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请你务必保护我的兄长。”阴喰抬头看着这位美丽的付丧神,他的名号让人敬畏,光是他站在自己面前这世间万物便已黯然失色。她不敢抬头直视,只能低头恳求。“兄长大人他可能即将要陷入危险,你是兄长大人的刀,届时请你务必守护他的安危。”

她与兄长隔阂已深,兄长是怎么都不可能信任她并且听从她的劝告。她从未试过忤逆兄长,唯独此次孤注一掷,不容有失。鹤丸站在远处的阴影之中看着她低头的背影,无所谓地移开了视线。除了小夜略显忧心之外,另外五人对此情此景似乎是事不关己。

三日月看着这个女孩,他不太记得她的面貌,只知道她是自己主人的妹妹,名字也不太想得起来。看着她低头诚恳的样子良久,三日月笑了。

“你想救,就自己去救吧。不必求我。”

被拒绝后阴喰身子一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不安的关系,她好像感觉到无形的迫力,怎么都抬不起头。三日月抬起头看向了阴影处的鹤丸,他说:“这就是你的主人吗?”三日月摇摇头说:“也难怪你会失望了。”

阴喰看着地下的影子,她好像终于发觉了,从刚才开始,除了小夜在她身边不远处,鹤丸他们都站在远方。他们默不作声,只是沉默地看着。她召唤出了他们,但他们却并没有想过帮助她。

“你是……我兄长的刀。”阴喰试着顶着这股压力发言,她始终不敢直视三日月,只是捉紧衣襟说:“你是他的付丧神不是吗?”她说到这里终于抬起头说:“他是你的主人,难道你就不曾想过保护他吗?”

“不曾想过。”

三日月回答得太快,阴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三日月好像觉察到她的紧张,他摇头笑着,觉得老要低头看这小女孩也未免太累了,于是移开视线不再看她,说:“大概在你眼中,我们付丧神是挡在弱小的你面前的武器,你弱小没关系,只要我们足够强大就可以了。所有的困难我们都会为你解决,所有的困难都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可是三日月对她没什么印象,也没有任何想法。她连主人都不是,三日月对她的请求更加是无动于衷。三日月甚至觉得她请求自己未免太过可笑,他哭笑不得地说:“但遗憾的是,要别人在乎你,那你就一定要在别人心中有一定的价值。可是我已经不太记得你了。”

三日月面对着这个始终沉默茫然的女孩感到失望。记得她那时候奋力逃出本丸,三日月以为她应该是一个有胆魄的人,但结果着实令人失望。特别是她的茫然,证明了她始终是无法理解吧。

“我过去的主人从未向我求救过,就连曾经使用过我的那一位,也仅仅是为了自救而挥舞我。我的主人们从未有一人向我低头过。”

“这就是你的主人啊,鹤丸。”三日月笑得无可奈何,大概他也觉得很可笑吧。他看向鹤丸说:“在请求别人救自己,向人低下头颅的这个小女孩就是你的主人。”

三日月发出了一声叹息,没有人反驳他的话。三日月看着这个窘困的女孩,她的刀都在,但是没有一人为她站出来。三日月忽然觉得她可怜,看着她就想起上一任那个竭嘶底里可怜的审神者。她拥有付丧神,但是却又和没有拥有一样,最后绝望中没有一人愿意真心救她。三日月伸出手抚摸阴喰的脑袋,就连面对着这样的动作,她也依旧惶恐不安。所以三日月没有责怪她,甚至可怜起这个弱小的女孩。

“弱小是多么可怜无力的事情,我怜悯你。”

怜悯这个年幼的女孩,怜悯她的弱小无力,怜悯她虽然召唤出了付丧神,可是却没有一人发自内心地服从她。

“但也仅仅是怜悯你了。”

三日月怜悯她,因此眼中并没有她。

“因为你已经没有求救的余地了,可是却依旧不能明白,这是多么可怜的事情。”

----------------------------------------------------------------------------

讲真,我就是喜欢赤染这种关系复杂的故事。第二部出场的刀都比较多就是了

 
评论(11)
热度(115)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