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01

*给本文勤劳勇敢的鹤丸国永点赞

*鹤丸:你才同志爱好款,你全家都同志爱好款

*又名《我与嫌疑人的大舅子不得不说的故事》

俗话说长兄如父,三日月现在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的妹妹似乎被一个gay骗婚了。

据说那天是被捉奸在床,他妹夫喝醉了和一个男的夜晚开房,衣服都脱了两个人在床上拉拉扯扯,他妹妹和好朋友破门而入的时候妹夫在上对方在下,铁证如山,无从抵赖。他妹妹之前就看到自己老公手机短信有不对,但他们才新婚三个月感情看起来不错,不是这亲眼看见,估计她都不愿相信。

三日月的妹妹家教传统,丈夫还是读大学认识的,结婚前人还挺老实,真是人不可貌相。这出事后她默默哭了很久,回老家后妹夫来了好几次都被赶了出去。事情还没闹大,狗仔还没发现,只是两边家里商业合作暂时断了也引发了不少猜测,被发现迟早的问题。三日月让人先查清楚了,到底是谁那么大胆敢动到他妹妹头上。

三日月刚查清楚,对方就找上门来了。他出现在公司大楼来势汹汹,前台本来是不打算惊扰到三日月那边的,但是对方一直不走,甚至还说不怕报警让警察过来。三日月下楼准备去吃午饭就在一楼大厅看到这状况。对方照片他看过,一眼就认出来了。

鹤丸国永,外国回来的摄影师,以前拍过不少模特,在外国时尚圈和同志圈小有名气,最近刚回日本几个月出入不少同志场所,也算是混了个熟脸,资料倒是好查。本尊看着长得比实际年龄年轻,穿着时尚亮眼,就是表情不太好,来势汹汹,特别扎眼。

问了秘书得知详情,三日月让他别在公司闹,他要吃饭正好可以见见。只是他不要载这个对不起自己妹妹的第三者过去餐厅,让他自己过去。没过多久鹤丸就来了,他一来就坐三日月对面,招呼都不打,开门见山就是:“你找人查我?”

三日月没想过怎样鹤丸,不过也没想给他点餐,坐在对面把餐牌放下笑道:“怎么,做了亏心事怕给人查?”

“亏心事?”鹤丸狐疑了一下,问:“哪个?”

三日月觉得好笑了,他说:“上周你和别人开房给人当场捉包,这么快就能忘记,看来也不是第一次了。”

鹤丸总算想起来了,他一想起那天就皱起眉头,一群女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又哭又闹的他好不容易脱身跑出去,现在这敢情是受害者家属?看到鹤丸算是想起来了,三日月不跟他绕弯弯了,他妹妹此时如此伤心,估计细节也不好问,只能做哥哥的去了解善后。三日月说:“说吧,你和我妹夫是情人?”

鹤丸脑子里理了一下关系,不屑地说:“他我还看不上。”

“也是。”三日月表示了理解,说:“你以前关系混乱的那些人都是时尚界的,听说你喜欢去什么乱七八糟的滥交派对,情人很多……”三日月觉得有些问题为了自己妹妹还是得问,他尽量换些好听的说法:“你和那些人乱七八糟我不干涉,我只想知道你和我妹夫发生过过多少次关系,身体是否健康。毕竟要是你有什么疾病会很麻烦。”

鹤丸本来听到三日月说关系混乱还寻思一下,皱了皱眉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就没有反驳。说到后面三日月怀疑他身体不健康的时候鹤丸一脸吃惊然后转换成不爽,最后脸色变了两次后总算稳下来了。他扬起下巴说:“你那么担心要不要自己试试。”

三日月瞄了他一眼,说:“我让人给你预约个医生,钱我出,你检查报告留下就行。那个男人有没有病我没兴趣,但我妹妹不可以有事情。”

“真感人,我对你妹妹和那个男人怎样也没兴趣,我来是跟你说别找人来查我。”鹤丸冷笑了一声说:“鬼鬼祟祟的,多管闲事。”

“看来现在社会道德问题严重。”三日月慢声说:“第三者骗婚还能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鹤丸拳头叩了叩桌面说:“我再说一次,那个男的我还看不上。”

三日月不禁对他们gay圈的节操表示担忧,说:“没兴趣还要发生关系,你们是不是有点太过饥不择食?”

“我和谁为什么发生关系还得告诉你?”鹤丸之前发现了有人查他顺藤摸瓜摸过来,看到三日月做正当生意也不像什么危险人物,不知道查他干嘛。今天算是懂了。“我今天过来是告诉你,不用查我了,我关系再乱也不会再搞你那个妹夫,我好对象多的是。我再说一次,他我看不上,约的时候怎么知道是有妇之夫,你问我还不如让他管好自己下半身。觉得被骗婚就报警,别找我。”

三日月点点头说:“我会判断了再处理。既然你交待了,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不送了。”

鹤丸穿好外套,头也不回就走了。

鹤丸出了餐厅就觉得晦气,那天晚上一堆女人闯进来稀里哗啦地在那里说,把他和那个男人都捉住了不放。有女人在旁边一直哭,鹤丸也没空想怎么回事就马上拿起外套走人。好险,她们这些女人凶起来估计十头牛都能打死。

鹤丸马上打了个电话给长谷部说查自己那家伙是个企业老板,那天捉奸在床的那些女人的亲人,查自己估计没别的意思,就是帮自己妹妹,被他吓唬住了估计不会再有动作了。可是说到这里鹤丸就忍不住喷长谷部一顿,说:“我答应给你做卧底也就算了,得当一次弯的我也认了。但你一场同事能不能给我伪造身份的时候弄好听点的?经常乱搞参加什么滥交派对是怎么回事?”

长谷部知道这有点听起来不太好,但他说:“一个专一守身如玉的gay是不会到处泡吧到处去玩,我们要混进去的地方很复杂,你这样清白别人会怀疑起你,到时候混不进去查不到案,所以私生活越乱越坏越好。你忍忍吧,卧底都这样。”

鹤丸想起自己最近这一个月不得不去同志酒吧混还被人误会是第三者捉奸在床并且被人家哥哥怀疑自己乱搞可能有病就觉得窝火,偏偏长谷部说上次和他一起被捉奸的那个男人看起来身上有线索,那天他出现在酒吧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听到长谷部说叫他接近拿线索的时候鹤丸瞪大眼睛,说:“什么惊喜?不,你这,我刚才给人家追着打当成第三者,你又要我凑过去?”

“为了案件,你忍忍吧。”长谷部苦口婆心地劝鹤丸:“局长说这条线不能断了,难得有消息了怎么都要查。”

“你叫小乌丸先生自己去吧,奖金我不要了!”

“他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让我告诉你,他看起来身高不够而且外貌像未成年,估计不是同志爱好款,爱莫能助。”

“你言下之意就是我像同志爱好款咯?我跟你说我只交女朋友,不交男朋友!”

“所以像你意志那么坚定的警务人员必然不会被掰弯,能在花花世界保持初心,这重任只能交给你了。”

“……”

鹤丸把电话挂了,重重叹了一口气。

这能怎么办呢?也不能怎么样了,长谷部已经把信息发过来,让鹤丸记得把线索追查下去,千万不可半途而废。他甚至体贴地给了鹤丸很多同志言行总结报告,说是帮鹤丸更好地尽早适应身份,叫他有空多看看,鹤丸看到的时候差点就想把手机砸了。

可是也没办法,鹤丸还是得把文档资料收好。他动用警力查好了那天那个男人最近的行程,自从那天被自己老婆捉奸在床,他去了娘家几趟都给拒绝了正郁闷得不行。他们家和三条的生意来往此时都出了问题,第二天他去跟客户谈完生意后落寞地去咖啡厅,鹤丸立马找到目的地,直接走过去卡座那里坐到对面说:“间宫先生,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对方不怎么记得鹤丸,还觉得奇怪他怎么忽然过来自己这桌子。鹤丸不得不用暧昧得连自己都嫌弃的语气说:“那天晚上你和我……难道你忘了?”

对方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后大惊失色,他立马站起来。鹤丸看到他那么激动惹来了不少目光,支着下巴提醒道:“先坐下吧,不然别人都看着,又传出去多不好。”

间宫先生擦着冷汗坐下,他手里捏着公文包一脸惊慌的样子。鹤丸很自然地给自己喊了杯咖啡,还给侍应笑着点头。间宫先生脸色十分不好,他小声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我对你那边没兴趣。”

“没兴趣,那你干嘛约我啊?”

间宫先生欲言又止,小声说:“我哪知道,真不知道。”

鹤丸还记得那天他好不容易钓到这个目标人物,对方之前一直都是用手机和他联系,一开始对方都很慎重,鹤丸也不敢太过急进地问他们有什么货平时还有什么业务,就慢慢地接触,也没急着聊什么。每次都是这个男人,给鹤丸文件包,然后鹤丸就去邮箱那里拿东西,都是些情趣用品,倒不是什么。只是这每次邮箱都不一样,有时候很近,有时候大老远的。而这个男人好像也不是很喜欢来同志酒吧,每次都是来去匆匆。鹤丸觉得他吧说是同志,倒是对这里不感冒。但说不是吧,打听的时候酒吧那些同志都认识他,都说他是gay,只是人内向。等鹤丸收到短信约自己去酒店开房约会的时候鹤丸心想这人估计还真是吧,都约上床了,藏得真深。

鹤丸刚去酒店的时候这人跟吃错药喝醉酒一样把自己都按住了,鹤丸心想个GAY居然敢对他动手动脚的怒胆边生,可还没揍他那些女人就踹门而入,情况一片混乱,鹤丸就溜了。此时看他言辞闪烁,鹤丸相信长谷部说的肯定有文章。于是鹤丸在心里呕吐了一下,然后脸上堆着笑容说:“别这样无情啊,好歹我们那天晚上差点就要睡了,我还挺喜欢你的。上次是不行了,可是总得有下次吧?”

对方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马上后退贴着椅背,一脸为难地说:“我是有家室的人,你,你别乱来。我很喜欢我妻子的,我没打算出轨。”

“你很喜欢你妻子,那干嘛约我?”鹤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那你就是骗我了?你这不好啊,我这人最执着了,这要不我去问问你妻子这事情该怎么算吧?”

蛇打七寸,果然一提到要找自己妻子间宫先生就慌了,他说:“你别打扰我妻子,我真的对你没那么意思。”间宫先生急了,他慌了好一会儿,最后没办法了,说:“我真的不喜欢这口,我平时只是帮我弟弟送东西。”

鹤丸听到点眉目了,说:“你弟弟?平时不都你约我的吗?”

“哎,我哪知道啊,我弟有时候要我去就拿我这号联系,毕竟拿东西过去的还是我。我这弟弟到处做些生意,他没空的时候,我做哥哥的偶尔就帮他送送文件,其他都没。”

鹤丸想了一下,问:“你弟弟送的那可是去同志酒吧啊,你就不怀疑吗?”

“他本来就喜欢男人。性向这个,我也管不着啊。”间宫先生对自己弟弟还挺好的,还维护他说:“我真不歧视你们GAY,他就给你们做做代购,和朋友做做生意卖卖那些……嗯……情趣用品之类的,都是做生意,这也没什么。只是开店就别了,我妈很宠他,但也不一定能接受,这日常还都是我帮瞒着的。”

提起自己弟弟,间宫先生十分欲言又止,似乎伤脑筋这怎么才能不把自己弟弟牵扯进来。鹤丸心想如果不是演戏,那他也真是个好哥哥,那看来平时和自己联系的有时候都是他弟弟?鹤丸问:“那你弟弟现在在哪里?”

间宫先生警惕地看着鹤丸,问:“你想对我弟弟做什么?”

“我本来以为日常跟我聊的是你,没想到是他,我想确认一下我喜欢的到底是他还是你啊。”鹤丸理所当然地说,顺便他现在觉得间宫先生大概是个直的,于是唬一下他说:“你那么紧张,怎么,你喜欢我啊?”

“不不不,真的没。”间宫先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非常诚恳地说:“我真的很喜欢我妻子,她现在都不愿意见我了,我这回真的……”

间宫先生提起自己的妻子就开始滔滔不绝。谈起他们大学认识,怎么相恋,然后毕业结婚相亲相爱,整一个家庭和谐频道。鹤丸听他说了十五分钟,愁得脸都皱起来了仿佛就差要趴在桌子哭。鹤丸有点于心不忍,但是也只能狠下心肠说:“你这和我说没用啊,你现在两兄弟玩弄我感情。反正我也没什么,就是想见个面说清楚,否则我还要找你。”

间宫先生没办法,垂头丧气说自己联系一下,就只希望鹤丸别来找他了,不然让他妻子发现,那就跳到东京湾都洗不清了。

尤其他那个内兄,肯定饶不了他。

鹤丸摆摆手说知道了,然后让他赶紧回去联系他弟弟,这手机短信之前有时候发得那么暧昧还说没想法,鹤丸不信他没问题,反正这事情不弄好了没完。

看起来这个间宫先生不像撒谎,但不排除他演技好,可除非他知道自己身份否则演起来没太大意义。但那天他扑向自己的时候真的十分像想要做点不可描述的事情,只是他看起来好像喝醉了一样,鹤丸那时候以为他是借酒发疯,如今难道还有点其他问题?

在鹤丸想着这卧底身份真的贼麻烦的时候,夜晚他就在自己卧底身份的住处那里给黑道堵了。鹤丸把他们这几个小弟都制住了之后一看就知道是哪家干的,又风风火火杀过去。

药研在睡前十点看到鹤丸杀了上来。

这他们警察黑道好久没啥要联系的事情了吧,大半夜过来是一起喝牛奶共同长高吗?一听说自己组里的人去袭击鹤丸顿时大吃一惊,是有这事情,药研吩咐给他手下干了。记得自己手下说对方要他们恐吓一下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第三者的gay,他们两家关系还不错,答应自然义不容辞。药研打量了一下鹤丸,小心问了一句:“弯了?”

“直的!”

鹤丸一听就猜到谁干的,他跟药研说别多管别乱说话,就和对方说交差了,当不认识自己,否则有问题他就把他们粟田口的场子封了别做生意。药研表示了解了,他甚至拍了拍鹤丸的肩膀说:“老爷你真的是大丈夫,能屈能伸。”

鹤丸也不管药研这一语双关,出门就觉得晦气,想起间宫先生那个漂亮的内兄,真是个能来事的。那天以为他不会插手了谁知道又来阴的,鹤丸寻思着这不把他制住了以后行动必然受阻。于是鹤丸又让人查一下那个叫三日月的在哪里,这公司大楼下面保安把守不好直接冲上去,打听到了三日月晚饭的餐厅鹤丸就杀过去。

鹤丸闯进去包厢的时候三日月只有一个人。鹤丸本来还想着他包个房间肯定是约会或者见客,自己把他这午餐搅黄了也算是出口气顺便吓住他。谁知道他就一个人吃午餐,鹤丸没得逞,进来只能说一句:“孤家寡人吃饭那么惨?”

三日月看了一眼那些没拦住鹤丸的保镖,摆摆手说:“出去吧。”

鹤丸就进去了坐到三日月对面,恶狠狠地盯着他说:“你还真够意思的,还找人恐吓我?招你惹你了?”

“你上次说过自己清白,可最近又跟我妹夫见面。”三日月看着餐牌头也不抬地说:“你也不是个守信用的。”

哇这人还往自己妹夫身上装gps吗?他见了谁都知道?鹤丸说:“我见他关你什么事?”

“你若真的和他没感情纠葛,见他干什么?看来你们是没说的那么清白。”三日月说:“两个人都不老实,做了这样的丑事吃点教训。”三日月笑了笑:“破坏别人家庭,本来就不是好事。”

鹤丸其实本来也不想见间宫先生,那天他还夸下海口呢,现在总不能说自己去见他是一起吃饭喝茶吧?三日月这估计是怀疑自己和他妹夫藕断丝连,婚内出轨,一锅子都不是好人。鹤丸只能拿出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说:“恐吓犯法的。”

“证据呢?”三日月满不在乎,态度自然仿佛和自己根本没关系,他让人进来点餐了,点完把餐牌交给服务生说:“你来了也正好,我也要找你。你离开东京吧,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以后别出现了。”

鹤丸心里嘀咕着怎么忽然要他离开东京,啥事情呢?可正当鹤丸疑惑的时候外头忽然一阵骚动,兵荒马乱的听着极其吓人。听到惨叫的时候鹤丸立马警惕地抬头,这匪徒踹开门的时候外面那些保镖都给拿武器挟持了,为首的进来拿枪就指着他们。

鹤丸遇到了大型抢劫,惊喜大案。对方似乎是某个激进宗教团体,冲进餐厅把所有人劫持了要钱并且要政府答应自己要求。全部客人都被要求集中在大厅,三日月和鹤丸也不例外。

一群人给枪指着堆在一起瑟瑟发抖,三日月和鹤丸最后出来。那团伙老大看到他们两,视线先放三日月身上,听了同伴说了几句,那个老大说说:“你过来。”

一看就是看穿了三日月的气场看着就是个有钱人,要拿去当人质。这人质在犯人手里有个好歹不好,鹤丸抢先说:“行了,我当人质吧。他胆子小身体差,你让他做人质晕倒了更麻烦。”

那犯罪团伙的老大打量了一下鹤丸,说:“你有什么用?”

“有啊,我比他会变通,没他龟毛啰嗦,保证合作。”鹤丸说得很像那么一回事,一点都不害怕,态度亲民。“你们无非就想自己要求可以满足,劫持个厉害的人引起重视逼他们答应你,那别劫他了,这人傲得很不会合作,最怕有钱人太有骨气,你打死他也不一定会听你们的,可真把他打死了你们也不好办。”

看到对方在考虑,鹤丸举高双手表示诚意。“我家里企业和他们政府有合作关系,你拿我当人质他们会重视些,不信你和他们谈判的时候报我名字呗。”

鹤丸说得坦荡荡的好像说的都是大实话,那些人互相看了一眼,虽然有些怀疑,但是比起衣冠楚楚看着很讲究的三日月,他们确实内心好像有些害怕不敢乱动他。鹤丸看起来就好应付多了,于是他们老大比了个眼色,就都捉鹤丸去了。

鹤丸被两手反剪带走,三日月就被带到人群那里了。他们这些匪徒要求政府答应他们的政治要求,还要一大笔钱。鹤丸被两个绑匪带到旁边休息室,里头有三个匪徒在敲着手提和外面联系,几个员工给捆好了封住嘴巴在旁边,鹤丸被推进去枪指着后脑勺,他举高双手进去,一边进去一边问鹤丸家里人电话,和他们合作的政府人物有哪些。他们要鹤丸坐好拍人质视频发送出去,鹤丸被绑到椅子上听话照做。片拍好了发送出去,其中两个绑匪就离开了。

鹤丸两手被绑在椅子后,他小心地挪动手腕,藏在袖子里的小刀片割着绳子。没多久门外他们老大进来了,开着免提手机传来长谷部的声音,鹤丸对着电话那头说:“爸,救我啊。”

长谷部差点没呛到,爸个鬼,没这么大的儿子。听到绑匪打电话过来报鹤丸名字的时候长谷部还想怎么那么巧。鹤丸继续面不改色地说:“我本来在餐厅吃饭,一群人冲进来把我们绑架了,你赶紧找人拿钱救我。”

那团伙老大听了一下说:“你爸那么年轻?”

“保养得好。”鹤丸随口回答,还有些无奈地说:“出门跟我站一起人人都说他看起来像我哥似的,所以经常很多狂蜂浪蝶凑过去,把我妈愁坏了。但我是他独子,他肯定会救我的。”鹤丸还对电话多喊了一句说:“是吧,爸。”

什么鬼人设,可长谷部只能轻咳两声说:“你……没事吧。”事已至此没办法了,长谷部只能认了这儿子,说:“钱都好说,可你安全不?”

“还行吧,但你不快点拿钱来就不知道了。”鹤丸回忆了一下外面的情况说:“人还挺多的,有些人还拿着枪,兵荒马乱的前后都有人冲进来。都是激进宗教份子,我怕时间久了外面的老人和孩子多哭闹起来他们不耐烦杀人了,你快来救我。”

“别废话。”团伙老大收回手机对着长谷部那边提要求:“十分钟内钱给我准备好带过来,我们要两台面包车,不给就撕票。”

长谷部为了不让戳穿还得昧着良心说:“你们别乱动我儿子啊,我们这就准备钱!”

电话挂了长谷部就和同伴说:“地点知道了,前后门都有把守,都是宗教激进团伙,尽快查出他们其他人全部捉起来!歹徒部分人带武器要小心!里头孩子老人居多要注意!时间不能再拖了以防他们撕票,其他联系各部门,出发!”

和长谷部说完,那老大说完就出去关门了,鹤丸等他走了一会儿之后瞄了一下那两个敲键盘的,趁着其中一个刚转身,鹤丸马上动手了。

鹤丸立马挣开本来就解好的绳子,一手刀劈晕了背对自己的人。另外敲键盘的抬起头马上给鹤丸捉起来一膝盖狠狠地踹去肚子,疼得他都喊不出来,又被鹤丸补了一脚。

鹤丸马上拿旁边的绳子将他们绑好,用胶布封住他们的嘴巴,打包得叫那个熟练。他解开了被绑的工作人员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你们这房间通风口通哪里?”

鹤丸靠着通风口穿梭到其他地方,他先找到了三日月那些保镖被困的地方,对方估计看他们不是普通人所以绑一块了找了个带枪的把守。鹤丸从通风口下去把人放倒了之后枪抢过来人捆好。三日月那些保镖还好训练专业,刚才要不是对方拿枪有武器伪装成普通客人路过然后接近的时候忽然动手,他们也不至于被控制住了。被鹤丸救了之后听他的话大家觉得合适,于是就分头悄悄行动,把后方把守的人都控制住。鹤丸悄悄溜回去大厅里的人群中,三日月也在中间,他看到鹤丸悄无声息来到自己身边,鹤丸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混在人群中安静地潜伏着。

等一看到有机会,鹤丸看了一下手表时间立马冲出去。他一把将本来打算接电话的团伙老大控制住,变故突然周围的人一片喧哗。本来其他同伙看到鹤丸忽然发难想动手,谁知道马上被三日月的保镖冲出来制服了。长谷部从电话那边听到声音立马带着人破门而入,即刻解救人质。

这起人质挟持案快速告破,没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人该去医院的去医院,该带去警察局的带去警察局。鹤丸回局里交代完了在走廊遇到长谷部后走过去,搭着他肩膀说:“干得好,爸。”

长谷部听了都要噎住,他说:“爸什么,别乱喊。”他和鹤丸一起进去一楼办公室,鹤丸顺便和其他同事打招呼,然后坐到桌子上随手拿了烛台切放桌面的糖果塞嘴巴里,问:“光忠呢?”

“巡查。”长谷部把公文放桌面,说:“这次你干的不错,没人员伤亡,就是吓了我一跳。”

“这不挺好嘛,有惊无险是好事啊。”鹤丸笑得很是得意,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说:“我查了一下你说的那个男人,之前一直联系我的人可能是他弟弟,偶尔借他哥手机跟我发信息。”鹤丸对于间宫先生的弟弟没什么印象,之前他混了一个月酒吧也没听说过这号人,鹤丸是试着和部分听说有做各种明面交易的人找借口先联系,打算混熟了再说下一步。“我觉得他可能藏后面,估计是有注意到我,可是酒吧鱼龙混杂,我还没发现。”

长谷部环抱双手沉思,说:“有道理,这次你算不算打草惊蛇,对方会不会不理你?”

“有可能,但未必。”说到这里鹤丸有些欲言又止,但只能说:“我给他通信过几次后就开始发些暧昧的暗示短信,据说他是个gay,他有回我,证明他有兴趣,我捉着那个间宫不放估计还是有机会的……喂,你这什么眼神?”

长谷部目光深沉,说:“果然是同志爱好款。”

“你这什么话?我这是为了工作。”鹤丸啧了一声,说:“还有啊,还有你到底给我安的什么人设?我那天差点演不下去了,但又怕穿帮不敢否认。”

长谷部给鹤丸仔细说了一下他的详细设定,鹤丸听了只觉得要多渣有多渣,长谷部说要和人渣打成一片就得一起当人渣。不过放心,长谷部表示鹤丸是个有事业又有钱的gay,所以关系打好了他们肯定会和鹤丸做生意的。至于被捉奸在床也不必在意,只是给人渣的简历再添一笔,更加丰富人设而已。

长谷部让鹤丸多看点同志心理爱好书,争取融入群体。鹤丸说融入个鬼,同志爱好款是怎么一回事?长谷部说那是办公室投票的,通过现代同志爱好得出鹤丸这种身材当0很优秀,性格当1也没毛病,能屈能伸,双面通吃,看着外表斯文,内在却又足够不羁,守备范围很广,所以他这个卧底是被投票出来的。

鹤丸只觉得喉头一甜,说:“敢情我还得谢谢你们支持?”

“不要辜负大家信任,多钻研自己身份学习好好卧底。”长谷部拍着鹤丸肩膀语重心长说:“好好干,年终奖金翻三倍。”

“得了吧,我跟你们说同志爱好款肯定不是我这型的。”鹤丸认为自己简直就是直男的标杆,提到这个词就想起三日月,怎么看他这种长相美丽的在现代同志圈就是个0,鹤丸嗤之以鼻说:“那个内兄才是。”

“哪个内兄?”

“不就那天查我那个。”鹤丸提起就觉得郁闷,说:“上次不是跟你说我给阴了,一群女人过来捉现成。他就是其中一个的家属,这次也有在餐厅被绑架。”

鹤丸和长谷部聊着的时候三日月正好路过门口。他录完口供在保镖律师陪同下路过一楼办公室,转头就听到鹤丸声音。看到他坐在办公桌上和其他人聊天的模样,其他人也注意到他那边。两边对视三日月看着鹤丸怀疑地开口:“他和你们警察认识?”

鹤丸看到三日月就忍不住小声地跟长谷部说:“你看,是不是同志爱好款?”

长谷部瞬间知道身份,嫌疑人的大舅子!于是长谷部根本没空跟鹤丸开玩笑,一把提起鹤丸衣服后领把他从桌子上揪了下来,在鹤丸困惑他干嘛忽然发难的时候长谷部义正言辞地说:“干什么你!审着呢!老老实实坐好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不,你这……”

鹤丸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长谷部已经一副六亲不认的样子骂咧咧地说这个gay不是第一次了,不干好事又花心真是丢了同志圈的脸,道德败坏影响社会风气,这次要不是看在他救了人的份上就把他和犯罪嫌疑人一样捉走了,还敢大摇大摆来他们办公室耀武扬威!长谷部提着鹤丸仿佛提小鸡一样把他提出去办公室门口,在长谷部机关枪一样的说话声中鹤丸一脸懵了地给松开衣领,抬头看着三日月,三日月也低头看着他,长谷部还一脸嫌弃地说:“别待我们办公室,给里给气的,影响我警局的刚阳之气!”

然后果断把门关了,留下三日月和鹤丸面面相觑。

【TBC】

评论(51)
热度(790)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