是挽住自己说害怕,可是自己只是和她聊恐怖片根本没get到意思,难怪她出来电影院不高兴,原来是反应没给对。鹤丸看了一下三日月,寻思了一下问:“他们情侣来看恐怖片是想趁机和对方撒娇,或者做点亲密事情?”

“因为人在害怕的时候会有出乎意料的反应,并且对对方产生依赖性。”三日月好奇地问:“你没和恋人看过恐怖片吗?”

“看过,可总没可能两个男的在惨叫说自己害怕然后抱来抱去吧?”鹤丸想想就起鸡皮疙瘩。想来他们警局组织看恐怖片全在分析遇险时到底有什么错误示范,长谷部还对里头警察各种不靠谱行为表达了不满,看得跟科普一样。三日月刚还问自己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怕还来看恐怖片,鹤丸不由得问:“你总不会以为我会很害怕然后像那些女的那样抱着你吧?”

“不会。”三日月微笑的样子仿佛觉得鹤丸想多了。“你真这样,我会笑场的,所以还是不要了。”

“……你对女人也这样吗?”

“我只是觉得,如果我推荐一个喜欢的电影想和你看,可你心思不在看片上面,那会很影响我观影体验,和男女无关。”三日月解释说:“你推荐的那我自然想认真看,电影是不错的,可你今天也看得心不在焉,浪费了,下次还是包场吧。”

三日月似乎比较重视自己的观影心情,让鹤丸觉得如果他遇到自己和女朋友那种情况他肯定和自己一样直男。其实三日月这个不贴心反应还是挺得鹤丸心的,鹤丸觉得果然直男和直男颇有共鸣,可是三日月那种能算直男吗?在鹤丸想着的时候三日月问:“你喜欢看恐怖片?”

鹤丸说:“我不挑,看片题材限制没意思。”

“我看你老规避爱情片,本来最近有几部还挺好的,下次去看吧。”三日月好像早看穿了鹤丸小心思一样,他笑道:“反正我也想好好看电影,所以你不用担心。”

鹤丸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好像显得自己想太多了。可是鹤丸脸上也不能表现出来,他若无其事地说:“可以啊,我没关系。”可是鹤丸觉得这走向不太对,他说:“可我是保镖,你不让我做安保工作这不是白拿工资吗?”

“你的安保工作就是在身边保护我不是吗?”三日月反问。他理所当然地说:“既然如此只要在我身边就可以了。”

鹤丸觉得三日月在温水煮青蛙,三日月的模式很直男,让鹤丸想找个借口发难都不行。这下去可不行啊,夜晚明石起来电脑敲得噼里啪啦,鹤丸心不在焉和长谷部发短信,长谷部总算和大倶利伽罗所属的警局接轨达成合作,与此同时长谷部说最近好像有人打听鹤丸的人际圈,好像是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关系混乱,还好他们保密工作做得好,细节完整,倒是没穿帮。鹤丸一拍大腿说肯定是那个三日月宗近,他难道怀疑他?难道是觉得他太直男了?想到这里鹤丸居然有几丝欣慰,可是长谷部却说:“别想了兄弟,你光是站在那里,就已经很gay了。”

长谷部和鹤丸合计了一下,得小心三日月坏了他们的事,鹤丸要注意别露破绽了。现在他们这段时间已经对间宫和二背后的组织有眉目了,是很重要的时候,需要多点做情报交换。他们找到了个碰面点不错,就警局与三日月家中间那的酒店,地理位置很方便鹤丸,那样鹤丸就不必老山长水远过来警局开会。这办案都是分工合作,偶尔得开会吧?于是鹤丸一周一次去酒店和长谷部他们碰头。明石看到鹤丸最近老出去,问到原因,鹤丸搭着他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我去跑步强身健体不行吗?”

于是鹤丸现在每周夜晚固定碰头,倒是掌握了不少细节。长谷部把名单给鹤丸,那几个都是三日月身边的保镖。上次捉的那些绑匪有一两个松口,供出了人,长谷部然后鹤丸务必盯紧,他觉得要不鹤丸想办法弄走他们,要不就盯紧,拿三日月当诱饵捉现行。

“这诱饵……不好吧。”鹤丸觉得还是确保安全比较重要,说:“要是再发生绑架出问题,人质安全很难保证。”

开会中的髭切也说:“嗯……确实,要是三日月先生出问题,舆论会对我们很不好的。”

“如果你没办法把他们弄走,那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盯紧了。”长谷部说现在还没有确切证据,不可捉他们打草惊蛇。长谷部三申五令说:“总之,我们怀疑他们会有第二步动作,你想办法多待三日月身边,我直觉那群家伙一票不行肯定想再干一票。”

鹤丸小声说:“可他总得要休息,我也不能老跟着他。”

“那你蹲他屋子外面,要不跟那几个嫌疑人套关系。”大家觉得长谷部办案的时候跟魔鬼一样,所有人一起看着他好像誓师大会一样说:“反正搞好关系,不择手段!鹤丸国永,这个交给你了!”

鹤丸心想他是怎么都不可能老待在三日月屋子里的,他说:“我盯保镖。”

在散会后大倶利伽罗又打电话给鹤丸说要他拿走那些东西,鹤丸说你小子可别想又把那些情趣用品塞过来,大家都是直男,谁想拿那个?可是大倶利伽罗坚决不肯,不来拿他就扔鹤丸警局办公桌上第二天给人看注目礼。鹤丸说你小子太狠,算了过来酒店吧,正好他们开完会。

鹤丸挂了电话,三日月过了十几分钟就打电话来了。鹤丸接了电话就说:“在忙,什么事?”

“你今天请假?”三日月听说了,他问:“病了?还是有事?”

“没什么,我夜晚约了人。”鹤丸看了看时间说说:“我按手续请假的。”

“你人在哪里?”

“餐厅。”鹤丸撒了个谎后听到敲门声,心想大倶利伽罗来得真是快,于是他急匆匆说:“忙,挂了挂了。”

鹤丸挂了电话把门打开,一看是大倶利伽罗,鹤丸招呼他进来,随便东西他放哪里。大倶利伽罗看到鹤丸房间里又是水果又是夜宵,鹤丸知道他想什么,说:“公费报销,要吃不?”

“不用。”

“别老冷着脸啊你。”鹤丸揽着大倶利伽罗的脖子把他拖进来说:“你下次也来碰碰头,我上司和你上司说了,你要多和我们提供情报。”

“我一个人就行。”大倶利伽罗嫌弃地挪开说:“没想和你们一起。”

此时有敲门声,鹤丸眼角余光看到包包放椅子上心想怕不是哪个同事漏了在这里,应了声“来了”之后去开门。

鹤丸把门打开,看到三日月站在门口时鹤丸安静了一秒,立马把门关了。

鹤丸后背贴着门瞪大眼睛,大晚上的,真是活见鬼了!

鹤丸吓了一跳,立马过去捉起大倶利伽罗把他拉到窗边说:“你赶紧从窗户爬下去!”

大倶利伽罗满脸问号,鹤丸给他说这是他现在盯梢的保护人物,最近已经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关系混乱,鹤丸苦于没有自己很gay很渣的证据,想了一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说:“你装作和我开房。”看到大倶利伽罗一脸不乐意,鹤丸说:“不然我俩在房间里干嘛?我要是身份被暴露了,以后那些情趣用品你自己拿着吧!”

大倶利伽罗半只脚都在窗户上了,犹豫了一下被鹤丸拉下来。跌跌撞撞两人跌地上,大倶利伽罗整个趴下来勉强拿手掌撑着地面,鹤丸正想起来,谁知道三日月居然进门了。

鹤丸惊讶得嘴巴都要掉下来,三日月怎么进来的?他开锁吗?三日月进来看到鹤丸和大倶利伽罗瞄了一眼,鹤丸和大倶利伽罗都一愣,鹤丸马上一捏大倶利伽罗,然后先发制人说:“你来干什么?还好我还没开始不然被你吓到了怎么继续?”

三日月看了一下大倶利伽罗,大倶利伽罗觉得自己好像被扫描了一遍,三日月看完了就和鹤丸说:“你这次选的倒是比之前的好些。只是你喜欢外国人?”

大俱利伽罗立马说:“我是日本人!”

鹤丸立马拉住大倶利伽罗让他冷静不要说话,然后说:“你别来坏我事好吗?麻烦你现在马上出去。”

“你这个假期我没有批准,你们主管失职我已经按流程处理。”三日月直接把大倶利伽罗当透明人,和鹤丸说:“回去吧,你最近请假够多了。”

鹤丸想着这其实也是个机会,让三日月完全幻灭死心,于是鹤丸梗着脖子说:“不行,我来开房,跟你回去别想。”鹤丸豁出去了,他站起来笑得意味深长说:“怎么?你不走难道还想围观学习啊?”

谁知道三日月说:“好啊。”在鹤丸目瞪口呆之下三日月拉了椅子过来坐下,说:“你们随意,我看着。”

鹤丸简直无法相信,三日月居然对于这种状况毫无波动,一点都不像是看到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时的反应啊。三日月这内心到底什么构造啊?绿色组成的吗?看到三日月一脸坦然大大方方,好像来看电影似的。鹤丸正要说什么,此时髭切拿着房卡开门,进来就抱歉地说:“不好意思,我包包漏了……”

髭切一开门就看到三个人在,他满头问号,可是他迅速对情况做出判断,想起了长谷部的嘱托,于是看向脸色不太好的鹤丸问:“你还有下半场还约了人的?”

三日月看向了髭切,问:“认识的?”

“是的,今天我们约了他。”鹤丸看着髭切那失忆思考的样子心怦怦跳,多怕他一个失忆说是约人来开会。髭切想起来了,说:“我们搞到半夜,刚刚才散场。”

髭切口若悬河,当场编了个堪称天衣无缝的剧本,把鹤丸这混乱私生活坐实了,甚至表示如果三日月不介意他可以把上半场的人全部喊回来。鹤丸也不知道髭切这些词汇怎么蹦出来的,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他那么能扯,只是鹤丸听着觉得自己这形象是渣到没边了。还要配合髭切说一两句欢迎三日月加入组织进修学习。三日月全听完了之后说:“听起来你们玩得很高兴。”

“是啊,睡衣派对嘛。”髭切寻思着睡衣派对是怎样的,算了,想不起来,他就说:“没想到你还有约人,我能加入吗?”

这回三日月倒是没答应他,鹤丸只觉得髭切这应变能力真快,撒谎不打草稿,估计是把三日月镇住了。此时膝丸看他哥拿个包包那么久不下来于是上来查看,这一站门口只觉得人真多,他哥一个眼神杀过来,膝丸立马闭麦。最重要的是膝丸居然get到了他哥的眼神,试探性地问了句:“……这是要……下半场?”

空气忽然安静,这种连环爆破现场鹤丸觉得是之后都不会有的了。

明石后来听说,鹤丸国永夜晚约了几个人开房,企图4p,并且差点要拉上三日月5p。真是私生活极其混乱,让人侧目。

这还都是明石听回来的保镖说的,三日月当时看了一下时间,问了一句“你是想让我叫人上来还是跟我下去?”成功把鹤丸镇住。据说三日月带了一堆保镖过来,冲上去的话必然十分壮观。听得明石十分惊讶,不由得问:“那现在鹤丸人在哪里?”

鹤丸国永跟着三日月回去,下了车就给带去了家里,鹤丸心想他是不是恼羞成怒,不过三日月倒是没什么,只说明天带鹤丸去看看医生,私生活太混乱了要是身体出问题那就不好了。鹤丸义正言辞拒绝,三日月看着他仿佛在看不听话的孩子,只能说:“你要学会爱惜一下自己身体。”

鹤丸感觉三日月是真关心自己,顿时有些过意不去,可是还是要说:“你管我干嘛?我连私生活都不能有了?我又没和你在一起。”

“你以前怎样我也不会介意,你没有和我交往我自然管不了你。”三日月说:“但你这样做如果是想让我死心,大可不必。以前胡来就算了,现在还是多爱惜自己吧。”

鹤丸听得有些纠结起来,非但没惹毛三日月,还把自己一些愧疚感惹了出来。三日月让人给他泡了杯热牛奶,今晚就早点睡,之后这种假期他是不会批的了。嘱咐完之后三日月让鹤丸回去,明石看到鹤丸回来就想起保镖们说过的话,看着鹤丸顿时探究起来。鹤丸回来就坐到窗边,一脸深沉地叹了一口气。

明石思考了一下,毕竟室友,也该关心一下。他想了半天,还是挤出句中规中矩的:“你还好吧?”

鹤丸叹了一口气,说:“还行吧。”可是说出来又很苦恼,他忍不住看着明石问:“你说三日月先生有时候人是不是太好了?”

明石心想鹤丸怎么忽然问起这个,这不之前解答过了吗?明石说:“他一直都人很好啊。”

“他肯定谈过恋爱吧?肯定分过手吧?那些人怎么跟他谈分手的?”

明石惊讶地说:“一般人都不会想和他分手吧,谁会那么傻,自然都是他提的。”

“那他什么情况下会提分手啊?”

“这我可不知道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鹤丸百思不得其解,连看着喜欢的人和别人开房绿色大草原狂奔这种事情都能风轻云淡带过,鹤丸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刺激他。鹤丸忍不住说:“他三日月宗近是个圣人吗?这甩起来手感不大对啊。”

【tbc】





评论(79)
热度(448)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