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交稿啦!!!13

*那下章完,明天把小巷子里头那篇下更了

鹤丸回去之后陷入了沉思,连长谷部询问进度,鹤丸也给搪塞过去了。反正现在三日月是怎么都不会给他们看后半段的了,就姑且相信一下三日月每次都没有出差错的这个招牌吧。反正合约已经签了,这个小说的出版是必然的,既然如此就干脆大家都放宽心一点,别想那么多了。

这也算是鹤丸当了编辑以来第一次这样放任作者,想开了之后鹤丸就继续快乐加班,三日月在剧组那里大概会住一阵子,鹤丸继续每天忙碌生活。偶然会从杂志看到剧组的消息新闻,不时收到三日月发过来的短信,大多也是一些简单的问候和聊天,鹤丸虽然日常很忙,但是收到了也会尽快回复。只是最近加班太多了,有一次在办公室睡了一轮发现三日月夜晚七点的时候就发过一次短信,鹤丸却忙碌到无法回复。鹤丸本想马上发短信过去但是又担心打扰三日月休息,所以只能作罢了。

久而久之三日月似乎也有所觉察,他叮嘱鹤丸可千万不能像上次那样半夜去印刷厂,鹤丸加完班回家吃着泡面长叹一口气,这工作的事情哪里说得准,上次也是意外,顶多小心点就好了。于是鹤丸回复了三日月的短信还给他拍了自己家的照片,表示他现在乖乖待在家里,安好勿挂。

鹤丸吃完泡面倒在床上跟昏迷一样,睡到根本睁不开眼睛。第二天连听到闹钟也根本起不来,手无力地到处乱摸,然后下意识地就把闹钟咔掉了。

安静下来之后鹤丸又睡着了,他全身软绵绵好像被棉花塞满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恢复神智。鹤丸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一段云雾之中,是过了好久听到的铃声才稍微有点意识。

鹤丸几乎是本能地接过手机,拿的时候还掉在床上几次,好不容易按了接听键,里头的人声很模糊,鹤丸心想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坏掉了啊?怎么声音都听不清楚的?他勉强听得懂几句话就回答了,答完也不管对面的人说什么,眼皮都撑不开的鹤丸又继续昏迷了起来。他危机意识觉得自己这样昏睡十分不正常,心里有声音喊自己必须醒来,甚至可能需要打电话给别人求助,但是鹤丸确实指头也动不了了。

头好痛啊……

三日月赶去鹤丸家里的时候马上问房东拿备用钥匙打开他的家门。三日月一进去就马上找鹤丸,看到鹤丸倒在床上马上抱起他问:“鹤丸,鹤丸你还好吗?”

鹤丸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说:“等下稿件就会发过去了……”

“这个现在不重要,你还好吗?”三日月探了一下鹤丸的额头,但其实他也不太会探热,但鹤丸这个情况不探热都知道不正常。三日月抱着鹤丸问:“有哪里不舒服吗?”

鹤丸总算有些清醒了,他脑子的思考能力总算回来了一点。也许是因为太累了,鹤丸看到三日月顾不得惊讶。他正要开口,忽然觉得胃部疼得厉害。三日月看到他弯着腰流冷汗的样子就吃了一惊,忙问:“鹤丸,怎么了?”

“肚子好痛……”鹤丸留着冷汗捂着腹部。“但好像不是肚子,是胃,我胃疼……”

三日月马上让房东打电话叫医生,然后他去翻鹤丸的药柜。三日月对药品根本不熟悉,房东说药这个不能乱吃,毕竟鹤丸现在什么情况也不清楚,只能暂时给他一片止痛药忍耐一下。问题鹤丸家里连止痛药都没有!还是房东去家里翻出来的。

鹤丸意识朦胧地睁开眼睛,看到三日月手忙脚乱的样子只觉得稀奇,心里想着这可真是难得啊,这是有什么急事吗?这个景象大概因为太过惊奇的关系鹤丸居然维持了短暂的意识,吃了一片止痛药后鹤丸听到房东说今天他那里的路段维修塞车,救护车可能要过一阵子才能来。三日月低下头朝鹤丸说:“鹤丸,你还撑得住吗?”

鹤丸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可是三日月看他这样子哪里撑得住啊。干脆就拜托房东给他指一下路然后把鹤丸背起来,背着鹤丸就快步跑了。

鹤丸趴在三日月后背上,凉风吹得他神志清醒了一些,胃部的疼痛令鹤丸神志空白了一会儿,不过又被三日月的声音拉回来。

“鹤丸你撑一会儿,很快就到医院了。”

鹤丸觉得三日月说话有点断续,他趴在三日月后背上,模糊的视线看到他的背影,然后回过神来想三日月怎么就过来了呢?真是难得他一副急急忙忙的样子,完全不像平时的他。三日月此时正穿着日常那身和式服装背着他不知道跑去哪里,鹤丸虽然胃痛得厉害,可下意识就唤了句:“三日月,你不是还在片场的吗?”

“今天回来的。”三日月侧过头来,问:“先不管这个,你还好吗?”

鹤丸模糊的视线看了好久,确定还真是三日月。他趴在三日月肩上摇摇头,三日月以为他是快不行的意思了于是加快了脚步跑起来。鹤丸被阳光晒得睁开眼睛,他看到小鸟的影子从头顶掠过,听到木屐的声音随着脚步响亮地发出,鹤丸想起了三日月之前的那部小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贵子穿着木屐时跑步的声音,小说里头提起过贵子急急去赴和五郎的约会时,木屐踩过青色的地砖发出了清脆的声音。鹤丸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小说里描述那阳光下的脚步声,如今他好像想到了形容词明白了。

那大概是贵子心动的声音吧。

三日月跑得急了颠簸得鹤丸有点难受,但不知道为什么鹤丸觉得有点安心了。刚才躺在床上那种醒不来的恐惧感消失了,听着声音鹤丸趴在宽广的后背上确认了几次。然后他两手圈住三日月的肩膀闭上眼睛。

还真是三日月啊。

好像每次这种时候来的都会是他,真是不可思议。

鹤丸安心地昏迷了。

鹤丸因为夜晚发烧和急性胃炎入院,还好及时送院就医。经过诊断是因为这一段时间高强度加班并且生活作息没调理好,而且长期吃没营养的食物作息混乱导致肠胃不好消化等等原因诱发了这次入院。鹤丸给抬进去病房急诊输液忙活了一轮大概在下午的时候清醒。醒来的时候鹤丸总算恢复了基本的思考,一转头看到隔壁的长谷部时候鹤丸沉默两秒,盖着被子转身了。

“喂,你这什么意思?”

“我以为见到地狱的魔鬼,吓到了不想面对。”

长谷部看在鹤丸是病人的份上也不好训他,毕竟看医生说的他是为公司住院,鹤丸一直工作都是很尽心尽力的。长谷部和鹤丸解释了一下他为什么会住院,自己又是怎么临时赶过来的。长谷部第一次接到三日月的电话不是过来聊稿件,而是来投诉的。那平稳的语速透露出浓浓的不满,质问他们编辑部工作安排到底是怎么回事,员工疲劳入院这种事情是否工作安排不合理所导致?编辑如果身体状况不好对作者也是很有影响的,这方面难道编辑部不知道的吗?

长谷部有种自己很久没回家,没给自己爷爷说过教的感觉。一时不知道应该是怀念还是害怕。

“我看得出他是真的挺中意你的。”长谷部说完之后也有些心有余悸,毕竟三日月一贯好说话,这样严肃地跟他探讨员工生活健康这个问题实属罕见,三日月就差要写文抨击这出版社剥削员工的事情。长谷部仔细琢磨了一下,说:“我还是放你一个假吧,一期和御手杵给你跟进一下,你下次也是,如果真的太忙,就别揽活了。”

“我想着平时也这样所以没注意。”其实这事情鹤丸也还是感到抱歉的,毕竟惊动了那么多人。“是我自己饮食作息没调理好,不是你们的问题。”

之后的工作都交代了一下,鹤丸就暂时住院两天,情况稳定就可以出院了。长谷部回去编辑部,鹤丸一个人躺在病房才发现自己还是独立病房啊,这个钱公司报销吗?

鹤丸发了信息给烛台切,烛台切听说了鹤丸住院的事情十分担心,想着说夜晚下班的时候过来看看。鹤丸让他不用折腾了,他没事,烛台切下班也累,不必特意过来。刚发完短信就听到敲门声,只见三日月捧着苹果探出头来,看到鹤丸醒来他似乎松了一口气。

长谷部说幸好三日月及时到来,他似乎是因为听了电话里头鹤丸的声音不对劲所以赶过来的。医院是三日月安排的,一想到医药费是由他支付鹤丸就十分不好意思。三日月让他不必再三道谢,人没事就好。

三日月买了苹果过来,然后开始给鹤丸切苹果。按照他的话说就是日常自己也经常看今剑切水果,虽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好歹也是看过无数次,所以实操是没有问题的。于是鹤丸就看着三日月自信地把果肉和皮一起切开,那苹果剩下可以吃的实在不多了。鹤丸看到这个苹果之后就叹了一口气说:“交给我吧。”

三日月也觉得自己这技术有点强差人意,鹤丸拿过洗好的苹果然后低头开始切水果。鹤丸切水果时候似乎在沉思,他低下头的侧脸看起来特别深沉。于是三日月就不说话了,安安静静地看着鹤丸削苹果,他动作熟练,削东西的声音很轻,三日月也不想开口打扰。

鹤丸把苹果切好,还削了些兔子形状的给三日月,这倒是有点分不清谁是病人谁是访客了。三日月接过盘子,鹤丸忽然抬起头看着前方说:“想起来,好像每次都是你出现帮了我。不论是杂志的事情,还是上次抢劫和这次,每次都总是那么凑巧。”

“你有时候工作实在太执着了。”三日月提起也是心有余悸。当时他以为鹤丸要挂掉了,背着他跑去医院的样子连医生也吓了一跳。“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

“真是抱歉啊,老是让你担心。”鹤丸笑了笑说:“你就不要这副表情了。”

虽然想再说什么,不过鹤丸是病人,三日月也不想打扰他。鹤丸回忆起刚才真以为自己往鬼门关走了一趟,过后醒来真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笑着问:“你怎么会忽然出现?看到你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就算没意识了还是很惊讶。”

“因为我想见你了。”

三日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寂寞,他拿出手机出来说:“其实我特意过去一趟也是想看看进度,顺便拿一下拍摄的影片给你看。”三日月把手机递给鹤丸,里头的部分剪辑镜头播放着。鹤丸看到里头两位男主角的片段,三日月给他介绍里头两个角色,鹤丸开着玩笑问三日月有没有问他们拿签名。看到里头两人的视觉演着熟悉的一幕,就好像明明是自己的事情,但是却用旁观者的视觉去了解,不知道为什么鹤丸有些感慨。

“因为我想第一时间让你看一下。”三日月十足做了满意的手工艺一样地自豪。他指着屏幕的画面说:“这是你和我,用这样的角度看也算是很新鲜吧。”

三日月看着手机的画面笑着说:“这就是我视觉的你啊,如果你能看看的话就能明白了吧,关于我为什么喜欢你的这件事。”

鹤丸看着他满足的表情不由自主地产生出一种败给他的感觉。鹤丸哭笑不得地说:“就为了这个,所以你大费周章拍电影和写小说啊?真是胡来啊,三日月。”

“我认为很有意义。”三日月可不这样认为,他说:“到时候你看了成品一定会觉得有意义的。”

“是是是,知道了。”鹤丸也有些习惯了,他放松身体拿着手机看视频,靠着枕头一脸惬意地笑着。“你啊经常会令我感到很意外,耗费那么多精力去做一件事就是为了让我了解你的想法,某程度也真是很任性了。”

鹤丸看着未修葺的电影镜头里面,主角二人坐在长椅上,作家默默看着编辑,作为旁观者时鹤丸终于看懂了这一幕。作家说着自己也有想注视的人时那种想要呼之欲出但又克制的表情确实打动了鹤丸。

鹤丸问:“到时候小说可以加一段剧情吗?”

“如果没问题的话。”

“好几次编辑看着作家为自己慌慌张张努力的样子,编辑其实有一瞬间被感动到了。”

三日月其实从来不觉得自己慌张过,所以完全没意识到。三日月倒是没怎么深究这件事,毕竟这次他也是担心鹤丸,所以不顾三七二十一背起他就跑了。如今看着鹤丸提起就一脸好笑的样子三日月还有些疑惑,大概他没想过自己下意识的行为反而让鹤丸记住了吧。

“你背着我跑的时候我是很惊讶的。不仅是因为你忽然出现。”鹤丸笑眯眯地看着三日月说:“那时候我还想,真是狼狈啊三日月。”

三日月背着急匆匆地跑起来的这一幕鹤丸一直记得。一直斯文稳重的他居然有那么手忙脚乱的一刻,其实仔细回忆起来三日月经常会有和外表不符的笨拙时刻,鹤丸至今也没办法把背着自己跑着的三日月和日常优雅的他联系起来,因为对比起来只觉得不可思议。

鹤丸其实是很喜欢三日月认真的表情的。好像每次他一遇到自己的事情就会显露出这一面,也算是令人意外的发现吧。就好像上次他帮自己包扎,尽管不懂怎么做但还是非常专注,好像在努力尝试做好一件事。

虽然包扎的手法不怎样,但是修木屐方面却意外擅长,又让鹤丸觉得很细致。

“虽然看起来狼狈,但是我很喜欢你为了我的事情那么在意的样子。”

鹤丸看着不解的三日月时内心无限感慨,其实有好几个瞬间他的内心都有火花擦过的,虽然朦胧,但确实存在过的。鹤丸弯着膝盖支着下巴侧头打量着三日月微笑。

“有那么一瞬间,我会觉得如果对象是你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想试试谈恋爱吧。”

【tbc】

评论(19)
热度(260)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