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05

*感觉这两章都挺长的。先倒下,有什么等下再改,啊,我要去写春风得意!

-----------------------------------------------------------------------

这生日派对的风波暂告一段落,相关人员被捉的捉送医院的送医院,鹤丸被医生诊断为受惊过度晕倒了,身体有些擦伤而已,没大碍,不过还是躺病床上检查。三日月给他承包医药费,豪华病房伺候着,等完全稳定了再出院。

鹤丸其实也没太大问题,只是他想起自己被那闪光灯拍得不似人形,真登了出去不仅警察局同事全知道,怕是其他陌生人都知道了。鹤丸很郁闷,躺在病床上翻来覆去,没过多久三日月的妹妹就来了。

据说那天三日月的妹妹是单独休息一会儿再出席,本来就是想先见见鹤丸,所以屏退左右。谁知道歹徒看准机会把她虏走了,她才知道自己哥哥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没把有不法之徒盯上的事情告诉自己。还好间宫先生跟上来,拼死救了她,本来两个想跑的,但三日月的妹妹想起自己哥哥,于是就马上先折回来了。

鹤丸再次感慨三日月他妹妹真是女中豪杰,比她老公靠谱多了。这间宫先生护送她上去一路上拼命挡住那些人,奋不顾身的样子令她还是挺感动的。自己这丈夫实话说不算聪明,但是人真诚待她好,这也是她喜欢他的原因,那时候看到他拼命保护自己说不感动是假的。不过鹤丸听了最后间宫先生被打晕了还是三日月他妹妹扶他上去,然后被下来的保镖发现才救了一命,鹤丸还是觉得三日月的妹妹真是女中豪杰,比她老公靠谱多了。说句不中听的,她老公整一只吉祥物,除了卖萌真不能打,这次也算超常发挥了。

听到电闸是三日月的妹妹关的时候鹤丸真想握住她的手道谢,光是她这关电闸的一下鹤丸觉得自己简直能和她当生死之交。心里庆幸地说还好小姐你关得及时,不然这到底算你哥给吃豆腐了还是他亏给你哥了还真难说。一场不清不楚的悲剧及时终止,这电闸关得好,关得妙,关得鹤丸哈哈笑。

鹤丸再次跟三日月的妹妹解释,他那天真是误会,把和三日月说过的都说一次。还说他听间宫先生说了,那天他感冒吃了点药,不知道是不是有影响。可是感冒药按道理不可能让人兽性大发,三日月的妹妹想了一下,说药在她那里,她到时候会让人看看。

鹤丸比较想知道那药是什么他好查记录看看能不能找到药源,不过鹤丸现在这个身份不好细问,只是说自己也很无辜,想知道个明白。那药的事情如果有详细,请三日月的妹妹告诉自己。三日月的妹妹答应了,想起鹤丸说的那天间宫先生和弟弟见过面,她若有所思。然后说:“我听说你喜欢我先生的弟弟,我丈夫单纯,他们两兄弟感情好,也不想为了一点其他事情伤了感情。这事情有什么我可以跟你说,你有什么不懂可以问我,不用告诉他们两,让他们多想了。”

鹤丸也巴不得补告诉间宫先生以免泄密,别惊动他弟弟。估计三日月的妹妹也开始怀疑了,跟明白人说话就是舒服,于是鹤丸一口答应。甚至觉得他老婆可以发展一下,说不定从她那里知道消息还比间宫先生靠谱些。

好,家庭纠纷说完,三日月的妹妹好像想说点其他:“你那天说和我哥哥……”

“这个打住,撒谎的。我和你哥清白得很。”

鹤丸立马打住,告诉她前因后果自己是听间宫先生说觉得三日月看着好像出了点问题,为了确认三日月是不是在他们手里,他试探绑匪才那样说。他和三日月很清白,并且咬死自己喜欢间宫先生弟弟的人设。让他们家庭放心,他和他们三条的人绝对没有任何不清不楚,放一百个心。顺便,鹤丸打商量说:“你看我这和你哥挺清白的,这照片乱刊登也不好是吧?被看到挺困扰的。”

三日月的妹妹听得出来,说:“你放心,我会让人注意不让你露面的。”

那鹤丸就放心了。知道鹤丸和自己哥哥清白的,和自己老公则清白的,三日月的妹妹听了也放心了一些,放下水果就离开了。鹤丸觉得自己这医院躺得也差不多了,时间到了就去警局复命看看情况。鹤丸琢磨着今天办理出院手续明天回去警局好了,三日月他妹妹刚离开,三日月本人就来了。那时候鹤丸正躺在病床上吃着苹果看电视,新闻全是这事情报道,说绑匪部分人是偷渡过来,主谋暂时没查明。鹤丸心想偷渡来的?看他们日文说的那么溜估计来很久了吧,哪里藏身的?

“你身体好些了吗?”

鹤丸听到开门声不久就看到三日月,他打招呼说:“好些了。怎么好麻烦你特意过来?”

“陪我妹妹产检和看看妹夫。”三日月拉了张椅子过来坐下说:“他住你隔壁病房。”

“行了,他也不容易,你看他吉祥物都凶了一回,对你妹妹也很真心了。”鹤丸啃着苹果吃完,心想出院要不要去看看间宫先生伤怎样了。他现在就想快点出院回去警局看看情况,这酒吧也得去看看,不知道周末酒吧那里怎样了。鹤丸坐起来说:“我明天出院了,不浪费医疗资源。”

谁知道三日月不同意说:“不行,再做个全身检查,还有脑部检查。你是受惊了,还要检查一下精神心理有没出问题。”

“有没有吓成神经病我自己能不知道吗?”鹤丸嗤之以鼻,心想自己就算是吓,也是给闪光灯吓的。他说:“行了,我自己事情自己清楚,不用那么麻烦。”鹤丸拿着遥控器指了指电视上的新闻说:“这案件有没有什么内部消息啊?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仇家?有印象么?”

“没印象,已经交给警方处理了。”毕竟也瞒不住,现在满城风雨是避不过了。三日月想起这起事故就说:“这是大事情,我让他们警察一定要尽快给交代。”

鹤丸本来想听听看三日月这里有没有什么内部线索好分析尽快捉人,结果听到三日月这句就心想闹到这样还不是你们这些有钱人作的,现在逼着他们警察给交代干什么?他们警察查案要时间,又不是三头六臂。鹤丸语气凉凉地说:“警察也不容易,你逼着也没用,又不是吃个饭就能有结果的事情。”

鹤丸也不多说了,以免情绪外露,就说自己要休息,三日月叮嘱鹤丸要听医生的话做好检查,多吃点养身体。鹤丸立马翻过身来说:“那我想吃薯片。”

“不行,那不是营养食物。”三日月说:“还是多吃水果吧。”

“吃水果还能治疗神经病啊?”鹤丸立马翻身拉倒,监狱餐呢这是,都不知道是不是饮食克扣了。鹤丸看着天花板就直叹气说:“待在这里好无聊啊。”

鹤丸觉得真心无聊,这趟病床上的人生毫无惊喜,绝对不是他能习惯的,所以第二天他就不管医院是否批准手续偷偷出院了。鹤丸出院先去警局报告一趟,同事看到他回来都很惊讶,鹤丸摊开两手打招呼说:“怎样,我忽然出现你们惊不惊喜?”

“挺惊喜了。”长谷部还在讨论案件,看到鹤丸出院了就问:“身体好些了吗?”

“本来就没什么事情。”鹤丸拿起烛台切桌子的零食吃起来说:“就是吃的太差了,受不了。”

“好了,你也不知道最近那些记者全都在报道那事情,闹得人心惶惶。”长谷部想起局长嘱托也很愁,说:“得尽快查清楚,不然也不好对受害人交代。”

“按我说就是他们自己不听劝。”鹤丸坐在自己办公桌上,把糖果往嘴巴一抛不以为然地说:“逼着我们干什么?又不是我们闹出来的。”

“好了,鹤丸先生,这也没办法。”烛台切安慰他,拿起杂志就说:“最近头条很多都是这事情,就算他们三条不追问,为了给公众交代我们也得查。”

鹤丸翻了一下报纸和杂志,现在基本新闻都放三日月的照片,还有一些他兄弟的照片吸引眼球,那些照片有的是公开日常照,有的是现场照片。其中鹤丸抽了一本杂志出来,烛台切说这本销量最好,报道最详细,他们警局几乎人手一份。

鹤丸看得欲言又止,这照片就是那天三日月抱着他的那张,好像也只有这本杂志上了现场照片。烛台切估计是担心他自尊心受创所以安慰说:“算了,你看,好歹打码了,抱了就抱了。”

“我此时不知道这打码算不算惊喜。”鹤丸觉得看着照片一言难尽,三日月打横抱着自己的图确实打码了,问题是把自己整个人全身打码了。让鹤丸看着三日月这正经严肃的表情抱着一坨马赛克的画面生出一个疑问:“他这抱的是麻袋还是呕吐物?”

“也没什么,反正打码就是为了看不出来。”长谷部觉得这码打得还挺好的,说:“你看,这就完全看不出来,很好地保护了隐私。”

“你怎么不干脆让他抠个图换个垃圾桶上去?”鹤丸喉头一甜,这难怪警察局人手一份啊,全局都知道那天他给打横抱出去,本来就丢人。现在自己还变成一坨马赛克看起来活脱脱就成了个恶搞表情包,这不搞笑吗?难怪刚才他进来的时候有认识的同事拍着他肩膀一直笑。“我好好一个人都变一坨马赛克了。他就不能只打码我的脸吗?”

鹤丸重重叹了一口气,这杂志真是看多一眼都气急攻心,还是赶紧投身案件里获得治愈吧。这他们谈起案件,说捉到的这几个人都是从别的地方偷渡过来的,他们全体只承认自己绑架勒索想要钱,其他有没有主使人有没有组织他们全体不认。就说是这么多人,没其他了。他们伪造假的个人信息在酒店工作一年多了,根据酒店其他人说的他们平时住员工宿舍,也没接触什么其他特别可疑的人。三日月这酒店接待的人都挺高档的,不是大企业家就是明星名流,一般人也不能来。唯一例外的是他们亲人可以自由预约出入,间宫先生也曾经和家人过来度假,如果没猜错,鹤丸觉得肯定有带他的弟弟过来。

长谷部听了点点头说:“你怀疑他趁着去的时候,和这些人通气?”

“不排除这个可能。”鹤丸说:“他们这些人这次冲着三条来的,上一次那些人我觉得可能也不是普通绑匪那么简单。虽然他们是宗教团伙随机作案,但两次都是三日月宗近,我觉得有些太过凑巧了。”

众人陷入了沉思,觉得也有些道理。酒吧那天生日没啥动静,莺丸去看过,可是他们那些人都去包厢,听说人是都到了,可莺丸又不是工作人员无法进内,打听始终是没那么顺利的,鹤丸琢磨着自己还是要亲自去一趟。这如果两次都和三条有关,那么他们的行动目标极有可能就是三条。

犯罪团伙盯上他们是大事,可是现在还没有证据,间宫先生的弟弟可能只是团伙手下之一,他们不能确认是哪个团伙,幕后主使是谁。行动信息还是颇为被动。鹤丸琢磨着这事情最好和他们三条的打招呼,可是问题那是间宫先生的弟弟,他们的关系还真不好处理,明着说防范只怕对方会打草惊蛇,要是对方再狡猾点,反咬警察没证没据污蔑,那可就麻烦了。

“行,我们到时候再看看那些犯人的审讯情况。”长谷部看到自己茶杯空了,他说:“我去买瓶咖啡,谁要?”

鹤丸要一罐可乐,长谷部就去买了。这说起案件鹤丸就觉得特别亲切,还是自己工作的办公室好。大家聊着聊着聊开了就说起鹤丸最近也真是不容易,到时候归队就吃大餐,长谷部请。鹤丸马上表示热烈欢迎,这案子一定要追查下去,到时候破案了大家吃顿好的。

三日月今天来警察局录口供和确认细节,正好路过办公室。

他看到背影的时候有些不确定,但看着确实是鹤丸。此时长谷部回来了拿着咖啡可乐看到三日月的背影就深感不妙,立马冲进去说:“你个GAY不是去录口供吗!录完快走!谁让你来我们办公室的!”

鹤丸国永又给再一次赶出了办公室,屈打成GAY,众叛亲离。

这关门声响起,鹤丸再次在门口和三日月面面相觑。三日月问:“你怎么在这里?”

“警察通知我过来录口供。”

“那你怎么会坐在他们办公室?”

说起来鹤丸就没好气,说:“还不是给你医院饿的!吃点零食怎么了!”

鹤丸破罐子破摔说他就是这样胆子大,警察的零食都敢偷,他都偷习惯了,偷熟了。也就是那个叫长谷部的毫无良心,吃他一点东西都大惊小怪。三日月听了笑得无奈,问:“那你饿了要吃饭吗?”

想起医院那些吃的鹤丸敬谢不敏,说:“不必,我自己出去吃。我不回去医院吃那些饭。”

“你现在也不能乱吃东西,还是养好身体吧。”不过看到鹤丸真的对医院餐很有意见,三日月说:“带你去吃其他东西吧。”

“不用了。”鹤丸觉得和三日月吃饭每次都跟审案一样,吃都不自在,还不如便利店。鹤丸拒绝说:“没事别见了,你看看你,我和你见面哪次有过好事情?”

鹤丸想想也觉得是,他每次遇到三日月都没什么好事情,不是绑架就被逼在前女友面前认gay,给同事们行注目礼,这次要是自己真上去跳钢管舞被他看见了鹤丸想着干脆移民算了。但他也觉得反过来说三日月也挺倒霉的,鹤丸不耐烦地说:“你也是,遇到我真够倒霉,妹妹差点婚变,绑架两次差点命都丢了。我看我们少点见面吧,这惊吓有时候也要适可而止。”

好像也说的太过了,鹤丸打发一样说:“我自己回去,还要上夜班,失陪了。”

鹤丸夜晚就去了酒吧,青江看到他就打了招呼说那天打工还好不?鹤丸说还行吧,没有多谈这事情马上就问酒吧生日会怎样,青江说:“也还好你去打工,反正本尊没来,你也见不着。”

间宫先生的弟弟没来?鹤丸连忙问怎么回事,青江说不知道,他很多时候有急事就会临时爽约,但是人豪爽事后都会请喝酒吃饭,大家都习惯了。这不今天人就来了,鹤丸马上眼前一亮,青江好像知道他想什么,说:“人家在包厢,没请你。”

“没请我就不能进去吗?”这人可总算来了。鹤丸不以为然,说:“放了我那么多次鸽子,我去申讨一下。”

鹤丸问了房间号,大摇大摆地过去了。来到门前就听到里头的音乐声连隔音玻璃都关不住,一堆男人在里头交头接耳,看着就不清不楚的。鹤丸直接推门进去时那些人愣了,鹤丸拿起遥控把音乐关了,他插着裤袋笑道:“抱歉有被吓到吗?那请问间宫和二先生在吗?”

鹤丸其实进门就认出了人,毕竟长谷部搜的资料里看过,不过他还是要装出初次见面的样子。中间那个男人打量了一下鹤丸,然后笑眯眯地说:“我是。”

“你是?”鹤丸走到玻璃茶几对面弯下腰盯着他笑道:“原来就是你放了我鸽子。我听说你很花心,那天晚上去酒店你是耍我吗?”

对方对忽然出现的鹤丸确实有点兴趣,大概想起了最近自己放的鸽子,他一直盯着鹤丸说:“确实是我不对,我要是知道约的对象是这样的,我肯定准时赴约。”

他一个直男跟个gay眉目传情真难受,鹤丸在心里直骂人,这小子和他哥完全两个属性,之前看长谷部对他的调查资料就说他是个浪荡子,叛逆爱反着来。喜欢有个性的人,越不好得手越喜欢,可是到手玩过了立马抛弃,正宗渣男。鹤丸在心里唾弃了一番,在对方想开口时直起腰站好,说:“行了,看完也就那样,那你不来我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间宫先生的弟弟一脸饶有趣味的样子说:“也就那样?你眼光得多高啊。”他周围的人也都在笑,毕竟他长得确实不错,在gay吧很受欢迎,所以就当鹤丸这句是因为被爽约不高兴耍小脾气了。他把麦克风递过去说:“怎样,留下来一起玩?”

“不了。”鹤丸表现出没兴趣的样子。“我还有工作,失陪。”

之后三天,间宫先生的弟弟都有来酒吧。每次都会过来吧台点酒,点名要鹤丸调酒。鹤丸都是爱理不理的,果然对方越来越来劲,有一次还送了一朵玫瑰花,上面贴着英文情话的标签问要不要约会,青江探头看了就说:“他这套路可不是第一次,怎么,心动啊?”

“哪有,你说得对啊,何必啊。”鹤丸把玫瑰递回去给送来的人。“别想一朵花打发我,我可讨厌没意思的东西了。”

长谷部知道目标人物出现了,不过可能间宫先生不再给自己手机号他用的关系,所以他很少通信直接联系,都是过来酒吧找鹤丸。长谷部夜晚去鹤丸家里接头,听完后让鹤丸一定要稳住他,和他混熟了,别吊胃口太久,必要时候装上钩也是需要的。谈起这间宫和二日常爱出没同志酒吧,尤其有钢管舞表演的时候,这后天他们酒吧有钢管舞表演,鹤丸放下报纸抬起头说:“你若是要我跳那玩意,我立马辞职。”

长谷部瞄了一下鹤丸那表情,眼神若是能杀人,长谷部怕自己可能要完蛋了。他只能说:“看情况处理。务必让他对你迷得七荤八素的。”

“行了行了,尽力。”鹤丸把报纸拍长谷部手上。“反正你别想我跳那玩意,翻多少倍工资都不行。”

鹤丸面对着青江说他们今天钢管舞舞伴有一个临时不舒服缺席,问自己要不要顶上的时候,鹤丸心里万马奔腾。青江眼神暗示某人最喜欢看了,他看得出鹤丸嘴上那样说可也就欲擒故纵,要是肯上去跳一下,说不定人立马手到擒来。

青江拍了拍僵直的鹤丸的后背,说随便跟着跳就行。鹤丸内心血都出来了,擦着酒杯的时候险些把酒杯捏碎了。只是间宫先生的弟弟在他不好发作,对方还暧昧地靠着吧台盯着鹤丸说:“你要不要上去跳一下?或者我私人指导也行。”

说完还留下了酒店信息再离开,鹤丸一看这情趣酒店的卡片就想撕了。内心骂得不行,他这gay胆大包天居然敢对人民警察有不轨思想?活腻了?鹤丸那个气啊,拿着手机跑出去后巷,打了电话给长谷部问他有没有从中作梗,长谷部听说了也很惊讶。问清楚后也不禁问这怎么办啊?真要跳吗?鹤丸朝电话那里咆哮说:“我不跳钢管舞!别想!你信不信我现在冲进去就把他揍死了!”

长谷部连忙劝他冷静,知道鹤丸为了办案牺牲太多,他表示理解,见机行事,见机行事。鹤丸插着腰呼出一口恶气,吼完了他也很郁闷,可是没办法,只能又回去酒吧。正好有两个人出现拦下他,鹤丸正一脸不爽,他们说是三日月的保镖,问鹤丸有没有空见面,鹤丸直接说没空,要工作,没事别联系,每次联系都没好事情。

鹤丸很郁闷,青江问他考虑得怎样,还有一小时就开始了。这时候间宫先生的弟弟又来了,反正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问:“你是不是不会跳?要我教你吗?”

“你?”鹤丸冷笑了一声说:“不用了,跳了又没什么用。”

“可我想看你跳,我觉得你跳肯定不错。”间宫先生的弟弟好像捧着各式各样的蛋糕来引诱人一样地说:“这要不今晚我们真的好好玩玩?我把你介绍给我的朋友们,都是我们老熟人,我们一起玩点刺激的。”

他压低声音说得暧昧,鹤丸“哦?”了一声装出有点兴趣的样子,对方看他上钩了就说:“一般我都不轻易带人见他们,都是一起做生意的好朋友,好玩着呢。也就是上次放了你鸽子心里抱歉才答应,我把你当自己人才介绍。”

“你们都爱花言巧语,我先听着吧。”

不过鹤丸确实在心里挣扎,他那里的合作伙伴说不定有线索,可以知道他的人脉,不失为一个机会。此时拒绝了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次,可是钢管舞?鹤丸心里挣扎得不行,正在天人交战时酒吧传来了人群的感叹声。鹤丸抬起头就看到三日月那些保镖把人分开两边让出条路来,本尊走过来的时候鹤丸都惊了。这才想起刚才他保镖问自己有没有时间见面,鹤丸还以为他找人通知,没想到人还来了。

 青江看到三日月也很惊讶,凑近鹤丸耳边低声说:“这个品质真的非常不错啊。”

何止不错,三日月一进来犹如身处狼群,到处虎视眈眈。鹤丸还没打招呼,间宫先生的弟弟倒是反应过来了,他很惊喜地站起来打招呼:“三日月先生?您怎么来了?”

三日月看到他有点印象,好歹是妹夫的弟弟,礼貌性打了声招呼就说:“负责人是哪个?”

大家左看右看,最后青江姑且举手说:“先生,有事情你可以和我说,我会传达。”

“好吧。”三日月指了指鹤丸说:“今天能不能放他一天假,我有事情找他。如果要扣钱的话,损失算我这里吧。”

损失倒是没什么,主要也看个人意愿。青江看向鹤丸,鹤丸也一脸困惑,然后看看间宫先生的弟弟,心里挣扎好好的可能有机会接触他周围的团伙打进去,这是个机会啊。三日月看到鹤丸看向间宫先生的弟弟,于是他也看向他笑了笑说:“怎么?你们有话要谈,我今天不能带走他?”

鹤丸刚想说有约,可是间宫先生的弟弟缴械太快,立马就改了态度说:“怎么会?”不过他还是在意鹤丸的,马上拉着鹤丸手臂和他笑着说:“我们下次再约也是一样。”

三日月瞄了一下他那手,鹤丸就这样给推出去了。跟着三日月离开的时候鹤丸还有些懵,走出酒吧就问:“你怎么来了?”

“有事情找你。”三日月看到周围附近那些同志的目光就说:“离开这里吧,这里人杂。”

鹤丸看得出三日月不太喜欢那些人看他的眼神。也是,直男置身于gay群里那种鸡皮疙瘩感鹤丸能懂,既然都出来了,鹤丸就跟着三日月坐车离开。在车上三日月问他:“你日常在这里打工还要跳钢管舞?”

要是在喝茶鹤丸只怕都要喷出来了。他惊讶地看着三日月,三日月侧头看着他说:“我保镖说你电话那里吼得很大声。”

哦,刚才和长谷部那通电话啊,鹤丸其实也松了一口气说:“我是负责调酒的,有人想看,我考虑一下而已。”

“有人?”三日月想起鹤丸之前说过他喜欢自己妹夫的弟弟,不过他其实不太记得他名字,毕竟只有妹妹结婚那天见过打过招呼,其他时候三日月没什么机会接触。“哦,他啊。那我算打扰你们约会吗?”

“确实打扰了,本来我还想今晚下点功夫搞定他,人家说今晚要给我点惊喜,还真可惜。”鹤丸最清楚那种人心里想什么,虽然失去了一个深入的机会有些可惜,不过其实鹤丸还是松了一口气的。他心不在焉说完,就说:“下次别来了,那地方不适合你,而且也打扰我上班。”

三日月考虑了一下说:“那里鱼龙混杂,你不如换个地方工作吧。”

“不必,混杂就混杂,本来我就是去找对象,工作顺手而已,我不缺钱。”鹤丸最庆幸的就是长谷部好歹给他是一个小康人设,提起钱还是不虚的,有钱就是了不起!而且为免三日月怀疑,鹤丸还是要维持一下自己的人设说:“我本来就不是为钱打工。反正他虽然放我鸽子,不过我还挺喜欢的,这个你不用多管,反正不干涉到你家庭。”鹤丸想起了三日月说有事找他,于是问:“你找我是什么事?”

三日月没马上说,他说:“先吃饭吧。”

三日月带了鹤丸去餐厅包厢,点的中华料理,菜早就备好了,三日月来了就可以上。鹤丸对中华料理也喜欢,不过请他吃饭这个有些诡异,据说这些料理是滋补养生药材方,听到药材鹤丸下意识拒绝,可是吃了一口居然还颇有惊喜,倒是出乎意料。

“这些比医院的好吃也对身体好,你多吃一点。”

鹤丸吃着的时候瞄了一眼三日月然后放下筷子,说:“说吧,忽然请我吃饭什么原因?”

“你救过我,这点小事也是应该的。”

鹤丸觉得三日月还是有点良心的,对救命恩人还是挺好的,于是心安理得地吃了。这饭吃完了三日月把一台手机交给鹤丸,原来是个间宫先生给没收的那台手机!鹤丸很吃惊,算是意外之喜了,拿过来的时候打开看了一下,短信都在,看来可以都查一下了。鹤丸难以置信地看着三日月,三日月说:“上次就想给你了,只是你和你女朋友聊天,没有好时机。”

“你今天特意过来就是送这个啊……谢了。”鹤丸现在觉得三日月是怎么看怎么可爱。有了这些短信和电话记录,他就可以一个个把嫌疑人周边关系网都查一次。三日月看到鹤丸看起来很高兴,就说:“你想知道里头有什么,那就给你吧,这事情我瞒着我妹夫,但是告诉了我妹妹,她同意。”

“行,我也不告诉你妹夫。”鹤丸肯定不说,不然他一时愧疚告诉了弟弟也麻烦。“我就看看。”

鹤丸注意力都在翻查的时候,三日月在沉思,然后开口:“你之前说我遇到你之后挺倒霉的,看起来好像是这样,好像碰着你就没好事。”

“但换个角度想一下,这绑架,我妹妹的事情本来就不是你主导的,就算没你也会发生。也就恰好你在,反而逢凶化吉了。”三日月笑道:“这样想的话其实也是好事。”

鹤丸猜三日月大概是对他那天不耐烦的话还记得,顿时觉得自己那时候发脾气有些不好。他不好意思地说:“你说得让我有些不好意思,那天我说话有些重,你别介意。”

“我知道。”三日月表示谅解。“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这吃完饭鹤丸让三日月送了他去车站口,谎称自己要买东西,就不让三日月知道自己详细地址了。临走前车窗拉下来,三日月考虑了一下还是说:“酒吧那种地方还是不太适合工作和找对象,没事就还是别去了。”三日月看着鹤丸说:“那里的人看着都靠不住,包括你看上的那个,还是找个更好的吧。”

鹤丸表示知道了,反正他也不会在gay吧找对象,随便答应了就算了。反正今天收获不错,他马上约了长谷部明晚下班见面,他们警察局那天夜晚就是他们组当值,鹤丸夜晚才去,总不可能三日月半夜还去警察局录口供,他可不要再被人赶出办公室了。

第二天离夜晚还有点时间,鹤丸干脆去看看间宫先生。鹤丸去的时候看着他这又打石膏的模样,不过人倒是精神,大概是因为老婆有原谅他的样子所以笑得特傻气,连招待鹤丸都十分热情。一坐下鹤丸就听他说自己老婆总算肯来看他了,可是她有了孩子,间宫先生担心来回折腾妻子身体受不了。他现在要好好养伤,好了就去见老婆孩子。鹤丸恭喜完了之后说他也真是太弱了吧,最后还得自己老婆扛回去。间宫先生连忙点头,那是那是,等他出院了,一定多运动,以后才好保护老婆和孩子。

这谈起来,不得不说起自己那个美丽的大舅子。间宫先生还是挺怕他的,跟鹤丸聊起今天一大早三日月就过来探望自己,说是探望,实际就坐那里不咸不淡地跟他聊几句。间宫先生觉得自己好像面对着班主任,恨不得石膏拿下来跪坐好聆听。三日月问候也就那几句,还难得问起了一些他弟弟的事情,最后让他管好自己弟弟。鹤丸心想也确实还管管了,慈母多败儿,看你弟弟都渣成什么样了。

“哎,我这弟弟比我少五岁,年纪小,任性点也没什么。”间宫先生还是很帮他弟弟说话的。想起来就叹一口气说:“内兄怎么那么大意见呢?让他拿三条名义帮我弟弟开个公司也是老早的事情了,怎么他还记着?”

鹤丸捕捉到一点关键字信息,说:“你说什么?”

鹤丸夜晚十一点回去警局,这回他们还占据了会议室,保证不用再把鹤丸扔出去。这大半夜他们一组人捧着杯面吃得齐心,黑板上全部是案情。鹤丸带来了那台手机还有间宫先生的弟弟曾经想要三条出钱资助自己,还有想让自己的公司挂在三条名下的消息,推断他极有可能本来就对三条有不轨企图,需要彻查。与此同时,犯人行为太过危险,他们警局应该介入了解情况保护好目标人物。问题他们这些富豪要面子,肯定不能让警察长期跟着,而且也不一定愿意完全合作,所以他们考虑安插人手在身边,好有什么事情能快速联系和反应。

长谷部敲黑板,他们三条的企业不好进,特别经常接近三日月的员工得是高层,现在他们没时间让人一步步升上去了,保镖审核也没那么简单。现在鹤丸与三日月关系缓和,有接近基础,可能在接近目标方面会比较方便。但是这样鹤丸在酒吧那边可能无法兼顾,需要找人替换支援。于是长谷部问鹤丸:“你现在是案件中心人物之一,情况最熟悉,你认为是你去接近三日月,还是继续留在酒吧那边潜伏?”

所有人看到鹤丸眼睛噌一下亮了,那求生欲真不是一般的强啊,果然他们听到鹤丸说:“我觉得,我接近三日月比较方便。”

天啊,终于可以脱离那边的同志酒吧,不用和那些gay打交道了!鹤丸好不容易按捺住内心的激动不让自己表现太过明显。要他选蹲哪里,肯定是和直男一起安全啊!鹤丸没有看到同事们脸色暗淡,他恨不得现场打call告诉全世界,他解放了!他不用再和那些gay眉来眼去了!

而其他人则扭过头去,惨了,这去gay吧的命运可能要落在自己身上了。

鹤丸正经地阐述了一次自己接近三日月的可行性,他和三日月关系缓和接近方便,偶尔还可以去酒吧看看情况,方便和新来的同事接应交换情报,里应外合。说得可真像那么一回事,其他人就知道,他们这里要出只羔羊献祭了。长谷部被说服了,他点点头说:“那听你刚才说的,你身份是个小康有钱摄影师,不愁吃穿,怎么忽然要去他那里工作?”

也真是个问题哦。只见长谷部沉吟片刻,然后打了个响指说:“那要不你破个产吧。”

“啊??”

 

[TBC]

评论(109)
热度(542)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