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交稿啦!!! 06

*最近忙成DOGE,预售本子的信息迟些再整理了。还有……我的九龙梦呢!!我的黑道老大与他的CHINA情人(X)梦呢!!为什么撩我!撩了我又不给完整的售后!!整天就知道黄土高坡!!!

----------------------------------------------------------------------------

三日月宗近第一篇短文顺顺利利交稿之后,开始了消极怠工。

鹤丸心想这时间还充裕,上次三日月是交太快了,超常发挥,也不要求他每次这样。但是这第二期还有十几天,三日月一笔都没动,鹤丸电话问他大纲或者想写什么都是没有计划的,总不能真的踩着死线送印前交吧?

长谷部表示他们这些作家要多上心些,毕竟都不能太凶得罪他们,鹤丸就多过去看看吧。礼物这些公司出钱了,鹤丸去银座给三日月买了布丁带过去,提前打了电话预约开门就看到三日月在逗鸟,鹤丸关切地问:“老师,你是身体不适吗?”

三日月逗着自己那鹦鹉不亦乐乎,听到声音看过去鹤丸那里说:“没有,我很健康。”

鹤丸松了一口气,表示这就好。于是他走过去说:“老师,这下期的短篇你有构思了吗?我觉得这个我们可以谈谈。”

“我暂时没有什么构思,也许是暂时没灵感写不出来。”

鹤丸这就有点急了。这作家交稿前没灵感,万一开天窗这可怎么办?鹤丸马上想跟三日月讨论一下理清楚思路,三日月想了一下说:“我一般都爱出去逛逛,逛着逛着说不定就想到什么了。”

鹤丸想了一下,自己也总不能天天陪着三日月逛吧,不然工作进度要落后很多。三日月也没要求他天天跟着,说正好明天周末,要不大家出去吃个饭,去外头逛逛找点灵感。鹤丸心想这也好,起码不耽误日常工作时间。他把布丁送给三日月,说上门打扰了不好意思,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跟他说,然后就回去编辑部了。

鹤丸有点愁,但他很快又乐观起来了。毕竟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半夜去拿原稿打的赶去印刷厂也不是第一次了。还有十几天,这逆天改命还是有办法的。

回到编辑部,鹤丸发现一期和长谷部都很愁,放下包包鹤丸就问怎么回事,他心脏好,坚持得住,有什么大风大浪就一次过来吧。一期和长谷部低头良久,长谷抹了一下头发擦了一把脸,然后壮士断臂一样地看向鹤丸。

“有个突发情况,源氏兄弟前头三期的稿件已经交了,但可能后三期没空,需要替补。”长谷部谈起来就头疼:“据说最近他找到有个医生能治疗髭切一直记不得他名字的病,所以膝丸昨天就带着髭切去印度那接受精神疗法。”

“他居然觉得他哥这问题能治?”鹤丸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我一直觉得髭切这个问题医学上是无解的啊。”

“但膝丸老师觉得可以解,就像写文,灵感没来而已。现在灵感来了,他要马上捉住。”一期一想到名单上最好应付的那个忽然跑路,也忍不住有点小忧伤。“现在我们在想换哪个作家。”

问题一期左看右看都找不着哪个是比较好对付的。一般来说他们会提前让作者存稿,写够多少章然后才开始连载。但由于他们这些名家不吃这套所以也不能逼着让他们赶个十几万字,膝丸算是好说话的,在第二期之前已经把他和髭切合写的后三期交上来了,虽然膝丸说他带着手提电脑在印度也会努力写一下,但问题是这后三期要真没人接上断更,那可就麻烦了。毕竟天知道这印度手术靠不靠谱,髭切什么时候能回来。普通作者还好,这个栏目他们一定要邀请名家,要知道名家全都是要预约的。

“这你看看莺怎样?”鹤丸觉得天无绝人之路,立马开始翻自己的小本子。“一期之前不是合作过吗?你跟应该也可以吧。”

“不行,莺丸老师现在不在国内。”一期揉着太阳穴,他本来想着就算莺丸的电波跟外星人一样自己也要硬上一把,可问题一期也没办法。“中国有茶叶展,昨天他就飞过去了。”

“那歌仙老师呢?”鹤丸张望着同田贯在哪里,说:“叫同田贯扛一下吧,歌仙老师还是挺好说话的。”

“歌仙老师他的新小说还有二十天就要交稿了。”长谷部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日历,说:“但他现在只想做手工艺品静心。你今天前脚刚走,同田贯就在电话那里跟他吼了一轮,然后抄着家伙冲去他家了。”长谷部看着也有点累,他说:“我叮嘱了,不要打烂歌仙家里的东西,太贵了,编辑部不赔的。”

鹤丸把名单一个个数出来,这些名家和普通作者不一样,让他们明知有死线还要往上赶啊,那是不可能的,就是这个锅没人肯接。最后长谷部看着鹤丸,那眼神盯得鹤丸发毛,长谷部拿小本本写了一下,说:“这样吧,你手头上那些很麻烦的作者一期跟吧,你最近就只盯着三日月好了。”

鹤丸一听就知道长谷部什么意思,他靠着椅背往后仰,生无可恋地说:“你能不能别让我老做这种抬不起头来的事情。”

“没办法了,要不你捉着他共沉沦,要不就是我们沉船。”长谷部觉得这死线啊,是没办法的了。那什么小乌丸啊大典太啊这些听了这死线时间纷纷拒绝,这死线开车如此刺激,谁爱上谁上。长谷部觉得吧就上一次三日月那意思他对鹤丸还挺满意的,姑且可以拼一把,说:“我跟社长申请了,我们希望要一个长篇,这个长篇到时候我们独家出版,不作为连载,只发布几章宣传然后出书。一来预热,二来替补,这几期先和源氏那几章交叉着发布,一期这期间多联系膝丸老师,争取让他多吐一章出来保底。”

“你还想我把小说独立发表版权给你拿回来??”鹤丸觉得长谷部这个在跟他说天荒夜谈,这些名家小说版权可不是那么好拿的,短篇暂时发布在杂志上是一回事,但是整体要是出书的话还得协商,以为过家家吗?鹤丸捂着脑袋碎碎念问:“说真的你们真的不考虑去印度把髭切打晕了送回来吗?”

“我不敢,我害怕还没打晕他,他先杀了我。”长谷部语重心长地搭着鹤丸肩膀说:“你加油,哪怕出卖色相,也要把稿子拿回来。”

出卖色相什么的,鹤丸觉得长谷部想多了。只是此时生死存亡,鹤丸觉得不上也是不行了,这人生处处是挑战,熬过一关是一关。于是鹤丸周末的时候就做好准备,一大早起来坐车出门去刷三日月副本了。

鹤丸其实不知道三日月要去哪里才有灵感,只是两人约了去车站见。三日月这人十分显眼,站着就跟靶子一样自己还没怎么察觉。鹤丸看到附近那些女性男性都被他的美貌迷得神魂颠倒,仿若动物园围观珍稀动物那样观望。眼看着有人蠢蠢欲动准备搭讪,鹤丸赶紧出站去三日月身边,把他带离人多的地方。

“抱歉我来迟了,老师你真的是太显眼了。”鹤丸带着三日月离开,这周末哪里都是人,三日月穿着传统和服披着日式羽织真是十足的日本风雅男子,走在路上回头率百分之一百,甚至有星探过来想问三日月要不要当模特,鹤丸帮他把这些凑上来的小怪兽驱逐开去,甚至不由得怀疑地问:“老师,你日常怎么出门的?”

“也就这样出门。”不过三日月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去这种地方买东西什么的要不是预约上门送货,要不叫今剑他们出去。三日月很宅的,他看到市中心人那么多也觉得不适,说:“我很少出来,一般都是坐车直达,或者让今剑他们帮我买东西。”

鹤丸看得出三日月很不适应这城市快生活的节奏,特别是这人群目光真的太过明显了,鹤丸拉着三日月路过百货大厦,说:“要不换身衣裳你觉得怎样?”

鹤丸带着三日月想进去百货大厦,但是又担心上面卖场人很多,到时候要试衣服排队估计很不方便。三日月听了困惑地问试衣服要排队的吗?鹤丸表示周末人多,肯定要排好久,就怕到时候耗时间更多,他和三日月没法聊正事了。三日月还是觉得这正常来说试衣服是不用排队的,不然很影响购物体验,于是拿出了一张黑色的会员卡,说要不去这看看吧,他日常衣服都在这里订的。鹤丸接过看了一下,看了之后满脸黑线,他觉得三日月这个衣服买一件能抵扣他一个月的工资,这作家版税收入高真是幸福啊,要真让鹤丸去买还不得牙疼死。

按照这卡上的地址,鹤丸带着三日月来到另外一家百货公司。这家百货公司鹤丸日常是不会来的,毕竟走进去周围全部弥漫着金钱的气息,看一眼都会被价格砸晕。三日月跟着指引台的小姐引导来到三楼的服装店,他拿出那张卡之后马上有人殷勤接待,鹤丸跟在后头,三日月走得很自在,那些服务员问他需要什么服务他也很自然地交代。走到一半三日月停下脚步问:“你觉得我穿什么好?”

其实鹤丸是想三日月不要穿得太显眼,但这里的衣服看起来就不是日常居家类型的,鹤丸只能给他说尽量挑些日常的服饰,三日月意会了之后让人把这个季度的日常款新衣服拿过来,等他穿着一套西服出来的时候鹤丸只觉得这男人真是任何时候都闪闪发亮,鹤丸没见过三日月穿西式的服装,这西服衬得他身形修长,身姿挺拔散发着一种禁欲的美感,和他穿和服那种优雅的美不一样。三日月在其他人的帮忙下整了整外套,那长腿迈出脚步鹤丸怀疑他副业是不是走T台的,三日月来到鹤丸跟前问:“这样可以吗?”

鹤丸看得目瞪口呆,他觉得三日月真这样出去,这外头的人不得疯了。这人要是真的去当明星大红大紫绝对不是问题,刷脸能刷到时代广场那里去。鹤丸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得发自内心说一句:“老师你穿得真好看。”

这声赞美三日月听着颇为受用,于是真把这套衣服买下来了。三日月看了一下时间,他从落地玻璃往外看只觉得外头街道人来人往跟蚂蚁群似的,他回过头来说:“外头人太多了,这里楼上也有餐厅,我们在这里吃吧。”

鹤丸还被三日月这模特身材震撼着内心,点点头答应才发现不对。这里吃饭?人均多少?此时三日月已经自顾自地走去电梯那边,鹤丸马上转头打了个电话跟长谷部说他们在哪个位置,这顿饭能不能报销?他怕自己的工资卡支撑不住!长谷部一听这地方马上查了一下人均消费,一查瞬间倒抽了一口冷气。他和鹤丸争论了很久,报销百分之二十好不容易提到三十,长谷部倾情推荐鹤丸带三日月回人类世界吃饭,但来不及了,这命运的电梯来了,由不得鹤丸不上了。

鹤丸跟着三日月到顶层的空中餐厅,鹤丸坐立不安,不是因为周围玻璃透明他畏高,而是他看着价目表心里就在算着自己的信用卡账单还有工资卡余额。三日月从容点餐,他英文居然还说得挺好的,一点日本口音都没有。期间还问了鹤丸一句有什么不吃的,鹤丸很想说太贵的不吃,但是最后只能勉强笑着说自己不挑食,然后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人生在世总要豪爽一次,好歹报销百分之三十!

这菜上了,鹤丸这吃菜顺序都是跟着三日月学的,生怕自己做什么不得体的事情丢人了。三日月好像看得出他拘谨,就问:“你平时很少来这些地方吃饭吗?”

“确实没来过。”鹤丸终于等到正餐上了主食,喝着香槟吃着牛扒他感觉这一口吃下去都是钱,不过味道确实是好,真是痛并快乐着。鹤丸说:“老师你常来吗?”

“嗯,因为这里人少,不用等位置。”三日月心里想了一下说:“抱歉,我没想过你会不习惯。”

“也没有,确实是挺好吃的。”鹤丸心想公司出个百分之三十,自己能吃一顿高级午餐也算是赚到了。鹤丸心情马上又好起来,他说:“我还没来过,谢谢你带我来。”

看到鹤丸喜欢三日月也松了一口气,这饭吃完了开始上甜点,他们也终于有空聊正事了。鹤丸用餐巾擦了擦嘴巴,思考着怎么开口。三日月瞄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换了打扮的关系鹤丸觉得穿西装的三日月比平时更加有压迫感。而三日月好像已经有所觉察,他说:“有什么事情你不妨直说。”

比起这餐费更坐立不安的事情即将发生,鹤丸叹了一口气然后道明原委,先是说如果真可以的话这一期的短篇时间可以协商,他们另外找人替上。现在鹤丸传达出版社的意思是希望三日月可以把新作的代理发售权交给他们,而这新作会先在月刊上预热放出,时间就在这一期。

三日月安静地听完,鹤丸觉得他那眼神就像X光一样审视自己,半晌三日月开口说:“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最近老在帮你们收拾烂摊子?”

“这也没有,只是我们提出这个建议觉得不错,老师不妨考虑一下。”鹤丸瞬间感觉到一股压迫感,真是明明心虚也要硬着头皮上,还要保持微笑步步为营。“我们在老师新作上宣传必然会十分用心,绝对会交出让你满意的成品的。”

“我新作连影子都没有,你们说用心宣传大概也不知道应该要宣传什么吧?”三日月笑了笑,好像也看穿了鹤丸这话水分极多。“你们是想着我的名头挂上去就万无一失,先把我套住是吗?”

鹤丸想,其实一定要让名家上月刊就是用他们的名气来吸引人,但这不代表不用确保作品质量,否则这会砸了新刊招牌也会让作者引来非议。这个月刊突发情况颇多,他们这样临时起意确实会给人带来麻烦,这个鹤丸心里也是清楚的。十三天构思一部新的长篇就为了替他们杂志收拾烂摊子,还想狮子开大口拿版权,时间紧迫还要求贪心,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提议。

“这个问题我是有考虑过的,我也并不想让老师你随便写个小说了事,不然确实是很不负责任的。”鹤丸昨晚就想过了,毕竟这个事情他们出版社十分重视,鹤丸也希望能出一部好作品大卖,所以他认真说:“如果老师愿意的话,我可以全程跟进这部作品。也许老师你现在还没有灵感,不知道应该写什么,但我可以和你一起讨论构思。这一切从零开始,但我们可以一起共同进退的。”

三日月不说话,鹤丸的心突突地跳,他觉得自己这话其实说得也很虚,不过这美好前景还是要铺出来的。毕竟现在他就是孤注一掷,一定要拿下三日月还不能把他惹毛了。鹤丸心想要是真成了长谷部一定要升他工资,但鹤丸觉得这能不能成还太难说了。三日月虽然看着好说话,但鹤丸觉得他不傻,甚至还有点难搞。这沉默时间太长了,鹤丸再说:“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们一定会很认真对待你的作品的。”

三日月看了鹤丸一眼,然后侧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说:“如果你要跟我的长篇,那你只能有我一个作者。毕竟我创作期间会遇到很多问题,不希望出问题的时候人联系不上需要等待。”

鹤丸顿时眼前一亮,感觉事情好像有点转机了。三日月继续说:“我和你合作时间不算长,这小说是第一次。我和其他作者不一样,可能会有点自己个人喜好和要求,这一点你能接受吗?”

“可以!”

三日月审视着鹤丸一脸好笑,说:“之前不是说对我没兴趣,不想专门负责我吗?”

“我那话也不是这个意思。”鹤丸想起自己那时候豪言壮语,现在也算是为势所迫,这好话自然是要说一下的。鹤丸非常郑重地说:“我的作者都很重要,我既然说了负责你,那就一定会对你负责任的。”

三日月颇为喜欢鹤丸这种认真的态度,他低头笑了笑,想了一下说:“写个恋爱相关的故事怎样?”

听到三日月那么快就有灵感了,鹤丸马上表现出兴趣并且询问,他眼睛仿佛都在发光一样,看着三日月的眼神充满期待。三日月看着鹤丸微笑,支着下巴思考般自言自语说:“就写个关于夏天的恋爱故事吧。”

写一个关于夏天的恋爱故事,就好像那天夜晚时那样怦然心动的感觉。那场还没有发生的夏日烟火祭将会通过文字呈现,浪漫而且唯美,令人不自觉地期待起来。

看着三日月的笑容,鹤丸不禁说:“看你的表情,这是个很幸福的故事吧。”

“是吧。”三日月看着鹤丸说:“我觉得,偶尔试试写这样的故事也不错吧。”

[tbc]

评论(25)
热度(310)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