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薛定鹤的ABCD 番外一

*今天想起了那个本子,随便写一下薛定鹤的ABCD那本里头花花公子X花花公子那一对的番外。番外是发生在中前期的故事

*想不到起什么名字,不起了。

--------------------------------------------------------------------------

鹤丸觉得他和三日月交往一年了之后,一直在将要分手的边沿试探。

这其实吧他也从来没和人交往过一年,大概是因为他和三日月作息跟行为模式差不多,所以才不像过往的交往对象一样嫌他忙于工作不管人,相性还挺好的。毕竟三日月也忙,他自己也属于被投诉忙于工作的类型,只是鹤丸没空投诉他而已。

其实鹤丸觉得前阵子三日月应该是打算把自己冷处理一阵子然后分手的了,鹤丸本来也想着跟他好聚好散,可不知道怎么了前阵子又有点死灰复燃的意思。难道是最近三日月的交际圈里暂时没找到下一任,正好和自己还凑合,就暂时先不管了?

鹤丸觉得他自己和三日月估计也交往不了太久,这死灰就不需要复燃了吧,不然也怪麻烦的。于是三日月约他看电影,吃饭,鹤丸都说忙,加班,没空,出差,反正三日月聪明人,过一轮大概就知道怎么回事,少点见面,慢慢就淡了。

鹤丸是这样想的,中午他去买了盒饭,莺丸敲了敲他办公桌让他过来他办公室吃饭,鹤丸自觉把工作带进去他办公室,一期和江雪也在,莺丸看着他拿着文件就说:“吃饭能不聊这些吗?”

看到一期和江雪,四人一起,鹤丸就知道他们是聊八卦的。于是欢快地放下了文件坐下来吃午饭了,这一期和江雪带的还是弟弟做的便当,吃起来笑得都特别幸福,莺丸和鹤丸斜眼看着他们两个,莺丸说:“孤家寡人,也就只配吃便利店了。”

鹤丸也说:“孤不孤家寡人,都吃外卖。”

提起这个莺丸就要和鹤丸聊聊。说他最近工作真努力,虽然鹤丸一直都很努力,把公司刷业绩当副本一样刷得风生水起,可是最近社长问起了,他们公司难道制度不人性化,要员工加班加那么久,连点时间都抽不出来?莺丸说着说着就感慨一句:“你男朋友告状告到我这里来了。”

鹤丸抬起头眨了眨眼睛,说:“你看,这都一年了吧,我估摸着也快变男性朋友了。”

“我看这倒也未必。”一期一边把茶汤倒出来一边说:“还会约会,就还没淡。”

鹤丸笑道:“说不定就是没找到接班人,没人吃饭看电影呢?”

江雪抬起头说:“可是你们不是演唱会认识,志同道合吗?难得遇到了同好,也挺不容易的。”

鹤丸不以为然地说:“哦,我很久没跟他通宵看地下摇滚演唱会了。”

一期咳嗽了两声,劝他自重,劝他善良。莺丸说这办公室虽然不允许谈恋爱,像鹤丸这种就做得很好。可他这次也做得太好了。这谈起来莺丸说自己业务能力受到上司质疑这是很严重的问题,轻则扣工资,重则没了工作。莺丸说拜托他可别害了自己,不然换了顶头上司,鹤丸怕是以后日子不能过得那么逍遥自在了。

鹤丸夜晚打了电话给三日月,说今晚他早下班,要见面的话今天可以。其实鹤丸是算准了三日月今天没空,毕竟他从莺丸那里打听完了最近公司项目,知道三日月很忙。三日月虽然不确定鹤丸这小心思,可是他猜鹤丸这时候突然约自己,必然是觉得自己没空。三日月查了一下时间表,和秘书说飞机改明天早上,今晚上他休息。

三日月说可以赴约的时候鹤丸有些诧异,毕竟他和三日月一贯公事公办,互相理解可以有,但迁就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毫无疑问这一次是三日月迁就了鹤丸,所以也算难得了。

吃什么做什么是三日月决定的,一贯都是这样,鹤丸听他安排。这饭吃完了三日月和他看电影,看的是枪战片,鹤丸吃着爆米花看得津津有味,可是侧过头看到三日月坐得端端正正地闭眼睡着了。鹤丸盯着他心想这么吵闹的地方三日月也睡得着,估计是真的累了。看到他歪着脑袋,鹤丸干脆小心地挪动了一下,让三日月靠着自己肩头好好休息。

电影散场了周围的人走动,三日月总算醒了,他起来后揉了揉眼皮,笑道:“电影挺好看的。”

鹤丸也不戳穿三日月根本没看完电影,也跟着说是不错。三日月可能睡一觉了精神了一些,走出电影院就好多了。和鹤丸聊起最近工作如何,鹤丸说忙是真的忙,今天难得有空,马上叫三日月出来了。三日月也没戳穿鹤丸,只是说既然这样下次他们再约吧。说着这话的时候鹤丸以为三日月要回去了,谁知道他跟着去了鹤丸家里。三日月会来自己家的原因通常是睡觉,鹤丸俗称互动式睡觉,可是他今天看起来那么困,还互动吗?

结果三日月还真没想着跟鹤丸互动,他洗了个澡拿出干净的衣服换上,让鹤丸帮忙泡了杯茶就上床睡了,说明天早班机,他睡醒了就出去。鹤丸拿着茶杯靠门框上看着他盖被子,说:“那我看电视去啊。”

“你也睡吧。”三日月让鹤丸过来,说:“时候不早了。”

“我加班习惯晚睡。”

“那是你加班的时候,现在不加班,早点睡。”

鹤丸翻了个白眼,说:“我和你躺床上盖被子睡觉啊?这听起来真奇怪。”

三日月看着不以为然的鹤丸说:“为什么奇怪,我不是你男朋友吗?”

是濒临分手边缘的男朋友吧,鹤丸心想。鹤丸就迟回答了几秒,反正他也不反驳三日月,把茶杯放下后说洗脸刷牙,来到床上盖被子的时候三日月就盯着他,盯得鹤丸莫名其妙,问:“你老看着我干什么啊?”

三日月打量了一下鹤丸后问:“你是不是打算出轨?”

鹤丸心想这是他脑回路碰撞出来的什么半夜惊吓吗?鹤丸觉得三日月多虑了,他说:“我出轨干什么?”本来三日月放心了一点,谁知道鹤丸接下半句:“出轨处理起来很麻烦的,不如分手了再交往。”

三日月脑子里的警钟嗡嗡响,可他也不好问鹤丸是不是想分手,问起来总是怪怪的。他就说:“我最近是忙了一点,不过你也别多心。”

“我知道你忙,杂志报纸都看见了。”鹤丸心想三日月这种人和自己一样,是不可能恋爱期间出轨的,因为处理起来麻烦,他们有的是谈恋爱的资本,不至于弄得自己一身腥,所以鹤丸根本不担心。三日月想起那些杂志里写他的绯闻,那么多年他都没在意,不过如今想起鹤丸会看到,他就问:“要不这些地方你下次陪我出席吧。”

鹤丸一脸狐疑,他觉得按照职位怎么着也是莺丸站那里吧?他说:“我去做什么啊?陪你拍合照?”

“这种应酬的地方一般都是关系比较亲密的一起出席,你陪我去也很正常。”

“我看还是别,你让他们陪你吧。”想起那些闪光灯应酬鹤丸就觉得无聊。“行了,我又不会生气,还不如说谢谢他们帮我挡了呢。”

三日月捉住鹤丸手臂,看着本来想转过身去的他说:“你现在是在和我交往的吧?”

不都一直这样过嘛,鹤丸心想。三日月这种新闻从来不交待的,鹤丸也从不过问,他纳闷地说:“是在交往,不过我没想怎么限制你,你也别想拿这个拿捏我。”

鹤丸干脆翻过身睡觉去了。

三日月第二天一大早七点多的时候出门。那时候鹤丸还在睡梦中,听到他起床的声音还半梦半醒帮他递衣服。鹤丸都要困死了,人眼睛都是睁不开的,三日月说回来的日期他就点点头,叫他过来接机他也点点头,点完就回去睡觉了。

鹤丸送走了三日月,中午和莺丸一起四个人吃饭就说恋爱啊真是门技术活,吵架伤感情,哄人不容易,干脆少说两句世界和平。一期说这还不如多吵几句,他的弟弟也会吵架,在意才会争取,不在意谁理你。

鹤丸想着自己那天晚上和三日月说的那句“别拿捏我”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一些,虽说三日月看起来也没怎样。鹤丸觉得三日月昨天也真够反常的了,明明有段时间鹤丸觉得他们应该要game over了,他最近怎么又杀了个回马枪回来了?不过他又出差了天知道这些天会不会有艳遇,鹤丸没空艳遇,只能祝三日月前程似锦了。

莺丸夜晚酒吧四个人坐一起聊八卦,他听鹤丸这样说的时候提议其实这样拖着藕断丝连,还不如分了吧。一期提醒他教人分手小心被驴踢,他建议鹤丸和三日月好好捆绑,多捆绑几天,日本男女的感情生活能多稳定几天。两个花花公子放了出去爱情界又要芳心大乱,鹤丸听了之后拿着文件给一期,加班,今天他得留在公司和前辈加班。江雪让他们冷静点,反正四个人都要加班,谁都跑不了。

鹤丸也在想,莺丸其实说得挺对的,毫无疑问三日月是他交往对象之中最优质那个,无可挑剔,让自己可以忘记原则。可是三日月这种模式上和自己太像,恋爱不是主要食粮,有也就锦上添花,没了也不影响生活。他们虽然交往,可实际上两个人都太成熟世故了所以毫无恋爱激情,和一个人持续捆绑自己是无所谓的,最重要不影响生活。他们不会因为没有激情而分手,可是却会因为妨碍自己工作生活而一刀两断。所以鹤丸觉得过了一年了自己现在和三日月一起就像半条命吊着,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鹤丸豁然开朗,举起酒杯干杯说分手万岁,单身万岁。莺丸拍了拍他说你想开就好,与其吊死一棵树上,不如去拥抱森林。庆祝他下定决心回归单身行列,四人小组永远向他敞开友爱的大门。

小狐丸其实盯着他们那桌子蛮久了。

他平时就爱来酒吧,鹤丸是见过好几次了,不过从来没打过招呼。后来也是从三日月那里听他提起过才把人对上了。不过三日月身边人太多了,他也就随便记记。今天听到他们那桌子活像大学生聚会那样举杯庆贺单身,鹤丸还叫了一听啤酒过来开怀畅饮,仿佛四人齐庆贺毕业季一样。

小狐丸夜晚回家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三日月,说他最近是不是回归单身,是的话要不要介绍新对象。三日月在外国倒时差的时候听得莫名其妙,小狐丸跟他说起鹤丸在酒吧里被撺掇单身,举杯起义,要不是他喝醉了没空管估计今晚就和三日月一刀两断。三日月只觉得自己去出个差国内就已经在风起云涌,情海翻波。小狐丸感觉到了信息问:“我记得您没给人甩过,那要不您先下手为强?”

“不必,我只是想知道,他日常经常去酒吧?”

“是常客。”

三日月对鹤丸的日常生活动向其实是不太熟悉的,他比较关心鹤丸有没有在酒吧给自己打灯,绿色那种。小狐丸询问了一下三日月和鹤丸交往的日期,算了一下估计没有,鹤丸似乎交往期间甚少出没酒吧,出现了大多就是单身了。

三日月觉得不太对劲,也不知道他们国内睡醒一觉是不是要变天了,所以挂了小狐丸的电话就给莺丸打了个电话。

莺丸其实很少接三日月电话,毕竟他们两也就上下级关系,打过来通常是工作。莺丸觉得这个点了别谈工作了,想着干脆把电话闷枕头里当听不到。可这铃声太顽强了,莺丸没办法,接吧,叫他加班顶多就搪塞一下。

三日月开口第一句就是:“你们今天喝酒去了?”

莺丸人还清醒,表示:“他们喝多点,我没多喝。”

莺丸想着三日月山长水远打个长途过来什么事情,三日月跟莺丸说了一会儿,莺丸总算读懂了一点。他听得也有些心虚,只能说:“这分手也不是我撺掇的。他不想分我说也没用。”

言下之意外力不是主要影响因素,听到鹤丸说他们之间有分手的苗头,莺丸以为是三日月面子上过不去,他说:“那要不你先说也行吧。鹤丸他谁先说是没什么所谓的。”

“你们多虑了。”三日月不咸不淡地说:“我现在觉得生活还不错,并不想发现回来之后有什么变化。”

莺丸想起了一期那句妨碍人谈恋爱会被驴子踢死,他心想三日月刚才一瞬间是否燃烧起了踢死自己的心,鹤丸不是说他们两个都在分手边沿试探的吗?可是鹤丸最不喜欢公事掺杂私事,要是知道三日月把持朝政告状到自己这里,鹤丸只怕分手得更快。莺丸只能给鹤丸说最近公司工作忙,爱情处理先放一边,先别折腾了。鹤丸考虑了一下三日月在出差,现在开口也不太好。干脆就等他回来了再说。

三日月回来之前那天发了信息给鹤丸,鹤丸想起了他叫自己去接机,鹤丸说不了,机场人多,他去餐厅等吧。

其实鹤丸坐在餐厅里的时候就思前想后,这分手的事情该谈还是得谈,但鹤丸想起又有些忐忑。等时间到了三日月来了,鹤丸看到他本人好像又说不出口了。想来当初他就是首先看上了三日月然后抛弃了不和公司的人谈恋爱的原则,现在看到三日月,鹤丸又觉得开口还挺艰难的。

三日月自然不知道鹤丸心里想过了那么多,他观察了一下鹤丸似乎没有太大异样,看着和平时差不多。于是三日月和往常一样和他吃饭用餐,聊了一下近况,谈起来时三日月还送了鹤丸一只手表,鹤丸拿着盒子三百六十度端详了一番,三日月见状问:“有什么问题吗?”

“挺惊喜的。”鹤丸确实觉得很惊讶。“你还是第一次送我东西。”

听到鹤丸这样说,三日月想起他们的日常其实极之无聊,节日也是吃饭逛街,两个男人送花好像也没太大意义,所以都不走这种形式主义。鹤丸对奢饰品没什么需求,三日月给他卡刷他也不需要,以至于送个东西好像都是很意外的事情。

三日月想了一下,说:“迟些假期我和你出去旅行吧。”

鹤丸听了犹豫了一下,三日月看他这犹豫的样子就在心里叹了口气,说:“也不能老只是工作,我们两出去走走放个假吧。想去哪里到时候我们计划一下怎样?”

鹤丸想了一下,说:“也行,我也很久没出去旅行了。”

三日月心想鹤丸既然答应,那估计暂时就不会举杯起义。于是这顿饭吃得放心,吃完饭三日月去鹤丸家里,说今晚懒得回去收拾了,干脆就去鹤丸家里睡。鹤丸随便他,想着他刚下飞机也累,把自己家当做旅馆也没关系,反正枕头也不是没有。谁知道洗完澡出来之后三日月明显想互动一下,鹤丸被他亲着的时候忍不住问:“你都飞了一天了,不累吗?”

“休息完了挺精神的。”三日月把鹤丸抱怀里嗅着他身上沐浴液的味道笑道:“我想你了。”

三日月听到鹤丸轻声叹了一口气,每次他没辙的时候就会这样。于是三日月就不让鹤丸想多余的事情了。很明显,鹤丸国永不是那种那么轻易就愿意被终身套牢的人。所以他愿意交往,不代表愿意被套牢。他和鹤丸属于先上车后补票的类型,感情基础不是很扎实,床上基础倒是很稳固。

算了,多上几次车,多补几次票好了。

他们这两人一段时间不见,之前鹤丸明显就是想冷处理一阵子,可惜这人与人之间只要发展到床上互动就注定要继续不清不楚一段时间。何况他们不见了一阵子,鹤丸也确实不会在交往期间出轨,所以这些日子他过得跟空窗期一样,被撩拨一下就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人被做得贴贴服服了,让三日月成功把他拿点冒出来的小心思镇压了下去。

三日月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天气晴朗。一场感情危机就这样悄然结束,真是可喜可贺。鹤丸醒来的时候转过身看到三日月坐着的样子真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心里想他怎么心情那么好,奇奇怪怪的。

听到鹤丸打呵欠的声音,三日月转过身来说:“出去吃早餐怎样?”

鹤丸瞄了他一眼,这心情真不是一般的好啊。不过昨天夜晚鹤丸也非常满意,仔细考虑,像三日月这种体贴的优秀男友估计也真是和遇不可求,就算换其他人交往,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变化吧。

鹤丸转念想了一下,其实他和三日月现在也没到非分手不可的地步,两个过得也还行,干脆就先凑合着好了,有什么迟些再说吧。

【end】

 

评论(10)
热度(298)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