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裙下之臣 abo 02

点他可见《——

三日月习惯性早上八点起来,今剑掐着点发短信问鹤丸国永手脚齐全心脏会跳但总不至于变植物人吧?三日月说鹤丸国永还活得好好的,昨天还自己打了个电话给五条那边的人,出不了什么事。

三日月梳洗完毕去翻冰箱,他这个居所算是新家,冰箱开着但是也没什么吃的。牛奶空腹喝不好,糖果不适合当早餐。想叫人送餐又担心别人看到鹤丸在这里他们昨晚干了什么不好说,于是只能转身回房间。

三日月想叫醒鹤丸,他走进去房间看到鹤丸抱着那枕头跟睡死过去一样,三日月喊了两声,鹤丸翻了个身拿被子遮住自己,一副赖床不起的样子。三日月把被子掀开说:“鹤丸国永,起床了。”

鹤丸赖床严重这一点三日月还是第一次见识,在起床方面鹤丸跟耍赖一样,床单没了捉枕头,枕头没了捉床单,三日月干脆把东西都掀了然后把鹤丸拉起来,可是鹤丸就是干坐着,眼睛都是睁不开的。三日月打量着鹤丸又试着想了一下,回去拿了橡筋给他的头发扎了很多条小辫子,然后当甩手掌柜自己出去买早餐去了。

三日月大概在十五分钟后回来,刚开门就看到鹤丸从洗手间冲出来并且把他头发那些橡筋扯下来,看到三日月就喊了声:“三日月宗近!”

“早啊。”三日月看到鹤丸这气败急坏的样子就觉得心情不错,说:“你发型很不错。”

鹤丸把橡筋扔过去,然后去浴室洗脸去了。三日月拿出去便利店买的奶茶饭团坐着吃,顺手就收到石切丸的短信。人捉到了,组里有人那天放了这些人过来场子里做非法交易,要不是发现及时警察就要把他们一锅踹了。三日月发着短信的时候鹤丸正好出来了,他总算把头发打理好,出来就问:“昨天出的问题哪个负责?”

三日月斜了鹤丸一眼,心想这床上完他想自己负责?鹤丸知道三日月想什么,他补充说:“我说的是ktv的事情。你干的,还是别人干的?”

哦,说这个啊。三日月打开新买的报纸看着上面的头条报道说:“我们这边不屑于做这种事,有人不知好歹来我们这里做非法交易,事情我们会处理。”

鹤丸皮笑肉不笑地两手撑在三日月面前的茶桌上,说:“你们三条还能那么不小心,这种场所都盯不紧?骗小孩呢。”

三日月从报纸后面抬起头笑说:“你这小孩也没什么好骗的。”

“我跟你说,你昨天夜晚对我做那事情我现在不想跟你计较,姑且算彼此彼此。”鹤丸捉住三日月领带在手指里绕啊绕,他盯着三日月低声说:“我不管你是不是有人吃里扒外怎么清理门户。但你不把人交出来,敢糊弄我,我今天就把你三条的地盘全拆了。”

三日月瞄向鹤丸,考虑了一下说:“吃早餐吧。”

三日月和鹤丸第二天双双出现的时候石切丸还有些惊讶。小仓库附近的兄弟见到三日月齐齐行礼,三日月目不斜视走过去,鹤丸跟在他旁边。石切丸在办公桌后坐着看报纸,放下后站起来说:“稀客。”

“打扰了。”鹤丸姑且打招呼了,他环视这个废弃办公室问:“人呢?”

石切丸看了看三日月,眼神询问他怎么把鹤丸带来了。三日月只是点点头,石切丸见状指着后头的门,三日月就进去了。

这门后头是废弃的会议室,周围东西横七竖八倒着,大白天里头一点光都没有。三条的属下刚审问完了在抽烟,看到三日月来了马上站好,只是狐疑鹤丸怎么会在这里,一时之间也拿不准。三日月问审得怎样了时候鹤丸已经过去了。他蹲在那个几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面前,他们眼睛被绑住,昨天晚上被审讯过,头发还滴着冷水浑身发抖。鹤丸就只是蹲着抬起头看着他,听三条的人压低声说着这些人是三条某组的属下和几个当天做买卖被捉到的人,全都说不知情,其中两个属下切了手指也依旧说自己不知情,只是日常和他们有来往收了钱让他们进来,他们知道自己坏了规矩,但是绝对不知道警察为什么会过来。实在家丑不好外传,所以这说话声音极其小心。

鹤丸两手撑在膝盖上“嘿哟”一声站起来,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鹤丸把那些人蒙着眼睛的布料摘下来。他们的眼睛重获光明之后视线一片茫然。有的小弟发现了鹤丸的动作马上喝止问他要干什么,鹤丸回过头去说:“闭嘴。”

大概是因为那气势太骇人,那小弟马上闭嘴又觉得丢脸,只能看向三日月。三日月摆摆手表示随他去吧,鹤丸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军用刀,好像自我介绍般友好地笑着说:“好了,现在我要捉一个人来玩游戏,到底是谁那么幸运呢?”

鹤丸视线扫了一圈,他很随便捉了就近一个人说:“就你吧。”

鹤丸用力捏着那个人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巴,刀尖对着对方的嘴巴,被捉住的人用力挣扎,鹤丸眯起眼睛说:“嘘,别乱动。要是牙齿断了一半等下还得切开牙肉把里头的取出来,很麻烦的。”

那些人听了惊恐起来,很快就传来凄厉的惨叫声,连那些小弟都忍不住移开视线。鹤丸死死掐着那人的下巴,用刀子一点点把牙肉剔出来,再用刀柄把牙一下一下地敲松,每敲一下那声音和惨叫传入耳中就让人抖三抖,牙齿拔出来的时候对方发出可怕的惨叫,鹤丸把那颗染血的牙齿放到他口袋里,继续捏着对方的嘴巴。

“既然你嘴巴说不出些有意思的话一点惊喜都没,那这牙齿就别要了。”鹤丸手上的刀刃压着对方的舌头,他好像检查口腔的医生一样观察完后说:“一颗颗拔完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就舌头都别要了。”

鹤丸松开手然后看向另外一个人,他走过去的时候对方脸色苍白,下巴被捏着时候就开始惨叫起来,鹤丸的刀尖对准对方的牙齿开始如法炮制。他一边用刀尖削着牙肉一边说:“你们放心,我们黑道原则祸不及家人,倒不会把你们家里人怎样。”鹤丸搭着对方肩膀友好地笑道:“等你们牙齿全拔出来我邮寄给他们。”

鹤丸愉快地哼着歌,好像只是在做些普通又愉快的工作。他随手捉起个人就开始,完毕偶尔又找回之前被拔牙的人继续。一切都随他心情,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完结,他数着他们的牙齿,每强行拔出一颗就把它放到他们口袋里,好像在给他们糖果一样。

终于,在厄运不知道何时来临的压力和疼痛底下,有人终于松口了。鹤丸要他们每个人都要给情报,没的就继续。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鹤丸拿起隔壁的毛巾把自己手上的唾液和鲜血擦掉,他做习惯了觉得没什么,只是想把手擦干净。边擦边说:“他们供出来的人好像和你们有点生意关系。”

“那是之前。”三日月说:“今天开始就没了。”

鹤丸抬起左眼看向三日月似乎不信,不过嘴巴还是笑着说:“好吧。”

虽然知道有很多人对这次和谈虎视眈眈,三日月猜想他们暗中使小手段想挑拨离间他们这本来就不太友好的关系,这种人自然要杀一儆百,好让那些敢使坏的人知道这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三日月看到鹤丸那嗤笑的笑容就知道他觉得三条会为了那么点合作关系就浑水摸鱼过去。简直是笑话,不过三日月自然不需要跟他解释,信不信他本来就不在意。

鹤丸把事情交回给三条,三日月让石切丸把这些叛徒和卖东西的处理好,并且把捉到人这件事说出去,把这些人现在什么德行的照片拍下来送给那些不安分的虫子。他要让整个黑道都知道,人他们捉了,是什么事他们也知道了,现在他们门户清理好了,之后就到那些不自量力的人了。

三日月知道鹤丸行动力快,不过快到这个地步是始料未及的。鹤丸在逼供完之后离开,三日月心想他回去五条就算要报仇起码也要跟自己的属下杀上去,毕竟对方虽然不算大组织,但是也有一定规模护卫人手充足,属于道上略有名气,拿来开刀正合适。三日月夜晚刚到目的地,门口一片狼藉全部是尸体和血,见状三日月就叹了一口气。

三日月走进会里,所到之处全无活口。这血都渗到鞋底了,三日月只觉得今天鞋子是洗不干净的了,走入深处总算听到一些人声,伴随着惨叫和枪声,当然,还有omega催化剂的味道。

属下帮三日月拉开两边的门扉,鹤丸一个人刚把这房间最后的人全部解决了。一个人,一个omega居然敢单枪匹马杀去alpha的阵营三日月也不知道该鼓掌他的勇敢还是为他的有勇无谋喝倒彩。现在这个会的老大尸体正躺在鹤丸脚下,那些精锐保镖大部分在这里保护他们的老大,可惜似乎并没有作用,鹤丸把他们全部一个不留解决了。那些omega催化剂可以令人发情,所以鹤丸现在还能站着也实在不可思议。要不是睡过,三日月都要怀疑他其实不是omega。

鹤丸听到声音抬起头,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口,三日月身边的人好像被他的视线吓退,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仿佛鹤丸四周有一股不可接近的气场,谁走近就会被大卸八块。

真可怕,三日月对身边的属下说:“你们先去附近处理一下,我在这里。”

属下们有些惊魂未定,不过三日月坚持他们也就听命散开了,只留三日月一个在。三日月看着鹤丸,心想这猛禽受伤大概就是这样。三日月看得出鹤丸意识有点不清醒,单枪匹马杀过来身上不挂彩是不可能的,三日月看他脸色也有血迹和伤痕,衣服不少地方破破烂烂露出伤口,大概现在是本能反应支撑他的身体还站在这里吧。

三日月第一次这样和鹤丸对峙,毕竟过去鹤丸都和他那些兄弟行动,就没试过那么狼狈。不过说他狼狈也不对,因为这种时候,他还是站得笔直,始终倔强地看着所有出现在四周的人,如果他们动手就拔刀,哪怕受伤流血也不肯低下自己的头颅。

犹如困兽。

三日月想了一下,毕竟在过去,他和鹤丸见面就没什么好事发生,彼此之间的气场都十分凌厉,要像一个alpha那样安抚omega的事情三日月是从来没想过对鹤丸做的。但是他们三条和五条被明令要求好好相处,所以这鹤丸国永放着也是不行。于是三日月试着调节自己的信息素,好像过往他安抚那些omega一样释放出自己是安全的信息,一点一点地渗透,希望稍微有些安抚作用。

不过鹤丸纹丝不动,三日月狐疑自己的信息素一点作用都没吗?鹤丸站得跟雕像似的,三日月判断了一下之后,往房间里头走去,果然鹤丸并没有对他动手。

三日月来到鹤丸面前挥挥手说:“鹤丸国永,你能不能走?”

总不可能抱他出去吧?给看见误会多不好,背他出去也不好,看着丢人。三日月只能牵起他的手说:“先走吧。”

还好鹤丸还能动,虽然步伐有点不稳,但好歹被三日月牵着,走不稳三日月还能扶扶他。三日月放慢脚步让他们保持并肩的距离,不让人看得出他们两个牵着手,不然这两个人牵手出来看着就很诡异。

属下看到他们并肩而行,心里还感慨他们老大看起来和五条这个刺头确实有缓和关系的迹象,看这画面多友爱和平。老大吩咐完后续事宜还让这五条的人上了车,看来真的是新时代要来临,他们这些黑二代要搞好关系了。

三日月开着车时思考应该把鹤丸送去哪里,他这满身挂彩送回去五条三日月估计解释会很麻烦。开车门时鹤丸刀手里还拿着,三日月叫他收起来吧不然等下开车戳到人就不好了。要是日常鹤丸一定打死不收好,誓要把三日月戳出个窟窿才好,现在鹤丸勉强听了把刀收回刀鞘,可还是拿着。三日月也就由着他,思前想后,还是回去昨天他们那个住处算了。

三日月开车回去停在家门口,刚侧头想叫鹤丸起来就看见他抱着刀靠着副驾睡着了。他似乎是累了,大概是安全的alpha信息素让他放松下来了,靠着椅背就睡得不省人事。路灯落在车窗上,鹤丸的轮廓镀上一层朦胧的亮光,刚战斗完他身上的伤口血迹很显眼,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不过本人现在睡得安稳,抱着刀睡着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去哪里捣乱完就回去安乐窝的某种小动物。

三日月支着脸颊看着他就想,这是哪里捡回来的野猫啊。

估计那些伤口碰一下就会醒了吧,抱他回去也不太科学,三日月干脆不叫鹤丸了,他睡醒了再说吧。三日月就这样靠着车窗支着脸颊看面前的夜色,他发了一会儿呆后心想这可真是不可思议,毕竟他可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和鹤丸可以坐在一起超过一分钟相安无事。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吧,三日月开始觉得车厢的气息不太对。不过其实这气息早就该不太对了,毕竟鹤丸肯定是吸入了那些omega催化剂,那些人看他是omega所以用这种手段再正常不过了,他们三条不屑做但不代表其他人到生死关头这种手段不会用。

三日月侧头看着鹤丸,他现在呼吸急促,看起来像是皮肤发热一样出汗。三日月心想现在才发作算拖得久了,他问:“你吃了很多抑制药吗?”

鹤丸闭上眼睛的样子似乎有些神志不清,他没有回答。不过这omega信息素已经发散到不可抑制的地步了,所以这车厢现在就是引人犯罪的温床,离点火就只有一瞬了。三日月看到鹤丸出汗不适的样子,伸手把他被汗水弄湿的头发拨开,他这脸颊真是烫得惊人,煮个鸡蛋估计都能熟。鹤丸好像因为这个动作醒来了一下,他睁开眼睛盯着三日月,那眼神也不知道是审视还是警戒,反正没欢迎的意思,不过也没攻击的意思就是了。

情况很微妙,他们两个居然就这样和对方视线交汇平安无事超过十秒。这路灯还亮着,灯光朦胧暧昧地在车窗外亮着,三日月发现自己贴着鹤丸脸颊的手还没收回,这野猫也没有禁止人类触摸的意思。所以三日月有了进一步的动作,他挪过去,在狭窄的车厢里,坐在鹤丸大腿上的时候三日月低头看着他呼气的样子,黑暗的影子把路灯的灯光遮住,三日月说:“和我做,还是给你叫几个alpha?”

三日月觉得自己还是很民主的,比起上次直接叫几个alpha的独裁决定,这次他追加了一个选项。叫其他alpha麻烦自己打手机,选他就现在,马上,在车上。毕竟现在是信息素轰炸,能忍耐到极限只能说彼此的抑制素效果都不错,不是假药,不过就算灵丹妙也也要到极限了,大家也就故作若无其事而已。正当三日月要检查一下鹤丸是不是当机了哑了的时候,鹤丸眉头皱了皱,半天嘴巴总算动了动。

“你。”

【tbc】

--------------------------------------------------------------------------

也不是我想停在这里,而是我要上飞机了

五一快乐~

评论(60)
热度(552)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