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此间少年——番外(下)

*作业用BGM《——旋律很好听

------------------------------------------------------------

如果我们那时候没有相遇,我和你的未来会怎样呢?

如果我没遇到你,大概我会在时间差不多了的时候,跟一个差不多的人在一起。结婚生子然后老去,波澜不惊地度过数十年。

可是我遇到了你。

还好遇到了你。

他的学弟真是坏啊。三日月听着也深表认同,所以没有反驳。想当年鹤丸就是个飞扬洒脱的少年,逃课旷课可是成绩好得让老师无可奈何。他好像总是那么快乐,就算不高兴,他也会想办法令自己高兴起来。

在三日月当着优等生的那些年认识了鹤丸,鹤丸说一个坏孩子的乐趣是教坏一个好孩子。他致力于带着三日月胡闹,什么事情都会找他。旁人也担心他会教坏三日月,事实上确实教坏了。至少抽烟这事情是鹤丸教的没跑,三日月并不是特别爱抽,只是那仿佛是一个怀念的动作,偶尔就会想做一下。

如今鹤丸就在三日月面前,看着好像没什么变化。他人缘一直不错,就像平时大家休息放松都会来找他聊聊。有一次有女同事说话声音沙哑,他很自然地拉开抽屉把润喉糖抛给她,还笑着说句“注意身体”,让烛台切介绍点花茶给她,然后大家就聊起来了。他做这些事情总是很自然并不刻意,好像正好路过所以留下善意,因为不在乎收获所以亲切。

三日月看着鹤丸就想起读书那时候放学下着大雨,有个素不相识的女同学没带雨伞,他路过了就把雨伞抛给人家,拿书包遮在头上,回过头去满不在乎地说男孩子淋雨没什么,然后就跑了。那个女生后来喜欢了他很久,直至鹤丸转学时还哭了一场。那时候三日月问她为什么喜欢他,那个女生说的话三日月现在还记得。

那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可是发生得恰如其分,足够让人动心。

三日月想,也许他也是一样。人生由万千配件组成,有些人和事就像是生命的钟塔中不经意遗落的一个齿轮,能拾起就可以拼凑出美好的曲调,没能拾起也只是万千齿轮中的其中一个,换上其他也不会太影响人生,可是少了什么只有自己知道。

正因为会觉得遗憾,所以才令看似渺小的东西变得不可或缺。

项目通过很顺利,大家辛苦了那么久总算松了一口气,摆脱了加班,可以约约朋友吃饭看电影。鹤丸每天都给烛台切他们正常下班,之后还给了两天补休,自己一个人留在办公室工作。三日月有一次下班前过去问他为什么不走,鹤丸那时候戴着黑框眼镜,椅子都不转过来就说:“做点收拾工作吧。我一个人来就行。”

三日月想了一下鹤丸那些天才发烧去了医院一趟,然后也留下了。过一阵子去茶水间看到鹤丸扶着柜子弯腰,呼了口气后好一会儿直起身子拿出药片,刚要吃的时候就被伸手拿过。三日月看着那药然后说:“叫他们回来加班。”

才刚答应批假,鹤丸觉得有些为难,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拿过药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吃着药说:“没多少工作,一会我就做完了。”

“你两天前也是这样说。”可是三日月不听他的。他说:“下属的责任是分担上司的工作。”

鹤丸觉得都辛苦那么久了,放他们个小假期也没什么。本想解释一下,谁知道三日月语气淡淡地打断他:“如果他们能力不足,不如辞了。”

鹤丸无可奈何,最后烛台切三人临时回来公司。鹤丸一脸无奈,三日月看着鹤丸不情不愿地交代的工作汇报,然后递给烛台切说:“你的总监之前进医院,现在身体没好。硬撑着加了几天的班。”

烛台切听了都皱眉,鹤丸直接躲开视线。烛台切忍不住说:“鹤丸先生,你这样太不注意身体了。真的不能这样,我宁愿回来加班也好过你把自己熬坏了。”

 鹤丸被赶着离开,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鈡知道了也立马把他赶走了。那眼神也不知道是抱怨还是心疼,太鼓鈡还说他不给美指发挥空间,想把烛台切饭碗抢跑了。鹤丸想起饭碗真的差点给抢跑了,他还给三日月说了不少他们组员的好话,不是能力不足,真不是。只是自己热爱加班。

三日月姑且听听,他送鹤丸回家。到了鹤丸请他喝一杯,没想到三日月来了之后想了一下,说:“最近我都会来你这里。”

鹤丸刚把鞋子脱了就听到这句,三日月已经脱了鞋子登堂入室。鹤丸把东西拿好跟进去,他都要分不清这家主人是谁了。“学长,你这是无家可归?”

三日月笑了笑说:“因为我觉得你绝对不会安分地休息。”

还真给三日月说对了。鹤丸想着拿手提干活上上网,不然就出去逛逛。去医院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吃药就行。鹤丸小声嘀咕:“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个能照顾人的?”

“照顾人我确实不大会。”三日月转眼间医院都预约好了。“只是看着你还是可以的。”

第二天三日月就把鹤丸带去自己预约的医院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石切丸给鹤丸检查完看着病历说:“这位先生也真是不怕猝死。”

鹤丸咳嗽了几声,石切丸跟三日月交代鹤丸身体状况,熬夜加班睡眠不足吃喝不定时,之前发烧勉强好了,现在又搞出个肠胃问题。石切丸给他开药输液,鹤丸脸马上垮下来了,照顾到病人情绪,石切丸看了一下三日月,三日月笑着说:“不听他的,听我的。”

星期一至五医院依旧人多,往常交费取药这些事情都是石切丸帮忙打招呼或者让人干了。可现在实在忙抽不出空,三日月让鹤丸坐着他去拿药。鹤丸见他忙活半天走来走去,要不是没找到交费窗口,要不就是去错了取药楼层。鹤丸坐在椅子上看三日月忙前忙后,猜他日常估计没怎么干这事情,看着就像新手,一点都不像他日常工作那样游刃有余,相反看起来还有些笨拙。可是鹤丸看到三日月松了一口气,然后拿着东西过来一脸他想做还是能做到的自豪表情,鹤丸看着他,忍不住就笑了。

“干得好啊学长。”

鹤丸在医院输液了半天,他和三日月都拿着手机,一个打游戏,一个聊工作,各忙各的就像他们过去也是这样,坐在一起做自己的事情,安静可是却不会突兀。好像就算两个人一起不说话坐半天也不是件尴尬的事情。

过了一阵子三日月去了接电话,小狐丸打给他说:“刚听到秘书转达,您还想我调人给你啊?”

“没的话就考虑招人吧。”三日月刚才打电话商量也觉得调人估计不方便,最近几个公司都忙。“这个项目成功之后一定会有更多生意进来,提早做人才储备。”

“鹤丸那里分公司刚起步项目不算多,请多个人不是不行,可做生意要考虑最大化节省成本啊。”

小狐丸委婉表示资本家不能仁慈,可是三日月停住三秒,说:“喜欢他,所以想不计成本不行吗?”

说得还真把小狐丸噎住了。没想到那么多人窥视三日月明的暗的都没得手,他就给个再见的学弟套牢了。如果偷心是一项罪名,小狐丸早把鹤丸给举报了。

三日月回来时鹤丸刚输液完不久,看到手机短信就笑了。抬起头跟他的学长说:“学长,我觉得我病了纯属意外,以后我多注意些可以吗?”

鹤丸忽然听话肯定是有谁通气。大概没料到小狐丸手那么快,三日月说:“请人也是迟早的事情。”

“我还没那么不能打,老板二号。”鹤丸晃了晃手机说:“这事情我听一号的。”

打完针拿药就去吃饭,医嘱详细说了好多不能吃的,最近得清淡养胃少吃油,鹤丸好不容易争取往粥里放了点肉沫,三日月见他这样子,自己也跟他吃一样的。鹤丸见上了两碗粥的时候还有些奇怪,只听到三日月说:“跟你吃一样吧,不然怕你天天这样看要看饿了。”

鹤丸笑而不语,然后让侍应上了一个锅烧乌冬,他心满意足地对三日月说:“不会,看你吃得好,我会高兴。”

他的好意总是不经意而且自然,所以总能给人一个心动的契机。

填饱肚子,三日月还真的跟着鹤丸回去了,可是没有住下,只是坐到夜晚十点等鹤丸吃完药要睡觉了就离开。他走了之后还发了条短信给鹤丸提醒他不要再折腾,早点睡。第二天早上九点多的时候三日月就会过来,带来的粥是他让人煮的。比外头的好,没那么多油腻的味精。

鹤丸有些惊讶,三日月难道还真打算就这样过来盯几天?可是这些天他真的把手提电脑带过来,坐在沙发上自己做自己的事情。鹤丸就也拿出手提和他坐在大厅,烛台切发的一些设计稿鹤丸过目一下,顺手就能拿给三日月看。审稿流程节省了不少,老板直接敲定,倒是方便快捷。

鹤丸看三日月来了三天也觉得佩服,每天就带着自己去医院复诊吃药,回家休养。公司最近还挺忙的,难怪三日月要拿着自己手提过来。鹤丸中午睡醒的时候看到三日月在大厅沙发上闭目养神,鹤丸放轻脚步来到身边,盯着他睡着的样子一会儿。

想起以前,自己也这样看着他。每次三日月在学生会的办公室休息时,鹤丸都会蠢蠢欲动地想给三日月画个小花脸,可是每次都看得出神忘了。三日月的眉目还是自己熟悉的模样,长大了一些,更成熟了一些,所以他就更喜欢了一些。

下午三日月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多披了件外套,他拿起来的时候还有很淡的烟草味。回过头去就看到鹤丸在阳台关着窗吞云吐雾,三日月推开玻璃门靠在一旁看着他,鹤丸就好像被辅导员捉到的学生一样,转过头来笑得一脸抱歉:“喔,被发现了。”

知道三日月要说自己,鹤丸干脆把手机抛给三日月转移话题,问:“以前的老师跟我说学校要拆迁了,明天要不要去看看?”

三日月第二天的时候和鹤丸一起回到自己过去读书的学校,那一天头顶天空一片金黄,像极了飘落的叶子颜色,连绚烂也是安静的。他们来到校门的时候看到门口的铁闸已经生锈,过去不曾注意,这斑斑锈迹仿佛在述说着时间的故事。

他们站在门前,脑海里浮现出过去的样子。无数学生从自己身边走向学校。预备铃打响了他们快速跑进去,好像要跟时间赛跑,追逐光阴。

那时他们都很年轻。

鹤丸跟着记忆来办公室,去跟通知自己的老师打招呼。来到办公的时候老师正在收拾东西,年迈的他听到脚步声之后探出头眯起眼睛,盯了一会儿总算认出了自己的学生。

“老师,好久不见了。”

三日月也一起打招呼,这位老教师认得他,可惜地说三日月的老师早转校了,不然三日月也可以见他一面。鹤丸和老师一起闲聊,说起过去鹤丸提到自己老被他追着捉回去教室,两人好像捉迷藏一样鸡飞狗跳,最厉害那次从教学楼六楼追到操场,谈起来时两个都笑着抱怨。鹤丸看着他的老师,那个能追着他跑八百米的老师变得不再年轻,令鹤丸顿了顿,感慨地笑了。

“老师,你老了。”

“是人总会老的。”老师看着鹤丸,点点头嗯了几声,问他长大之后做了什么。听着鹤丸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的人生,不由得提起说老师以前总说他不上课以后未来堪忧,但现在他过得很好。他以前跟老师打赌,自己不信这个邪。赌气地不理旁人我行我素,最后这个打赌他赢了。老师看着自己的学生高兴地点点头说:“恭喜你。”

老师拍了拍鹤丸的手臂说:“你有了个不错的未来,老师输了也高兴。”

他给了鹤丸一颗糖,说是他赢了的奖励。鹤丸拿着道谢,吃进嘴巴里甜得过分,他说了一声好吃。

他们跟离校的老师道别,鹤丸插着裤袋跟三日月说:“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他们一起走过学校每一个角落,每路过一个地方都能说出一些过去的事情。他们在操场赛跑过,在课室上过课,在大树下收过情书。聚在一起看过成绩榜,在图书馆里补过习。

“我喜欢过这里,也讨厌过这里。”鹤丸默默地走着,回忆说:“那时候我还年轻,觉得每天要听老师上课,做人要循规蹈矩。一点意思也没,一点惊喜也没。世界那么好,我应该飞出去。”

“可是回来之后,我发觉自己是想念这里的。曾经我以为离开了学校就不会再想回来。以前还觉得自己应该很讨厌念书,但走进课室,我却又想再上一次课了。”

鹤丸走到教室的桌前,他寻找自己当年的课桌位置,蹲下时却看不到自己当年偷偷刻下的字了。这里教室的桌子不知道换了多少学生,相同的位置坐着不同的人。鹤丸和三日月一起侧头看向教室的窗外,仿佛上下课的铃声又再一次打响了。

“真不想这里消失啊。”鹤丸可惜地说:“我的青春和成长都在这里,一想到这里要没了,就觉得好像少了一段时光。”

风从教室的窗口吹进来时,一大片的金色银杏叶子吹落如纷飞的纸片,不停地在阳光下飞舞旋转。那发黄的颜色就像回忆的书页,被风吹过急速翻开,一页一页,全是动人的诗篇。

真是美极了。

鹤丸和三日月走到最后一站,轻轻推开了音乐室的门。

写满音符的乐谱放在桌上,窗边钢琴笔直的线条在光中微亮,尘埃伏在琴键上,鹤丸走过去轻轻按了几下,零零散散的音乐从琴键中低低地哼出来。三日月走到窗边,他想起了自己那时候在这里收到了情书,然后走错路的鹤丸推开了门。那推开的仿佛是一次相遇的契机,三日月在这个地方一眼就看到了鹤丸。

鹤丸走到窗边和三日月一起眺望阳光。每次想起那时候,鹤丸就想笑,他说:“学长,当年有多少人给过你情书?”

“没数过。”三日月以前就很受欢迎,每次被女同学叫出去基本都是一样的事情,他也见怪不怪。每次都是礼貌道谢,然后拒绝。长大之后已经不会再有这种青春的经历了,他问鹤丸:“那你呢?”

“嗯?我也有收过。”鹤丸也记得自己那时候有被女生表白,他思考了一下说:“其实我也不记得我做过什么。被表白的时候我很惊讶。”

他大概也是无所觉察吧,随心所欲地来到身边又恣意离开。三日月看着天空,问:“那你有接受过她们的表白吗?”

“没有。”

“那么那时候,你有喜欢过什么人吗?”

鹤丸顿住,三日月侧头看着鹤丸被风吹乱的发丝,看着他那金色的眼睛映着秋天飞舞的叶子,然后说:

“有。”

鹤丸转过头来,右耳的耳钉镀上了一层浅淡的金光。他伸手摸向那蓝色的耳钉,语气平淡得好像秋天轻轻掠过的风。

“我其实没什么打耳洞的兴趣,只是转校过了一阵子,某一天路过了店铺,看到了这只耳钉。然后就把它买下来了。”

那时候鹤丸一眼就相中,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要买下它。他把自己所有零钱都拿出来,近乎偏执地不管说什么都要买下。说着这件事的时候鹤丸看着三日月,他笑容淡淡地说:“因为那很像你的眼睛。”

“因为喜欢,所以就再也摘不掉了。”

蓝色的宝石像是夜空的颜色,深邃中透出浅淡的渐变,好像从黑夜过渡到晨曦一样渐见光明,像极了他喜欢的人那双眼睛。

所以一眼就马上吸引了鹤丸的视线,他从学生时代一直带着这只耳环,老师投诉也我行我素,一戴就戴了很多年。

那只耳钉是他一个小秘密,在那张扬的人生之中深藏着隐秘的含义。

三日月安静地看着鹤丸,他仿佛只是普通地陈述一件事,不需要激烈的认同与回复。年少时的爱情是张扬的,长大以后的爱情是内敛的。或者那时候他们都不知道那是爱情,那大概就像一种朦胧的感觉,并不知道自己的视线为什么总是跟在对方身边。只知道大概是喜欢,但却不知道是不是爱。那只是一个遗落的齿轮,连应不应该拾起,会对自己影响有多大也是不清楚的。

唯有再遇的时候才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鹤丸插着裤袋,看着那纷飞的银杏叶。其实到底要不要说,他也不太肯定。只是他想起刚才老师说的话,是人总会老,他也是,三日月也是。就像这座学校,一些以为会永远存在的东西可能总避不过丢失的命运。被拒绝也总比无疾而终要好,终归也不过是得不到而已。

三日月没有说话,鹤丸出神地看着天空。他自言自语一样地问:“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们那时候没有相遇,我和你的未来会怎样呢?”

到底是相遇好呢?还是不曾见过好呢?大概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吧,鹤丸自言自语之后,听到三日月接续的声音,他不禁侧过头去。

“如果我没遇到你,大概我会在时间差不多了的时候,跟一个差不多的人在一起。结婚生子然后老去,波澜不惊地度过数十年。”

三日月在鹤丸微微睁大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把视线投向他,风吹得他脸颊侧边的发丝纷乱,他默默地凝视着鹤丸,抬起手抚摸着他的脸。

“可是我遇到了你。”

他庆幸地说:“还好遇到了你。”

年少时的爱情青涩而热烈,年长之后的爱情变得稳重而内敛,连亲吻也变得小心而克制,少了几分放肆。可是那温柔的动作,可以深深地感觉到那纯粹的爱恋。

喜欢他,只是纯粹地喜欢他而已。

白纱窗帘被风吹起,遮住了接吻的他们。在纱帘吹起的一刻放在桌上的乐谱吹落,那黑色的音符仿佛要从乐谱上跳脱而出,犹如在安静的音乐室中再次奏响了尘封的乐章,在灿烂的阳光中,仿佛当年那两个穿着白色衬衫校服的他们再一次拥抱着对方。

时光一下子重叠起来。

就像当年一样,他们在角落做着隐秘的事情。三日月的手指抚摸着鹤丸的脸颊,清晰地刻画着他的轮廓线条。鹤丸的脸颊贴着自己的手掌,那是依恋的意思,三日月低下头亲吻他的时候嗅到淡淡的烟草香气,那是属于他的气息,现在正在自己怀里。

“鹤丸,那时候我还年轻,所以放走了你一次。”三日月贴着鹤丸的额头低声说:“但现在我已经长大了,所以不会放走你第二次了。”

鹤丸看着那双眼睛近在眼前,蓝色的瞳孔从黑夜过渡到晨曦微亮,是他最喜欢的颜色。

“嗯。”

很简单的一句应答,回应鹤丸的是深入的吻。在鹤丸靠着墙坐下三日月俯身亲吻自己的时候,鹤丸看到了那飞舞的乐谱,然后他伸出手抱紧三日月。

这里有片落叶点击可以拾起

忘了到了什么时候完结,鹤丸靠在三日月身上,听话地被他抱住,任由他玩弄自己颈侧的发丝。三日月的呼吸声就在耳边,伴随着自己心跳起伏的节奏。

三日月抱着鹤丸看到了窗外的天空,令他有一种好像时间回到过去的错觉。

“鹤丸。”

鹤丸侧头看着他,三日月凑过去,鼻尖轻轻碰到鹤丸,唇也差不多要贴近,只听到他低声呼唤:“鹤丸。”

好像在确定存在一样地反复呼唤。鹤丸抵着三日月的额头,问:“怎么了?”

“只是忽然想到。”三日月感慨地说:“这好像是昨日发生的事情一样。”

在同一个地方做着同一样的事情,犹如模仿的影子。鹤丸认同地笑着,然后起来换好衣服。三日月看着他的背影,想起当年他也是这样穿好衣服,在自己问为什么想做这样的事情时回过头来笑着说自己是坏孩子。

鹤丸这次穿好衣服之后,三日月捉住了他的衣袖。鹤丸不解地看着三日月,只见他面带微笑,好像有什么想说。

“我想做一件当年没有做的事情。”

鹤丸饶有趣味地摆出愿闻其详的表情。他们两人面对面,就好像是学生时代的他们一起面向对方。一样的地方,一样的人,唯有年龄不一样,那些早该发生的事延后数年,幸得他们拾起了那一块齿轮,那一片金色的银杏叶子。

“这话也许当年就应该说了,可是我没有意识到。”

三日月想做一件当年没有做过的事情,那是他遗失的青春唯一的缺页。

三日月收过无数情书,却没有表白过一次。可是延期的电影终将上演,在同一时间,三日月开口时,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说:

“我喜欢你,鹤丸,跟我交往吧。”

“我喜欢你,三日月,跟我交往吧。”

鹤丸看着三日月惊讶而又了然的表情,他一如既往地笑得顽皮,说:“怎样,吓到了吧?”

三日月说的时候其实有点紧张,只是他自己也没发现。现在看到鹤丸的笑容才放松下来,然后明白。

原来告白是这样的心情,会因为期待而紧张,会因为得到回应而喜悦。在多年之后的秋天,在这个银杏叶子飞舞的世界中他再次遇到自己记忆中的少年。他的笑容依旧明亮,同时比过去的时候更加幸福。

“鹤丸,你知不知道。”那种心情就好像水一样在心头倾泻而出,仅仅只是为了表达出那种深刻的感情而脱口而出。“我喜欢了你很多年了。”

三日月看到鹤丸有些吃惊,明白到他们是互相思念着的时候,鹤丸灿烂而感慨地笑了。

“这真是我听过最动听的话了。”

三日月看着的时候发自内心地想,啊,没错,就是这个笑容。

三日月永远会记得这个笑容,惊喜的,幸福的,因为他而出现。鹤丸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睛里深含浓厚的爱意,因为喜欢所以微笑,就算没有只言片语,可是光是看着他的眼神,三日月就知道自己是被深爱着的。

喜欢你,一直都喜欢着你。

那是三日月记忆中最美好的那个少年。活在过去,活在未来,是他心中最独特的风景线,鲜活明亮,永不老去。

【end】

-----------------------------------------------------------

虽然不擅长诉说自己写作的感情,总觉得有点害羞……而且自己说的话好像有点奇怪,但我是挺喜欢这个故事的,所以就悄悄写个碎碎念。当时一听旋律,就觉得是这样的故事了。写的时候感觉很幸福,如果能让大家也觉得幸福就好了

评论(60)
热度(610)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