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主仆游戏——小段子5

*总算放假……吃个饭先

19.

三日月决定带鹤丸外出时通知了其他人,他把这当做是一次旅行,大概规划是出去一个月。

很多人都说三日月对一个奴隶好得超出了范围,这样太不正常,会引起其他人不满。听到本家的人有讨论这件事,三日月反问:“这和他们有关系吗?”

“当然有,请您有自觉一点。”小狐丸坐在沙发上,看着佣人帮忙收拾三日月的行李,三日月挑选着要带去的东西回头问时,小狐丸说:“我建议您还是继续把他藏在这里的好。毕竟您的喜好代表家族的喜好,您对一个人类过分关注是某些人不愿意见到的。”

“叫他们少打听我的事情吧。”三日月不以为然,他看着行李箱越收拾越多,提了一下重量后苦恼地说:“太多了,不方便。”

三日月收拾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他决定什么都不带了,随身轻便,毕竟这次他不带任何佣人。他临出房门前,小狐丸对他说:“我的忠告是希望您能明白,人类对我们来讲是怎样的存在。”

三日月随口应答听起来颇为敷衍,他经常都懒得听人长篇大论,所以都是笑着应答一下然后无视。三日月出门的时候鹤丸已经在大厅等候,鹤丸自然是没有行李,不过似乎因为可以外出的关系,鹤丸的心情明显是不错的。连跟着三日月走也没以前那么不情不愿了。

三日月负责开车,他带鹤丸离开的时候鹤丸本来想认一下路的。但是走到中段的时候只感觉到一阵白光笼罩了视线,鹤丸的意识在光中昏迷,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身在外面了。三日月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鹤丸,到了。”

鹤丸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停车场,三日月带着他走出去时鹤丸还有些发愣,然后汽车和人群的声音唤醒了鹤丸的神智。三日月看了一下附近说:“周围有商场,先去逛逛吧。”

三日月看到鹤丸没有动,转头看到他睁大眼睛,看着面前人来人往,上午时分阳光明媚,太阳晒得城市一片金黄。鹤丸置身于城市之中看着人来人往,巨大的广告牌在城市的大楼外随处可见。鹤丸抬起头看到高楼中央的大屏幕正播放着演唱会的广告,不少人驻足收看。

三日月牵起鹤丸的手说:“小心不要走散了。”

鹤丸有些迟疑,看着三日月的背影,想了一下,也就随他握住自己的手了。

鹤丸被三日月牵着走,他一直环顾四周,打量着周围的景色。他嗅到了食物的香味,三日月觉察到他的脚步放慢了顺着视线看过去,于是领着鹤丸去了烤章鱼的摊位,问鹤丸:“想要什么?”

三日月给鹤丸买了一盒章鱼烧,虽然他对烤章鱼也有兴趣不过拿起来不方便。鹤丸戳了一个放入嘴巴,因为太热的关系很鹤丸张开嘴巴呵了好一阵子热气,吃完之后说:“味道还挺好的。章鱼还可以这样做的吗?真有趣啊。”

鹤丸确实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特别是带他出来更加认证这一点。他看起来比日常要活跃一些,走路的步子自在洒脱,笑容也比之前开朗。三日月带鹤丸去逛了不少地方,大多很随意,走到哪里算哪里,他们来的广场似乎附近正举行什么音乐节,不少人拿着些民族乐器表演,吸引了不少人围观。鹤丸被他们的表演吸引,三日月看到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他们路过一家餐厅看起来似乎不错,于是就进去了。

这个餐厅好像玻璃花房一样,建筑在人工树林中,要走过矮木桥过去。树冠覆盖在头顶遮挡阳光,在室内的木地板上投下斑驳的树影。青藤不规则地覆盖着玻璃外层,鹤丸抬起头时发现在玻璃屋顶有天使的白色雕像装饰在上面,仿佛张开翅膀应声而来,它们姿态各异,有的在交谈,有的支着下巴趴在玻璃上,神态愉悦,仿佛降临在这里注视着到来的人们。

在餐厅的尽头,有人正在弹奏钢琴,他的衣着打扮似乎是客人。鹤丸坐下的时候对方刚演奏完,周围拍响了掌声。然后一个小女孩在大人的鼓励下勇敢地上台,大家似乎都享受着自由的音乐氛围,整个环境很放松。

鹤丸对他们演奏的乐器很有兴趣,侍应递上餐牌的时候说今天是音乐节,所有来这里得客人如果可以演奏一样乐器即可免单。大家都是凑热闹开心,倒也自在随意。三日月看着餐牌时那名小女孩已经演奏完毕,虽然因为紧张的关系弹错几个音节,但大家都不吝啬给予赞美。鹤丸用力拍掌鼓励,三日月见状说:“你还真投入。”

“挺好听的啊。”鹤丸看着那个小女孩被母亲抱起幸福的笑容说:“只要能令人感到快乐的就是好音乐。”

“听起来你好像很有研究。”

“我没见过你们这种乐器,不过很有趣。”鹤丸数着舞台附近摆放的乐器说:“可惜我全部都不会。不然就可以上去试试。”

三日月考虑了一下,然后从座位起来,他来到鹤丸身边时微微弯下腰说:“等下不要吝啬你的赞美。”

三日月走到舞台上,朝工作人员说了几句。大家被台上出现的这位俊美的先生吸引了视线。三日月取来了小提琴,他把小提琴搭上肩膀,侧头的时候脸颊的发丝轻轻贴着脸。他的视线漫不经心,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样不说话。修长的手指轻巧地拿起了琴弓,仿佛取下的是青绿的花枝。

他把小提琴置于肩上,琴弓搭在弦上,阳光落在他的眼眸,屋顶的天使仿佛都在准备倾听。他的琴弓一拉,世上最美好的事情犹如随之倾泻而出。

三日月在阳光照耀的玻璃下拉着小提琴,悠扬的音乐穿过绕在柱子上的青藤,贴着脸颊的发丝轻轻扬起,折射的阳光笼罩在他的身上,他的表情安宁而温和。连屋顶的天使都仿佛活过来了一样,真的贴着玻璃认真倾听。

鹤丸远远看着三日月,虽然他一直都知道三日月外形不错,但是日常他和三日月相处都颇为拘谨,而且总是莫名伴随一种压迫感,大概鹤丸是现在才有心情欣赏他。虽然不想承认,但光是这一幕鹤丸就能记他很久,记得他琴弦上跃动的每一个声音,记得他漫不经心抬起眼皮时落到自己身上的视线。

鹤丸始终难以界定三日月此人是好是坏,就算深究也得不出答案。

三日月的演奏得到了最热烈的掌声。他从容地下来回到鹤丸身边。他静静地坐着重新翻开餐牌,仿佛刚才留下的惊艳对他来讲不值一提,成为旁人的焦点也不会使他拘谨。鹤丸瞥了左右一眼,等三日月已经点餐完毕,他说:“就那么想要免单么?”

“怎么可能?”三日月摇摇头半开玩笑地说:“那他们最低得免一年的单吧?”

大家的视线都不自觉放到三日月身上,可是三日月毫无自觉,鹤丸也把餐牌交给不舍得走的侍应,然后闲聊般说:“那么怎么忽然想上去?”

“嗯?大概我偶尔也有想要表现一下的时候吧。”三日月微微侧头笑着打量鹤丸问:“刚才你有没有一点心动?”

三日月说话的声音很低,只有两个人听见。他们在玻璃的下被橘色的阳光和爱慕的眼神围绕,唯有头顶趴在玻璃上的天使注视着他们。鹤丸看了三日月一眼,说:“没有。”

但三日月并没有沮丧,反而低声笑了。他胸有成竹地说:“你撒谎。”

“你在撒谎,鹤丸。”

他总是看起来那么笃定地反驳自己,这大概是鹤丸对三日月最不满的地方。不过越是反驳只会令他更逞心如意,所以鹤丸不做过多的反驳。

在食物还没上来之前,三日月固执地问鹤丸为什么不给他鼓掌,他从来不轻易在外面演奏,鹤丸愿意给一个孩子热烈的掌声,可是却吝啬对他的赞美。听着三日月唉声叹气,仿佛鹤丸做了不好的事情,连鹤丸也被他说得有些过意不去。

“用不着那么看重一两个赞美吧,自己觉得好就行了。”鹤丸一边用手帕小心擦掉嘴角的汤汁一边说:“不过是一些虚荣。”

“虚荣会使人骄傲,但我偶尔也想为一些虚荣骄傲一下。”三日月打量着鹤丸,他总是似笑非笑的样子。“你让我骄傲一下不好吗?”

他总能说得那么理所当然,毫无违和。侍应们上了餐后的甜点,鹤丸只觉得他们出现得非常及时,于是专注地研究起点心,仿佛刚才那样的话题就揭过去了。午饭结束后,他们准备去其他地方看看。鹤丸对三日月拿着的那台通讯仪器很有兴趣,三日月拿出来给他看,想了一下说:“我去给你买台手机吧。联络也方便。”

说完就真的带着鹤丸去实体店挑手机了。他们没有选太久,因为三日月直接帮鹤丸选了和自己那台一样的。虽然鹤丸也觉得三日月那台不错,但是一想到三日月擅自帮自己做决定鹤丸又有些不满,好像他给予自己就必须接受一样。

“这样很好,我们用的一样的。”不过三日月倒是很满意。他把自己的号码输入进去,让鹤丸记录好。“你以后可以用它联系我。我找你也方便。”

鹤丸顿时丧失了兴趣,可以联系的人只有三日月,这个手机仿佛只是为三日月提供方便的机器,本意不过是更好地找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说了三日月也不会明白吧。该说鹤丸已经熟悉他的随心所欲,如果诉求有用鹤丸现在就不会受困于他。鹤丸没有过多地表达不满,只是当随身物品那样收好了。

毕竟是很难得地去外面的世界旅行。鹤丸也不想太坏心情,姑且就退一步,然后和三日月到处逛逛了。

20.

莺丸把行李交给仆人,让他们帮忙先帮忙打理好酒店入住的问题。眼看着小乌丸休闲地坐在酒店的大厅玩手机,莺丸走过去说:“我们先去谈生意吗?”

“别那么扫兴嘛,莺。”小乌丸浏览着最新的店铺推荐,他说:“时间还早呢,吾想去这里逛逛。这家熊木雕可有趣了,你见过一定会喜欢。”

“可以的话我想买茶叶。”莺丸本来也有自己的行程。他对谈生意态度都是很随便的。“那么是谈好了再去找鹤丸吗?”

“是啊是啊。等决定了再找他吧。”小乌丸变自己的仆人招招手,把糖果分发给他们。就好像把饲料撒出去喂食一样,看着他们聚在自己身边取走糖果。“我老了,生意这种东西,当然是由弟子做的了。”

“说起来,不知道三日月养小鸟养得怎样了?”

21.

逛了大半天之后,鹤丸就和三日月回去酒店休息了。

鹤丸跟着三日月进入酒店他环顾四周,看着来往的人群。服务员上前为客人打点,三日月交代了一下之后办理手续时,鹤丸还在观察四周。进入电梯升降的时候他还有些好奇,转眼就到达二十六楼一事令他颇为吃惊。从窗户外看去外面,城市的面貌好像地图一样铺开。

三日月用门卡打开房间,里头早就被打扫干净,连花瓶里的鲜花都是新换上的,白色的百合在窗边吐露芬芳。鹤丸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打量,虽然这里没三日月的家大,但是里头设备齐全,而且干净整洁。透过落地玻璃从这个高度俯瞰外面的世界,鹤丸的手贴着玻璃往下看,只觉得仿佛随时可以掉下去一样刺激。

鹤丸在外面玩得很开心,不过一回去和三日月独处又令他感到郁闷。所以看着外面的风景那股兴奋劲又冷静下来。特别是看着买回来的东西。最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过买那么多东西,但是三日月看到鹤丸对物品表现出兴趣可是却没购买的意思,最后两个人一无所获,三日月问鹤丸为什么明明有兴趣的东西却不想买回来,鹤丸心想买那么多最后也带不走不是浪费吗?而且他也不想用三日月的钱买东西,在鹤丸的认知中欠了就要还。所以鹤丸找了个借口解释过去,但是三日月好像看穿了一样,然后鹤丸对什么有兴趣,他都会让人包起来送去酒店。

“喜欢就买吧。”三日月对鹤丸说:“喜欢的东西还是多点好。毕竟那里已经是你的家了。”

喜欢的东西越多就会懂得留恋和不舍,鹤丸明白这个意思,其实就是想他乖乖听话留着。这些甜头令鹤丸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但是又没有生气的余地。

除了多了点自由,可以出去逛逛,但是依旧不能离开三日月的身边。三日月和在那个家时候一样,夜晚偶尔就会抱他,鹤丸并没有过分挣扎不是因为已经选择顺从,他也不想学会适应,大概是因为心情太复杂,所以反而什么都不想做。

“你最近经常心不在焉。”大概连三日月都觉察到了,在这点上他总是敏锐的。他停下动作低头亲了亲身下鹤丸问:“你总是在想什么?”

鹤丸正因为被抚弄而呼吸紊乱,直至三日月停下来,他听到声音才稍微回过神来。房间的灯按他的要求关掉了,只有夜色映照着房间。鹤丸看到那双仿佛融入月色的眼睛正凝视着自己,那是令自己焦躁的来源,可是又会因为他的视线而软化,到了最后鹤丸的心情只剩下烦闷。他难得地支起身子把三日月按下来,好像发泄一样亲着他的双唇,低声说:“不要问了。”

多余的温柔会令鹤丸讨厌。

三日月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鹤丸不在床上,他一个人坐在窗边。他只是普通地套着衬衫,窗外的白云叠在天空,飞机穿过云层的时候他静静地看着,始终一言不发。

鹤丸之前还好好的,这几天变得兴致缺缺,去哪里都没什么精神。但鹤丸有什么事情从来不会和三日月说,本来以为带他出来能令他稍微放松点,结果好像不尽人意。

鹤丸今天和三日月出去餐厅用餐,半路中途的时候鹤丸去洗手间洗把脸。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自觉皱起,鹤丸用冷水让自己清醒一点,他听到隔壁水龙头的声音后转过头去。明明记得洗手间没有人,可是这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比自己矮的人在旁边洗手。对方看了他一眼,然后拿出旁边的纸巾擦手。

“这吃惊的样子真不像话。吾是什么怪物吗?”

听着小乌丸不满的声音,鹤丸说:“你吓了我一跳。”

“难得见面,你这反应真有趣啊,呵呵。”

小乌丸是和莺丸出来逛逛,顺便做生意,他也坦然自己是跟着三日月来到附近,因为他本来就要找鹤丸接生意。现在是谈好了就过来找他,让鹤丸想个办法溜出来。

鹤丸有些为难,他不是不想溜出来,只是三日月一般不会同意。他们出门都是成双成对的,更何况是出去一天。小乌丸瞥了他一眼说:“你就说是跟吾出去逛逛吧。如果这点办法都想不到,你以后怎么做其他事情?不要跟长辈撒娇,这是吾给你的作业,想办法出来。”

小乌丸扔下了一个难题给鹤丸,弄得鹤丸思考了半天。就连夜晚洗澡的时候都在想。硬碰硬强行离开是不行的,让三日月警惕起来恐怕连外出的行程都要中断。最后鹤丸从浴缸出来,只能跟三日月正面交涉了。

三日月正在床上看杂志,买书算是他的兴趣,这几天房间里头增加了不少奇怪的书本。夜晚他习惯先看一会儿书再睡觉。鹤丸走出来之后,站在床头说:“明天我想一个人出去。”

三日月眼皮都不抬翻过一页,然后勾了勾手指示意。鹤丸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触他逆鳞,所以只能听话地坐在三日月旁边,听着他问:“和谁?”

三日月这个态度令鹤丸有些忐忑,他直接说:“和莺他们。他们来了,今天遇到约我出去走走。”

“听起来真是个很可疑的借口。”三日月思考着,等待的时间仿佛变得漫长,鹤丸不喜欢这种需要批准才可以行动的感觉,他直接说:“你不允许我也要出去。我约好了。”

三日月合上杂志,似乎思考了两秒,他说:“可以,你和小乌丸大人他们出去走走吧。”

没想到三日月真的答应了,鹤丸很是惊讶。三日月解释:“今天你上洗手间那一会莺丸过来打过招呼。我是跟他说如果鹤丸诚实地提出来,我可以答应。如果没说那就算了。”

还好鹤丸开口提出了,不然三日月估计就直接当没有这一回事了。三日月问鹤丸:“你确定真的只是和他们去逛逛吗?”

其实是去做生意,不过鹤丸直觉觉得不能告诉三日月。三日月的视线笔直地看向鹤丸,如果躲开就会被发现自己心虚,所以鹤丸看着他一脸坦然地说:“是啊。不然呢?你不是说过我去哪里你都能找到我吗?你还担心我会跑掉?”

“因为你并不安分。”不过三日月最后还是答应了。“可以,我答应你。你自己和他们出去逛逛吧。”

难得三日月居然那么轻易答应,鹤丸以为他一定不会那么容易点头。三日月仿佛总能觉察鹤丸想什么,他说:“小乌丸大人是带不走你的,我不担心这点所以可以答应你。”

思考了一整天居然那么简单就解决了,鹤丸不禁问:“我需要交换什么吗?”

“你什么都不用给我。”面对着怀疑的鹤丸,三日月只提出一个要求。“只要你没骗我就可以了。”

听到三日月这样说的时候,鹤丸有点心虚,不过也随意地“哦”了一声,鉴于他日常的态度所以三日月也没有怎么怀疑他。三日月伸手揉了揉鹤丸的脑袋,把他那一头刚梳好的头发弄乱。看着鹤丸被自己的头发弄得痒痒的所以五官都皱起来的样子,三日月笑了两声,然后拍了拍他温和地说:

“去和他们散散心吧,回来不要再闷闷不乐了。”

评论(47)
热度(471)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