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交稿啦!!! 05

*520快乐!!考虑到520还是更新点甜的所以还是更他吧!

*CP结束啦完售谢谢大家!前20名补发特典的正在录入核对,麻烦大家等等。基友告诉我有GN投喂了糖果食物!!谢谢大家!ヽ(✿゚▽゚)ノ以前有妹子现场投喂过我鱼蛋!我当场吃掉了!好吃!给我食物的都是好人!(喂)

----------------------------------------------------------------------------

鹤丸考虑了一下,他其实有些兴趣,而且他认为之后如果要从三日月那里拿到稿子需要更好地建立沟通关系。编辑和作者要多打交道才好说话,特别他们这种名作者。

所以鹤丸很爽快答应了。三日月让小夜他们准备一下,于是今剑只能去三日月那个塞满了奇奇怪怪东西的仓库里头挖东西。

鹤丸本来想帮忙,可三日月忽然站起来,在鹤丸惊讶的视线之下火速上二楼房间关门。今剑和小夜在仓库探出头来,朝鹤丸说:“不必在意,老师可能是忽然有灵感了。”

三日月走进房间关上房门之后冷静了一下,然后拨打了熟人的电话。那边小狐丸刚赶完一个通告正在休息,看到来电显示他一脸狐疑,心想三日月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兄长大人,怎么了?”

“我刚才好像做了个很不得了的决定。”

小狐丸想了一下,他觉得三日月很不得了的决定通常异于常人,于是他问:“你终于决定把那些老人毛衣扔了?”

说实话小狐丸一直觉得那些老人毛衣穿三日月身上影响美感,能扔了想开点也是好事。可是三日月说:“你胡说什么?”

“那不然能是什么?”

三日月挪到角落,好像特担心会被听见一样小声说:“我觉得今天是个好机会,那个责编来了,今晚我让他不要走。”

三日月责编换得比袜子还勤快,小狐丸问:“哪个啊?”

三日月贴着手机小声说:“就之前跟你说的那个,就是前阵子那个。”

跟猜哑谜一样。小狐丸想了一下,想起那天去接三日月时候的那个小责编。他立马问:“去厕所蹲你那个?”

三日月没反驳,看起来就是那个了,真是跟对暗号一样。小狐丸想起那天三日月看着那本凶杀案杂志聚精会神,小狐丸心想他总不至于追到家里蹲三日月吧?小狐丸说:“这有话好好说,你也别冲动。”

“我虽然是突发奇想,但也是有深思熟虑的。”

“你不觉得深思熟虑和突发奇想这个词本来就矛盾吗?”小狐丸眼皮突突地跳,他说:“我跟你说啊,危险的事情你千万别干。”

这,虽然三日月自己也不大会玩烟火,但小心点就可以了吧。说起来那算危险品吗?三日月说:“这,总不至于炸起来吧。”三日月觉得肯定没问题,他说:“我会控制好的。”

哇,还要炸起来,他到底想搞什么。小狐丸思前想后,心里真担心三日月乱来,于是说:“反正你别乱来,我找人帮你处理一下。”

其实三日月不太清楚小狐丸帮忙处理什么,他只是想打个电话问一下意见这种时候去给鹤丸买套浴衣来不来得及还有他肯不肯穿。

今剑说烟火挖到了,就是放久了不知道能不能用,毕竟这玩意都不知道是三日月什么时候心血来潮买的,算了,没发霉就行。三日月拿过去的时候鹤丸已经坐在走廊下面,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笑道:“哟,找到啊。”

今剑兴高采烈地把烟火拿过来,鹤丸和他一起挑那些烟花的式样。鹤丸拿起线香火花给三日月说:“这个可以吗?”

“可以的。”

他们四个一起烧起烟花,说起来神奇现在都还没到夏天,他们就一起围着烧烟花,纯烧,就今剑和小夜看着那花火一直兴奋地聊天。鹤丸忽然笑出声来,三日月不解地看着他,鹤丸笑够了就说:“其实我还是第一次春天烧烟花。”

“这……好像还是夏天烧的有意思吧?”三日月其实也觉得他们四个围在一起烧烟花看起来好像有点无厘头,他当时脱口而出也没想那么多。“其实我本来也是想买来夏天烧的。”

“不好意思啊,让你把夏天的存货都拿出来了。”鹤丸抱歉地说着,三日月让他不必自责,说:“没有什么,那时候只是忽然心血来潮想夏天的时候试试在海边一边玩劈西瓜游戏一边烧烟花。”

提起今剑就忍不住插话:“结果老师完全忘了,夏天怕热于是待在家里整天吹空调。放了大典太老师飞机。”

鹤丸哈哈哈地笑了,三日月轻咳两声说:“那一年确实很热。”

“唔,我明白。”鹤丸哭笑不得地看着三日月说:“老师心血来潮也不是第一次了。”

鹤丸弯腰上半身贴着大腿,看着自己手里燃烧的花火说:“我也喜欢夏天的花火祭,以前大学的时候就和同学去过,那时候烟花很美,周围都跟炸开一样人说话的声音都听不到,但就是很高兴。”鹤丸回忆起大学时光也很怀念,他悄悄凑到三日月耳边说:“其实那时候我们是因为觉得穿着浴衣的学姐很美,所以就跟着去看看。”

鹤丸说完咧开嘴笑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三日月保密。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顽皮,今剑凑过来问他们说了什么悄悄话,鹤丸说那是秘密啊。鹤丸的烟花棒烧完了再拿了一根,他招招手让三日月过来,把线香花火垂下点燃小声说:“老师你可要好好看啊。”

鹤丸点燃了烟花,他看着发红的顶端说:“你看,这烧起来的一点是不是好像花蕾一样?”

那线香花火顶端一点红开始燃烧,火光围绕着线香花火开始绽放,那燃烧的火光不断在鹤丸的瞳孔闪过。“这花火烧起来就像花朵一样,绽放得十分热烈,每一秒都在变化。所以老师你要看好了。”鹤丸聚精会神地看着说:“因为它绽放的一生都非常短暂,所以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可以错过的。”

三日月好像被鹤丸的话影响了,他也和鹤丸一起聚精会神地看着那线香花火燃烧,每一下跃动都仿佛开出新的花瓣围绕着花蕾盛放,然后随着火光落下,可是落下一瓣又会马上盛开,仿佛与时间赛跑一样地一次又一次绽放。

三日月和鹤丸看着它渐渐烧完,最后一点火光熄灭令三日月感到惆怅。鹤丸说:“看,烟花一生很短暂,就好像把人一生最美好的时刻全部集中在一起一次绽放,所以千万不要错过每一分每一秒。这是看烟花的意义,不论哪个季节都是一样的。所以就算不是夏天也没关系。”鹤丸侧头看向三日月说:“人也是啊,所以老师如果你遇到一个自己不想错过每一分每一秒的人,一定要好好看着她不要移开视线啊。”

三日月也侧头看着鹤丸,他忽然失望地说:“要是现在是夏天多好啊。”

“不是夏天也没关系啊。”鹤丸以为三日月没懂所以耿耿于怀,他说:“只要有意义就可以。”

三日月的视线看向前方,他看着夜色出神,又如呢喃自语般说:“人声鼎沸的夏日烟火大会,少女们穿着各色各样的浴衣笑着走在路上,那些活泼的少年们也三五成行来到此处,大家都穿着浴衣,期待着在烟火下有一场美丽的邂逅。”

三日月想得出神,他好像看到了故事的画面,美好的恋情在烟火下不断绽放,那些烟花掩盖的不只有人说话的声音,还有那如雷的心跳声。

三日月额头贴着膝盖,鹤丸听到三日月这样说马上兴奋地问:“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灵感了?是想要创作了吗?”

鹤丸不断鼓励三日月,好像要把他那些花火一样的灵感催生出来,今剑狐疑地看着把脸埋在膝盖中间的三日月。只见他侧过头去神色苦恼,但脸色又有些发烧一样的红。今剑看到三日月嘴巴动了动,他小声地说了一句只有他自己听到的话。

“原来是恋爱的季节到了啊……”

 


三日月的夏天今年提早来了,悄无声息地来了,让他真的很想下笔抒发一下。

线香花火都烧完了,就只剩下一些大的烟花,今剑拿出来和小夜一起查看,两人尝试点燃,不过似乎没有用,难道真发霉了?今剑拿着花火回过头来问:“老师你知道这个怎么点吗?是我点错了还是它不能用了?”

“我看看。”

三日月走过去,他其实也不会用,但今剑喊了他也不能说不会,自己买的烟花都不会放,丢人。鹤丸先去上个洗手间,三日月和今剑跟小夜一起蹲下鼓捣。这点了好几下似乎都不行,难道还真发霉了?

鹤丸从洗手间出来后就吓了一大跳,他看到三日月拿着那烟花头对着自己,用打火机点起来,点了一下没反应就凑过去多看了几眼然后再点。鹤丸真的差点吓死了,他立马跑过去把三日月推开并且把那烟花往外扔。

那烟花确实凑巧,最后一下终于被三日月点燃了。燃烧的一刻鹤丸把三日月扑倒在地上,那烟花脱手立马跟窜天猴似地乱窜然后撞到墙上炸开。毕竟这烟花和线香花火不一样,这一炸直接墙都黑了。爆炸声令今剑都忍不住叫了一声,小夜立马把他拉开。鹤丸扑在三日月身上,马上支起身子紧张地看着他问:“老师你没吧?”

三日月摇摇头,他好像反射弧还没回过神来似的。大家都惊魂未定,这时正好小狐丸和岩融用备用钥匙开门,进来听到爆炸声马上赶过去,一看到墙都炸黑了,两人心下大惊。

小狐丸第一反应是三日月真想谋杀这个责编。

岩融是听了小狐丸说的跟着过来,看到了这一幕也大吃一惊,第一反应是三日月想把鹤丸炸成脆皮鹤。

于是岩融立马过去把压三日月身上的鹤丸提起来说:“兄弟你别见怪,下次请你喝茶。你跟我走吧。”

鹤丸就这样莫名其妙给捉起来,因为确实吓到了的关系他连被岩融带着走都是懵的。小狐丸走过去挡住三日月说:“兄长大人,算了算了。”

看到岩融把鹤丸带得越走越远,三日月的反射弧回来了,他要追出去,小狐丸立马拦着他说:“你不要这样,他年轻不知好歹你别计较,杀人要坐牢的!”

三日月满头问号,觉得他这提早来的夏天给忽然搅黄了。

岩融半夜开车送鹤丸回去,让他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个觉,然后火速地回去三日月那里。这夜晚他们三人一起坐着,今剑去和小夜收拾烟花,他们三个坐着空气凝固,三日月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小狐丸说你不是要报一箭之仇吗?岩融点点头说是啊你不是要炸人吗?

三日月沉默了很久,解释他只是和鹤丸放烟花,不巧那烟花差点烧到他,鹤丸及时过来救了自己。那烟花比较大炸得厉害,报仇是什么鬼?小狐丸和岩融表示成年人不能撒谎,这春天没事放个什么烟花?

三日月感到了沮丧。本来今晚鹤丸要住下了,他们可以聊很久的天,第二天还能一起吃早餐。结果岩融和小狐丸误会了然后直接把鹤丸拉走了。

三日月的心情,简直就像损失了一个亿。

三日月第二天早上给鹤丸发信息,询问他回去后有没有什么事情。鹤丸手机短信看不出什么,反正都说没事,自己吓到了而已。三日月仔细琢磨着,还是决定去出版社一趟,毕竟他还是觉得当面说清楚比较好。于是三日月就以来出版社了解一下这杂志短篇的事情去了一趟。

三日月忽然来,长谷部很吃惊。他心里想来之前就不能打个电话预约,让他们好准备点什么吗?一期来说的时候长谷部从办公椅那转过来,立马让博多给他泡茶带点心,同时让一期马上整理一下资料。

三日月来了就瞅了瞅办公室,给博多请进去会客室的时候眼睛还在找鹤丸的位置。三日月被请到会客室之后没多久长谷部就来了,他拿着资料进来,首先事情已经听鹤丸说了,然后礼貌地感谢三日月愿意配合。之后的合作三日月似乎是想让鹤丸跟进,这个也没什么问题。稿费等等这个都按三日月的意愿,没问题的话可以先签合约。这签好了双方握手尘埃落定,长谷部也安心了。

这话又说回来,三日月这次真算是难得的好说话。并且在言谈之中得知三日月最近似乎有小说创作的意向,长谷部马上追问情况,毕竟他们这些名家的代理每家都想要,一般他们出版社都让自己编辑和作家套好关系,可是问题三日月这么多年了都没个特别喜欢的编辑,自己派出去的那些编辑全部为色所迷,一点用都没有。长谷部试探性地和三日月谈起这个新作合作,三日月想了一下说,这个新书如果有可能的话委托他们出版社出版也可以,但是责编这个,他希望是鹤丸跟进,可是鹤丸手头上还有作者不方便,这个问题三日月还想再考虑一下。

鹤丸手头上还有几个作者,这提起来长谷部自己都头疼。长谷部知道三日月这种名家肯定是想要一个能多花点时间跟进的责编。毕竟这是长篇,不是短篇,要花的精力自然更多。长谷部很想跟鹤丸说加班费他多给一些,跟多一个作者吧。但是长谷部明白这个其实并不科学,于是他试着问:“这能给你换其他责编吗?他们都很负责任的。”

“不了。”三日月回答得没什么犹豫,他说:“你这里的编辑就他我比较喜欢,算了,这个问题迟些再说吧。”

三日月看起来也志不在聊自己新作,他出去前就问鹤丸在哪里,长谷部看时间说现在也要到午休了,鹤丸估计去完吃饭要回来了,这才刚说完,鹤丸就真回来了。

鹤丸刚和隔壁漫画编辑部的岩融吃完饭呢,看起来也没对他昨天忽然被拉走有什么意见,还愉快地挥手道别就回自己办公室了。

看到三日月,鹤丸也很惊讶,他笑道:“哟,老师。那么有空来编辑部吗?”

“是的,来聊聊杂志的事情。”三日月笑着说完,问:“会打扰你午休吗?”

鹤丸意会了,他请三日月去三楼喝咖啡。他们两坐在角落,鹤丸把茶递给三日月说:“可能没你家的好,将就一下吧。”

三日月点点头,他看着坐到对面的鹤丸说:“昨天真不好意思,我想你应该没误会什么吧?”

鹤丸喝了一口奶茶视线游移,然后说:“这个……唔,其实我那时候也是逼急要稿子没办法,平时只要好好交稿真不这样。我也不是针对你,希望你别误会。”

三日月就想果然岩融估计就是说了鹤丸一顿,鹤丸以为自己给岩融抱怨了所以才会被说教。三日月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说:“我理解,那时候只是有些误会。他们只是听我聊起的时候理解错误了,你不用太在意。”

鹤丸想起岩融语重心长地跟自己说做编辑也要有点人性啊这样蹲作者把人吓到怎么办。鹤丸思前想后问:“要不要给你……”

“不用。”三日月一看鹤丸那表情就是问他要不要换责编。“我们难得磨合好了,你继续当我的编辑就好了。”

三日月深深地觉得,他的夏天差点就要被自己的兄弟结束了。

为了能扭转这个状况,三日月决定要营造自己是一个有良心的作家形象。于是在杂志截稿日之前他就把第一个短篇写好了。在写完的那一天三日月约了鹤丸过来,自信十足地把稿子递过去,一边喝茶一边注意鹤丸的反应。果然鹤丸看了之后十分惊叹,他不由得说:“真是十分精彩的番外,原来那个情节是这么一回事,老师你之前的伏笔设置真好啊。”

三日月轻咳两声,然后谦虚地说:“还好吧,也就随便写写。”

鹤丸赞不绝口,收到一篇满意的稿子的他就好像吃到了美餐一样,神色透着说不出的满足。他和三日月聊了一下关于后面短篇的问题,三日月已经考虑得很周到,鹤丸也没有意见了。收好原稿之后鹤丸就告辞了,这和三日月想的不太一样。鹤丸拿着原稿表示自己一定回去让校对部好好校对,如果有什么事情再来联系。三日月看着鹤丸拿着原稿离开自己家开始怀疑人生,在家里静坐了两分钟之后,打电话约岩融吃午饭然后就过去了编辑部了。

三日月来编辑部的时候还转了一圈,正好给岩融看到。岩融跟他说他们漫画部在楼上,楼下是文学部的,然后就把三日月拉走了。岩融今天刚收完稿子回来,三日月一个写文学小说的出现在漫画部门时烛台切以为他要弃文从漫,岩融说想多了,三日月顶多也就会画画山水画再加只乌龟,漫画这种东西他小时候也就看过一两本,早就脱节了。

岩融领着三日月去附近餐厅,他这兄弟特意过来一趟总不可能真的是过来弃文从漫,一般三日月没事也不会过来,所以岩融也愿意听听三日月想说什么。听了半天无非就是他提早交稿了,岩融赞了他一句真是文学楷模实属难得,掰开筷子开始搅拌酱料。三日月说他交稿了之后编辑就走了,岩融抬起头看着他问:“那不走要干什么?拿了稿子不走还给你坐着说冷笑话吗?”

“你们编辑拿了稿子走得如此之快,是不是太过无情?”三日月对此提出了异议,甚至对于编辑这种拿了稿就离开的行为表示出了不同意。“好歹作家辛苦创作完交稿,难道不应该好好坐下大家再聊聊吗?”

“聊什么啊,我们编辑要上班很忙的,拿了稿子赶紧回去校对排版安排印刷才是正经事,谁有空跟你扯皮。”岩融觉得三日月这就怪了,日常那些作者把稿子交出去恨不得赶紧把编辑撵出门好让自己清静些,三日月倒是想自己编辑留着聊天,那么勤快的吗?想起上次三日月做那危险事,岩融担心他是因为一计不成于是再生一计,连忙劝他:“你就别跟鹤丸计较了,就实话我们编辑都不容易,拿不到稿子可要给很多部门添麻烦的。我说了那小子了,他以后不会这样蹲你,你大人有大量别想那么多了成不?”

三日月搅拌着奶茶看起来闷闷的,一副想不开的样子。他自言自语说:“日常其他编辑都不会走那么快的,他也走太快了。拿了稿子立马跑得没影了。”

“所以你之前不是抱怨她们老赖着不走你很困扰么?难得换了个不困扰的,你又瞎琢磨什么啊?”岩融拍了拍三日月肩膀说:“别想了,吃饭吧,这顿我请了。”

岩融这饭刚吃了一半,助手电话打过来就说他手下的漫画家这个时间点了还差13P漫画没画完,人却在睡觉了。岩融立马打电话过去吼着“静形你别不交稿子!现在我就过去盯着你”然后挂了电话,快速地把饭吃完,然后跟三日月说:“我钱放着啊,等下要去作者家催稿,明天交不出来就麻烦了。”

三日月看着岩融若有所思,问:“这你们催不出稿子就得这样上门吗?”

“是啊,他要是不交我就得多过去几趟,不去也不行。”岩融快速吃完几口然后把包包背上,烦恼地说:“反正他别想不交稿,不交,我蹲死他!”

眼看岩融要走了,三日月再问:“但这样你不会对那作者印象很不好吗?”

“他要是没才华,能当作者吗?他要是身上毫无闪光的,我才不追着他跑!”岩融背着书包回过头来说:“只要他能给我交出优秀的作品,我就当他折腾得我死去活来的事情没发生过!”

三日月看着岩融风风火火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tbc】

评论(34)
热度(343)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