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猎犬

*灵光一闪忽然冒出来的玩意

------------------------------------------------------------------------

“所以三日月大人惹出来的事情,您过来找我干什么呢?没有法律规定兄弟必须要感情很好吧?”

一大早被通知有客人的时候小狐丸表示无暇接待,他今天没有预约,何况他不是别人想见就能见的。可是对方非常强硬地直闯,小狐丸从二楼看着一片狼藉的大厅只觉得今天晦气极了。

“虽然您是长辈,但是也不能太过了吧,小乌丸大人。”

小乌丸的人把尸体挪到一边,为他空出一条路,然后小乌丸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二楼说:“为父都把你们当做可爱的孩子,但既然是你们三条的闹事,那我就找三条的人。”

小狐丸笑道他们父亲还健在,就无需多一位父亲了。他从楼上下来,佣人面不改色地上茶,搬走尸体,打扫,冷静得近乎不正常。很快大厅就恢复原样,热腾腾的茶水放在玻璃茶几上,好吃的餐点也呈上来了,小狐丸拿起吐司说:“我解决一下早餐,请您不要在意。对了,刚才说到哪里了?”

“说到三日月的人杀了我的人的事情。”

“哦,是,所以您找他不就好了?”小狐丸想起来了,他享受着自己的早餐,顺便陪伴登门诉苦的长者。“您该知道,虽然我们三条有五个兄弟,但我们关系不怎样,日常没事不走动的。”

“可是我找不到三日月啊。”小乌丸眼睛笑时像一条弯曲的线,他说:“找不到本尊就只能找他亲属了。”

“那我可真无辜。可是小乌丸大人,您做的是杀人的行当,被杀也正常,您这听起来真像输不起。”

“如果是竞争对手,那么输了也无可厚非,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可是这次生意我们和你们三条无仇无怨,你们是来挑衅我们平家的人吗?”

“打住,麻烦您把我们几兄弟划分开来。”

他们三条的兄弟关系不怎样,二十岁左右就分家,小狐丸要再早点,之后基本没怎么见面。想来他们童年就过得不太正常,自然也生不出什么亲情。生意也是河水不犯井水,小狐丸说如果小乌丸出钱让他对付三日月也不是不可以,他们不看感情,只看钱,不过麻烦多拖他几个兄弟下水。该说其实他也不太想和三日月对着干,小狐丸不擅长应付这个兄长,相性不合,无药可救。

“我知道你们三条扭曲的孩子颇多,就是没想到那么有问题。”

“过奖了,都是同行,这点隔壁粟田口也是不遑多让的。”

说回三日月吧,小狐丸没有施以援手的打算,但是小乌丸不依不饶也是让他头疼,小狐丸可以提供三日月的电话,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换。小乌丸根据下属回报表示那边同一个人三番四次阻挠还杀了他们很多人,连平家直系的人也因此受伤。他们接的委托是寻人,并不是杀人,按道理本应和三条毫无交集,三日月此举实在蛮不讲理,所以才惊动了小乌丸。

小狐丸说好吧,不是三日月本人的话,他身边那些小虫子小狐丸帮忙捉一下还是可以的,杀一两个三日月也不心疼,因为三日月偶尔会很善变,一秒钟前想到的事情下一秒可能就改变了,可以说是相当任性。不过他们家的教育里头连亲情都不太正常,人的道德观念自然是没的,所以动三日月一两个人可以,小狐丸要收钱,算是尊重长辈打个八折,事成后不要再来打扰他。

小乌丸感慨三条的教育真是十足的冷血无情,给钱可以,麻烦他们三条不要再妨碍他们的生意,不然对雇主不好交代。这问起动手的人的特征,小乌丸表示自己虽然早就有耳闻,可是有交集也是第一次,还是废了点功夫才知晓那是三日月的人。小乌丸说:“外面的人说你兄长养了一条很凶的猎犬,这次也算是长见识了。”

小狐丸初听的时候皱了皱眉,他想了一下后说了一些外貌特征,全对得上时他一摊手说:“那抱歉了,您这生意我不能做,我那位兄长很喜欢这只宠物,动宠物的话可能比动主人更麻烦,我可不想对上兄长。”

在他们同行里面有个传闻,三日月身边养了一只猎犬,不过见过的人不多,因为可能见过的都死了,所以一切都是谣传。因为据说有人发现三日月接下了生意但还有闲心去钓鱼,可是工作却依旧完美地完成了。但大家并不能实际分清楚到底是三日月做的还是他身边这条猎犬做的,传言都是捕风捉影,反正都是三日月的生意,就一概算三日月头上好了。这次是小乌丸唯一一次赶到和凶手打了个照面,才算确定那猎犬的真容。

群众的清算方法真是简单粗暴,例如把三日月的帐算去三条,这种集体荣誉感小狐丸恕难理解,他只觉得自己无辜至极。但既然是三日月的宠物干的,那么小狐丸就说什么都不接这生意了,毕竟是得罪小乌丸还是得罪三日月比较麻烦呢,小狐丸权衡再三,小乌丸有时候还是讲道理的,但三日月有些时候还真不讲道理,所以这事情还是敬谢不敏了。

不过小狐丸还是愿意提供点情报作为补偿的,姑且就当是闲聊。说回这只宠物吧,在小狐丸的记忆中猎犬最初只是只小狗,要真成猎犬,那也是三日月养出来的。当时小狐丸大概只有十岁,三日月年长他两岁,父亲带他们到一个富商的家里。这位富商有收集各种人体的癖好,具体就像制作蝴蝶标本一样,他收集了各种美丽的丑陋的畸形的人保存在自己家。他高兴地跟小狐丸他们介绍自己的收藏,那些好像蜡像一样僵硬的人面容栩栩如生,谁也不知道他们死前是什么表情,他们最后都被富商按照自己的喜好定格了。

但是富商得意洋洋的介绍被满屋子的尸体打断了,在场内的护卫,还有几个成年人全部死于非命,小狐丸火速注意四周的环境,从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孩子。他靠墙坐着,满身是血,不说话也没反应,好像对外界没有任何触觉。这是一个密室,生还者只有一个,可是这样一个小孩子实在不像凶手,他只是一块被泼上血的白布,是谁动手的,自己会不会有危险,他完全不在意。

富商惊慌地检查自己的收藏品,哀叹他们还没成为标本就死了自己损失惨重,不过看到那个孩子活着他又十分庆幸,幸好,最好的一件收藏品还在,真是不幸中之大幸。被捉起手臂站起来的时候孩子并没有任何反应,仿佛自己只是一块无足轻重的叶子,金色的眼睛两眼无神,世界的颜色完全没有映入他的眼中。

小狐丸至今不知道三日月当时到底看上了这只宠物哪一点,居然开口用自己的零用钱向富商买了他回来。小狐丸认为三日月大概是有了想收藏玩偶的兴趣,小狐丸和小乌丸说这只猎犬不是现在才脑子不正常,而是最初的时候就脑子不正常。因为当时他对外界是没有反应的,他就好像是一只风筝,三日月是他的线,三日月去哪里,就把这只风筝牵去哪里。小狐丸记得三日月不怎么亲近陌生人,哪怕笑着人也是颇为疏离。但是小狐丸经常能看到三日月带着这只宠物在屋子里转,他像是来之前一样,谁拉起他,他就跟谁走。谁也不知道他在那富商家里遇到什么事,不过看起来头脑和精神大概是受到了重创,所以失去了对外界事物的反应。小狐丸认为这就是一个活死人,也不知道三日月养着他到底有什么趣味。他对三日月言听计从,也是因为自身没有思考能力吧。

说到这里小狐丸顿了顿,说:“我以为兄长很快就会腻味了,结果没有,还成长到这个地步真是出人意料啊。”

“你说他好像植物人一样没有意识,但是我们那天看到的分明不是这样的。”小乌丸皱起眉头,说:“那天杀我们的那个人看起来可凶狠了了,手法也很灵活,不像是没思考能力的人。”

“那只宠物被三日月养得有几个特点。一,他不跟三日月以外的人说话,二,他不听三日月以外的人的命令,三,三日月叫他杀谁他就杀谁。”小狐丸竖起三根指头,笑说:“他是三日月一个人的宠物,给调教得可好了。”

“那么这是三日月授意他这样做的吗?”

“不确定,毕竟那只宠物现在脑子也不太好,疯起来三日月大人也不管他。”小狐丸也没办法预测脑子不好的人到底想干什么,毕竟三日月对自己的宠物根本不管,随便他乱咬人。“我也不想动他,主人和狗一起咬过来可真是太难缠了。”

“可是既然是宠物,那么杀了就杀了。再不济,总得给个交代。”小乌丸思索着,他认为既然对方在他们眼里不是人,那么自然是不对等的存在,如果乱咬人惹出大事,那么给个教训也是应当的。“他要为一只宠物得罪平家?”

“这不奇怪啊,其实我至今也不能定义他们两是什么关系,不过兄长很喜欢这只宠物。”小狐丸笑得暧昧,这种事情他其实本来没兴趣,不过提起来也算是是茶余饭后的闲聊。“他可是很喜欢抱着这只宠物睡觉的。”

“什么意思?”

“你可以尽管想象,我当时可是吓了一跳呢。”

在小狐丸记忆中三日月对那只宠物出手的时候很早,那时候两个人都是少年,坐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年轻但又近乎荼蘼一样的气息。但具体他们什么时候发展成这样的时间并不确切,是有一次小狐丸去三日月房间里取书的时候才知道的。那时候三日月的宠物坐在床上衣衫不整,身上还有吻痕,小狐丸进来并没有使他的羞耻心苏醒,只是比起之前,他的眼睛有了点焦距,视线也确确实实地在看着一个人。小狐丸看着他的时候心里思考了一下,走过去床前打量问:“谁做的,家里的人吗?”

那只宠物不回答,他只是坐着,除了三日月之外谁也不理会,小狐丸怀疑刀架在他脖子上也恐怕不会得到回应。此时门被推开,穿着睡衣的三日月拿着水杯进来,看到小狐丸他只是笑了笑,然后坐到床边把水递出去,呼唤那个人的名字。小狐丸看到他的视线看向了三日月,听话地接过了水杯喝起来。三日月亲自看他喝完,接过水杯之后让他靠着自己。在三日月怀里的时候他变得格外听话,靠在三日月的肩头上神色安详。三日月问的问题他会开口回答,小狐丸这时候才发现原来他是会说话的。三日月抱着他抬起头看着小狐丸问:“还有事吗?”

“没有。”小狐丸无意干涉,他只是拿走了自己需要的书,然后不理会他们了。“打扰了。”

自从这个事情被发现了之后,小狐丸看向他们的时候就很容易能发现一些异样。就例如到了这个年纪,他依旧习惯趴在三日月大腿上听故事,在无人的时候他会和三日月窃窃私语,三日月工作完满身是血的时候他会靠在三日月身边,他们两个好像活在自己的小庭院里,小狐丸大概觉得那个庭院可能景色很美吧,那是他们之间不允许任何人加入的领域,当有人接近的时候他们就会收起这副面孔,猎人和野兽都在拒绝着接近他们的外界事物。

自己的兄长和一个好像活死人一样的家伙发展出了超越友谊的关系,原因小狐丸是不懂的。毕竟三日月也算是养尊处优,父亲对他寄予厚望,自然不会苛待他。其实如果那只宠物仅仅是用作发泄的道具小狐丸倒是没所谓。但是三日月离家的时候什么都不带走,只是带走他,好像除了他之外其他东西都是无关重要的。对于三日月有想带走的东西一事小狐丸其实也有些意外,毕竟自己活了那么久,也不觉得有什么重要得非带走不可。小狐丸想,可能三日月带走了那只宠物,也是因为这只玩具玩顺手了吧。

“虽然是这么说,但那只宠物狗进化成猎犬这点真是不可思议,或者说我的兄长有驯兽的天赋?”小狐丸半开玩笑地说:“有一次工作我见过他。他和以前一样,不和三日月以外的人说话,不听三日月以外的人的命令,只是那眼神好像野兽一样,而且杀起人上来真是比起我们也不遑多让,如果那次不是兄长过来了,到底是我杀了他还是他杀了我这可真是难说啊。”

小狐丸很记得,那时候三日月是刚好赶过来了,这宗生意因为立场问题所以起了冲突,一方是被狩猎者,一方是猎人,不过小狐丸和那只宠物是交手了才知道对方聘请的是三日月,而那只宠物也已经变成了猎犬,杀人不眨眼,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热衷。在小狐丸和他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三日月出现制止了他,他就如同小狐丸很久以前的认知一样只有三日月的声音能令他恢复正常,明明前一秒还好勇斗狠,可是后一秒看到三日月却又露出了高兴的笑容,然后毫不犹豫地来到他面前,小狐丸这个敌人仿佛没有了存在价值,他眼里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很久没见兄长了,所以你问我他们关系到底如何,怎么定义,我是无法回答你的。”小狐丸摊开手表示无能为力,毕竟他们兄弟也算是多年没见,很多事情以前不明白,如今更加是不清楚了。“但我劝您不要动那只宠物了,他现在就是三日月的猎犬,三日月的意志就是他的意志。他本来是一个空壳,三日月把自己的思想,言行,意志全部灌输到他那什么都不剩的大脑里,他为三日月而生存,没有三日月他就是断线的风筝,又会变回没有发条的活死人了吧。”

“他们两人都不正常。到底现在有多不正常,我是更加不清楚的。”

听起来他们三条好像没多少正常人,让小乌丸深感他们三条的这一代真是令人头疼。小狐丸提议说:“这样吧,寻仇就先别想了。您到底要找谁告诉我,我打个八折给您,然后暗地里帮您把人给找回来,那您也算交差做得成生意了。”

小乌丸想了一下,也好吧,毕竟如果小狐丸去找,大概也还是能和三日月打一下交道,至少可以从旁协商。于是小乌丸告诉小狐丸,那是一个很多年前在安达家的失踪儿童,当年他们家道中落,被仇家追杀,后来安达家活下来的人投靠了以前的好友伊达家,安达家最后一人临死前念念不忘那个失踪的孩子,因此安葬完毕之后,伊达家的人着手去寻找这个孩子。至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才算是了断。小狐丸听完之后点点头问及有什么特征,因为伊达家见过那个孩子也是他很小时候的事情,他们现在的家督也不太记得细节,只记得名字。

“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改名,但是这也是唯一的线索了。”小乌丸把自己所知道的线索和盘托出。“他叫鹤丸国永,失踪的时候只有七岁左右。”

小狐丸听到的时候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他笑得太厉害了,笑得小乌丸莫名其妙。小狐丸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直至小乌丸皱起眉头他才笑着说了声抱歉然后停止,但嘴角的笑容似笑非笑,甚至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那我知道他让那只猎犬阻碍你们的原因了。”

【END】

 

 

 

评论(14)
热度(285)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