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交稿啦!!! 09

三日月回来之后告诉今剑,这次的行程就自己和鹤丸去好了,他们两个就放一个七天假期,小夜也正好可以回去看看。因为上次江雪和宗三就过来询问过自己弟弟的日常近况,似乎是十分想念,希望可以经常收到小夜的信息。遗憾的是小夜也不是很擅长聊天,所以给家里发信息都很简短而且次数不多。

今剑的话回去三条倒是没关系,他可以去岩融那里看漫画。只是他十分担心,三日月自己和别人出行真的没关系吗?怎么看现在三日月心情很好,难保内心会不会又有什么天马行空的想法?

今剑在三日月的督促下马上帮他订好旅馆,刚下单转过头来就看到三日月已经在拿着镰仓的介绍册子研究,甚至拿笔记本记下了旅游景点,还拿出自己的手机查附近好吃的店铺。

小夜和今剑面面相觑,三日月居然会那么热衷地亲自制定行程,这是哪里吹来的东风啊。

“我认为,浴衣是不可缺少的。”在一切都基本确定之后,三日月让今剑和小夜坐在对面,思考过后非常肯定地说:“白色不错,看起来斯文得体。但是深蓝色看起来也成熟稳重。真是令人苦恼啊,到底选哪个才是最好的呢?”

小夜和今剑面面相觑,三日月居然在苦恼穿什么吗?三日月之前浴衣也买了不少,家里都堆着呢。今剑提醒:“老师,你的浴衣还有很多,不如我拿出来给你看哪套合适吧?”

“不是我,是鹤丸。”三日月非常认真地说:“我在考虑他到底穿怎样的款式会比较好看。我认为穿什么都很好看,所以就更加不知道穿什么才是最好看的了。”

这到底是打什么哑谜?说得还真绕啊。但三日月原来是在烦恼鹤丸的浴衣吗?今剑觉得这个情况很不对啊,他甚至可以推测出来三日月这次之所以如此热衷,难道是因为和鹤丸出去吗?之前今剑就已经嗅到有些苗头了,但是这次他正式坐实,这个秘密在今剑心里敲锣打鼓,他开始忐忑起三日月这次的行程了。

行程定得很快,隔天就可以出发了。在今剑的提醒下,三日月难得穿了居家日常的西装外套服饰。鹤丸看到他的时候还打量了好一阵子,不由得说:“老师你很难得穿那么日常的衣服,我很惊讶。”

三日月也很少穿这种,不过偶尔一两次也不坏,他问:“会很奇怪吗?”

“不,很好看。”鹤丸非常中肯地评价。“老师你穿什么都很好看,真是令我羡慕。”

鹤丸是开车来的,毕竟过去镰仓要是坐车的话转车实在麻烦,所以他开车出来送三日月过去。他们出发的时间是工作日,于是避开了人多上班的时段出发,一路上交通还算顺畅。三日月看风景时候心情不错,问及鹤丸有没有去镰仓那边看过,鹤丸说以前有和朋友去八幡宫那里,那边风景气候都不错。三日月订旅馆的地方鹤丸也知道,所以过去找路没有耗费太多的时间。鹤丸提起关于旅馆住宿费用的问题三日月表示都是小事,不足挂齿,鹤丸说:“这个费用还是让我支付吧。毕竟是我的提议。”

“不必了,也没多少钱。”三日月拒绝了鹤丸AA的提议。“而且地方是按照我的喜好选的,是我擅自决定,你也只是跟着我来。”

三日月这方面很固执,那么鹤丸也不客气了,之后夜晚再请他吃饭吧。到了旅馆下榻,老板娘殷勤招待三日月,鹤丸算是发现了,三日月喜欢这种有民俗风情同时又干净整洁的旅馆。三日月说自己一直比较喜欢和式的传统旅馆,并且询问鹤丸意向,他是让老板娘预留了两个房间,但如果没问题的话他们两个一起住也可以。如果鹤丸不习惯和别人一起住,那么分开房间也可以。

考虑到这个钱是三日月出的,鹤丸让他拿主意就行。毕竟鹤丸不怕生,一起住也没关系,某程度还能盯着三日月写稿不用整天敲他房门。但是三日月估计很注重个人隐私,既然他订了两个房间那么估计刚才也是礼节性询问吧。结果三日月居然果断选了双人房,鹤丸甚至在搬行李进去的时候问:“老师,你不怕我一整天催你稿吗?”

“是三日月。”三日月再次纠正,说:“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这稿你是一定要催的了,比起不停敲门神出鬼没,还不如就和我住好了。”

听起来好像有几分道理,不过鹤丸表示只要三日月按时交稿自己其实不会那么可怕,请不要对他们编辑的形象有什么误会。

鹤丸虽然来之前已经查过行程,但没想到三日月比他准备得更加仔细。神社的祭典是从明天开始的,他们今天中午先到附近找饭馆进餐享受美食。三日月指定的这家和式定食味道不错,海鲜也十分新鲜。听到他们是其他地方来参加神社祭典的时候老板十分热情,还送了他们一份刺身。吃完之后他们还到附近走了一趟,去当地的特产店买了一些特色点心。本来三日月想买一些礼物回去给小夜和今剑的,只是鹤丸提醒他们来这里有七天,伴手礼这些就不必急着了,可以最后一天才去。

总的来讲,三日月对此行挺满意的。鹤丸询问他以前有没有来过,三日月说:“有,上次和歌仙来过一次。他来过镰仓取材。”三日月回忆了一下说:“就是他那本《百年风物集》,当时他来这里取材,叫上了我们几个过来旅行。”

鹤丸对那本书颇有记忆,歌仙在写风物小事方面一直观察入微,所以那本书写得很有趣味性,并且因为勾起了不少老人的回忆因此被誉为贴近生活的回忆小说。据说写这本的时候由于歌仙到处去,所以同田贯追他稿子也是坐着车到处跑,跟捉迷藏似的。

他们一同路过祭典的神社,最近来参拜的人很多,神官和巫女们都在忙碌着,毕竟明天开始就是祭典了,这附近都会变得非常热闹。三日月对祭典充满期待,以前他来这些地方大多是和小夜今剑他们一起过来,小时候也试过和小狐丸跟岩融逛逛,长大了就没来过了。偶尔莺丸他们会约起来一起喝酒,不过也很少这样来参加这种拜祭,毕竟大家各人的截稿日都很忙。如果有空他们宁愿选择些比较省体力的聚会,毕竟交稿完之后大家都是真空状态了,哪有空去逛祭典啊。

夜晚的时候鹤丸和三日月在居酒屋吃东西聊天,谈起他们这些作家的日常,三日月说大家交了稿之后就好像解禁了一样。例如偶尔深夜完稿歌仙就会马上到处打电话把他们一群人约出去居酒屋,大有一种终于大仇得报那样的畅快感。唔,毕竟被编辑追杀锁在家里那么久终于脱出死线,就会有一种真实逃出生天的感觉,所以会兴奋点也可以理解的。

所以你们就不能早点交稿吗?虽然鹤丸很想这样说,但看来这是不太可能的。这世界上不拖稿的作家都是珍稀物种,哪怕膝丸再靠谱,只要髭切拖稿那么膝丸也必然要陪着拖稿。鹤丸说他们编辑拿到稿子之后那心情也跟迎风摇摆般畅快,有一种长期战争终于取得成果一样的满足感,那全世界都在发贺电的感觉仿佛自己在跑马拉松要跑到终点一样。

想起鹤丸上一次夜晚送稿件,三日月就说:“但太晚就不要到处乱去了,不然很危险的。”

“没事的,我有分寸。”鹤丸早就忘了上次的惊险,他笑说:“那么老师你呢?要是完稿了也会约人出去居酒屋吗?”

“我的话没有约人出去的习惯。”三日月回忆一下自己的完稿日常,说:“通常写完之后交给编辑,我就去洗澡睡觉了。”

这么淡定的吗?不过想起来三日月之前都没有什么被催稿的经验,三日月不交稿那些编辑都帮他兜着,时间都掌握在他手里,遇到自己之前,确实都过得挺滋润的。

鹤丸今天和三日月去完居酒屋之后早早就回去旅馆,毕竟三日月的作息时间很准时,九点开始有倦意,十点就要睡觉。鹤丸的生物钟作息不定,这个点还很有精神。明天下午祭典就开始了,到时候可能要出去大半天所以保留体力是必须的,今天夜晚大家都早点睡准备迎接祭典的来临。三日月洗完澡出来看到鹤丸戴着黑框眼镜拿着手提坐在窗边工作,他看到三日月出来笑道:“你关灯先睡吧,我一会儿就睡了。”

三日月点点头。然后品评了一下,鹤丸戴眼镜也不错,看起来斯文度增加了不少。

三日月虽然先躺在被窝里,但是他睡意全无。鹤丸已经放缓了敲键盘的声音,三日月也不是因为这些声音睡不着,而是想着鹤丸和他睡的位置很近,床被就在旁边,等下转身或者就能看到他睡着的样子,这可是十分难得的体验啊。

结果三日月因为想了半天最后想困了就睡着了,第二天还是鹤丸叫他起床的。三日月抱着枕头赖床让今剑先去准备,鹤丸哭笑不得地说:“今剑不在,老师,快起床了。”

三日月转过身来,睡眼朦胧看到穿着睡衣的鹤丸就在自己身边,听着鹤丸叫自己起床的声音三日月犹在梦中那般自言自语说:“你亲我的话我考虑一下……嗯?”

三日月很惊讶,鹤丸的表情也很惊讶。三日月立马就醒了,他坐起来抱歉地笑着说:“啊不好意思,我刚才是胡言乱语的。”

“喔,我刚才也被吓了一跳。”鹤丸看到三日月刚才那傻乎乎说梦话的样子也知道他没睡醒,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看到三日月醒了鹤丸就起来先去洗手间。“那我先去换衣服了,老师你或者先换衣服吧,我们去吃东西。”

听着洗手间的关门声,三日月捂着自己的嘴巴心想,好险,刚才差点就暴露了什么。

等鹤丸出来之后,三日月也去洗手间梳洗,祭典是在上午准备,下午开始正式举行。现在估计街上人会很多,于是鹤丸提议就不出去餐馆了,干脆在这里点餐,吃完再出去。三日月顺便敲了一下键盘写了几段,似乎对于接下来的剧情有了点眉目。

饭后三日月把准备好的浴衣拿出来,鹤丸看到有自己那一份感到很惊奇,这个浴衣式样看起来挺好的,白色底配唐草花纹,袖子有一点紫黑色随着花纹染开,看起来十分雅致。鹤丸只觉得自己最近受三日月照顾颇多,这衣服特意帮自己准备真是有心了。三日月让鹤丸不必在意,因为他只是单纯觉得这件浴衣很适合鹤丸,鹤丸能穿上的话自己也会很高兴。

鹤丸高兴地把浴衣换好,出来之后三日月眼前一亮,心想果然没选错,千挑万选这一套真是非常合适。鹤丸穿白色更显得身形纤瘦,黑色的腰带勒紧可以清楚感受到他腰部的线条,这衣服是按照鹤丸的身材订做的所以非常合身,白色的浴衣令他看起来更加斯文。鹤丸把袖子挽起来露出手臂,他爽朗地笑着看起来非常有朝气,三日月心想这浴衣准备很正确,简直大大地提高了视觉感受。

看到三日月不太会穿浴衣,鹤丸就过去说:“我帮你吧。”

“有劳了。”

穿浴衣这些细致的工作工作都是今剑和小夜帮忙的,三日月也很习惯被人照顾,所以鹤丸帮自己穿浴衣三日月也觉得毫无违和。他看到鹤丸蹲在自己面前低头帮忙系腰带时露出后颈以下的部分,三日月不禁想鹤丸是天生皮肤偏白吗?这看着就很吸引人视线,直至鹤丸抬起头说“系好了”之后,三日月才收回视线。

鹤丸和三日月出门,今天前往神社的路上已经很多人。不少人此时已经入内参拜,鹤丸踮起脚看了一下里头只觉得太多人了,反正今天神社会开得很晚,如果要祈福的话他们也不必急着进去。这周围人来人往,而三日月又那么显眼,鹤丸拿出手机定位给三日月让他注意如果走失了的话在哪里等,应该如何联系。三日月想了一下,说:“不如我们牵手吧?”

“哎?”

“因为我小说设定里,这里也有贵子牵着五郎的手的情景,也是这样人来人往。我想这样情景重现的话,我说不定会更加有代入感会想到什么。而且牵手的话就不会那么容易走失了。”

能有灵感这自然是好啊,但是鹤丸又有些困惑,问:“这个自然是没关系,但这样真的会有灵感吗?毕竟心情啊什么的不是恋人这种类型更加有感触吗?”

“也不能这样说,最重要是氛围,而且这时候他们也不是恋人。”三日月沉思一般考虑着说:“就是例如你做了这个动作,我可以实际地观察视觉环境,这样对我真实的写作情景会比较有帮助。”

也有道理,于是鹤丸伸出手笑道:“那么老师你牵着我的手吧。”

三日月看着鹤丸不由得想了一下,想起来小说里头第一次和同学们一起的花火大会里头贵子也是这样邀请沉默寡言的五郎。少女对于之前帮自己修过鞋带的少年有印象,天生善良的她看到五郎一人落单默默地跟在后头于是上去搭话,大概就是差不多的场景吧。

三日月的手被鹤丸握住,在人来人往中被他牵着走。沉思的三日月听到鹤丸问:“你跟着我,不要走散了。”鹤丸放慢了一下脚步,看到三日月沉思的样子问:“怎样了?”

“我觉得好像场景有些眉目了。”三日月说:“让和同学们一起出来的贵子主动牵起五郎的手,这样主动的动作不是很令人心动吗?”

“嗯,你说的也对。”鹤丸也想象了一下情景,他说:“贵子那时候是因为上次修鞋带的事情所以对五郎多留意了吗?”

“没有。”三日月说:“贵子很单纯,只是对这个不爱说话的少年有印象,并没有萌生爱情。”

这个爱情小说的爱情萌动得真是完全不明显啊。鹤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日月实际上不擅长写恋爱小说,但是若不提恋爱这个话题,这个小说里头的少女和少年之间朦胧的氛围又营造得很好。要是作为普通小说的话很好,但作为恋爱小说是否有欠缺呢?

鹤丸和三日月到神社附近看了女子高校组织的神乐舞蹈,女生们英武的姿势实在令人印象深刻,舞狮子表演完毕之后,山车游行就开始了。拉山车的人全部都做盛装打扮,在震天鼓声之中从神社出发,宰领打着拍子节奏指挥山车行驶,每架山车都会有不同的人在小舞台上表演。太鼓声震天,伴随着周围大家的欢呼声发出。鹤丸牵着三日月的手跟着山车走,整条街上到处都是人和巡游的山车。看到两层高的山车时鹤丸还发出了惊呼,看到有小孩子拉着小山车跟在大人们后面巡游鹤丸又觉得这副情景很可爱,于是和三日月讨论起山车上各种表演的剧目,三日月对这些剧目形象也略知一二,还解答了不少鹤丸的疑问。两人一边走一边聊,鹤丸握紧了三日月的手提醒:“三日月,你可千万跟紧我,这里人多。”

三日月跟着鹤丸,一路上左顾右盼地打量四周。这走了一段时间鹤丸担心三日月累了,正好发现附近的摊位有位置就让他先坐下,自己先买点刨冰和烤鸟皮之类的小食。由于三日月实在太显眼,所以在这个拥挤的地方一坐下就吸引了周围的目光。鹤丸捧着小食过来给三日月说:“今天人很多,周围饭店估计都满员了,我们不一定可以有地方坐。所以要是到时候饿了我们看到哪家有位置就进去吧,饭的口味就随意了。”

三日月表示可以,虽然他不喜欢人来人往的地方,但是祭典热闹的氛围令他很受触动,他和鹤丸说:“或者我们先坐坐休息吧,我记得祭典摊位有很多小食,或者我们夜晚吃那里的小食也是可以的。”

这个自然是可以的,可惜这里实在不是适合闲聊的地方,鹤丸搜索了一番之后和三日月去了附近的公园坐着。大家都去参观祭典了公园倒是还有些位置,和外面街道的拥挤形成了对比。鹤丸坐下就忍不住感慨:“大家体力真好啊,跟了山车一路都没有停下来。”

鹤丸挤在人群之中觉得自己都快给压扁了,尽管最近气候清凉但是鹤丸也走出了一声热汗。鹤丸让三日月先坐下,然后就去买了汽水过来。现在已经四点多了,他们干脆在这里坐坐,夜晚再去神社祈福和逛摊位。

鹤丸其实真的很想问三日月有没有一些灵感,但考虑到岩融之前提醒过自己可不能追得太紧,否则物极必反。而且现在祭典气氛正好,此时应该好好享受才是,所以鹤丸也没有追问这稿件问题。三日月靠着长椅休息,看着天空太阳下山,周围一片橙红,祭典的声音还在周围此起彼伏,不过比起早上热闹的时分安静了一些。鹤丸估摸着这山车巡游也差不多结束了,今天明明没干什么,但是却好像时间消耗得很快。鹤丸问:“你觉得祭典好玩吗?”

“也不能说好不好玩吧。”三日月喝着蜜桃汽水回忆了一下说:“人很多,我其实不太适合人多的地方。但是跟着其他人走的时候又好像被感染了一样,明明走那么多路就会很累,但是跟着大家又觉得很有趣。”

“我也觉得呢,不过我倒是喜欢热闹。”鹤丸看着公园外面热闹的人群说:“充满大学时期的回忆啊,工作后了整天都在忙,这种祭典我都好少参与了。”

鹤丸心里不禁想,到底是不是向长谷部申请个长假比较好呢?这几年来他都醉心于工作,虽然在出版社认识了不少人,每天的人际交往都非常充实。可以阅读到各种自己喜欢的小说,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但是静下来时候鹤丸又会想,其实他是不是应该把时间放到去更多事情上面,发掘更加多其他的惊喜呢?

“我有时候会想是不是应该放一个长假,好好去其他地方看看。毕竟人生那么短暂,世界好看的风景还有那么多。”鹤丸说完这番话之后挠了挠脑袋,感觉自己好像因为放松下来的关系说了些奇怪的话。虽然鹤丸有一秒钟这样想过,不过他考量了一下后说:“但是仔细想了之后果然我还是觉得,像这样在你身边快乐一点。”鹤丸看着身旁的三日月说:“比起一个人四处去旅行,我果然还是喜欢在作者身边和他们一起参与创作故事。克服各种困难直至开花结果,这个过程虽然可能会很难熬,但是能看到好的作品时候我就会觉得很幸福。”

鹤丸回忆起自己过去,小时候他就非常喜欢看书,可以整天泡在故事堆里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他的话并不适合做作家,按照鹤丸说的他天生就喜欢当读者,享受阅读的过程。他希望能让大家创作出更多好的故事其实某程度也是为了满足自己阅读的愿望。工作上遇到过很多困难,甚至出现了无数次危机,但是只要想到能把那么好的故事推广给所有人的话鹤丸就觉得这些困难都不是什么问题了。

鹤丸说到这里回过头笑道:“不要多想,我不是催你稿,只是觉得今天的气氛很好所以有感而发而已。”

三日月点头表示理解,他看到鹤丸很快振作起来,刚才他说喜欢和自己待在一起时候三日月内心莫名感到悸动,不过理解到他意思是自己喜欢和作者在一起又感到失落。自己的心因为他的话而七上八下,总是期待着但又失落着。在夕阳下的长椅上两人并肩坐着,三日月看着鹤丸的侧脸不禁问:“你有考虑过谈恋爱吗?”

鹤丸不解地看向三日月,也许是夕阳光一片橙红的关系,三日月的脸色看起来也透着红色。他凝视着鹤丸问:“在这么久的日子里头,你一次也没有萌生过想要恋爱的想法吗?”

这个嘛,鹤丸记得以前也有人向自己表白过,但是他没有心动的感觉,也不认为自己能兼顾到工作和恋爱所以拒绝了,到现在他也并不觉得可惜。总觉得三日月问这个问题很认真郑重,不是随便的闲谈,其实鹤丸也很好奇恋爱的感觉。于是鹤丸问:“老师你有萌生过想要和谁谈恋爱这种念头吗?”

之前听三日月说小说就是他的恋人,还以为三日月也是专注写作对其他人没兴趣,没想到三日月说:“有的。”

三日月看着鹤丸好奇的表情,他袖下的手不自觉地握紧成拳状。每次四目相对的时候,三日月就会心想,啊,他果然是喜欢这个人的。喜欢他注视着自己的表情,心跳声会因此呼之欲出。午后的风吹着三日月的后背,仿佛要推他一把一样,但三日月稳住了自己,说:“我也有过一瞬间萌生过想要谈恋爱的感觉。”

“你之前说过的吧。如果我遇到一个自己不想错过每一分每一秒的人,一定要好好看着对方不要移开视线。我也有过这种感觉,所以这一次我想要好好看着他。”

光是面对着对方就会紧张,任日常如何从容只要看到那个人就会变得忐忑,表面的正常都是为了掩饰自己喜欢的心情,就算文笔锦绣面对着喜欢的人也无法坦率地说出喜欢的话,甚至会因此变得笨拙,所谓的恋爱就是令人苦恼又期待的事情吧。

暗恋真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啊,但是痛苦中又会令人感到期待和幸福。三日月看着鹤丸的时候不禁如此想道。

听到三日月如此正经的一番话,鹤丸仿佛被打动了一样。虽然他看过无数的恋爱电影,也阅读过不少恋爱小说。但是这样直面别人谈论恋爱的表情,鹤丸内心还是有少许被触动了。原来是这样啊,就算是看起来完美的三日月也会因为恋爱露出这样拿不准但是又不想放弃的表情。那一刻鹤丸心想他一定一直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某个人吧,看得那么认真,仿佛一分一秒都不想错过。

“被你这样说的我忽然好像也有点想恋爱了。”鹤丸靠着长椅看着天空喃喃自语地说:“也许我也该好好谈一次恋爱,然后发掘新的惊喜吧。”

[tbc]

评论(6)
热度(274)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