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04

*这章还挺长的。不知不觉间鹤丸国永开展了新纪元,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鹤丸对照了一下时间表,和长谷部商量过之后,只能选择暂时推了那天酒吧的生日派对,先去三条那里。撞期真是很不凑巧的事情,长谷部说他暂时找人过去当路人。鹤丸说他们那些同志嗅觉灵敏得很,是不是同类一看就知道。长谷部不由得打量了一下鹤丸,鹤丸瞪着他说看什么看,他是因为专心钻研了下了苦工所以才没穿帮,怀疑什么!

其实鹤丸也想找人去酒吧看看,但问题是他们这种小众群体酒吧防异类防得很,直男免进,面斥不雅。自己请假不去就来了其他陌生人,也不知道会否引人起疑。鹤丸让长谷部派人过去小心点,他们那里的人全部不欢迎警察,一般没有人愿意当线人合作,闹出大骚动就会很麻烦,或者换个人例如叫烛台切去三条那里,他还是回酒吧。可是长谷部说伪装身份来不及了,之前别人就把工作室的摄影师名单全递过去了,换不了其他。

鹤丸心想,难道三日月没过目?不然还敢给他过去?

在鹤丸这样想着的时候,正好发现间宫先生居然主动联系了他一回。他打电话来的时候声音有些局促,半天鼓起勇气说:“我听说了你的到时候会参加我妻子的生日派对跟拍摄影。”

鹤丸马上警惕地问怎么知道的?把他仔细问清楚了确认没事才算放心。间宫先生肯定记得自己妻子生日,每年他们都会庆祝,可是今年完全没他啥事情了,于是他多方打听,总算找到了酒店和活动公司,小心地查了很久,才发现摄影工作室网站有鹤丸名字。

姑且可信,不过以防万一鹤丸让长谷部查一下确认是不是安全。鹤丸对电话那头说:“是。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夫人怎样。她身怀六甲,打我我也不还手。”

鹤丸本来以为间宫先生担心自己把他老婆气流产了,谁知道他说:“你能不能想办法带我进去?让我给我老婆庆祝生日。”

当然不能啊先生。事实上鹤丸也是第一时间拒绝了。可是间宫先生伤心地跟那什么似地,开始回忆起自己和老婆的事情。说起每年生日他们两都一起过,约好了每一年都不能缺了彼此。鹤丸心想他刚刚被前女友甩了现在还要听人撒狗粮真是会心一击,可是间宫先生说得挺惨的,自己要当爸爸了,本来应该今年生日给她和孩子庆祝,结果自己只能对着礼物伤心叹气,说得鹤丸也很是不忍。他头疼地挠了挠后脑勺,天人交战一番跟长谷部打招呼,就带他一回,也不影响,顶多他老婆扔板砖过来自己受着就是了。

青江听说鹤丸那天不来后也没啥可惜的,说着工作要紧,见不见也没关系。鹤丸只觉得青江似乎一直不太支持自己去和间宫先生的弟弟见面。青江无奈地笑着说他人长得不错,喜欢的人挺多,可是这人啊花心,来酒吧闹过自杀的还真不少。鹤丸喜欢他,说不定也就是他脚踏几条船下的其中一条,所以还是别陷进去的好。

而且……青江好像提到他不务正业,鹤丸趁机打听说之前他说自己做代购小生意。青江也没有明说,就意味深长地表示看代购什么了。

鹤丸虽然觉得青江在这里那么久估计知道的比他多,但是他一直不会说得太明白,总是有所保留,鹤丸也不能太急,毕竟青江看起来还是很警惕的,不该说的他什么都不会说。鹤丸打点好一切让间宫先生以助手身份跟着自己,算是把他混进去了。那天鹤丸跟着公司带着相机装得似乎很像个摄影师,来到他们三条旗下的酒店大楼,主会场是在二十三层,左边舞台剧场区,右边餐饮聚会区。鹤丸他们是下午两点开始过去,负责人和现场工作人员商量工作,鹤丸在旁边听着和观察四周环境。保安看得出在四周隐藏得很好,有几个侍应之类的看起来身手很利落。这里一整层专门用作他们三条私人宴会,地方宽敞得很。鹤丸跟着拍照录制,早上各种负责服装,舞台的人和各国主厨早就都来了,全部都在忙前忙后,会场人员逐一确认嘉宾,吩咐各种接送安排。鹤丸还看到外国交响乐队都去了后台,前台有舞台剧演员准备,据说三日月的妹妹挺喜欢看舞台剧的,所以三日月把公演阵容整个搬过来了。好像夜晚外面还有烟花仪式,鹤丸心想他们三条庆生要不要请个充满惊喜的马戏团,会喷火那种。

间宫先生进去了一直想知道自己妻子什么时候来。鹤丸吩咐他不要乱走,老老实实跟着,被认出来的话自己也保不住他。三点左右大家基本已经有条不紊做好准备,开场时间是夜晚六点,五点开始迎宾,现在大家都处于休息状态。鹤丸在拍摄现场的时候看到有人进来和主负责人交头接耳,没多久就告知鹤丸让他出去一趟。鹤丸正纳闷着呢,他让间宫先生千万别乱跑,跟着其他助理小心点。

鹤丸被带到二十五层,顶层是整座酒店最高的地方,从上面可以俯瞰脚下的城市。这一层是他们三条的人休息的地方,鹤丸被带路到里面就看到三日月。三日月吩咐服务员出去,让保镖在外面看守,鹤丸心想他总不会是来审问自己为什么会来吧?没想到三日月开口第一句就是:“等下今晚我妹妹过来,你自己跟她聊聊吧。”

鹤丸颇为惊讶,三日月看得出鹤丸想什么,他说:“我和我妹妹谈过一下,既然你说自己无辜,那前因后果作为当事人她应该自己判断。”

鹤丸其实心想的是他就怕家属太过激动有个什么气到影响孩子,毕竟那天那些女人哭得肝肠寸断的有,好勇斗狠的有。不过现在看来三日月是早就知道自己在名单上所以特意批准的,倒是出乎鹤丸意料。但鹤丸还是要保险点问一句:“你妹妹不会揍我吧?”

三日月觉得他想多了,说:“我们家的人有教养,不会随便打人。”三日月也大概知道情况,他说:“你把他也带过来了是吧。”

鹤丸心想他说的估计就是间宫先生,说:“是,他想见他妻子。”

“你也不考虑一下,万一谈不拢,我妹妹根本不想见他。”三日月这样说,不过也没怪罪鹤丸,他说:“行了,我不会为难他。见不见他,到时候我妹妹决定吧。”

行,鹤丸只要快速解决这起家庭纠纷就行了,他不想整天对着间宫先生那张哭丧子脸,让他认和他弟弟有一腿鹤丸也认了。鹤丸觉得也没啥好交代了,他要出去好好再看看现场有没有其他问题做好防范,谁知道三日月问一句:“你真的会拍照吗?”

鹤丸理所当然地说:“肯定啊,要不要现在给你拍几张?你不会怀疑我是为了混进来才装成摄影师的吧?”

三日月确实这样想,不过鹤丸的简历上确实说他过去在国外是摄影师,还有作品。三日月让鹤丸给他看看今天现场拍的照片,鹤丸也不怕,本来他自己高中也加入过摄影部拍照还不错,学校还拿过奖呢。鹤丸干脆地调出小画面给三日月看,说:“你不信要不要手机我现场再给你拍一张?”

鹤丸拿出自己手机,拉着三日月过来拍大头照。一边拍一边教三日月多少度角抬头好看,屏幕倒转过来拍显瘦,怎么前后距离看起来更有层次,三日月听鹤丸的照做,做了一半就不由地说:“你这看起来怎么和外头那些爱自拍的一样。”

“我同事爱自拍,跟他学的。”鹤丸心想烛台切教育下他们拍照都是三百六十度地帅的,咔嚓一张出来连特效美颜都不用。“不过你长得那么好看,其实怎么拍都好看的了。”鹤丸看着手机屏幕那张照片指着给三日月看完,算是完成任务了。“给你修图才是对你不尊敬,就这样吧啊,发你验货了。”

鹤丸随便现场发送给三日月照片,算是完成任务了。完了之后鹤丸赶紧回去会场,担心间宫先生忍不住乱走得去看着他,还好间宫先生没乱跑,还听听话话地帮其他人干活,真没一点架子。看到鹤丸回来了间宫先生擦了擦汗把器材箱子放好,说:“我看她们小姑娘搬得吃力,就帮帮忙。”

倒还挺不错,鹤丸让间宫先生重新跟着自己,考虑了一下就跟他说三日月的妹妹等会过来,看到间宫先生那激动的眼神,鹤丸让他控制住自己,别出乱子给赶出去了,到时候连老婆都见不到。间宫先生马上保证不乱来,就是能不能给个机会,让他见见自己妻子。

“你妻子等下想见我。”鹤丸虽然没有跟三日月说,不过他也打定了主意。“到时候我带你过去,你自己要是不会说,等下我再给你说几句好了。”

间宫先生连忙点头,鹤丸只觉得自己好像家庭伦理剧里头帮忙旁白的一样。这地方看起来一切安全,鹤丸跟长谷部通了电话,说这里看起来没有太大异常,长谷部那里也没有查到任何可疑人物,难道这有罪犯盯上一事,真的是子虚乌有的?

这到了入场时间,其他客人陆续准备进场,生日派对就开始了,鹤丸看着那些食物已经摆好盘,他停了一下,心想自己今晚的加班餐要是能那么丰富就好了。因为卧底时就打过招呼,所以鹤丸并不主要去跟拍,他拿着相机装装样子,本人活动自由。他让间宫先生跟着,间宫先生有些不情愿,他说现在生日宴会开始了,现在看话剧他的妻子肯定在里面。鹤丸看着他说你现在冲进去让人家当众怎么说你啊?闹大了你老婆不好下台到时候气坏了怎么办?间宫先生想想有道理,只能跟着鹤丸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鹤丸叹了一口气,他觉得间宫先生活那么大还那么缺根筋也真是不容易。鹤丸看向外面,此时客人全部入座了,进场告一段落,周围的人好像也没什么异常。三日月的保镖人手充足,会场秩序没问题,现在估计里头正在看表演吧,不过这和鹤丸没什么关系,他要做的就是和长谷部报平安。

长谷部有些怀疑,问:“真的那么顺利?”

鹤丸和他疑问一样,他和长谷部都是直觉型的人,虽然现在风平浪静,但是鹤丸和他都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就是男人的第六感?鹤丸问他有没有查出什么,三日月生意纠纷之类的,这方面其实比较多,也不好确定。只是其中一件据说三条以前的不时会帮助间宫先生的生意或者请求,很少拒绝他,不过有一次似乎没答应他。只是那对间宫先生并不影响,所以最后也不了了之。

虽然看起来跟细微,但是总让鹤丸有些在意。这还没想明白了就看到间宫先生慌慌张张过来。鹤丸见他这样就问:“怎么了?”

“刚才从卫生间出来,险些撞上我内兄。”谈起来间宫先生也是心有余悸,他可怕自己这个美丽的大舅子,说:“还好没瞧见,不然怕要赶我走。”

“他一个人?”

“不是,旁边还跟着酒店的人。”

鹤丸记得没看到三日月回来啊,门口那里自从开场后就没什么人出入,才半小时,估计都在里头热闹着呢。三日月作为今天活动主角之一,不用招待客人吗?

鹤丸问了一下间宫先生三日月去了哪里,听到说他往下层走了的时候还困惑,他们三条的休息室在二十五楼,下面几层今天不招待客人,下去干什么?

鹤丸让间宫先生别乱跑,他去看看。他走到半路正要下电梯就被一个小孩子喊住,说:“你是谁?怎么不在会场?”

“我是负责摄影的。”鹤丸亮出自己的单反和工作证,说:“我去楼下买包烟。”

“进场了就不能出去,你的同事没告诉你吗?”这个孩子怀疑地打量鹤丸,还要查鹤丸资料。鹤丸一脸好笑地问:“你是谁啊?工作人员?”

“我是三条的人,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他喊了一些保镖过来,说:“查一下。”

这人居然喊得动三日月的保镖?他是三条的谁?那些保镖有一个认出了鹤丸,弯腰跟那小孩说了几句后,那孩子看着鹤丸大吃一惊说:“你是那个gay!”

不用那么大声吧?虽然鹤丸很想说你吓到了吗?但此时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毕竟那小孩似乎很不喜欢他,马上问保镖这人怎么进来的?听说是三日月喊来的时候鹤丸顺手说:“其实是三日月先生有事情找我,我现在要过去找他。”鹤丸看到电梯门开了马上进去。“不劳烦你了啊,有什么你问三日月先生。”

电梯门关上事那孩子喊了几声想把他拉出来,鹤丸快速按关门键,心想好险啊,那孩子看起来好像要给自己搜身一样,再和他耗下去估计什么都不用干了。

鹤丸总觉得不太对劲。

鹤丸去楼下找,可是这里楼层太多了,漫无目的不好找,鹤丸随便在一层停下就接到间宫先生的电话,间宫先生悄咪咪地打电话说他刚才也觉得有些不对,具体哪里不对说不出来,就随便下去看看,结果看到了三日月去了十七楼,他好像听到他和一个女职员谈及到了三日月的妹妹,所以间宫先生马上跟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信号不好,电话到了一半就挂断了,鹤丸马上下去,他们三条这个酒店以度假娱乐为主,这一层全是客房,今天这里除了客人可以进出休息,还有员工服务,其他人都不能出入。前台接待那里没有人,鹤丸正考虑先上去找三日月的保镖告知情况,然后联系长谷部说十五分钟自己不联系就派人过来。正当鹤丸打完电话的时候,他听到服务台有踢东西的声音,鹤丸绕进去之后看到前台服务员被捆绑在下面,她泪流满面,嘴巴被布料绑住不断摇头。鹤丸正要弯下腰查看,后脑就被枪指着:“别动。”

鹤丸举高两手不说话,对方马上把他眼睛蒙上然后搜身,鹤丸听声音大概有两个人过来,他们窃窃私语期间马上把鹤丸拉到一边,之后那名前台服务生怎样鹤丸就不得而知了。鹤丸不知道自己被带到哪里,他听到刷卡的声音,似乎是被带进了哪个客房。鹤丸感觉到房间有其他人,那枪还指着他后脑勺没有放下来。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问话的声音是一个女人发出,鹤丸说:“我是今天的摄影师,来找三日月宗近。”鹤丸试探地问:“我好像见到他下来了。”

那女人接着问:“摄影师不去拍照找他干什么?你们很熟吗?无端端地没事下来这里……”然后给其他人说:“带走,处理一下别声张。”

那些人正要过来拉鹤丸,鹤丸理直气壮地说:“我下来这里是找他约会。”

“约会你们怎么不在上面还要特意下来?”

“那你当我们来这里偷情吧。”

在所有人震惊之中鹤丸编造了一个自己早就和三日月不清不楚可是这关系不好被世人知道,不然造成惊吓轰动三条可能股价会跌,所以他们两个一直是秘密情人,今天趁着他妹妹生日就混进来两人准备趁大家人多不注意的时候来这一层幽会的故事。本来鹤丸就是准备偷溜到这里开房然后约三日月下来,结果被他们绑了,纯粹路过,不是因为怀疑才来找人的。鹤丸说得情深意切,像模像样,大概信息量太大,其他人也略感震惊。鹤丸给绑着眼睛的布料终于松开,他看到几个穿着酒店工作服的绑匪在现场,还有同样被绑着坐在椅子上的三日月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

鹤丸看着三日月就有些尴尬,他知道有人,就是不知道三日月也在这个房间。他旁边那个女的鹤丸有印象,就是那天给捉包时在旁边哭着的,看起来这应该就是三日月的妹妹了。看到三日月妹妹那眼神,鹤丸觉得大概这自己哥是GAY好点还是自己老公是GAY好点这真是一个哈姆雷特一样的问题。

鹤丸此时先不理这尴尬的现场,他从服装上判断这些人混进来却不在生日会的主要招待员工列表上,至少鹤丸把会场的工作人员的脸都记下来了,没有他们。估计他们是其他楼层的服务员,三日月这里肯定是不招临时工的,所以这些人估计在这里已经装作工作人员做了一阵子了,甚至可能有几年,渗透了就没那么好查。

为首刚才问话的女子穿着经理这种级别的服饰,她问三日月:“这是你情人?”

为免三日月开口坏事,鹤丸抢答:“你不信?我和他手机还有情侣照呢。”

那些人查看了一下鹤丸和三日月的手机,所幸三日月并没有删了早上那大头合照,两张对得上。鹤丸观察了一下他们眼神,马上装作很关心的样子说:“你们别伤害他,有什么冲着我来。”

“看来你真喜欢他。”那女绑匪看了一下三日月的妹妹,说:“把她带走。”

三日月的妹妹看起来有点惊魂未定,但是人还算冷静,仿佛她哥在自己就能稳住。听到绑匪要把人带走,三日月开口:“有什么你们可以找我,带走我妹妹没用。”

“您多虑了,带走令妹,也是保险而已。”那女绑匪让人蒙上三日月的妹妹的眼睛,说:“藏好了,可别伤着。”

鹤丸思量着这句藏好了是什么情况,那些绑匪绑着他带到墙角,在三日月身边坐下,鹤丸觉得自己好像动物那样被围观,他靠着三日月,背后被绑着的手点了点三日月曲起的手指,然后在他张开的掌心上写着:听我的。

大概三日月喜欢男人这个信息量太大,那些人审视鹤丸的眼神都好奇又怀疑,女绑匪本来想着稳妥起见还是把鹤丸带走,但鹤丸一副情深意切打死不肯离开三日月的样子。因为要是离开了不知道三日月给送哪里鹤丸不好找,绑匪肯定是要提要求的,要是出什么事三日月不合作,谈不好撕票就麻烦了,所以鹤丸坚决死守这个情侣形象。说得他们两很是真爱,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干什么你们歧视同志啊,拆散真爱小心被驴踢。大概鹤丸太能说了,那些人也给忽悠得犹豫了一下,那女绑匪让鹤丸闭嘴,问三日月:“他说的是真的吗?”

三日月看向鹤丸,鹤丸看向他那眼神真是十分深情,足以角逐东京电影节。三日月收回视线,说:“你们放了他吧,别伤着他。”

大概这句关怀的话起到了一点作用,那些绑匪姑且信了,说:“带着吧,总得有人陪陪您是不?”那女绑匪拿出手机对着他们说:“你们接个吻吧。”

鹤丸以为她要说什么,听了之后真是大跌眼镜,那女绑匪打量着他说:“你们要真是情侣,接吻没关系吧?而且我也好拍个照,毕竟这消息挺轰动,我留个证明也好是不是?”

鹤丸猜测这些人是信了三日月和自己的偷情说,觉得这算家丑于是拍个照证明,要是想绑架勒索还可以多一个筹码,不答应就爆给记者杂志。可是接吻?鹤丸在心里真的是骂得不行,可是脸上还不能太明显,只能说:“绑住我也不好那什么吧。”

然后那些绑匪很上道地把他们挪动一下面对面,鹤丸心里那个排山倒海,三日月倒是一脸冷静,那眼神看不出啥想法。鹤丸心想活命要紧,为了市民安危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接个吻怎么了是不是?没跟男人接过吻,新奇体验,惊喜体验!鹤丸在心里说了十几次说服了自己,他身子往前靠抵着三日月额头,两人近距离眼睛互相盯着,鼻尖都快要碰到一起,大概是因为这突发情况让自己心跳有点快,鹤丸还能胡思乱想地在心里赞美一下三日月的眼睛真的很漂亮,男女平等社会男的当女的也差不多,三日月套个假发说不定都能成大美女了,没事,冷静。鹤丸垂下眼帘,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小声说:“对你真没非分之想啊,你配合一下。”

三日月倒是没说话,鹤丸瞄了他一眼发现他还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用眼神警告,鹤丸没空分辨了,说:“你别盯着我,闭眼吧。”

鹤丸抿了抿唇,在心里呐喊着男子汉大丈夫不拘小节才能成大事,正视死如归地打算亲下去时,忽然就停电了。

这一下子停电让屋子里的人都慌了慌神,鹤丸也很惊讶。可是他在惊讶中捉准了机会,贴着墙悄悄挪动了一下到隔壁茶几那里,他紧张快速地摸了一下,还好,刚才扯谈迅速观察四周的时候他确实没看错,果盘里有切水果的小刀。

停电万岁,谁干的鹤丸真想千恩万谢!干得好!干得好!他直男的吻好歹保住了!

这停电似乎不是短暂性的,这几十秒里也没有恢复的意思,有人出去看怎么回事,外头连走廊都停电了,鹤丸在那些人想起他们时赶紧挪回去,两人被严加看管,女绑匪和门外打听的人窃窃私语,鹤丸听到他们说“接的人还没到”“不等了,先走”“可是现在走可能……”判断他们果然是想把三日月他们带走,只是可能这里防范太严格,他们需要点时间准备突破。只是忽然停电这个可能会惊动楼上所以现在突发情况轮不到他们犹豫了。

鹤丸和三日月被拉起来带走,他们的嘴巴被布料绑着不能吭声,被那些人走进黑暗的走廊,鹤丸正想着怎样才能用那把小刀割开绳子不被发现,忽然有人冲出来用垃圾桶砸向了拉着鹤丸和三日月的人,在黑暗中那些同伙反应迟钝了一些,转过头来鹤丸和三日月已经被拉走了。

那些绑匪大惊失色,马上找起来。鹤丸被拉着跑也没空问对方何方神圣,直至给拉进去一个早就开着门的房间。间宫先生惊魂未定,关上门之后整个人都快脱力了,可他还记得朝里头的女子说:“纪世!人没事了!”

黑暗中鹤丸看到三日月的妹妹很快地走来,先不论她之前怎么给绑了,她没有多寒暄,只是赶紧过来解绑三日月的绳子。鹤丸把自己藏着的水果刀拿出来,她快速接过然后割起来。那边间宫先生还在费劲地解着鹤丸手腕上的绳子,她已经马上解完三日月的绳子然后帮鹤丸了。完事后还记得冷静地问自己兄长:“兄长大人,现在怎么办?”

鹤丸看看间宫先生又看看她,心想这男女位置真调转了吧?他老婆看起来靠谱多了。

“手机那些通讯的东西被没收了,停电这个不知道是我们这一层的还是整座大厦。”

三日月刚说完鹤丸已经推开窗户,他探出半个身子上下看到那灯光就说:“楼上楼下灯都亮着,恐怕只有我们这一层停电了。”

这有点棘手,三日月的妹妹沉思了几秒说:“我们刚也是临时匆匆关的电闸,现在我们没有通讯工具,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发现我们出事了,兄长大人,你离开前有通知保镖吗?”

遗憾的是三日月是收到了这些绑匪绑架了自己妹妹的恐吓照片,当时那个女绑匪装作上来送东西替换,趁着三日月离席时偷偷接近三日月,给他看了人质照片并且叮嘱他马上跟自己走,喊人没用,限时内她回不去就撕票,所以在她的监视下三日月并没有声张,按照她的话跟身边的人说自己去拿礼物,等下发言时就会回来,然后绕过了保镖离开会场,估计他们都以为三日月还在场内,而会场那么多人在,他的亲人恐怕还以为他等下就回来了。

“我看现在有过去十分钟了。”鹤丸估摸着三日月消失的时间差不多了。现在是看歌舞表演的时间,三日月和他妹妹发言是表演后,所以暂时没他们什么事。一时三刻大家注意力都放那里,所以他们在这个时间动手,估计找人过来接应也是这个时间段了。这里隔了那么多层,上面那几层又没什么人,这动静估计没那么容易惊动到上面。

鹤丸听到那些人的脚步声似乎回来了,这一层也不知道有多少是他们的人。但只要长谷部不迟到那估计他应该快来了,鹤丸说:“再等一会儿吧,估计就会有人来了。”

“等不了了。”三日月的妹妹说:“他们带我来的时候把所有房卡都拿了,要是过来了一开门我们就会被发现了。”

鹤丸思前想后,还是得出去。只要能离开这一层回去二十三楼就行。电梯不安全,得从楼梯上去。鹤丸贴着门听动静,然后他说:“兵分两路吧,不,三路。这样,你和你妹妹一起,间宫先生自己一个人跑可能危险一些,可是至少能保住你们两个最重要的人质,我拖住他们。谁先上去谁求救。”

间宫先生猛点头,觉得最重要是保护自己老婆。可是三日月的妹妹不同意,她说:“这不行的,我丈夫很容易慌神,估计很快就被捉住了。这太危险。”

呃,你老公到底有多靠不住啊。三日月似乎也如此认为:“你们两一起吧,我一个人,他们就算真把我捉了,也不会伤害我。但是我妹妹有孕在身,经不起折腾。”

也只能这样了,毕竟间宫先生在鹤丸眼里就是活脱脱一只吉祥物。于是鹤丸悄悄开门,然后护送他们出去安全出口,这间宫先生和他妻子刚进去那些人就发现他们了,鹤丸立马让间宫先生把安全出口锁了上去!鹤丸把垃圾桶砸过去,然后他左看右看带着没来得及的三日月往后跑,那些人一边找钥匙开安全出口的门,一边找人追三日月和鹤丸。鹤丸从拐弯处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拉着三日月进去杂物间,把自己刚才搜来那水果刀交给他说:“等下藏好,有个万一正当自卫情有可原该出手就出手,别怕担法律责任,有什么事情我出庭作证你放心。机灵点别像你妹夫那样。”

三日月听鹤丸交代得急促,外头人挺多的他不放心,说:“太危险了,我们一起走。”

“不行。安全出口那里封了,正面电梯有人,你进不去的。你在这等,锁好门别给捉着,我去引开他们。”鹤丸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算三日月的妹妹上不去,也快到中场休息的时间,总该有人能发现,而且长谷部估计也能到了。鹤丸马上把三日月推进去,为了安定市民不安的心,鹤丸肯定地说:“你不用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的。”

鹤丸觉得,长谷部要是在这里听到他如此尽责保护市民安危的话,必然要给他申请个荣誉奖章。

于是锁好门后,鹤丸观察好四周,看到那些在找他们的人后故意弄出声响然后跑了。第一个追上他的人被一手捉起过肩摔,鹤丸把他手腕一扭,快速搜身把他的短刀抢走。那些人虽然有带枪,但鹤丸料定他们也不敢开枪惊动别人,毕竟开枪就绝对不可能掩饰过去。这一个人行动鹤丸没那么多顾忌,第二个人来了鹤丸身手干脆利落地把人绊倒,他以前也训练过夜间行动,黑暗中适应性更好,鹤丸把几个人放倒之后收缴了手枪和手机,他立马按了长谷部的电话。

“十七楼,还有,多带几个手铐捉人,大丰收!”

 

三日月在杂物间里有些忐忑,刚才鹤丸转身奋不顾身,关上门之后三日月就听到了很多人的脚步声,然后就安静下来。

也不知道鹤丸怎样了。

没过多久杂物间的门给打开,今剑带着人过来了。他本来是在会场遇到鹤丸心里想起这个同志的事情就不痛快,可是保镖确实说是三日月放人进来的,而且在自己面前给鹤丸溜了,想找也没找着。听到说十七楼停电的时候今剑也没多想,只是吩咐人赶紧处理,别惊动客人。谁知道人去了十几分钟没回来,他就觉得不大对了。

结果没过多久警察直接冲上来,今剑对于这突发状况有些懵,听到警察说上十七楼的时候今剑马上联想起来,恰好小狐丸打电话过来说妹妹带着她昏迷的丈夫回来被找着了,今剑立马让人下楼。这警察已经和一些大楼员工发生冲突,本来想挡住今剑的,保镖们直接冲进去搜,总算把三日月搜出来了。

三日月听说妹妹没事,警察都来了这才点点头。马上他就想起了鹤丸,问有没有见着他。听到没有发现人时三日月立刻出去,那些保镖连忙跟上。今剑追上去说现在不要乱走,三日月摇摇头说先找人,其他都不重要。

鹤丸其实没什么事情,他执行的危险任务很多,一个人行动比刚才轻松多了。这一路上杀过去,此时他躲在洗手间附近角落休息,枪拿着但没开,刚想擦擦脸上血迹听到人声,鹤丸立马举枪。

鹤丸和长谷部同时举枪,看到是对方的时候都松了一口气。鹤丸直接把枪放下,靠着门坐下。长谷部把枪收好看着他身上衣服血迹不少,连忙问:“没受伤吧?”

“他们的血,不是我的。”鹤丸指了指地上那些人,把带血的小刀抛给长谷部,说:“抢来的,我没用枪,就靠这个,应该没出人命。”

长谷部点点头,外头的不法分子都被警察制服了,刚才一路上过来看那些躺路边的人那么多,再看看洗手间附近倒下的人长谷部不禁感叹起鹤丸的战绩,不愧是单干小能手,真稳。长谷部说:“我觉得你都解决得七七八八,就差些手铐,其他也没我们什么事了。”

鹤丸竖起两手指比了个V字,说:“过奖了,哎,其他人没什么事情吧?”

“都还好,听说三日月先生也被自己人保护起来了。烛台切他们也在,要不你先跟他走?”

鹤丸点点头,长谷部刚想出去看看情况,谁知道就听到外头的人喊着“三日月先生您别乱走,人我们来找”,长谷部立马回来说:“不行,三日月过来了。”

“过来就过来了啊。”鹤丸不以为然地说:“人还是我救的,又没什么见不得人。”

“那不行,你这里躺着那么多人,你撂倒的?你就一平民!”长谷部马上让鹤丸躺下说:“会让人起疑解释不清楚,赶紧的!你装晕我找人抬你出去,别说话。有什么到时候就说那些绑匪把你打晕了弄伤了你昏迷什么都不知道!”

三日月进来就看到鹤丸倒在里面,长谷部一副刚发现他的样子喊了句:“喂!喂!醒醒!”三日月马上绕过地上那些昏迷的绑匪过去问:“他怎么了?”

“他受伤昏迷了。”长谷部看着鹤丸身上那些血迹急切地说:“还有气!三日月先生你先让开,我让人送他去医院!”

长谷部作势要打电话叫人,三日月已经过去鹤丸身边蹲下,看到鹤丸身上都是血迹,他想都没想就把鹤丸打横抱起来。长谷部看到他这动作愣在原地措手不及,追上去说:“先生?这你交给我们警察就行,我叫救护车。”

“你叫了他们什么时候能来?”三日月一边快步走一边说:“不要耽误时间,我送他下去。”三日月低头看着鹤丸唤了两声说:“鹤丸国永,你没事吧?快,让医生先过来这边。”

一群人过来簇拥着三日月并且联系医生过来,长谷部追在后头,鹤丸在三日月怀里露出半双眼睛偷偷朝长谷部狂眨,这时候烛台切带着几个人来这边清理现场看到三日月抱着鹤丸急匆匆出来,那些同事看到鹤丸给公主抱着也是大跌眼镜。路过的时候鹤丸悄悄朝烛台切使眼色,满眼都是:快救救我啊!

长谷部追上来,他是没料到三日月居然如此上心,直接把鹤丸抱起来了。长谷部很懂鹤丸那求救的眼神,他一个大男人被打横公主抱下楼,现在外头和楼下全部是自己同僚。鹤丸好歹是警局精英,给同事们看到自己给一个大男人公主抱下去,他老脸还要不要了?

救救他啊!

长谷部和烛台切没辙,赶紧到三日月身边挤开他那些保镖,保镖不让他们接近长谷部喊了一声说他是警察办案别挡道,然后跟着三日月进电梯。长谷部也是那个急啊,这等下一楼电梯一开门全部是警察同事,鹤丸这给公主抱出去得行注目礼啊。烛台切说:“三日月先生这挺重的,不如我来吧。”

“不必,他还挺轻的,他受伤了别乱动。”三日月婉拒了他们,然后低头观察鹤丸神色说:“他也是为了救我才这样,其他都不重要,没事就好。”

电梯里另外一个保镖告诉三日月好像有记者来了的时候长谷部看得出,鹤丸其实想起来了,他想站起来了!他不要被同事看到自己被公主抱那么不爷们的画面!也不要被记者的闪光灯拍下来!长谷部没办法,马上脱下外套盖住鹤丸,三日月看着他这动作狐疑道:“你干什么?”

“保护受害者信息。”长谷部说:“这不楼下有记者,给看到不好吧?”

保镖把长谷部的外套拿掉,三日月说:“他还没死,你这样盖住闷死了怎么办?”三日月抱着鹤丸让他往自己怀里靠了靠说:“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乱写东西。”

长谷部觉得,这事情那么轰动,三日月这要上头条的几率达到百分之九十,剩下那十就是侥幸,鹤丸这被公主抱的人脸上打码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至少现场是没用的了,警局认得出他的人估计全看到了。长谷部觉得鹤丸已经到了忍耐的边沿想要诈尸,果然鹤丸睁开眼睛,侧头看着长谷部张嘴就:“我……”

三日月看到鹤丸醒了有些意外,但也放心了。可是害怕穿帮,长谷部只能捉住他手臂马上说:“你放心!虽然你平时行为不正但我们警察一定会尽力救你的!。”感觉手掌被鹤丸用力掐了一把,长谷部挤出点难受的表情情真意切地说:“你救了三日月先生不容易,你这普通人挺身而出见义勇为!我要跟你公司说这要算工伤,算奖金,年终奖要翻倍的!你受伤躺好了,撑住,忍忍就好了,千万挺过去啊!”

鹤丸看着长谷部瞪着他,此时在心里泪流满面,头顶传来三日月慰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的声音。他真是信了长谷部的邪才演了这伤员的人设,鹤丸在心里默念了一声大势已去,然后干脆靠三日月怀里真装死去了。

[tbc]

评论(109)
热度(532)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