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交稿啦!!!10

*其实我本来想更篇新摸的鱼,算了,还差一点,下次吧。小巷子那篇不可描述的这周写完吧,我估计这周末我应该能复活了吧。还是比较忙- -之前的迟些再回复啦

--------------------------------------------------------------------------

看着鹤丸感慨的表情,三日月的内心又开始七上八下。

如果这时候问鹤丸有没有想要恋爱的对象他会怎么回答呢?可是鹤丸已经站起来了,他在夕阳下笑着朝自己伸出手说:“可是现在果然还是和你在一起比较重要。来吧,祭典还有一整晚啊。”

鹤丸在夕阳下笑得温和,三日月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把他的手握住。

三日月和鹤丸跟着人潮回去,这沿路上的摊位已经摆出来,各式各样的游乐小玩意还有食品琳琅满目。鹤丸排队给三日月买广岛烧还有炒荞麦面,三日月瞄到孩子们吃的棒棒糖觉得很有意思,他说:“我想吃这个。”

“可以啊。”鹤丸让三日月原地站好,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吧。”

三日月看着鹤丸挤入人群之中,然后开始往买棒棒糖的地方出发。三日月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听着周围的音乐声和人声心里构思着自己的故事,渐渐地就觉得有了点眉目。他等待着鹤丸的同时脑子快速思考着,不一会儿情节就在脑海里生成。三日月看了一下时间,鹤丸跑开十分钟了,三日月张望了一会儿都没看到他,正考虑要不要过去糖果摊寻找一下的时候只见有路过的女孩子们过来询问三日月是不是一个人,要不要一起逛的时候,鹤丸总算回来了。他手上拿着两根金鱼棒棒糖躲避着人群过来,看到三日月就和他挥手打招呼。

“我买回来了。”鹤丸把糖果递给三日月笑道:“那边好多人啊,这个看起来很有意思我就选了这个。”

三日月刚接过,那些女孩子看到鹤丸也觉得他很有趣,于是问起鹤丸是不是三日月的朋友,不如大家一起逛吧。鹤丸也喜欢热闹,他心里想着按照三日月说的剧情里头贵子是和同学们一起来逛花火祭的,那会不会人多热闹更有代入感呢?不过鹤丸还没询问三日月的意见,三日月已经伸出手悄悄把鹤丸护到身后,然后笑道:“抱歉,我们两个人逛逛就好了。”

三日月说完就拉起鹤丸的手走了,那些女孩子可惜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鹤丸看了好一会儿回过头来,他咬着金鱼糖说:“你是不习惯人多吗?”

“不是。”三日月牵着鹤丸的手离开说:“因为我只想和你两个人一起。”

这周围太吵闹了,鹤丸听不清楚,他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三日月回过头来笑道:“我们继续逛吧。”

三日月和鹤丸一个个摊位逛过去,把看上的食物都买来试了一次,还玩了不少小游戏。鹤丸看了一下时间,这个点神社那边估计不会那么多人了,于是他提议如果玩够了不如过去一趟。正当他们要出发时鹤丸忽然给绊了一下,三日月牵着鹤丸的手一顿后回头,低头只看见他的木屐带子断掉了。鹤丸弯腰把木屐提起来抱歉地笑说:“啊,一不小心就……”

三日月把鹤丸带到祭典外面可以坐下的地方,他们坐在路边时鹤丸脱下木屐。他今天走了一整天因为太过投入所以没有觉察,穿着木屐两脚都磨出了水泡了,现在坐下才感觉到疼痛。鹤丸“嘶”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时候三日月过来蹲在他面前并且捧起他两脚查看。鹤丸诧异了一下,他连忙缩起脚说:“我没什么事,这都是小伤。”

不过三日月握住了鹤丸的脚腕,没让他收回去。他仔细端详鹤丸两脚磨损的地方说:“你是不习惯长时间穿木屐吧。下次如果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三日月站起来拍了拍鹤丸的脑袋说:“在这里等我吧。”

三日月说完之后,就去找附近的便利店了。鹤丸心想三日月不太会用电子产品,之前连找蛋糕店也迷路不由得有些担心。他一个人坐在路边等待,看着远方热闹的祭典只觉得自己似乎离得很远,一下子心就安静了起来。一个人坐着等待总难免会觉得无聊,鹤丸心里担心三日月要是找不到路回来如何是好,他拿起自己那只带子断了的木屐,心想真是好不走运啊,这鞋子坏了等下也不知道怎么回去。

这过了十多分钟,鹤丸心想三日月能不能找到路回来时,三日月总算回来了。鹤丸看到他松了一口气,三日月过来的时候走路速度加快,他说:“抱歉,找便利店用了些时间。”

意料之中了,鹤丸看到三日月从塑料袋里头拿出各种东西,心里不禁想三日月这一面看起来真居家,和日常那个被今剑和小夜照顾着只需要坐着享受的他完全不一样。怎么说好呢,会迷路这一点看起来有一点笨拙,但还是会努力四处找东西这一点又看起来有些可爱。鹤丸想着的时候三日月已经拿出药膏贴,让鹤丸把脚递过来。鹤丸犹豫了一下,不过三日月很坚决,于是鹤丸侧身坐着两脚枕在他大腿上,让他帮自己包扎。

这感觉还真是奇妙。鹤丸盯着三日月想到。

三日月拿出药膏和绷带,然后拆开包装。鹤丸弯下腰支着下巴看着三日月这包扎的架势心想,三日月肯定是日常没做过这种事情吧,他这包扎的绷带包了又拆,拆了又包,那脚趾都快被他包成一团了,三日月苦恼了一下觉得不对又重新拆开。不过他看起来很认真专注,似乎努力想要做好,所以鹤丸也不忍心打扰他,还觉得他这努力的样子挺有意思的。

原来他也会做这种事情啊,鹤丸看着的时候感到不可思议。

好不容易包扎好了,三日月呼了一口气,然后拿起鹤丸的木屐修起来。这三日月虽然包扎不擅长,但是出乎意料修木屐带子还挺有模有样?鹤丸打量着三日月低头专注的模样,他把随身携带的手帕揉细然后穿过铜钱中央的小口,再把穿着手帕的铜钱对准木屐的系绳处,眯起眼睛仔细小心地把手帕穿过小口绕起来绑住断掉的带子,连起来重新系好。鹤丸心里不由得再次评价三日月宗近真是个细致典雅的男人,看着他低头专注的身影鹤丸有种好像到了古老年代的感觉,那种木屐带子断掉然后被修好的桥段原来是真的存在的啊。简单的动作有着一种细致的温情,鹤丸不禁想文章里的贵子看到这样的五郎时真的没有一点心动吗?

三日月蹲在鹤丸面前让他重新穿上木屐,抬起头问:“这穿起来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没有。”鹤丸看着他关心的表情时静了一秒,不知道为何看着蹲在面前的三日月鹤丸心里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不过鹤丸没有细想,他站起来走了几步说:“真没看出来你擅长这个。”

“以前跟歌仙学的。”三日月安心地笑道:“他很喜欢做小手工艺品,当年也教过我和莺丸做木屐。”

三日月本来担心鹤丸腿脚不舒服,所以提议不必去神社祈福了。但鹤丸非常坚决,说难得都来了怎么能错过最重要的一环。至少要来祈祷一下万事顺利吧!于是鹤丸走了几步示意自己没问题,然后就和三日月到神社那边参拜了。

现在这个时段神社虽然多人,但好歹没有下午的时候可怕。神社的巫女们在旁边卖着御守,旁边还有可以写纸祈福的地方。三日月和鹤丸一起排队,然后拿了签纸写下自己的愿望。鹤丸自然是要祈祷今后工作顺利,不过这个愿望好像太无趣了,于是鹤丸又写了希望之后可以有更多惊喜,这样看起来就靠谱多了。

三日月问好了神职人员之后拿着纸躲在一旁悄悄写起来,鹤丸看他这遮遮掩掩的模样心想也许是个人隐私不好给自己看吧,于是鹤丸也由得他了。递交愿望纸的时候三日月还要亲自排队递交,鹤丸心想这还真虔诚啊,没想到三日月也是那么迷信的人。三日月把签纸交了之后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他和鹤丸说:“我去那边看看御守等你。”

“好的。”

三日月哼着小调去那边看御守,排队交签纸的人下一个就到鹤丸了。正当鹤丸准备递过去的时候刚才接过三日月签纸的巫女走过来张望了一下,她认出了刚才和三日月一起聊天的鹤丸之后看了一下签纸的落款说:“抱歉,请问你是三日月先生的朋友吗?”

“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三日月先生这个是恋爱相关的签纸,不是我们这边负责挂上的。刚才我们一时不慎没有确认真是十分抱歉。可否麻烦你拿去第二行列那边或者转交给他,那边才是负责挂恋爱签文的。”

巫女再三道歉,然后把签文递给鹤丸。鹤丸伸手接过就看到正面的名字,他本来扫了一眼也没怎么在意,结果意识到有点不对,马上定睛一看。这一看可把他吓了一跳,连忙喊住准备回去整理签纸挂上的巫女问:“等等?我想请问这个是恋爱签文?”

“是的。”巫女看着鹤丸这惊讶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她还以为自己又搞错了,连忙过来拿起来看。她确认了之后说:“没有错,这个确实是恋爱签文的格式。”

鹤丸以为自己视觉出问题了还揉了揉眼睛,他指着中间的名字问:“那这中间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巫女看他那么紧张的样子呐呐地回答说:“就是……写愿望的人希望能缔结姻缘的对象啊。只要写上喜欢的人的名字,神明就会保佑两人开花结果。”

鹤丸满头问号地拿着那签纸出列,脑袋仿佛经过一轮天翻地覆的洗礼。他看了看自己手上那签纸上面落款三日月的名字,中间那个缔结姻缘的名字鹤丸看了好几次,甚至还拍照发给烛台切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烛台切再三肯定之后不禁问鹤丸这是连自己名字都不认得了吗?

鹤丸可是真吓到了。

这时候三日月已经买完御守回来了,鹤丸连忙把那张签文折好收到腰封里。三日月看到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只觉得奇怪,不由得问:“怎么了?”

“不不,什么都没。”鹤丸连忙让三日月不要胡思乱想,他视线闪躲勉强地露出笑容说:“排队的人真多啊,哈哈。”

“是啊,刚才御守那里也很多人。”三日月把买来的工作御守交给鹤丸说:“这个给你,正好看到我猜应该有用吧。”

三日月递过去的时候碰到鹤丸的手,鹤丸触电一样收回。三日月看到鹤丸那么大反应不禁困惑起来,鹤丸马上反应过来打哈哈地掩饰过去说:“不好意思,刚才我在想东西,所以吓了一跳。”

鹤丸惊魂未定,看恐怖片也没觉得那么忐忑过。

正确来讲他那种忐忑和恐怖片的观感不一样,恐怖片给人是心灵恐惧,但鹤丸对三日月这个并不是恐惧,而是震惊。这导致他回去之后都在想三日月这其实是不是写错了?又或者这根本不是恋爱签文,只是帮他祈祷身体健康或者工作顺利的?

鹤丸一个人苦恼的时候偷瞄三日月,三日月倒是看起来一副豁然开朗的模样。自从逛完祭典之后他似乎真的想到剧情通体舒畅,奇迹地开始拿出手提认真写稿了。按照三日月的话说就是确实通过逛祭典有了灵感,甚至很高深地表示是心灵层次的灵感,所以他要捉紧机会写出来。

苦恼的只有鹤丸一个人。鹤丸不时躲在卫生间那里看那张签纸,最近三日月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察到他的异常,毕竟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正脸抬头看他了。鹤丸认为现在的自己面对三日月只会胡思乱想,连稿件都催不好了。这混乱的关系如果不处理好的话会非常影响以后的合作,鹤丸苦恼了很久,他记得自己曾经和三日月保证过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他商量,自己擅自在那里猜测真的是好事吗?

果然不可以当没事发生!鹤丸实在受够了把事情藏在心里的折磨感了!

于是在第四天的午饭后,鹤丸约了三日月回房间。三日月这几天就觉得鹤丸有些古怪,此时鹤丸更加是好像下定决心一副正坐的样子,仿佛要说什么非常重要的话。三日月坐在他对面不禁问:“是有什么事情吗?”

鹤丸深呼吸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儿后默默地拿出口袋里的签纸,然后递过去给三日月。三日月接过打开之后有些惊讶,他看向低下头的鹤丸。

“非常抱歉,我并不是特意偷看的。是神社的巫女说你递错了地方所以才交给我让我转交。一直隐瞒你非常抱歉。”鹤丸低着头说这一番话,他语速非常快,好像匆忙带过一样。把原委交代完之后鹤丸顿了顿,把心一横说:“她说这个应该是挂在……姻缘那边的。我想她是不是搞错了。”

三日月拿着那张签纸沉默不语,他看着一直低头的鹤丸似乎终于明白这些天他为什么逃避自己。三日月开口说:“抬起头来说话吧。我不喜欢和低头的人对话。”

鹤丸此时内心也是一片混乱,几乎是听到三日月的话就下意识抬头,但是看到他就又忍不住移开视线。三日月拿着那张签纸掂量了一下,看着上面的名字说:“如果我说是真的你会怎样?”

其实理智上鹤丸是知道这是真的,但是感情上他却想一笔带过,因为这个太突然,他不知道应该怎么理清这件事。但是鹤丸认为此事确实不能逃避,虽然这个问题可能会令他们两个感到尴尬。鹤丸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然后说:“我并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你是……我的作者,我非常珍惜你。但是对于其他关系,我之前并没有考虑过。”

鹤丸说完之后内心的混乱并没有平复下来,该说他觉得自己说的这番话似乎令自己犹豫了起来,并没有那种说出口之后就深以为然的认同感。三日月看着鹤丸为难的表情,他问:“我的这个想法让你困扰了吗?”

“也没有……就是有点……”鹤丸左思右想怎么说才好。“就是很惊讶吧。毕竟这个太突然了。”

“那么你愿意考虑一下这个事情吗?”

鹤丸看向了三日月,和三日月视线对上的时候鹤丸发现了他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曾经鹤丸也看过三日月这种视线,那天夕阳下他说自己也有一个想一直注视的人,但那时候的鹤丸并不知道他看的原来是自己。那是非常认真的眼神,认真得鹤丸认为能被这样的视线注视的人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看着鹤丸沉默不语困惑的样子,三日月点点头说:“我明白了。”

其实三日月从鹤丸一开口就明白了,鹤丸试探性地问这张签纸是不是搞错了,因为他内心希望这是搞错了,也许三日月点头笑着糊弄过去他会松一口气吧。这样他们说不定就可以装作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但是三日月知道,鹤丸内心是知道这张签纸是真实的,自己的顺从只会让他更加逃避而已。

虽然最后的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失落的结果。但三日月认为此时就算勉强坚持下去也只会令大家尴尬和不愉快而已。于是他说:“令你困扰不是我的初衷。这个稿件我会在下个月底全部完成,到时候会交给你。你如果感到困扰就不必再过来,毕竟令你露出为难的表情不是我本意。”

鹤丸看着三日月站起来,似乎也愣了一下。三日月低头看着他微笑说:“你有车的话自己到时候回去就好,等下小狐会过来接我回去。你就回去等我交稿就可以。我不会拖延,你放心。”

“这个……”鹤丸想再说什么,但是好像又说不出什么。大概下个月就能拿到全稿应该要欢呼吧,但鹤丸却有些失落,提早收到稿件也没有让他高兴起来。鹤丸有些不确信地说:“下个月啊……”

“是。”三日月肯定地说:“我的答应了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小狐丸今天很凑巧休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要山长水远过来一趟又给三日月当司机。他让三日月行行好能不能好好学学开车,学好了以后自己呼风唤雨。三日月上了车心不在焉地坐着,小狐丸的话他好像一句也没听进去。小狐丸见三日月这样只觉得奇怪,于是不再说他,只问:“出了什么事情吗?”

三日月一声不吭,看着挺深沉的。把他送回去了之后小狐丸问今剑他这是怎么了?今剑也很困惑,毕竟三日月和鹤丸可是要出去一周的啊,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今剑让小狐丸先回去,等下他问问三日月。于是今剑让小夜泡好茶,然后自己拿进去给三日月试探一下。

今剑敲了敲房门,只见三日月坐在书桌前侧头看着窗外想得出神,他看着窗外阳光的身影看起来有些寂寞,好像一个人被扔下了一般惆怅。今剑打了声招呼后进来,放下茶杯的他抱着托盘打量三日月,问:“老师,你怎么忽然回来了?”

明明三日月就很期待这次旅行,事前还做了那么多准备,结果八百里加急一样让小狐丸送自己回来。三日月看着远方视线想得出神,最后他说:“我失恋了。”

三日月说话的声音很轻,听起来十分失落。今剑大吃一惊,之前三日月没有特意说所以他也没有特意提起,但没想到这出去旅行一趟就收了张失恋卡,这可也太快了吧?三日月好像没看到今剑这副惊讶的样子一样自言自语:“其实还有很多补救的方法,或者当时我不承认就可以了。但是要我撒谎逃避说根本没这回事,我做不到。”

“就算他为了可以拿到稿子所以答应我的要求,也只不过是为了小说而勉强自己骗我而已。我不需要他骗我,也不希望这对他来讲是一件困扰的事情。”

三日月好像只是想自言自语一样,说完之后他打开了手提电脑笔记。今剑看到三日月飞速打开文档开始打字,他吞了吞口水问:“老师,你是要……”

“我要把这个故事马上写完。既然决定了,就不要拖拖拉拉了。”

“多久要写完啊?”

“下个月底。”

“下个月底?你要下个月底写完全部小说?”

今剑只觉得这怎么可能,三日月写完一部小说最快起码要三个月啊。这个月已经过了一半,下个月也就只有三十天,他真的要在一个月内写好一本小说而且不砸招牌吗?

“是,我要把它马上写完。”三日月已经拿眼镜戴上开始敲键盘,他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屏幕似乎下定决心,化失恋为动力。失恋还要给拒绝自己的暗恋对象赶稿,想想就觉得可怜。不过三日月一副不需要廉价同情的样子,失恋就失恋了,至少他不要给人落下告白不成就使绊子的印象,恋爱也有恋爱的尊严!所以三日月干脆把心一横去狂奔死线。

“反正他现在除了收稿估计也不会想与我有其他接触了。我也不想拿稿子拖着他,既然都要做个了断那就速战速决吧。”

[tbc]

评论(18)
热度(294)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