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裙下之臣 04

*这章真的好鬼长

一.

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建立了一种非常微妙的关系。

他们依旧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有自己的同伴玩伴床伴,但偶尔会约一下对方。没什么规律,见面的时间也很随意,有时候甚至称得上任性。例如忽然半夜三点一通电话,又例如全体吃饭忽然一通电话。仿佛互相捉弄,互相碰运气。

虽然他们在人前见面次数不多,不过至少看起来过去那种见面就周围空气要窒息的感觉减弱了,生意上还是彼此都为利益而提要求,不过现在他们不会动手,而是选择协商。大概是因为五条和三条和谈了他们也要学会收敛吧,其他人想到。

鹤丸和三日月见面最多的地方就是他那个家。自从第一次在那里落脚之后他们偶尔会在那里见面,还省了找地方。鹤丸偶尔会直接过去,运气好的话三日月也在。因为三日月没有给鹤丸钥匙,鹤丸经常会在窗口出现,三日月看着他拍窗户的时候只觉得家里来了只野猫,拍着爪子问自己有没有被他的突然出现吓到了。

虽然日常不敢恭维,但如果说是上床鹤丸是肯定及格的。三日月曾经听说过鹤丸对于自己的情人都颇为宽容,喜欢他的人不少,为他伤心的也很多,他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说不清是温柔还是薄情。鹤丸听了之后说三日月在他这里听说的评价也是一样,大家半斤八两,要说坏他们都一样坏。

鹤丸说着的时候正和三日月在床上做了一阵子,在灯光下金色的瞳孔上面似有片光游过,三日月看着一会儿就问:“那你有过很喜欢的人吗?”

“那可太多了。”

“我指的是你喜欢到想要一辈子那种。”

“没有。”这个鹤丸还真没有想过,所以回答得没有犹豫。“对我来讲,爱情远没有其他东西重要。”鹤丸反问:“你呢?”

三日月想了一下,看着鹤丸说:“没有。”

“那你问来干嘛?”

“只是忽然觉得难以想象吧。我想象不了自己,也想象不了你。”三日月停下来看着鹤丸,这朦胧的灯光中他在自己怀里的面容也变得暧昧不明。“或者像我们这种类型的人和爱情本来就无缘吧。”

今天这对话真是难得的文艺,鹤丸心想他和三日月做了那么多次都没探讨过这些,他其实也没兴趣了解。不过既然三日月问出口了,鹤丸就思考了一下,他问:“爱情重要吗?”

“也许重要,也许不重要吧。”

“你看,你回答都不确定,因为你心里有和它同等重要或者比它重要的东西。”鹤丸坐起来,他衬衫领口大开,皮肤上的汗水顺着脖子滴向锁骨,他盯着三日月的眼神颇为狡黠,说:“这点上我和你是同类。真难得,我居然有认同你的一天。”

大概是同类相惜吧。他们这样的人不会轻易爱上什么人,他们可以拥有爱情,但那不是支配他们的必需品。所以他们的界线把握得很好,各取所需不会自作多情,比其他人都要安全,三日月听得出鹤丸是这个意思。

这也许是他们两个偶尔喜欢找对方的原因吧。在无聊的时候,找对方可能是最合适的。

他们两人维持这种状态接近一年,像极了鹤丸手上那根烟,找不到定位和去处,若即若离飘渺如烟。

三日月的父亲有一次给了三日月一叠照片,上面全部都是些相貌不错的男男女女,有几个有些面熟不过三日月记不起了。这一手以前三条宗近就给三日月试探过,他无奈地笑着说:“父亲大人,我暂时没结婚的打算。”

“不是给你的,是给那个鹤丸国永。”三条宗近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瞄了一下那些照片,说:“那小子迟些可能结婚。我们三条的人可以考虑一下。”

三日月愣了一下,听着他的父亲继续说:“本家的人不考虑了。五条国永人精得很,不会让我们家族有重要地位的人过去的,他不想有其他有影响力的人干扰五条。但是旁系的可以考虑,可以联姻的话对我们还是有好处的。”

三日月低头看着那些照片忽然觉得很刺眼,他说:“这似乎有些唐突。”

“不唐突了。那小子是个omega,没有标记的话会很不稳定。”三条宗近咬着雪茄靠在沙发上,其实最近五条国永私底下也有这个意向,只是不知道心里有没有人选而已。“五条国永很重视他这个儿子,以后一定要他继承五条的。找个安全的人入赘最好不过,这件事我们三条最好参与一下,你看人准,哪个觉得合适吗?”

三日月看着那些照片不说话,最后他说这个不宜太急,现在这样看也没谁太合适。三条宗近也心想急不来,就先准备着吧。正好今天他和五条国永有饭局,三条宗近就把三日月带上了。因为鹤丸也来,他们年轻人自己坐坐,省得跟在老头子们身边太无聊。三条宗近也懒得跟小辈寒暄,干脆就让三日月也跟着了。

三日月跟着三条宗近来到餐厅包厢,五条国永和鹤丸早就在那里。两边都打了招呼然后上菜,这顿是五条国永请的,点什么三条宗近没意见。他们老一辈谈话,年轻人也不过是在旁边陪衬而已。父辈谈着最近的生意,每一句话都暗藏锋机,所有亲切问候都是为了从对方那里谋取利益,反倒只有三日月和鹤丸是真的在吃饭。大概他们把儿子带来也是觉得自己心思不在饭桌上,还是多带个人来不要浪费食物了。

这总算谈拢了,这饭局才有点真的吃饭的意思。三条宗近想起了试探鹤丸结婚的事情时三日月的手有一秒停顿,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夹菜。

提起鹤丸喜欢什么类型的时候,鹤丸笑了笑说有趣的就可以了。五条国永那边是听得出三条宗近的意思,他豪爽地笑着表示如果有合适的对象欢迎介绍,三条宗近开着玩笑说如果有合适的话到时候自己介绍他们可别拒绝啊。

五条国永说着彼此彼此,提及到确实三条有几个对象看起来合适的时候,五条国永拍了拍鹤丸肩膀。鹤丸刚喝了一口茶清清喉咙,他留了自己电话说:“可以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见面。”鹤丸笑容可掬地说着。他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还欢迎地说:“说不定真的有可能,先劳你费心了。”

这饭局话题太无聊了,三日月想道。

鹤丸跟着五条国永回去,夜晚的时候打了通电话给三日月。他出去便利店买东西,问三日月要不要出来。三日月说那么晚他没空过去那么远的地方,要见面鹤丸就自己过来。鹤丸看了一下时间觉得过去也很远,其实他也是心血来潮。鹤丸靠着便利店门口抽烟笑着问:“你三条想给我介绍伴侣啊。”鹤丸吹了一口烟,一副想起就好笑的样子说:“看来你们那边也很关心我们五条啊。”

“既然你没兴趣,那可以不管。”三日月坐在沙发上看着书,家里的猫咪趴到他大腿上,三日月揉了揉它脑袋。“我建议你不要意气用事想着玩弄他们。”

电话里头鹤丸吹着风,三日月听到鹤丸的呼吸声,他似乎在轻声吐息,仿佛呼出了什么。三日月想起他抽烟的样子,漫不经心总是心不在焉。过了一会儿,他听到鹤丸说:“不,我会认真考虑一下的。”

趴在大腿上的猫咪抬起头来困惑地看着它的主人,电话里头的声音听不懂。它喵了一声,三日月并没有看它。

“如果真的有合适的对象,我会考虑的。毕竟我迟早也要结婚,所以合适最重要。如果是以结婚前提见面的话,我会慎重的,这点你们三条可以放心。”

猫咪蹭着三日月的手背示好,三日月好像没有觉察一样坐着,他问:“你会喜欢他们吗?”

“这个不重要,我说了,合适就可以了。”鹤丸这方面比起梦想更注重实用性,就如他所说的,比起爱情他有更重要的东西。鹤丸思考了一下,说:“不过可以的话其实我也不太赞成找你们三条的。毕竟是你那边的人,就算我以后不和你来往了,见面还是会尴尬。”

三日月好像听出了什么,他笑说:“听起来好像要浪子回头。”

“不然呢?结婚了就不要乱来了。出轨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这方面鹤丸早就打算好了,如果真的结婚他一定会和其他人断个一干二净。他只是单纯觉得如果真的选了他们三条的人那和三日月见面就太尴尬了。不过结婚这个因素组成有很多,很多事情说不准,鹤丸说:“算了,不说这个了。如果你父亲要介绍的话也不用担心我会乱来,反正结婚这个之后再算了。啊好冷,我先回去了。”

电话挂了,三日月看着手机良久,直至觉察猫咪过来蹭自己,他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

上次饭局之后的事情没了下文,好像提起之后又一笔带过。今年的情人节前夕三日月收到一个包裹,邮寄到三条,大家听到里头有滴滴声的时候如临大敌。晃了晃只觉得里头声音不太对,接收的小弟都在想要不要递给三日月。刚好三日月回来了问那是什么,岩融说是五条那里送来的,看了一下落款署名是鹤丸国永,三日月就打开了。

礼物盒被拆包,里头的东西出现吓了所有人一跳。那滴滴滴的声音就是从里头那个好像炸弹一样的东西发出。这炸弹上面还有着电子计时器,时间已经过了一半,还剩下十分钟。在电子计时器下面有三条颜色的线,隔壁的卡片写着如果剪错了会有大惊喜啊,落款还有一只很俏皮的鹤。其他人看到这个礼物就骂咧咧的,他们五条的人居然敢这样耍他们。只有三日月看了一眼问人拿了剪刀,很果断三条线都剪了。

那炸弹“砰”的一声所有人都吓得所有人都后退,探头发现原来只是炸弹上方的盒子盖打开,三日月拿出里头一小束剪好的玫瑰花掂在手心端详。这不是炸弹,而是一束玫瑰花,一切只是虚惊一场,甚至可以想到恶作剧的人正在背后哈哈大笑的模样。

三条的人骂咧咧的,这送玫瑰花几个意思,那个鹤丸国永在调戏他们组长吗?三日月随手交了给岩融,后来想了一下又让他找个瓶子装起来。他回去房间时候打了个电话给鹤丸,鹤丸那里很吵闹不知道在舞厅还是KTV,他接了电话声音都在笑,问:“怎样,收到我给你的小惊喜了吗?”

三日月靠着桌子边缘说:“很无聊的东西,不过对你来讲算是难得了。”

其实鹤丸也就是看着有趣所以买给三日月,可惜不能看到他们收到打开之后吓坏了的表情。三日月提起最近情人节,鹤丸好像有些回过神来说没记住,他又没有恋人,这节日记住也没用。难怪外面那么多玫瑰促销,鹤丸就是看着有趣买来玩玩。不过提起情人节,鹤丸觉得自己可以参加一下什么睡衣派对之类的。毕竟那天单身男女必然蠢蠢欲动,自己觅食也不用专门费心思。

鹤丸说那天他要出去玩,三日月估计也有约会,大家各自各精彩吧。他们的属下确实也准备了不少活动,虽然大家都单身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可缺少的,他们这种单身也要过得比情侣滋润。三日月也有下属邀请,有约会合适就也去了。

情人节当天夜晚三日月要出门,到门口就看到一台红色的车停在自己门口,鹤丸摇下车窗看着他说:“A区那边拍卖那块地的事情。”

哦,三日月有印象。早前拍卖一个地段一般的地方前几天被他们拿了,那里看着好像有些偏僻但是考虑过之后政府的发展扶持是件有利可图的事情,三日月就让人拿了。他说:“我们三条那块地怎么了?”

“那是我要的。”鹤丸手臂枕在窗沿说:“我本来谈好了的。”

“不关我事。”三日月说:“你拿不到你的问题,和我无关。”

鹤丸盯着三日月笑道:“要不是我爸和你爸喝了兄弟酒,按照往日我直接带人杀上来,根本不跟你废话。”

三日月身后的下属马上一副骂咧咧的样子,有的已经开口了。这鹤丸国永特意过来砸场子也不是第一次,特意过来挑衅几个意思?还挑三日月出门的时候来,分明就是来给不痛快的。三日月看了鹤丸一眼说:“你想抢也抢不过来,商人逐利。”

“上车。”鹤丸说:“谈不好,今天谁也别想好。”

三日月和属下交代了几句就上车,鹤丸开着车一溜烟就走了。他跟三日月说他今天本来有约会,就因为这土地拍卖忽然给搅黄的破事逼着要处理一趟。这内定桌底交易鹤丸以为万无一失,谁知道临门一脚。三日月也说自己今天有约,他本来根本不用和鹤丸谈什么,鹤丸说对啊是不用谈什么,要是之前,谁的刀锋利谁说话。

搞的什么鬼破烂和谈,碍手碍脚的。鹤丸小声说道。鹤丸说那地他早看中了,之后要发展的,顶多承包工程给他们三条,这个是暴利,他们做生意就谈钱。但三日月说那块地本来就是囊中之物,他可以直接全赚,没必要和鹤丸分一杯羹。

鹤丸本来来的时候想着和气生财,现在他只想把三日月抛出车窗,这人把自己内定的地方拿走了还要和他商量,鹤丸只觉得自己父亲也是脑子不好了和他们三条和谈个什么?这动手都要不方便。

这现在节日高峰,周围都塞车,塞得鹤丸心烦。三日月看着前面那些车堵得看不到路,他说:“和人商量不是这样的。随便把人捉出来就开口要东西,你觉得我可能答应吗?”

鹤丸日常也会先礼后兵,但对着三日月没这出。鹤丸漫不经心地说:“只怕我就算有诚意,你也把我当猴耍。”

“以前不可能谈,现在姑且可以谈一下。”三日月说:“我们两父亲兄弟酒都喝了,也不能不谈。”

好吧,谈。鹤丸问:“去哪里?”

“不知道。”三日月看看时间,他似乎也感到无奈,说:“八点了,我本来今天有一次很好的约会,结果给你带上车现在连吃饭的地方都没。”

“我也本来有约会。”

“既然如此,你何不明天再找我?”

鹤丸一时语塞,他也是对象是三条就第一时间弹起来,当下马上过来一次。三日月好像知道了他这条件反射,不由得无可奈何地看着鹤丸。他觉得必须要跟鹤丸说一下这个问题。

“这是你第二次打乱我的约会,你找我来谈事情却连一杯茶都没招待,我却得陪着你在这里塞车。”三日月旧事重提。“现在已经迟到了,情人节没了约会,连吃东西的地方都没有,我准备了很好的约会,结果再一次被你全部搅黄。”三日月总算转头看向鹤丸说:“而这样你还想问我拿东西,我都在想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我认为如果你准备了约会而对方临时打断你,你也会很郁闷的。”

何止郁闷,如果是无聊的事情鹤丸会想发火。想起上次确实也是闹得鸡飞狗跳,十分混乱。鹤丸看了看手表,说:“那现在去哪里?”

“我不知道。”这个时间早就失约了,三日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我认为现在得吃点东西。”

好吧,鹤丸开车去餐厅,现在到处人山人海,餐厅全部有人。去拉面馆吧?鹤丸看了一下三日月用眼神劝他将就,三日月微笑着表示他今天想过的是一个像样浪漫的情人节,而不是和人在拉面馆里吃面。

“我要和你过情人节?”其实鹤丸本来是想找个餐厅放下三日月自己一走了之。鹤丸很不情愿。“你回家煮个面吃不是更好吗?”

“我和你这种情人节没规划的不一样。”三日月看着九点了自己还在马路徘徊就很无奈。“难得我今天想过过情人节,那就要过情人节。”

“你想过的情人节对象本来就不是我吧?”

“将就吧。”

鹤丸觉得自己现在活像破坏了小朋友圣诞节梦想的成年人,鹤丸撇了撇嘴,小声说:“早知道还不如和你们三条的小姐吃饭。”

三日月问:“父亲大人介绍给你的?”

“是,之前见过一两次。”鹤丸方向盘一扭转弯。“人很斯文,斯文得不像你们三条的人。”

三日月吹着风,问:“今天是去约会吗?”

“不是。”鹤丸否认了。“情人节我不和有意向的对象过,因为那样对方会以为你要确定关系。”

“这样。”三日月笑了笑说:“那我这种怎么算?”

“你不一样。”鹤丸说起就笑了。“我和你什么都不是,所以倒是没关系。”

也许是三日月饿了懒得说话了吧,总觉得车里头沉默起来,情人节漫无目的地开车不知道要去哪里,浪漫的一天变成折腾的一天,这之后就更不好谈了。鹤丸去便利店买了一袋东西,他把情人节限定巧克力给三日月,三日月拿在手上看着说:“你让我今晚吃这个?”

“有什么办法,餐馆找不到了,先吃着吧。”鹤丸继续开车说:“等下人少点找个地方坐吧。”鹤丸瞄了瞄手上的巧克力:“情人节限定,成年人了,学学将就吧。”

鹤丸问三日月他情人节本来有什么打算,三日月说订了高级的空中餐厅包场,请了专门演奏团队,他们会在现场为这次约会来一场弹奏,等时候到了会有人送上玫瑰花,然后饭后欣赏着音乐演出,他会绅士地邀请对方和自己到舞池共舞一曲,一切的构想都是很美好的。鹤丸对三日月的安排嗤之以鼻,这种浪漫情怀他也不是没有,但他喜欢玩的是心跳,真心话和大冒险,鹤丸明显是喜欢大冒险,也喜欢人跟他一起大冒险。

“算了。”鹤丸最后妥协一样说:“吃饱了带你去其他地方吧。”

鹤丸开车带三日月兜风,这一路上驶过夜色,绕开喧闹的城市。在开往大桥上的时候三日月看到岸边五光十色的灯光全部沉在水里,三日月开着车窗吹着晚风,明亮的光从他瞳孔的表面划过,三日月问:“目的地是哪里?”

“开到哪里是哪里。”鹤丸很随意地说:“猜不到才有惊喜啊。”

鹤丸把车开到海边,这个时候周围什么人都没有,只有海水在星光下波光粼粼。鹤丸说他小时候很喜欢来这里看海,特别星星多的时候,他还突发奇想过下水去捞星星,付诸行动的时候吓了隔壁的烛台切一跳。

鹤丸说着的时候车顶打开,风从上方吹来,一切景色豁然开朗。星星仿佛全部聚集在这附近,细碎地在天幕铺开。鹤丸把他从便利店里买的东西拿出来,一些饭团炒面,还有个奶油蛋糕。三日月看了一下问:“又是情人节限定?”

“是,还送了两个钥匙扣。”鹤丸把那对猫咪钥匙扣抛给三日月说:“喜欢就拿,不喜欢就放着吧。”

鹤丸把蜡烛点在蛋糕的玫瑰花奶油上,围着正好六朵,点起来时鹤丸很满意地拿着自己的杰作说:“这还挺像样的嘛。”

鹤丸按下了音乐播放键,本来是非常热烈的摇滚乐,他马上换了一首抒情的,这才把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保住了。他切好蛋糕一人一半,然后给三日月一罐啤酒,晃了晃罐子说:“今天我们姑且干杯吧?”

三日月想了一下后同意了。于是他们进行了人生第一次碰杯,这碰杯声音响起鹤丸喝了一口啤酒之后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说:“实话说,我从来没想过有和你碰杯的一天。”

“我也没。”三日月好像有了点笑容,他喝了一口之后看着窗外海边。“我也没想过情人节会和你过。”

鹤丸耸肩,这或者就是所谓人生料不到的事情实在太多,也许对鹤丸来说是意想不到的一天吧。鹤丸喝了几口啤酒说:“土地拍卖的事情明天再算,今天过情人节吧。”

“好吧。”三日月暂时可以同意一下。“只有啤酒和蛋糕还有巧克力的情人节。”他抬起头看着头顶的天空说:“不过有美丽的星光,也还算不错吧。”

想起来上次也是这样,一路狼狈,可是依旧有星光随行,汽车引擎呼啸的声音随着风急促响起。这逃亡中仿佛又有些可取的地方,让人觉得这一天也不是那么糟糕。就正如现在,有巧克力,有蛋糕,有星光,好像其实也就简单又足够了。

鹤丸打开车门出去,绕到三日月那边帮他打开车门。他把一朵藏起来的玫瑰递给三日月,三日月看着鹤丸好像变戏法一样地递给自己一枝花,一脸好笑地想他在便利店到底买了多少东西,然后伸手接过,接着三日月看向鹤丸,仿佛要看看他到底接下来还藏了什么。鹤丸朝他伸出手,仿佛绅士一样伸手邀请说:“三日月先生,不知道我是否有荣幸请你共舞一曲?”

这悠扬的音乐缓慢而又浪漫,小提琴的弦牵出了无比动人的情愫。海风吹得鹤丸的刘海和发尾轻轻扬起,身后是海潮拍打的声音,他的笑容自信而笃定,带着笑意看向三日月。

三日月盯着鹤丸一会儿,播放器里的英文歌一直唱着,三日月想,大概是因为他觉得很有意思吧,所以才会笑得如此快乐。

三日月伸出手说:“可以。”

鹤丸牵起三日月的手走出车外,然后抬起他的手搂着他的腰。鹤丸看着三日月,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然后随着音乐起舞。

他们的视线一直看着对方,不开口,只用眼神在交流,仿佛是最亲密的舞伴,眼神和视线都在对方身上。这海浪声为他们打着拍子,三日月说:“你跳得不错。”

“我还以为你要提醒我一句不要踩到你。”没想到三日月很难得地赞美自己,鹤丸自豪地笑着说:“我们彼此彼此吧。”

跳到音乐中段的时候,三日月牵起了鹤丸的手搂着他的腰,改变了动作跳男步并且很自然地继续下去。鹤丸眨了眨后笑说:“好吧,礼尚往来吧,先生。”

他们两人在星空下与对方一同起舞,他们的动作进退有度,彼此是难得的合拍。这旋转之中犹如游戏,看起来随意而又放松,音乐节奏旋律变了之后,跳着跳着鹤丸从慢三转快三,好像是心血来潮一样,觉察到的三日月并没有异议,难得地选择顺着鹤丸的动作继续下去。鹤丸旋转的动作自由而不羁,他的舞步渐渐也没有什么章法,仿佛只是随心所欲一样。

但是看起来很自由,好像随时会离开一样,所以三日月总是牵着他的手。

鹤丸国永此人做事从来不按正常步调,喜欢做些出乎意料的事情。三日月在心里默念着,他看到鹤丸那眼神仿佛在问他跟不跟得上,他笑得多狡黠啊,狡黠得就像那天问他殉情怕不怕的时候。

其实是不怕的吧。所以三日月跟上他的节奏。

音乐停顿的时候,最后一个旋转后鹤丸往后的身体仿佛要倒向地面。三日月身体前倾搂着鹤丸的腰,依旧握着他的手抬起维持舞姿。耳边是风声,海浪声,鹤丸盯着三日月,只觉得他脸侧的头发仿佛快要碰到自己,他不由得打量着三日月那双眼睛,在星光下那双眼睛正凝视着自己,他的眼睛确实很漂亮,漂亮得鹤丸也不吝啬赞美。他们太近了,鹤丸微凉的指间贴着他的双唇。

“太近了。”

鹤丸吹了一声口哨站起来,他从口袋拿出香烟,打开烟盒之后递了一根给三日月,他自己也拿了一根衔在嘴里,然后拿出打火机。三日月侧过头时鹤丸凑过来,他们两个人的烟头碰在一起然后被打火机里的火焰烧起来。海风吹得那火焰像摇摆的灵魂,呼出来的烟气好像纱巾一样扑向脸颊。

“你看,舞池,鲜花,音乐,舞蹈都有了。”鹤丸抽着烟笑说:“这不就是你想要的情人节嘛。”

“这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三日月指间夹着烟抽着,他闷笑着说:“居然有点把我骗到了。”

在星空下的海边,他用一朵玫瑰花邀请了自己跳了一支舞。那时候他们仿佛踩在星砂之上,每一下舞步脚下都在发着光,耀眼如彼此的眼睛。

三日月眯起眼睛呼了一口烟小声说:“真的把我骗到了。”

那天最后鹤丸送三日月回去,他让鹤丸开到他们平时见面那个家里。到达的时候三日月问鹤丸:“今天不过来吗?”

鹤丸停着车熄火说:“这是不是明天商讨的甜头?我说过,我不做床上交易。”

“你不是说过想做直接说就可以吗?”

鹤丸听了似乎在考虑,他问:“这情人节还要做全套啊?”

点他可看《——

 

二.

鹤丸和三日月发生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醒来之后鹤丸一把推开三日月,三日月把他拉回来,两人推推搡搡把周围的东西都撞得七零八落,好像要把这个房间破坏一样。

鹤丸一把捉起隔壁的衣服穿好。他边穿边说:“三日月宗近,你就是故意的。”他说的时候气得眼睛发红,那声音的愤怒怎么都止不住。“你是不是等了这天很久?标记了我然后想着我之后都要听你的,五条的死敌被你标记了然后你可以尽情取笑我了是吗?”鹤丸一脚踢向隔壁的矮几,他气得无处发泄,觉得昨天夜晚的那个自己好像傻瓜。鹤丸把衬衫套上扣好几颗纽扣之后,指着三日月低声说:“你想都别想。”

鹤丸甚至现在无比想要欢呼科技进步万岁,现在还好科技进步就算omega被强行标记也能做手术解除标记关系,真是大大维护了omega的人权。虽然会有后遗症可能对身体不好,但谁管他呢?是,谁管他呢?鹤丸发狠地想。

三日月看着鹤丸这副样子其实也在意料之中,他说:“我没这样想过。我标记你不是为了威胁你。”

“哦哦好,那你标记我是为什么?”鹤丸把衣服勉强穿好了,他现在好像炸弹一样谁都不能近身。他一脸好笑的样子问:“你违反了游戏规则知道吗?难道你要跟我说你标记我是想和我在一起吗?”

鹤丸把手边的水杯扫到地上,说到最后那句他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只觉得这一切荒唐到极点,可是三日月却抬起头看向他问:“不可以吗?”

这下到鹤丸愣住了,他似乎被噎住一样静了下来。三日月看到他难以置信的模样觉得就好像看到警戒的野兽,他们保持距离,他想伸手让鹤丸稍微冷静一些。

“我们可以试一下的。”三日月走近了一点,停在他认为安全的距离试着说:“我们以前虽然那样,但是慢慢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你以后要结婚不是吗?我们可以试一下选择对方。”

鹤丸沉默了数秒后呼出一口气。

他的右手捂着额头,好像在沉思一件令自己头疼的事情。他低声说:“我就算要结婚,对象也不会是你。”

“为什么?”三日月认为这是没道理的事情。“我们以前可能有些偏见,但这不是不可调的。”

鹤丸思考到头疼欲裂,他用力垂下手视线笔直地刺向三日月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忽然这样想,我也不想知道。但你真的觉得我们可以像恋人那样吗?你觉得我们能是那样的关系吗?”鹤丸抹了抹自己的嘴巴,他觉得口干舌燥,那发红的眼睛盯着三日月说:“我只是和你上过床,我和你很熟悉吗?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喜欢去做什么吗?喜欢吃什么,平时会去哪里吗?”鹤丸一口气地说出来,连他自己也觉得混乱极了。他死死盯着三日月说:“一无所知是吧?我对你也是,我对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做恋人这个选项,我们只是个有点交集的陌生人而已!”

“我其实不太习惯去人多的地方,休息的时候喜欢喝喝茶吹吹风,吃的喜欢比较传统,但也喜欢有趣新奇的东西。”三日月很自然地接话,好像要打断鹤丸这番话。他试着走近一点,走到能伸手的距离,他捉住了鹤丸的手。“你喜欢什么也可以告诉我,你说了我就会知道。”他捉紧了鹤丸的手说:“我和你一起对三条和五条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们可以试着了解一下,然后……”

鹤丸好像被提醒了一样,他抽起自己的手,用力地把被握住的手扯回来。他好像要制止这部荒唐的闹剧一样抬起手说:“打住,打住,这都乱套了。”

他看起来有些焦急,只是呢喃着说:“都乱套了。”

三日月捉住鹤丸两臂,说:“鹤丸,你先听我说。”可是鹤丸挣开他,三日月用力把他捉住说:“鹤丸,你先冷静点听我说。”好不容易鹤丸安静了一点,三日月好像在说服混乱的鹤丸一样,他尽力想鹤丸好好听一下。三日月捉住了想推开自己的鹤丸,好耐心地劝着:“以后我们可以日常出来吃饭,去你喜欢的餐厅。或者去看看电影,去旅行也可以。我们可以像普通人一样。”

鹤丸抬起头死死盯着三日月:“但我以后要和其他人结婚的。我不可能带着你的标记和其他人结婚。”

“你不会和其他人结婚的。”这个话题三日月极之不喜欢,但他不想表现出任何不好的情绪,只是肯定而又放缓语气说:“标记你的人是我,和你结婚的不会是其他人。”

鹤丸觉得可笑极了,他只是说:“这个问题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

鹤丸用力抽回手,眼看三日月要说什么他马上打住。鹤丸和他保持距离,清楚地画出了一条界线不允许对方过来,仿佛越线就要动手了。这大概已经是鹤丸最克制的时候,他警告一样地看着三日月。

“不要再胡来了,三日月宗近。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TBC】

---------------------------------------------------------------------------

我对男啊男啊生子兴趣不大,虽然带孩子是有兴趣,所以这里设定男omega是不具备体内生那什么的功能。暂时没开发这方面的兴趣,所以先不详细设定了

评论(67)
热度(516)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