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交稿啦!!! 08

*虽然我有很多东西想写,但是我还在死线里游泳中。

*这周末总算预售要结束了,每次都希望能快点结束那就不用提心吊胆了

----------------------------------------------------------------------------

鹤丸把三日月的长篇第一章还有短篇都呈交了上去,并且申请第二期做一回三日月的特辑预热。为此他甚至还提早做了访谈,准备资料非常充分,随时都可以就绪了。长谷部认为鹤丸这个判断正确,之后他们打算出版三日月的新作,这能让他的书迷更加关注这本杂志,那么这个预热就是必须的了。

三日月不爱写大纲这个长谷部知道,以往也没有出过问题,但他还是有些犹豫地询问鹤丸这次的稿子稳不稳,鹤丸用自己的信用担保肯定不会出问题,长谷部就放心了。毕竟三日月这稿子前两章是真的好啊,如果发展没问题的话一定会大卖,长谷部的出版直觉是这样说的。

但三日月怎么忽然那么有兴致写纯正的爱情故事?算了不想了,反正三日月要突破自我,这又是一个卖点。

鹤丸在汇报完工作之后就去找烛台切。他最近大部分时间会去三日月那里,回来公司的时间变少了。在这之前他决定跟烛台切取取经,学学做饭。烛台切笑着说他怎么连这个都要兼顾,鹤丸说未雨绸缪,而且他也想在三日月那里刷回一点好感度。之前三日月叫他做饭,鹤丸也想着有机会就做一顿给他当做是赔罪,既然如此那自然要下点苦工。

烛台切听了就说鹤丸对作者真好,这段时间去作者家一切顺利吗?两人交流起了催稿心得,提起这在作者家里蹲守烛台切也是深有体会,他说蹲过最长一次就是明石,那时候冬天他进入了冬眠状态,整天在被窝里起不来。可是他连载的漫画要大结局迎来最重要的一回,编辑部都准备好了所有宣传,网络和信箱收到无数读者来信,大家翘首以盼,连杂志也大肆宣扬,一切都准备就绪。

“结果他冬眠完全瘫痪,我那时候和狮子王冲去他家里,待了大半个月。”烛台切说起那时候就笑得无奈,说:“我们就这样待着和他的助手一起住了半个月,狮子王在深夜大家睡着休息时还帮忙上网点。没办法,明石老师你看少一秒钟东西都拿不出来。当时我都在他家办公催稿,后来还是用萤丸的照片每天放床头把他钓上来的。”

提起来真是不容易啊,烛台切真情实感祝福鹤丸,希望他和大手相处愉快。毕竟漫画家和文学作家不一样,看歌仙他们,烛台切每次都觉得他们这仗啊打得太可怕了,他宁愿去钓明石。

鹤丸记好菜谱,然后仔细地写下做菜的重点。这些年他一人独居,也就会做做咖喱这种食物,平时自己都是吃泡面或者即食类食品,但是总有一天这厨艺说不定会用得上吧,所以鹤丸决定好好学习到时候给三日月一个惊喜。

鹤丸过起了日常到三日月家里跟稿,空闲时候就回去公司报告和跟进的生活。鹤丸发现三日月虽然不会写大纲,但跟他聊故事的话还是能知道大概的。这次三日月写的故事是昭和时代一个叫贵子的少女和一个叫五郎的少年的故事。那个时代大师辈出,文化灿烂,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年代。而这两位少年和少女就是在这样的年代相遇,喜欢音乐活泼好动的贵子和不苟言笑的五郎在同一个城市相遇。那一年是爵士大师John Coltrane到访日本的日子,日本整个社会也因为这股热潮而变得活跃。从乡下来的贵子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她和五郎同班,不过两人却从来没交集。直至某天贵子节日穿着浴衣和自己心仪的男生出去,结果告白被拒绝伤心地在路上边走边哭,还很倒霉地木屐的带子断了,正好就被平时很少接触路过买书的五郎看到了。

鹤丸看了一下这个内容,忍不住看了一下三日月。就他看过三日月那么多小说里头,虽然也有那种古典浪漫的情节,但这一本怎么隐隐约约有种爱情为中心的感觉?这也算是新的惊喜突破吧,不过鹤丸该说很意外?因为他以为三日月写着写着应该会描写一些类似家族之类复杂的感情纠结,没想到还真的是那么纯真的恋爱故事啊……

“老师。”眼看三日月看过来鹤丸马上改口:“三日月,你这本中心主旨是恋爱吗?”

“嗯,是啊。”三日月坐在藤椅上晒太阳,他似乎对鹤丸的读后感很有兴趣。“少男少女们之间青涩又弥漫着浅淡忧伤的故事,偶尔写写还是挺有意思的。”

鹤丸算是发现了,三日月虽然不会写大纲,但是他还是会说故事的。他喜欢和别人交流自己的故事,那么鹤丸就也能大概知道之后的剧情了。鹤丸算是摸出了一点门道,于是通过讨论的方式来了解之后的剧情,并且和三日月讨论修改的地方。

“确实挺有意思的。”鹤丸认为三日月难得挑战完全的恋爱小说也是颇有新意,鹤丸其实还挺期待的。“我觉得你这里写贵子木屐带子断掉后无助地哭泣,五郎默默地蹲下帮她修木屐这里还挺浪漫的。”

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散发出一种温情和细腻的感觉,三日月在捉住情节描写渲染这一点一直十分出色。对于鹤丸这个评价三日月似乎颇为满意,甚至从藤椅上坐起来说:“你也是这样觉得吗?我也很喜欢那一幕。”

坐在路边哭泣的少女默默地看着安静地为自己修木屐的少年,简单而又温暖的举动为他们陌生的关系添加了一点可能性。特别三日月重点描写了五郎那双手,虽然他话语不多,但是从细心的动作可以侧面了解到他是很细致的人。

这种观察入微的地方描写得真好啊,鹤丸不禁想。他问:“那么贵子是喜欢上五郎了吗?”

三日月歪着脑袋说:“没有吧,虽然那是很心动的一幕,但是对角色来讲只是很平凡细微的一件事,能感受到浪漫的只有读者。”

鹤丸点点头表示赞同,毕竟贵子也是大咧咧的。鹤丸好奇地问那么他们会如何恋爱呢?三日月说写了就会知道了,于是鹤丸追问那什么时候会写到,三日月考虑了半天说:“不知道啊。”

鹤丸马上警惕起来,说:“该不会你写的时候完全没想过后面吧?”

“有,只是有几个地方我还不确定怎么描述好。”三日月似乎也陷入了苦恼,他说:“这就是所谓的决定性的关键吧。”

这可真是虚无缥缈啊,鹤丸恨不得可以给三日月作法让他赶紧领悟这个关键是什么,三日月似乎真的也很苦恼,他说这就好像连线一样,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找到接洽点。

当三日月说出去旅行一下说不定就好了的时候鹤丸立马驳回,别以为他不知道,说是取材,实际就是摸鱼!

“老师确实经常会有这种情况。”照顾了三日月那么久的小夜在三日月饭后午休时一边叠衣服一边说:“就是有灵感,但是没有冲动。之前我看过他手写的废稿,似乎是很重要的一幕卡住了。”

鹤丸连忙打听:“是哪一幕?”

小夜想起了一些内容,说:“之前老师就思考了很久,好像是和夏日花火祭有关的。”

“他没去过吗?”

“去过,但应该是童年时候的事情了。上年夏季老师就是提到过,所以才想去。”但最后又因为怕热放弃了。小夜也不太知道怎么解释,就说:“老师可能是想要某种体验吧,也许因为老师对这种祭典感到陌生,所以不能好好描述,毕竟老师一直养尊处优,很少去这种日常地方。”

不过三日月进度放缓了是事实,与前头快速出了两章不一样,鹤丸肉眼感觉到卡文的气场弥漫在四周。在这章完成之后鹤丸讨论新章,三日月也犹如一种机油不够续航的样子,进度出现了明显的迟缓。而且就在这个过程之中鹤丸也总算搞清楚三日月家里乱买的那些东西是哪里来的了。原来当他写不出东西的话就会出去散步,散着散着就会带很多奇怪的东西。

“三日月老师,你不可以再买那么多奇怪的东西了!”今剑一边清理着三日月的仓库,一边投诉说:“上次新买的东西都还没处理好,虽然家里还有位置,但是继续下去迟早会被杂物淹没的!”

三日月看着今剑收拾东西的样子抱歉地笑着,他拿着两个奇怪的印度木雕说:“但路过正好有跳蚤市场东西看起来很有趣,一时之间忍不住就买了。”

“请你好好在家写稿吧!”今剑看向鹤丸说:“编辑先生,老师就拜托你了!”

鹤丸看着三日月一脸可惜的样子,他不由得说:“老师,你就不能好好待在家里构思一下情节吗?”

“是三日月。”三日月纠正鹤丸的称呼。他拿着那两个印度木雕说:“不急的,总会写得出来的。”

出现了,这种逃避现实的乐天派发言!每一个死线作者都会说的“明天会更好”句式!但全部都不可信!

第二期这个小说预告反响热烈,因为三日月写这种正宗浪漫小说非常少,所以让人既困惑又好奇,不少读者在他的个人网站留言希望了解小说的内容,似乎是因为对于他会写纯正浪漫小说感到惊讶?鹤丸浏览着网站的留言想道。

“鹤丸前辈,您在看什么?”

一期拿着花茶过来,看到鹤丸浏览的网站后说:“三日月老师的网站人气很高,最近话题度又上去了。”

“是啊。”鹤丸看完网站再看三日月的推特。嗯……三日月可能不太喜欢这种年轻人潮流玩意,推特关注他的人很多,但是个人发言很少,可以说是连自己新书广告都不转发的。上次发推已经是半年前了,跟僵尸号实在没差别。“这部小说话题度也足够,难得老师第一次写这种恋爱题材而且内容不错,真是很想好好地推广啊。”

问题是三日月现在写文的进度开始放慢,鹤丸为这个问题深感苦恼。下班的时候和一期都在谈论这件事,如果是关于夏日花火祭这点的话这个有点难办。毕竟现在是春天,距离夏天还有些距离,什么花火祭这个还早着呢,总不能让三日月因为那么一个场景就卡住了吧?

有惊无险地第三期三日月也把新章交上去了,故事已经讲述到和花火祭相关的事情,三日月的写稿进度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了。下班的时候鹤丸一直苦恼这个问题,一期和他在车站道别,临走经过站台的时候鹤丸看到了站点询问台那边的海报。询问点的玻璃门张贴了不少最近的活动,鹤丸路过的时候看到了镰仓神社的宣传单张,他本来已经走过去了,但是灵机一触马上后退回去。仔细看了好一会儿,鹤丸马上打了个响指。

三日月在家里挤牙膏写作了二十分钟,最后选择了吃桃子。

没灵感呢,也没办法。三日月一直想写一段非常有触动的剧情,但是自己完全提不起劲。不过这种症状三日月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过,他从来不会强迫自己坐在书桌前敲键盘,强迫来的灵感都是毫无激情的,虽然也极有可能发生和过去一样因为没什么想法因此临近截稿日就随便写写蒙混过关的事情。

不过鹤丸看起来非常严格,三日月思考了一下,这稿恐怕不好拖。

就在三日月思考着的时候,小夜忽然告知鹤丸今天过来了。明明今天鹤丸特意说过要回去编辑部一趟处理工作和报告进度所以不过来了,三日月还庆幸了一阵子。毕竟鹤丸在催稿的时候可是十分积极,而自己没灵感无法响应的时候可真是十分苦恼啊。

如果他们见面只是出去约会或者看看电影吃饭那该多好啊,想要这样的相处氛围,三日月心里如此想到,然后无奈地从房间出去大厅那里了。

鹤丸来的时候是下班时间,今剑围着围裙正在做饭。三日月趁机让鹤丸留下来吃饭,暂时就不提稿件的事情了,并且和鹤丸谈天说地,只字不提稿件和编辑部的工作,以免让鹤丸想起了稿子的问题问他写了多少。要是其他编辑,三日月一定会微笑着理直气壮地说“一个字都没有”,但是鹤丸,三日月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在吃饭的期间,鹤丸并么有提及任何关于稿子的事件,可是三日月没有掉以轻心,他心知鹤丸绝对不曾忘记催稿这一回事,只要谈及稿子他就会无所不用其极不择手段地催稿,现在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果然吃完饭后,鹤丸就认真地说:“三日月,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哎,果然要来了,他也就这时候记得叫自己名字。三日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直说:“我今天没写字。而且距离下一期的截稿日还有充足的时间吧。”

“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需要好好探讨一下的。”这种借口鹤丸听多了,要是不提早确定内容掉以轻心的话,到时候临近截稿日他们两个就惨了。“之前说了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解决,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好好聊聊。”

于是鹤丸和三日月去了书房,两人坐下之后鹤丸就问:“我想问一下,根据我之前看到的进度,你应该要到第一部分的小高潮了吧?”

“没错。这个小说围绕的是三次花火祭的相遇,每一次都对他们不同年龄段的心境有重大影响。”三日月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我不是不想写,而是觉得现在写不出我想要的。”

“这是为什么呢?”

三日月沉吟片刻说:“大概是因为缺乏现实体验吧。”

“这个不能靠资料想象吗?”鹤丸之前准备了很多电影目录,他认为它们都很有参考价值。“有很多导演和作家都有描述过相关的情景,说不定你能从中领悟什么。”

“不,那是不够的。”三日月非常肯定地说:“如果能看东西就解决的话,我早就解决了。我想要很好地描述出那种心动的感受,这不是看个电影小说就能理解的。”

“其他人的作品表现的是他们的感受和理解,不是我的。”

鹤丸摸着下巴沉思。三日月日常的故事也不是以爱情为主,爱情只是他故事的衬托元素,作为辅助增加了故事的趣味性,在不妨碍故事主体的情况下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而现在以爱情为主题贯穿故事,那么作家对角色的恋爱理解也就很重要了。

“老师,你有谈过恋爱吗?”

怎么忽然问这种隐私问题?三日月甚至都忘了鹤丸又用了敬称,他视线左右游移,说:“故事就是我的恋人。”

好了明白了,这方面鹤丸也没有办法给他更多的体验,毕竟他也一直醉心工作和恋爱绝缘。而且恐怕三日月也没怎么去过这些地方,不存在这种青涩的回忆。于是鹤丸点点头下定决心,然后把宣传单拿出。

“那么老师,我们不如一起去这里吧。”

三日月瞄到鹤丸手上的宣传单张,他拿起来看了一下是最近镰仓那边的神社举行的祭典宣传。鹤丸则讲解说:“距离夏日时间还很长,花火祭这次是赶不上了,但其他祭典可以吗?我想它也一定会很热闹有趣的,老师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三日月的眼睛“噌”一下就亮了,不过他没有表现很明显。鹤丸拿着传单推荐就跟推销人员一样非常积极:“虽然没有烟花,但是祭典的氛围也是一样的。姑且暂时先从这里取材,模仿它来创作如何?”

“你陪我去吗?”

“哎?这个如果你允许的话,我也会陪你去的。”鹤丸看到三日月有一点意动了马上说:“可以像我上面说的,先按照这个来做参考吗?”

在鹤丸积极游说的时候三日月脑子里已经闪过很多东西,他盯着鹤丸说:“浴衣。”看到鹤丸不解的表情,三日月清咳两声说:“我是觉得有浴衣的话就应该不错吧。”

这个简单,鹤丸爽快地答应:“这个我会给你准备的。”

“你也一起穿吧。”三日月说:“只有我一个穿好像有些奇怪。”

你平时不也我行我素地做和式打扮吗?不过鹤丸此时也不吐槽这个问题,姑且就当是大家一起参与自己要合群一点吧。鹤丸说:“那我也去买一套吧,我也是很久没去了,想起也有些怀念。”

于是行程就这样敲定下来了,鹤丸本来还想自己去订旅馆,毕竟过去镰仓一天来回也实在太过匆忙,三天两夜的话就差不多了。三日月倒是认为住个一周最好,他会把手提电脑带过去,到时候享受着镰仓风光创作也是很不错的。于是在三日月提议下行程就这样拍板,关于浴衣还有旅馆三日月都会自己准备,鹤丸不必担心。鹤丸看到三日月如此兴致勃勃既庆幸他赞成了自己的提议,同时又担心他只是把这当成是旅行摸鱼,所以临出门时也再三提醒这次是去写稿的,一定要记得写稿哦!

送走了鹤丸之后,今剑和小夜探出头来,看到玄关转过身来的三日月,小夜不由得困惑地说:“老师是不是心情有所好转了?”

“八成吧,不,几乎九成了吧。”今剑看着三日月走路带风那模样就不由得小声说:“总觉得好像嗅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气味。”

[tbc]

评论(17)
热度(292)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