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12

我还在旅行中,假期快结束那就先更个新吧!手机作业有什么迟些修了!!

-------------------------------------------------------------------------

鹤丸苦思冥想了一晚上,最后苦恼地睡了。这第二天起来主管分配任务让他去接三日月的妹妹出行,因为间宫先生今天公司有事情,所以鹤丸帮忙开车接送她到医院产检。这医院去完之后她没有那么快回家的打算,于是私人提议和鹤丸去吃蛋糕。

这蛋糕店是早订好的,等他们到了就很快拿上来。三日月的妹妹说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嗜甜,之前一直想来吃蛋糕,正好鹤丸可以过来陪自己。这吃着吃着聊起来,三日月的妹妹问:“请问那天你在酒店和我的兄长发生了什么事?”

鹤丸心想他没和三日月去过酒店啊,刚说出来三日月的妹妹就说:“那天我和兄长在一起呢,我提到最近看到过你来我的酒店光顾,他就急急忙忙走了。”

鹤丸十分诧异,他听到了些不得了的东西,说:“你的酒店?”

“是啊,那附近的酒店有大半都是我家旗下的产业。你常去的哪里……算是我的酒店。”三日月的妹妹无意打听鹤丸的行踪,她解释:“我不是有意查你的行踪,只是……你有一次进去我看见了。其实如果以后你要去,我可以给你和你朋友会员卡打折的。”

三日月的妹妹表现出极大的理解,表示开房乃人之常情不论同性异性她绝对不会有歧视。可是鹤丸真的喉头一甜,让一位女性说这种话是多么地不好意思。鹤丸视线游移小声道:“我其实……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三日月的妹妹一直说我明白的我明白的,表现出了极大的体谅,甚至偷偷塞了鹤丸一张vip卡,语重心长劝鹤丸注意身体,并且询问鹤丸跟在三日月身边这些日子觉得三日月怎样,顺便聊起三日月以前女朋友的种类。鹤丸这越听越不对,三日月的妹妹分明就是担心他一个gay看上了自己哥哥,在企图让他安分守己。鹤丸立马说:“你哥哥人挺好,但我对他没那种目的,你可以不必担心。”

三日月的妹妹打量鹤丸神色似乎没说谎后松一口气。她说自己绝对不是歧视gay,只是三日月确实不合适,具体怎么不合适鹤丸也不傻,他学着大俱利那样说没想和三日月扯上什么关系,自己去他那里工作也是事出有因,没他们想的那种目的。

鹤丸其实很纳闷,又不是他先动手的,有什么就找她哥去啊。而且他们那种好像总怕他怎么了三日月,仿佛让他不要多想些有的没的让鹤丸十分不爽。诚然他们生活环境有巨大差距,可鹤丸也没觉得有多羡慕更没觉得攀高枝有什么好的。想起那时候今剑和岩融那场问答会,鹤丸就觉得郁闷。

上次在酒店那事情也是挺尴尬的。鹤丸趁着今天单休日出去一趟,顺便回去陆奥守那里复诊。最近太背了,现在鹤丸来警局都要变装走后门以防万一,鹤丸去了警局就脱下假发摘掉墨镜投诉长谷部说那酒店不靠谱,长谷部查得不到位啊。长谷部说这酒店三日月他妹妹也是让人打理的,而且也不挂三条的名。其实本来让她看见了也没什么,开房这事情又不是说不过去,就是万万没料到三日月居然郑重其事地杀了过来。

这锅绕了半圈又回到鹤丸那里,长谷部又来了质问三连发,开个房怎么了你开房妨碍他了吗?开个房怎么了又不是炸他酒店了至于杀上来吗?开个房怎么了就算给他们三条全家知道了难道你开房这种事情还得通报上级吗?这种私事一般大家知道也就会心一笑然后当看不到,八卦点顶多互相问问行情最近是不是认识了什么好对象,按照鹤丸那个人设一周一两次根本不是大事。三日月这仿若替天行道一样兴师动众杀过去就逻辑不通,鹤丸听得哑口无言,在长谷部分析的时候髭切拿着马克杯过来说:“医生现在有空,叫我喊你一声。”

“那你先去陆奥守那吧。”长谷部仔细琢磨着三日月这么反常是不是鹤丸做了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导致他高度警惕,随时准备捉包。可是鹤丸要复诊,长谷部也不好急着逼问。想想鹤丸最近也不容易,长谷部拍着他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先去看看,把心理疾病治好再说。”可这个话听起来很歧视,长谷部觉得不好,他说:“其实也不是什么疾病,你别纠结。物种不一样也没什么,海豚也是挺可爱的。”

鹤丸走之前还听到长谷部琢磨着难道三日月怀疑他一个gay有什么艾滋疾病出什么问题了对酒店卫生不好?鹤丸翻了个白眼,然后就跟着髭切走了。走了一半路鹤丸才觉得不对,他又不是不认路,髭切跟着自己干嘛?

髭切接收到鹤丸的眼神信息,他笑眯眯地看着鹤丸说:“那天那位先生是来捉奸的吧?”

捉奸这个词语太惊悚了,听得鹤丸吓一跳。髭切看着鹤丸这表情说:“你和他什么关系?”

鹤丸国中和髭切一学校,两人也算挺熟悉的了。这人虽然健忘可是直觉不错,鹤丸没想到他居然还记得三日月这茬,不由得说:“什么捉奸,我和他清清白白的。”

“可他那天的眼神好像要吞了我似的。他也不是不知道你是个gay,情人关系也混乱,你去开房,按道理他是管不着的。”髭切把点都戳中之后盯着鹤丸说:“我看你们当时那情形,好像他看穿了你和那个黑漆漆的有问题所以一副审讯的样子。”

鹤丸回忆了一下也觉得三日月当时太过波澜不惊,还能搬椅子坐下来围观这手操作现在回忆起来分明就是觉得他和大俱利伽罗根本干不出什么。鹤丸怀疑地看着髭切说:“那是我们都露馅了?”

“你和那个黑漆漆的看起来就不像关系好的,说是在一起恐怕也没人信。不过我和你很熟,说起来自然多了。”髭切看着鹤丸笑得颇有深意。“能对我产生几分敌意,估计是信了我和你有关系。只是嘛他还真是很在意这事情,不是我圆回去了怕是要露馅了,所以之后的说辞你得想想办法。”髭切探出头去盯着鹤丸问:“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关系?”

髭切直觉灵敏,嗅觉也灵敏,那天他在现场直面修罗场怕是觉察到点什么。可是鹤丸对他还是有法子的,鹤丸问:“回答你可以,可我们得捋一捋。你记不记得你最开始为什么会和我谈起这个话题?”

髭切寻思了一下说:“嗯……刚开始啊……”

“那我们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回答,你记不记得你紧接着第一个问题问了什么?”

“好像不太记得了。”

“你记不记得自己刚才说过什么?”

“嗯……”

“不记得是吧?没关系,你记不记得最后问我什么?”

髭切满头问号,鹤丸觉得搞定了。髭切虽然观察力很好,可健忘得平时得膝丸在旁边做线索小笔记,这让他回忆过去没几秒就忘光了,鹤丸拍着髭切肩膀说:“好好想想,想不起来就算。”

鹤丸大步进去心理辅导室,立马不管髭切了。

陆奥守等了一会儿看到鹤丸来了,他刚把茶泡好,那茶泡得是真的苦啊,鹤丸干脆去隔壁小冰箱拿了罐橙汁,坐下了陆奥守就问:“你和你那绝世大美人怎样?”

鹤丸顿了顿,就说:“不怎样。”

“你别那么郁闷,打起精神来!”陆奥守用力拍了拍鹤丸肩膀,说:“你把人家甩了?”

“没甩成啊。”说起来就鹤丸就头疼,好像倒豆子一样说:“你说他……她人也不是不好,可是真不合适。先不说别的吧,她家里人对我意见就很大。”

“那肯定啊,你身份是个gay,人家家里知道肯定不乐意啊。”

“可我也不至于骗婚吧,他们就是觉得门不当户不对,对她有不良企图。”鹤丸说起来就郁闷透了,说:“我好歹现实上有个正当职业也不差,吃喝不愁,兴趣广泛人也不无聊,也不是很糟糕的人吧。”

“你听起来仿佛想事后与对方奔现,可是被人家家里阻挠。”陆奥守记下来了,他问:“那如果对方家里知道你不是gay,也有正当职业,会同意你们一起吗?”

光是性别就不可能了,鹤丸说:“别想,不可能。”

“那么真难办啊,对方家庭如此严格。”陆奥守也觉得很可惜,他胡乱挠了挠头发说:“但你看挺可惜的吧,难得有那么一个家境好性格不错的绝世大美人,人家还喜欢你,可是却不能一起也太可惜了。”

听起来好像有点可惜,可是鹤丸转念一想觉得可惜好像不太对吧?他说:“没什么可惜啊,不合适就不合适,还不如找个合适自己的。”

“但是你看这的发展不是很戏剧性吗?你觉得对方性格不错,人也挺好,还是个绝世大美人,正好对方喜欢你,天时地利人和了,本来有个发展契机,结果给家里人打断了,就很遗憾啊。你说如果对方是普通人家,没那么多波折,你会不会答应啊?”

假设三日月是个女的鹤丸就好接受多了,鹤丸就遗憾三日月怎么不是个女的,可是他想想好像也不对,假设如果三日月改变性别就行,那自己不就是因为性别所以双标吗?不不不,这个太惊悚了,所以鹤丸马上说:“不会,我对她没有任何想法。”

“也没说你有什么想法,那么紧张干什么?”陆奥守也记录下来了,他说:“其实吧你们的关系肯定从发生关系的一刻就产生质变了,你这是逃避现实。哎我还以为你这人最有接受精神的了,没想到恋爱方面还挺传统的啊。”

“有些惊喜与惊吓也有接受范围的,这个明显超标了。”

“那行吧,你要不之后就少接触对方,说清楚后就散了。不然藕断丝连两个人越陷越深。”

“我也不想啊,这不是他……她不肯吗?”

“那你狠下心来,当断则断啊。你都不狠心点人家肯定继续不依不饶啊,反正面对偏执的类型就不可以拖泥带水,记住了!”

陆奥守说如果对方因为长时间太过执着出现奇怪症状,到时候演变成犯罪行为也是有可能的,如果发现不对一定要告诉他好处理应对这种心理问题。可是鹤丸觉得三日月怎么都不像偏执狂,这陆奥守理解的情况也不全面,鹤丸就选择性听好了。

鹤丸这刚出来就到长谷部找他聊聊最近行动。到了小会议室长谷部第一句就是:“我觉得你和那位三日月先生肯定有问题。”

鹤丸在喝着咖啡听到长谷部这样说的时候差点呛到,这是什么三连击啊,长谷部还没纠结完?他虽然心里吃惊,但是嘴巴还是说:“哪里有问题啊?没出状况吧?我现在请假不容易,好不容易趁假期溜出来,我们好好谈正事。”

长谷部的眼睛好像x光一样,把鹤丸全身上下扫了一遍,扫得鹤丸浑身不自在。长谷部环抱双手说:“上次的事情髭切跟我说,三日月先生那架势,看着就像捉奸。”长谷部探出头盯着鹤丸低声道:“肯定不是捉他的,那就是捉你的。”

鹤丸觉得髭切这词汇真会用,他们警察最信直觉,特别长谷部,他觉得自己的直觉就等同于科学。特别他觉得之前鹤丸对三日月反应很大,还闹辞职,两个人肯定有问题。在逼问之下鹤丸没有办法,只能跟他说三日月由直转弯,不知道怎么地就盯上他了。和三日月那一夜的事情自然不说,鹤丸只重申自己是直的,所以之前才想辞职。

结果长谷部一听大吃一惊说:“什么?居然是因为这个?”

鹤丸也大吃一惊,说:“什么?难道你不是觉察到了吗?”

长谷部其实只是以为鹤丸露馅了,处不来,做gay被歧视,或者发生争执所以待不下去,那天和髭切演太过了没脸待下去。毕竟听说鹤丸喜欢上了海豚,鹤丸说海豚是什么鬼,他没有对海洋生物产生兴趣好吗?

“知道了,我不会说出去。”在鹤丸的眼神下长谷部保证保密,其实他倒是觉得这没什么,毕竟鹤丸gay吧都能待,不就一个三日月,比一群gay好多了。长谷部拍着鹤丸肩膀说:“行,知道你不容易,等恢复身份就能摆脱了。”不过长谷部寻思了很久,他试探性地说:“可是我觉得吧,你要不就答应他?”

鹤丸嗅到了卖队友的气味,长谷部看到他这警戒的模样就说:“你别那么抗拒,做卧底得有觉悟。你看吧这也就一段时间,你跟他关系升级了,你接近他都容易,近身保护也有借口,方便。”

长谷部说了,根据大倶利伽罗那边卧底的情报,工厂他们掌握了地点,之前鹤丸拿到间宫先生那台手机,里头的号码和人他们逐一排查跟踪,现在全部捉到了各种犯罪证据,部分人趁着作案时被捉了现行,他们还把送药拿货的关系链查出来了部分。最近制药那些人过得可牙疼了,被警察直接找到工厂捉获人员,破坏了部分制造点,打压得可厉害了。大倶利伽罗那边说了,这个时间点他们都需要出一批大货,正常这时候准备好送去,不送有大麻烦。但送谁,送哪里大俱利伽罗之前还没查到所以才一直继续潜伏。不过长谷部那边根据这些天烛台切还有鹤丸之前的线索查出了点眉目了,这货估计是交给间宫和二的,他的幕后收货人十有八九就是他幕后黑手,国外暴力团。

长谷部现在就是在等,等他逼急了必须交货,没办法只能铤而走险出现破绽。

“我们这些天弄得他们够呛的了,如果他急着出货,那怕是来不及了。除了其他人,日常我让烛台切盯紧他那边有没有异样。”长谷部觉得最近间宫和二那边肯定会很难受,他那边的人没几个干净,趁机被以别的名头捉了,这下他们连送货走私的渠道都受影响。长谷部觉得情况大概是差不多到了要出击收绳子的时候,他说:“你知道的,他之前能盯上三日月,不论是为了钱财还是什么,非常时期,难保不会铤而走险。他和三日月好像没什么恩怨,我们猜无非也是钱了。”

为了人民应该义无反顾,可是鹤丸又十分纠结,说这和卖身有什么区别。长谷部说区别可大了,卧底为正道卖身是为国为民,鹤丸那叫从容就义。可是鹤丸纳闷啊,装gay可以,可是真的装弯和别人亲密相处,他没受过这个训练啊!说白了就是心里这个坎过不去。这长谷部当场给鹤丸发素材,说一场兄弟他也做足了资料准备。这立马鹤丸手机就收到几个长谷部发来的网址,一打开看到是接受同性恋心理辅导系列鹤丸差点把手机摔了。

“冷静,冷静!”长谷部架住鹤丸急忙说:“你别把我手机也摔了啊!”

“你这手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手机。”鹤丸挣扎着说:“留着没用,按我说你就不该用手机!”

在鹤丸和长谷部冤冤相报时鹤丸手机铃声响了,他一脸不爽地接听。鹤丸最近请假很不容易,这出来没多久明石就发信息来说老板让鹤丸待命,鹤丸说今天周末单休,他加班工资翻倍吗?不然凭啥那么多人在偏偏让他回去?明石说翻,老板说了加班工资随便翻,反正鹤丸现在就是要回来,不然就请人杀过来了。

三日月请人杀过来恐怕又是药研。他们粟田口做事超有原则,说杀过来那肯定带刀。鹤丸觉得一期一振家教肯定出了问题,他当年教他弟弟做作业时还好好的,怎么现在长得那么凶残呢?

长谷部听到鹤丸电话,马上劝他不要垂死挣扎,苟且偷生,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鹤丸看着他,又看看电话,仰天长叹,回去待命去了。

明石看到鹤丸回来,然后把保温瓶那些交给鹤丸。鹤丸说干嘛啊,喝汤吗?明石说这汤不是给鹤丸的,是给他老板的。敢情鹤丸特意回来待机,就是给三日月送汤?鹤丸提着个保温瓶觉得自己太不爷们了,说:“这事情能不能叫三日月他夫人做,女朋友也成啊。”

“因为还没有,而且他指明要你带。”明石表示这任务是指名的,别想搪塞了。他把鹤丸推出去后说:“最近老板那么赏识你,升职加薪记得请我吃饭。”

无奈之下,鹤丸提着保温瓶来到三日月工作的地方,记得当时因为三日月他妹夫的事情自己差点在大堂那里闹事,现在这里的人见到鹤丸也是心有余悸,说是送东西也不敢马上放他进去,是鹤丸打了个电话给三日月,这才有人给他放行了。

鹤丸来到三日月的办公室,给前台带进来了之后把汤放下,却被告知三日月开会等下出来,让鹤丸等着。鹤丸看了看手表时间,于是坐在沙发上打游戏,这十五分钟过去后三日月回来,秘书跟在后面报告刚说完,三日月摆摆手让她出去了。低头看着沙发上的鹤丸说:“正好,一起吃饭吧。”

“吃饭可以,AA。”鹤丸说:“我吃的很普通的。”

鹤丸本来以为三日月要不就吃不惯放自己走,要不就和自己一起降低消费水准。谁知道三日月答应了,然后让鹤丸点餐在办公室吃,鹤丸点便宜的,他点贵的。看着自己面前就一个便当,三日月面前一整分豪华定食,鹤丸就觉得落差真大。鹤丸不由得说:“我和你这代沟从吃的就能体现出来了。”

三日月打开食盒把一层层吃的拿出来说:“我不愿意吃太差,你不愿意吃太贵,那既然你说各付各,那我也没关系。”

还真是够分明的,鹤丸的筷子戳了戳自己的鳗鱼饭说:“你这人还挺实际的。”

“大家都吃自己想吃的吧,你不想欠人情我也没关系。”三日月看着鹤丸笑道。“正好,今天我提早走,跟我出去买东西吧。”

三日月今天忽然想去试试衣服,于是亲自光临买几套西装,鹤丸给三日月当跑腿,三日月把卡给鹤丸后在商场里享受着购物的快感,店员的奉承。鹤丸拿着的东西一包接一包,三日月就在前头负责貌美如花,鹤丸就在后头给他勤快刷卡。鹤丸心想这女生喜欢逛街买衣服时间长,没想到三日月也喜欢。不过三日月这种衣架子穿衣服真是赏心悦目,要是自己是店员招待这种客人那是乐意极了,鹤丸寻思着三日月要是是女的就好了,不用三日月的卡,他拿自己的卡给三日月刷,短裙长裙深v的性感清纯森女淑女系的全试一次,想想自己也会刷得很乐意的。

想了一下鹤丸觉得有些可怕,倾国倾城伴随的是倾家荡产,还好三日月不是女的。

“你在想什么?”三日月看着鹤丸在驾驶座静坐完后一副醍醐灌顶的样子就觉得有趣,他拍了拍鹤丸肩膀说:“开车了,小心看路。”

今天夜晚三日月回家吃饭,让鹤丸跟着。既然鹤丸不愿意随他出去吃,也不愿意太破费,那他干脆让佣人做饭好了。鹤丸本来想拒绝,可是三日月说他有事情和鹤丸谈,吃完饭再说。鹤丸想起陆奥守说的,那不如今天就做个了结,于是答应了。

这在三日月那里吃了一顿饭后很快进入正题,三日月饭后让人切好水果然后出去,叫鹤丸来沙发那边,开门见山说:“你最近怎么老躲着我?”

鹤丸本来想说没有,可是想想还不如干脆认了,他说:“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吧。你这样我都没办法出去活动了。”

“你那些活动还是少去吧,而且我觉得你人和你说的很有出入。”三日月打量着鹤丸,让鹤丸有种面对扫描仪的感觉。“虽然我有人见过几个你之前的交往对象,他们都说你很花心喜欢乱玩,可是我总觉得有些对不上。”

鹤丸后背一寒,觉得自己此刻仿佛面临什么gal选项。髭切说得对啊,三日月果然怀疑自己,鹤丸脑子里迅速蹦出选择条,鹤丸想都没想直接选了先发制人,愤怒地说:“你找人查我?这是我个人隐私,你这样做太过了吧,你把我当什么?”

三日月也知道鹤丸会生气,他说:“这个我跟你致歉,只是我有些疑问。下次我不会的了。”

“你们这种也就嘴上说说,真查了不告诉我谁知道?”鹤丸有点庆幸这人设身份是做给犯罪嫌疑人查的,所以关系线功夫做得很稳,不容易戳穿,长谷部这方面还是靠谱的。不过鹤丸还是要吓唬一下三日月,说:“你不尊重我个人隐私,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我亲口答应了你说不查,以后就不会。”三日月肯定地回应:“这点信用我还是有的。”

鹤丸姑且相信,不然三日月老查他也是麻烦,鹤丸表示再有下次就一拍两散。紧接着三日月回到第一个问题:“我想你其实并不是那么花心滥情的人,这一直以来相处我还是能知道的。”

“你故意这样说自己是有什么原因吗?”

来了,如髭切说的虽然人设背景打点充分,可是三日月还是怀疑自己,果然装得还是有些勉强,鹤丸觉得还是得把锅甩给不太配合的大俱利伽罗,那时候他要是配合一点就省事多了。但是鹤丸之前就听髭切的话然后考虑过,此时就是发挥应变能力的时候了。

鹤丸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然后说:“你问的有些太多了。”鹤丸装出苦恼的样子说:“我认为我们不合适,所以你让我很苦恼。那天酒店里一开始和我一起的那个男的确实和我没关系,我是趁机拿他打掩护想你赶紧放弃。不过后来过来的那个是真的,他只是忘了拿包包折回来而已。”

鹤丸心想他和髭切国中的情义就交代在这里了,鹤丸按照自己那个悲情渣男人设走剧本,跟三日月说你知道就像之前说的他本直男,跟女友分手了之后被一个gay这样那样改变了世界观从此生活混乱见识过人情冷暖后内心自暴自弃,你看他就是喜欢间宫和二那款的,都是人渣惺惺相识所以很合鹤丸胃口,互相辜负不心疼啊。可是三日月就不一样了,他们两怎么看怎么不合适,家世生活圈子都差太远了。鹤丸打算把钱还清了就回去外国,到时候地域都不一样大家从此就这样拜拜吧。

大概是想起最近三日月的妹妹和他家人那态度,还有长谷部和陆奥守说的实在让人郁闷纠结又提心吊胆,鹤丸是烦恼了好些天了。此时倒豆子说出来自然是说得入木三分,声情并茂。三日月听完后说:“你过去的事情我是不介意的。”

“你不介意,你家里人介意啊。”鹤丸心想三日月这男主角包容性真不是一般好,纠结的只有自己,他说:“我看你妹妹就说得很对,你之前喜欢的那些类型就和我很不一样。我看你是图新鲜,咋们两就别玩了。”

三日月听到自己妹妹有过问,他好奇地笑着问:“我妹妹说什么了?”

“给我数了很多你的前任,行情很好,让我别想些有的没的。”看到三日月本人的时候鹤丸的郁闷程度更加上涨,他说:“我还没把你怎样,又不是我先动手的。”

“那我检讨一下吧。”三日月听得笑了出来,举手表示老师这题他明白了。说:“那你不高兴是因为他们说你和我不般配?”

“是。”回答太快了,鹤丸答完才发现自己踩中了语言陷阱,他马上说:“你可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觉得你家里人想太多了,总觉得我对你有非分之想,可是我也有原则的。”

“哦,刚才谁还说自己自暴自弃来者不拒,怎么到我这里就有原则了?”鹤丸听得嘴角抽了抽,这最近的人啊对他简直全部跟审讯一样,文字游戏一个个玩得很溜。鹤丸认为三日月就是耍他的,话题就该马上结束。可是三日月笃定地看着鹤丸说:“鹤丸国永,其实你心里七上八下,所以才故意躲我的吧?”

鹤丸心想荒唐!他一届直男,顶天立地腰杆笔直,怎么可能心里因为一个弯了的人七上八下。可是三日月又接着说:“你说那么多其他人不同意,我的事情从来就不是他们做主。你故意拿他们做理由搪塞我,看来你是怕啊。”

“你怕你真的喜欢我,所以才找那么多借口。否则你要真是花心滥情,那和我一起玩腻了再把人甩了就是,何必那么苦恼?”三日月一副说中的模样越发肯定,他盯着鹤丸笑得胸有成竹说:“鹤丸国永,你撒谎真的不太行。”

鹤丸觉得三日月笑得太可恶了,他可不想输了气势,立马说:“那是你想多了,我对你一视同仁。”

“那你既然一视同仁滥情花心和谁开房都可以。”三日月步步逼近说:“那你总该对我也一视同仁吧。”

鹤丸感受到三日月那种逼人的气势,问得他也实在哑口无言,鹤丸急中生智马上反击说:“可我只做上面,我们这个问题谈不拢吧?”看到三日月思考的模样鹤丸立马说:“而且你技术太差了,反正要我做下面你别想,除非调转我就给你一视同仁,否则别想了。”

“可以吧。”

“???”

鹤丸惊讶得以为耳背,三日月为了让他听清楚就重申一次:“你上我下是吧?可以。”

https://wx1.sinaimg.cn/mw690/005tNEcwgy1fvxpbcw7ajj30jg4mo7nv.jpg

完事后鹤丸背对着三日月,他心里有无数个小人在脑内举牌子,一个举起了三日月家里人说你看吧你要是和三日月一起不清不楚的到时候他那几个弟弟不得砍死你。另外一个牌子举起来说可是长谷部说了让你为了任务保护目标安危得经常陪同,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干脆顺应天命将错就错一切都是为了案件。一个说不!人要有原则!一个说你为社会献身可是心是直的有什么不可以!听得鹤丸烦死了。

在鹤丸心里的小人在打架的时候,三日月从后面抱着他,好像感觉到鹤丸闷闷的,三日月从后面脑袋搭着鹤丸的肩膀说:“虽然我家里人不同意,你听着他们的话不痛快,可是你想想看,要是你和我在一起而且他们也不能反对,我还不管他们高不高兴什么事都向着你,有事也帮你出头。”鹤丸听着不说话,想了一下场景好像是有些痛快。三日月从鹤丸肩膀探出头来继续说:“这听起来是不是心情好多了?”

鹤丸心里的小人天人交战,最后那个“反正事已至此又不是第一次了干脆将错就错反正就当为了案件总之自己的心还是直的只是为了案件”的小人一拳打过去对面那里,成功把对手ko了之后鹤丸说:“……好吧。”

 

【TBC】

----------------------------------------------------------------------------

题外话,这里的鹤丸先生是属于如果开玩笑的话情话说得很溜,但如果是要他认真说的话,估计说到一半就会因为不好意思所以说不下去了

评论(44)
热度(355)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