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 小团圆

【三日鹤】“六年”   这篇文的番外,也是个大胖子,说的是他们六年后的事情,中秋节快乐,大家团团圆圆!在世界中心呼唤脑婆回来啊!!!

---------------------------------------------------------------------------

在问卷反馈五年连环车祸之后,鹤丸和三日月第六年填写总算拨乱反正,结束了审查期并且没有离婚。

作为政府适配婚姻的成功案例还有社会名人,婚姻机构特意访问鹤丸希望他能宣传一下适配婚姻的合理性,谁知道鹤丸说结婚这个是两个人的事情,六年审核相等于试用期,要是期间有什么不对,他百分之一百支持离婚。恋爱自由万岁,为自由恋爱高歌,听得婚姻机构的人冷汗直流,直接把他这段掐掉了。

关于这段婚姻外界曾传出两人关系不和,毕竟鹤丸最后半年应酬画风消失显然一副爱干嘛干嘛放飞的样子,确定没事之后他们家两母亲谢天谢地去寺庙拜神,总算稳定了,她们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在确定婚姻稳定之后,三日月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之好,他甚至想搞一场婚礼纪念,庆祝他们六年正式稳定。主要是他们结婚时候双方都很不走心,随便父母喜欢怎么搞就怎么搞,回想起来有些遗憾。三日月拿着婚礼推荐目录跟鹤丸游说,说你喜欢惊喜,那这次可以策划一下,要是有喜欢的出国办也没啥问题。鹤丸吃着薯片按遥控器,看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一脸兴致缺缺的模样说他拒绝,听起来跟二婚似的。

三日月说鹤丸如此热爱新鲜刺激的人有时候对自己很不热情,小狐丸说那证明他虽然酷爱冒险,但还是有基本常识。可是三日月聪耳不闻,只是盯着小狐丸家那窝猫沉思半晌,说你要不给我只母的吧,他家里那只要成家立室,好歹算自己半个儿子,这婚礼得好好办。惊悚得小狐丸立马把自己的猫挪走,敢情他还想给自家猫搞个世纪婚礼,借着这明目顺便捎带鹤丸普天同庆,如意算盘打得真好。

小狐丸说起的时候觉得三日月铲屎官之心太不纯粹了,鹤丸表示嗤之以鼻,之前没搞懂,后来他就看出来你哥就是故意带只猫星人回来,想着用铲屎来软化自己,丢给他照顾让他没时间出去,日常还恃猫行凶。小狐丸当时听三日月说鹤丸老是心情不好,待在房间整天弹那些给他前女友写的曲子。小狐丸说估计三日月是听得有些心生愧疚,所以才到自己家里。鹤丸耸肩表示他那哪里是心生愧疚,吃醋呗,看着自己天天给前任写曲子,还不好直接说,听着就郁闷。

鹤丸摆摆手说你哥还是要小面子的,别戳穿他了。

不过三日月居然又打起了他儿子的主意。鹤丸看这乖巧的猫咪觉得猫咪就别搞什么适配婚姻了,到时候改天带它去见见花花世界,喜欢谁就跟谁艳遇吧。

三日月听了就说鹤丸这教育不好,上梁不正下梁歪。鹤丸不以为然地说它上梁就是你,已经够歪了。鹤丸抱着猫时掂量了一下说怎么又重了,再这样下去可没有艳遇的机会了啊。猫咪高兴地喵了一声,搭在鹤丸肩上晃尾巴。

三日月的庆祝大计搁浅,只能坐在沙发上默默换台看电视。鹤丸逗了好一会猫,揉着猫咪的脸颊问怎么了啊,沮丧啊?三日月若无其事地说没有,鹤丸耸肩说,那没事了,本来还想和你旅行算是安慰一下,你那么坚强我也就放心了。

三日月沉默了半晌后转过头来说:“其实我有点沮丧。”

鹤丸斜了他一眼说:“哦。”

于是鹤丸说举办婚礼劳师动众,劳民伤财,不如去度蜜月吧。三日月觉得度蜜月这个说法很好,很妙,说出来有理有据。石切丸说都过了婚期六年了才想度蜜月,三日月这反射弧是不是有点太长。三日月表示就算长可好歹反射回来了,于是和石切丸打了半天太极总算休了八天假,美滋滋地计划去了。

这度蜜月旅行去哪里好呢?出国吧飞来飞去的地方很多,大部分都去过了,没什么意思。鹤丸说其实地方好就行,国内国外都一样,三日月想了好久忽然想起自己国中时候在偏远地方买了个山庄,就是觉得地方远空气好适合养生,周围民风淳朴偶尔在乡间逛逛能体验一下生活。鹤丸狐疑道他居然还买了个山庄?不过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三日月这样的美男子喜好真古老,可是听起来还算有意思,能把猫带过去,鹤丸就同意了。

三日月就这样和鹤丸决定了,开着车周末出发。那地方是真偏僻啊,坐车足足坐了三小时。可是靠近目的地一路上景色确实优美,远离城市周围绿树葱郁,鹤丸还挺喜欢自然风光的,觉得三日月能找到那么个地方也真是厉害,自己面对自然说不定还能有点创作灵感,可以有新曲子面世了。

去到了三日月那个山庄,一路上上了石梯就有个老婆婆帮忙开门。这老婆婆是日常帮忙打理的,因为三日月买了就不来,这里就他们家负责看门,偶尔来看看。这推开门三日月觉得这里绿化真好,自然生长得毫无章法,室内打开就能看到尘埃在光里飘,咳得人都捂着鼻子。

三日月好像确实是太久没来了,若是算一下时间,好歹有十几年。山庄木屋结构,老婆婆只看看门,没人住也没人管,就算买的时候没问题可是现在看着房间那么多灰尘,三日月忍不住看向鹤丸说,要不,改地方吧。

鹤丸看着这里倒是没意见,还打量了好久说:“还挺有意思的,既然都来了,不换了。”

鹤丸有个好处就是随遇而安,不管好坏都当惊喜和惊吓接受,他把猫放下,叮嘱它不要乱跑。猫咪看着鹤丸打了桶水给三日月,让他把今晚住的地方擦擦,自己过去问问老婆婆有没有床被。三日月平时不做家务,此时也只能拿起抹布擦地,那猫咪两爪子按抹布上一副学着一起擦地的模样实在可爱,三日月想了一下其实现在这情况也不是什么大事,于是又心安理得了起来。

鹤丸问过老婆婆之后总算在储物间找到床被,虽然很久没人来住,可是生活用品都仔细放好藏好了,倒是干净整洁。地窖里还有些腌制的酱菜,是婆婆新做的放了一阵子,可以留给鹤丸他们吃。鹤丸回来看到住的房间都擦好了,三日月坐着逗猫时候十分满意地说:“我觉得打扫得还行。”

鹤丸看了一下房间,确实挺满意的。鹤丸说:“今晚住处是有着落了,但你这山庄地方也太大了一些,还有很多地方,打扫起来也没那么容易。”鹤丸寻思了一下,说:“算了,先将就着再想想办法。”

鹤丸把一套被子交给三日月,然后捧着另外一套被子去隔壁房间。三日月从障子门探出头问:“鹤丸,你去哪里?”

“我住的房间。”鹤丸来的时候就看了一下了,这里估计有六个房间,最近的也是三日月对面,还得绕过方形回廊过去。三日月抱着猫跟过去问:“怎么你住那里?”

“你这里没空调,风扇也没有,夜晚两个人住太热了。”鹤丸走了一路已经出了一身汗,他往榻榻米上铺着被子说:“你那里比较凉快,我睡这里吧。”鹤丸转过头对猫说:“你自由活动,可是别跑出去。”

三日月有点纳闷,想着打电话卖台空调好了。可是这里地方偏僻,当地空调预约高峰期,下单要排期到了才能来安装,三日月没办法,只能先预约。鹤丸做完了事情靠在门框上一脸好笑地看着他说:“怎样,沮丧啊?”

“没有。”三日月不以为然地说:“本来买这里也是想着感受一下自然生活。”

“挺好挺好,我也喜欢。”鹤丸也无所谓,说:“难得机会,好好体验生活吧。”

鹤丸去请教老婆婆怎么解决吃的问题,他把老婆婆的酱菜拿出来,然后拿鸡蛋做了个蛋包饭,可惜没有番茄酱,他让三日月将就着吃。三日月见到那碟蛋包饭似乎颇感惊奇,鹤丸把勺子递给他说:“很惊讶吗?不过我也就会做点简单的了,先凑合着吧。”

三日月很给面子地吃得津津有味,说以后鹤丸可以多做饭,那就不用叫佣人做饭了。鹤丸说还是让别人做吧,他做的没那么豪华,不过三日月不介意,他说:“简简单单地就挺好的,我觉得好吃。”

鹤丸看着三日月那么捧场的样子心里有些成就感,于是认真考虑起了要不要学学做饭。

三日月习惯了午休,换了衣服后就去睡觉。进房间之前还抱着猫探出头来盯着鹤丸,鹤丸接过他怀里的猫说:“不行,太热了,你一个人睡。猫别抱着睡,不然更热。”

好吧,无奈之下三日月只能一个人回房间睡觉。鹤丸与猫同行趁机去看看三日月这山庄还有些什么。刚才他和老婆婆聊过,这里按照三日月很久以前的意思布置,洗澡的地方有天然温泉池子,可是这天气那么热鹤丸也没心思泡,还好也有浴室,可是设备古老,得自己烧水。因为三日月想自给自足,所以特意划分了块田地,空地都种了农家蔬果,老婆婆平时种着自己和子女吃,三日月来了就随便摘好了。鹤丸摘了个番茄生吃味道不错,如果可以的话去买点鸡蛋,炒一下也能吃了。

鹤丸把浴室,厨房那些地方打扫了,三点多时总算完工。他打了个呵欠,看着时间去睡觉,这山里虽然风凉,可是下午是真的热,鹤丸自己都睡不踏实,迷糊间感觉有人在身侧,有了些风就舒服了一些。鹤丸睁开眼睛,看到三日月在旁边拿着报纸给他扇风,鹤丸揉了揉眼皮说:“你没睡吗?”

“醒了,都四点多了。”三日月轻声说:“我找不到扇子,拿这个将就着吧。”

凉快了一点鹤丸也睡好些了,可是想到三日月一直扇着也累,所以鹤丸睡了十几分钟就起来了,坐着的时候迷迷糊糊的,问:“今晚吃什么?”

三日月看着鹤丸觉得他也是累了,刚才看到厨房那边的地方都打扫过,估计鹤丸也忙活了很久。三日月只觉得这不像旅行,有些强差人意,鹤丸低头靠着三日月肩膀时三日月拍了拍他后背说:“要不真换个舒服点的地方吧。”

“我都打扫了一半了,走了就白打扫了。”鹤丸靠着三日月肩膀闷声道:“反正你有时候不着调我也习惯了。”

这话三日月就不同意了,他说:“我哪有不着调了?”

三日月认为鹤丸这话不太公正,有失偏颇,需要上诉,鹤丸干脆抬起头捧着三日月的脸把他嘴巴堵住,这一招立竿见影,非常凑效。不过就是天气太热,所以鹤丸没有给三日月后续的机会,三日月叹了一口气只能说:“空调什么时候来?”

钱在乡野之中也没有用武之地,也是麻烦。鹤丸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说:“行了,忍忍吧。”

其实到夜晚就好些了,好歹夜风凉快些,鹤丸烧水洗澡忙活了一轮总算掌握了窍门,这山庄其他地方有的可能太久没用了的关系,电灯开关都没有反应,连三日月的房间开灯也没电,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过睡觉也不用开灯所以就随意了,鹤丸来了一天大致算是了解了一下这个地方,小镇有什么,哪里有什么景点和买东西的地方他也请教了老婆婆。夜晚鹤丸和三日月在近水的庭院那边吹风赏月,三日月说他当年买了浴衣可是不知道放哪里了,鹤丸让他夜晚不要折腾,就穿自己带来的睡衣。鹤丸今天出去老婆婆那里的时候买了个西瓜,正好夜晚饭后吃。三日月把房间里的纸灯拿出来点着,朦胧的灯光像极了萤火,三日月看着鹤丸在记录山庄缺什么,哪些地方坏了,还有附近有什么东西他都记下来,三日月抱着猫看鹤丸聚精会神倒是认真,不由得问:“你看起来好像还挺热衷的?”

“是啊,好玩啊。”鹤丸拿笔画着小地图考虑明天要不要去小镇逛逛,他说:“以前我小时候也喜欢去外婆家里过暑假,一到那个时候就和附近的玩伴到处跑。”

鹤丸聊起自己的童年,多姿多彩十足自由,学琴是兴趣,爱玩是本性,夏天回外婆家一堆男孩子带着整套装备捉甲虫,谁捉到最大的最有面子。那时候他们还听说附近有什么地方有幽灵传说,不过小孩子就是不怕,还觉得好像超人探险一样,几个孩子拿着手电筒进去山里,最后还是大人发现他们不见了满山找,全部给提着回去扭耳朵,不过小时候还觉得很好玩就是了。

三日月抱着猫听鹤丸国永冒险记听得津津有味,鹤丸说多了就好奇问:“你小时候是怎样的?”

“和现在差不多。”三日月想了一下自己的童年自然是没鹤丸那么波澜壮阔,不过也十足自由。他说:“放假我会和弟弟旅行到处看看,有时候遇到有兴趣的事情啊什么的就多待一阵子,那时候拍了挺多照片,下次给你看看。”

鹤丸想起三日月不是独生子女,家里平时应该很热闹吧。鹤丸记得三日月这个山庄是他国中的时候买的,心想他价值观真是从小到大都一样,年轻人的心里住着一个老头,不过事实证明买了也是白花钱,毕竟三日月多少年没来,不是这次忽然想起,怕都要成荒宅了。

不过三日月说不会,毕竟这山庄是他买来退休时候住的,是没怎么打理,但还是有定期维护的。三日月买的时候构想很简单,以前看过一本游记觉得这样的地方很适合居住,找了很久找到这里地方空气好,很符合他诗情画意的想象,到时候他想和未来结婚的人过来这里两个人过日子,你看老了种种菜养养花,夜晚吹吹风冬天泡温泉,没事去乡间散散步,日子就很休闲。鹤丸说三日月怎么那么早就规划退休人生,还间接把他的人生也规划进去了。三日月问你不乐意吗?鹤丸想了一下问:“那到了七老八十,你还会陪我进山捉甲虫吗?”

三日月点点头说:“只要你想,我就陪你去。”

鹤丸眯起眼睛笑道:“那成交了。”

夜晚九点了,鹤丸让三日月早点睡,明天不如早点出去逛逛。夜晚没灯光的山庄太黑了,鹤丸麻烦老婆婆约人明天过来看看这水电怎么回事,开着手机电筒光照着路带三日月回去。三日月抱着猫站在房门前,鹤丸帮他把门都打开了可是人就是不进去,还说:“其实夜晚也没有那么热。”

“行了,别惦记了。”鹤丸在后头把三日月推进去说:“风扇都没,两个人待在一起热死了。”

鹤丸请了三日月进去,帮他把驱蚊的香点了,门一关算是结束了今晚,第一天虽然手忙脚乱,不过摸索了一下住起来也没太大问题,也是个不错的开始。鹤丸房间也没灯,不过月色不错,他铺好床被看看自己今天整理的小笔记,赏了一下月累了就睡觉去。

晚上不知道睡到几点,鹤丸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鹤丸懒洋洋地摸了摸手机一看他这才睡了半小时,没过多久就听到房间有开门声,鹤丸转过头就看到三日月把被褥都抱过来了,那猫趴被子里看起来也困得不行,喵得有气无力。三日月进来就说:“我今晚睡这里。”

鹤丸心想三日月本来虽然不情愿可好歹就范了,怎么一会儿又变卦了?眼看他要进来,鹤丸坐起来说:“回去睡吧你,好好的过来两个人热死了。”

可三日月就是坚决不干,鹤丸叹了一口气说:“你不喜欢你那个房间?那我过去吧。”

眼看鹤丸要起来,三日月拉着他说:“明天找个法师看看再过去住吧。”

三日月大半夜听到风声,看到纸窗障子上有黑影闪过,他听了半天越听越觉得不对,抱着被子和猫立马过来鹤丸房间。鹤丸打着呵欠拿着手机照明去三日月房间里查看,三日月是说什么都不想去,可是看到鹤丸过去他又有些犹豫,最后只能跟过去了。这夜晚三日月房间颇为凉快,风声有些大,他房间外植物多没来得及修葺,吹起来时那障子上的影子跟鬼影一样。风声中还有沉重的东西移动的声音,三日月抱着猫仔细听,鹤丸走出去顺着声音找了一阵子,在庭院的草丛里找到了一只探出头来汪汪叫的小秋田犬。

鹤丸夜晚带着那只傻乎乎来了自己家的秋田犬去老婆婆家里,那狗是她家新生最小的一只,日常爱去山庄里转,很听话乖巧不怕生,平时自由惯了忘了圈绳。那秋田犬朝三日月的猫咪汪了几声,猫咪开始有些怕,但大概看到狗狗傻乎乎摇着尾巴的样子又有点好奇,盯着看了好久,那狗狗尾巴摇得鹤丸思考猫与狗的可能性,不过还没想完就带着三日月回去了。

鹤丸回到家怀疑地看着三日月问:“你怕狗?”

三日月一脸鹤丸在胡说什么的样子说:“怎么可能,以前我家养过狗。”

鹤丸寻思了一下问:“那你是怕鬼吗?”

这风吹了半晌三日月才回答:“没有。”三日月想了一下举起打瞌睡的猫说:“我不怕,是它怕。”

于是鹤丸看了三日月一眼说:“哦。”鹤丸回到房间收拾自己被子抱起来说:“那你陪好你儿子,我睡你房间。”

三日月捉住鹤丸的被子,鹤丸看着他,他看着鹤丸,在鹤丸眼神之下三日月抱起那猫心里退一步说:“我和它都有点怕。”

鹤丸心想,三日月真是誓死抱着自己儿子的名誉共沉沦。不过鹤丸想起来刚才三日月抱着被子立马过来的样子还是觉得好笑,三日月看到鹤丸那笑得颇有深意的表情,自己转过身去不吭声铺床睡了,鹤丸还凑过去戳了戳他后背说:“其实嘛我也不会笑你,吓到就吓到了。”鹤丸搭在三日月肩上笑吟吟地说:“成年人要学会诚实啊。不过你为什么怕鬼啊?真看不出来,你还怕什么啊?恐怖片你怕吗?”

三日月转过身去把喋喋不休的鹤丸按住,用十分原始简单的方法让他闭嘴,鹤丸被他吻得忘了追究找不到北,只挤得出一句“你这是心虚”,三日月却说这是成年人的圆滑,衣服给拉开的时候鹤丸稍微投诉一下说这天太热了,三日月充耳不闻,咬了咬鹤丸的肩膀闷声说:“没关系,等下你就会忘了热不热了。”

折腾了一晚上,鹤丸确实忘了热不热这个问题,原定早上八点起来可是鹤丸一觉睡到了十点,三日月倒是比他早醒,鹤丸醒来洗簌完了看到他在农田那里鼓捣,在水井边和鹤丸说:“我们买点西瓜放进去,这井水冰凉,估计和冰箱也差不多。”

“你还不如买个冰箱。”不过鹤丸也理解三日月那贴近自然的爱好,说:“也行吧,等下我们吃完饭买西瓜去。”

鹤丸和三日月本想准备出门,可是没想到出门前小狐丸却来了。小狐丸带着人过来安装空调和检查水电还带来生活用品,一瞬间亲情值简直达到了巅峰。小狐丸说那是因为他知道三日月这地方华而不实,万年不来,自己母亲也有些担心这里会不会日久失修东西不齐全,所以让小狐丸过来一趟。小狐丸思考着夏天的状况,于是就把想到的都带来了。鹤丸和三日月搭着他肩膀觉得真是雪中送炭,这下子他们可以出去吃饭逛逛,回来家里估计那些地方就修好了。

小狐丸让三日月看看还缺什么,跟安装的人说一下,然后趁着三日月在发挥他的奇思妙想时鹤丸过去小狐丸那里问:“你哥怕鬼的?”

“是,所以我想这里那么久没用那些电线啊电灯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小狐丸本来是想维护三日月的尊严才赶来,可看来是瞒不住了。他说:“你别提,不然兄长大人觉得丢人。特别你,他可不想让你知道。”

鹤丸不以为然地说:“我都知道了,其实这有什么关系,不还挺可爱的吗?”

小狐丸以男性尊严角度分析说:“男人在恋人面前总想表现得好些,看起来很可靠,而不是可爱。你不也是?”

鹤丸想想也是,三日月宗近也不是靠卖萌得天下的,平时看他做什么都游刃有余胸有成足,会怕阿飘这点挺不可思议。但具体原因是什么小狐丸也不知道,反正他觉得这点也没什么人知道,还是别说出去了。鹤丸表示可以,行吧,然后就招呼三日月出门了。三日月出来的时候应了一声让鹤丸门口等自己,然后过去小狐丸那里说:“空调只装我房间那台。”

“不了吧,难得都来了。”小狐丸可是准备充足了,这么大的地方只装一台,迟些肯定还得折腾。“干脆卧室书放那些都装了吧,省点功夫。”

可是三日月不乐意,他坚持说:“不,就一台。”

说完,三日月高高兴兴地和鹤丸出去了。

鹤丸和三日月去下面小镇逛逛,一路上石板道是树木的光影,道路两边开着的小花随着夏季的风摇头晃脑,他们一路下去的时候听到单车的铃声,看到田间路上年轻人骑着单车笑着踩着阳光飞驰而过。

鹤丸他们起床迟,这个时间点快吃饭了也没有早餐,沿途买了一份蒸馒头算是垫垫肚子。鹤丸计划着中午在小镇吃饭,下午逛逛然后到点了去买菜回去做饭。鹤丸领着三日月去吃荞麦面和茶泡饭,店是不大的老店,但是环境整洁,周围还挂着不少食客来这里拍下的照片。黑白照充满年代感,店主是对好客的老夫妻,他们年轻时候就一直开着这店,儿子去城里工作,两老就在这里继续做荞麦面和茶泡饭。也许是环境问题,三日月觉得看着虽然简单,也不像自己平时吃的那么讲究,但是却有种独特的风味,他吃得很喜欢。

吃完饭鹤丸和三日月去散步,这地方生活节奏慢,确实适合养老,三日月年轻时养老的目光真是颇为长远。鹤丸看着地图的时候发现这里其实生活设施还挺齐全的,居然还有小游乐园。鹤丸想招呼三日月过来的时候看到他已经去了买铜锣烧,做铜锣烧的老板娘可喜欢他了,鹤丸看着他和别人聊天十分精神,老板娘最后还多送了两个铜锣烧,三日月过来的时候递了两个给鹤丸,鹤丸不由得说:“我吃一个就行了。”

本来鹤丸想着刚吃完饭两人也吃不了那么多,多了的带回家今晚吃。可是他看到三日月吃起第三个的时候不由得惊讶地说:“你刚没吃饱吗?”

“还行。”三日月本来想吃起来,但看到鹤丸那么惊讶他又想了一下,说:“等下再买个给你吧。”

鹤丸也不是很爱吃甜,自然就随意了,他只是惊讶三日月那么能吃。鹤丸带着三日月到附近的粗点心铺,三日月果然很有兴趣。正好点心铺门口有长板凳,他就买一碗刨冰和三日月一起吃。三日月看着那台刨冰机被老奶奶握着手柄摇啊摇就碎出满满的一碗来很是感兴趣,果酱都在那边,鹤丸让他喜欢什么就放什么,过来后三日月把勺子递给鹤丸,鹤丸说怎么只有一只,三日月笑吟吟地指了指自己,然后张开嘴巴。

算了,成年人的圆滑。于是鹤丸给三日月喂刨冰,看着他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三日月谈起小时候看电视剧看过粗点心铺,以前刚买这里的时候他也路过一次,那时候自己买了很多零食还拿了点给今剑。三日月说着的时候有小孩子从他们身边经过,拿着零钱进去买粗点心,他们两在那里吃着刨冰歇脚,走之前还买了美味棒和弹珠汽水等等的零食,鹤丸看得出三日月想各样都拿一点,可是鹤丸说明了,只能拿三样,看着三日月伤脑筋的样子鹤丸心想他看着真像那些算着零钱买零食的学生。可是三日月想了很久,还是拿了好几样,结账的时候他对提出异议的鹤丸说:“这三样是你请我吃的。”三日月拨了三样在鹤丸面前,然后把自己那堆拨过来说:“这是我请你吃的,当然要买多点。”

鹤丸认为三日月这是成年人的狡猾,三日月坚称这是成年人的圆滑。三日月出来一趟路过浴衣店就带着鹤丸进去,他说山庄就很适合穿浴衣吃西瓜,最好再买点烟花。老板娘说他们两个不像本镇人,最近夏天夜晚小镇可热闹了,让他们都多来玩玩,还给发了传单。鹤丸的浴衣都是三日月选的,尺寸还选得很准,鹤丸表示疑惑的时候三日月说:“不可能选不准吧。”

后来夜晚鹤丸消化了一下三日月这话,得出结论就是三日月数据那么准确是因为实践摸索有经验。他这浴衣不是买来穿的,是买来脱的,鹤丸被脱得浴衣跟挂身上一样,抱着三日月一脸意乱情迷,想想看三日月就只让他弟弟在自己房间装了一台空调也真是够符合他说的那什么成年人的圆滑。鹤丸脚把三日月腰一勾,两手把他脖子圈好了,盯着他问:“你这两天晚上兴致真高。”

“我们这不是蜜月旅行吗?”三日月理所当然地说着,他抬起鹤丸下巴吻下去说:“你说的,度蜜月自然做该做的事情。”

鹤丸觉得吧,其实偶尔旅行也是不错的。夜晚睡觉的时候三日月从后面抱着他说迟些不如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冬天年尾的时候可以考虑出去一趟。鹤丸犹豫了一下说冬天别去那么远了吧,不过三日月说到时候多穿点就好了,而且他在,鹤丸觉得冷就牵着他的手好了。三日月喜欢冬天,鹤丸体质怕冷,冬天时候会主动窝他那里,连抱着自己取暖都主动些。相比起来夏天这个天气就不太可爱了,鹤丸怕热出汗,没空调的时候除了家里的猫谁都不给抱。

说起三日月家的猫,第二天喂食的时候鹤丸发现它不见了着实惊慌了一阵子。三日月起来的时候从信箱那里拿了报纸就看到鹤丸到处在找,一问之下就发现猫不见了,鹤丸让三日月先去客厅吃早餐,自己去附近找找。鹤丸吃了点东西,然后到处找猫。可这山庄有些面积,鹤丸找了一轮没找到,于是他让三日月在家里待着,猫可能跑外面了。鹤丸沿着石板道找,沿路去山边也一无所获,可是猫要是进山了那就难找了。此时手机闹钟铃声响起,吃饭时间到了鹤丸想起三日月,于是只能回去了。

此时已经过了吃饭时间,鹤丸苦恼着怎么解决的时候回去发现桌子有饭团,三日月似乎知道鹤丸要出去很久,所以出去外面买了些饭团和小点心回来,鹤丸本来是想回来帮三日月解决一下吃的然后自己继续找,可是三日月知道鹤丸心不在焉,所以让鹤丸坐下老老实实把饭吃了,三日月说他已经吃完了,所以这回鹤丸待着,他去找吧。

鹤丸还是坐不住,他说:“我还是再找找吧。”

“你先坐下吃饭。”三日月弯腰摸了摸他脑袋说:“关心则乱,你坐着,我去找。”

三日月让鹤丸坐好吃饭累了睡觉,说如果他乱跑给发现的话自己心情会变得不好。鹤丸觉得三日月真是温柔又严厉,自己要是坚持去找的话估计他是真要不高兴了。而且三日月这样说,鹤丸又觉得心里安定了些,所以想了一下就说:“那行,我待着,如果找不到,你回来我和你一起找。”

“行。”三日月答应了。“吃完了睡觉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于是三日月就出去了,鹤丸待在家里吃饭,心里有些担心的他只能浇浇花和看看田地。生物钟有了点反应,鹤丸就回去看电视慢慢入睡,刚有点倦意睡得半梦半醒就听到脚步声,鹤丸立马抬头起来往玄关走去。

出去一趟三日月真的把猫带回来了,那猫咪趴在他怀里,见到鹤丸委屈地喵了一声。身上也难得满是泥土灰尘,连抱着它的三日月衣服也变得脏兮兮,袖口线头都刮出来了。鹤丸快步走过去把他脸颊的泥土擦了一下,三日月笑着把猫抱过去说:“你看,找到了。”

他们家猫被发现在木围墙那里,估计是玩耍的时候看到木板下面有个小洞好奇钻进去,谁知道把脑袋卡住了。三日月沿着外墙找,后来是发现那只小秋田犬守在它隔壁,看到三日月来了它快步过来咬着他衣摆把人拉过来,这才发现了。

三日月把小猫放澡盆里洗澡的时候鹤丸发现他手腕有些刮伤,三日月解释说木围墙附近草木多而且没有修剪,小猫挣扎着还给草木缠住。三日月过去小心把那些花草剪开时不小心划到了,把小猫从卡住的洞里挪出来时估计又给那些参差不齐的边沿刮伤了一些。鹤丸让三日月先去洗澡,注意干净别让伤口感染,猫咪他来照顾。可能是受惊了所以猫咪今天听听话话,鹤丸给它擦身子也不乱动,擦好了还拉耷着脑袋喵了一声一副认错的样子。鹤丸把它举高抱到面前,看到它平安无事终于可以放心,可是想起三日月给刮伤鹤丸又不太高兴,他皱起眉头盯着委屈的猫咪说:“你这次吓死我了,太调皮了,你把你爸折腾成这样我要不高兴了啊。”

猫咪摇了摇尾巴喵喵叫,马上窜鹤丸怀里撒娇。鹤丸检查它身体还好没多少擦伤,估计三日月也护着它。三日月洗完澡了鹤丸听到声音就出去,他拿着止血贴那些过来查看三日月伤口,都下午三点多了早过了三日月日常的午休时间,三日月干脆躺在鹤丸大腿上任由他帮忙包扎。三日月喜欢鹤丸仔细照顾自己的模样,不过看到他盯着自己伤口那么在意又觉得太小题大做,于是闲聊地说:“擦伤而已,小事情。”

“不处理好感染了,你别不在意。”

“你眉头皱得我以为自己手断了。”三日月干脆侧身抱住鹤丸的腰,懒洋洋地说:“心疼我就今天给我做点好吃的。”

鹤丸趁着三日月午睡休息的时候去田地那里摘蔬菜,之前出去的时候鹤丸买了些肉,鱼他不太会处理,鸡肉还行。以前出国的时候鹤丸自己也有做过些简单的饭菜,虽然谈不上很美味,可是也能吃。看看菜谱再研究一下开发新菜也很有惊喜,做出来后鹤丸试了一下味道还行,三日月起来正好赶上吃饭时间,鹤丸把吃的都放桌子,满意地看着告诉自己至少摆盘看起来还是过得去的。

结果三日月往饭桌看了一圈问:“蛋包饭呢?”

“没做。”鹤丸那天也是随便做的,没想到三日月念念不忘。“你指的丰盛就那个?”

“我觉得那个挺好吃的。”三日月也没关系,拿起筷子夹菜说:“这个也不错。”

三日月日常在城市里精挑细选,到了深山野岭倒是好养活,鹤丸做什么就吃什么。而且鹤丸发现了,如果让三日月去买菜,他保准能拿很多东西回来。好像是城镇里的男女老少都喜欢他,买菜都给他多捎带,于是每次回来跟丰收一样。鹤丸看着就忍不住感慨说:“你还真受欢迎。”

这句赞美三日月自然接受,根本不需要谦虚。他今天下午还在便利店买了雪糕,午睡后就去走廊那里吹风坐坐。最近那只秋田犬老喜欢过来和自己家猫玩,三日月日常就爱看它们追来追去。鹤丸看着三日月的背影就忍不住想自己结婚的这个男人怕不是个老头魂穿,没事爱巡巡田地,拿着花洒喷水种菜。困了就在木长廊休息,最近还去小镇买了茶具,开始仔细规划房间。每次鹤丸看到三日月规划房间就觉得不靠谱,前六年还想拆了他房间,也就最近消停了。

这天前些日子还挺好的,可是今天夜里看电视说明天大暴雨,让市民准备好日用品没事少出门。鹤丸和三日月本来也觉得没什么,可是第二天一大早这暴风雨那是稀里哗啦地来,山庄靠山,风吹得特厉害,连障子窗也给吹得呼呼叫。鹤丸打开半边门看向走廊外那天气,只能急急忙忙拿了雨衣出去看看菜地。三日月抱着猫在走廊张望,看着鹤丸风里来雨里去就说:“鹤丸,先回来吧,外面雨大。”

“没事!你先回去吧!”鹤丸找了些塑料薄膜盖在田地上,说:“你要不去弄点吃的吧?不了,你坐着吧,我等下就好了。”

三日月点点头,抱着猫就回去厨房了。这厨房他平时少去,也就鹤丸去做饭的时候围观过几次,这外头冰箱里东西都够,可是怎么做三日月也没什么头绪。他查了一下手机,暴风雨信号不好,他从柜子里翻到面条心里一喜,于是就去厨房里忙活了。

鹤丸好不容易勉强把农田那里处理了一下,手忙脚乱的也没什么经验,全靠直觉了。回去之后三日月做了面,鹤丸挺惊讶的,看到那面的卖相哭笑不得,说:“你这面还挺有惊喜的。”

卖相不怎样,鸡蛋都打碎了,不过吃起来还行,起码面条不是糊的,肉也煮熟了。可是三日月觉得这也不是办法,看新闻说这雨要下好些天,估计最近出门都不方便。

“不方便就不方便,我们待这里。”鹤丸倒是很看得开,根本不沮丧,还说:“正好整理一下家里的东西。”

外头下着雨,敲打得花草树木沙沙作响,雨帘朦胧,半夜里还会起雾,倒是凉快了一些。猫咪本来趴在走廊纳凉,听到声音往另一边跑去。鹤丸叮嘱它别跑出雨里,跟过去把它捞起来时看到那只小秋田犬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看到猫和鹤丸马上在雨里精神地汪汪几声。

鹤丸把那只秋田犬带回来,说三日月它儿子真有魅力,超越物种,然后带狗狗洗澡去了。外头雨大,鹤丸干脆就让它也留在家里。鹤丸拿出煎饼热茶的时候看到三日月一人一犬一猫在看电视,真是和谐得很。鹤丸过去坐下,三日月看着新闻可惜地说:“还有三天,本来想去附近转转的。”

“算了,别想了。”鹤丸塞了三日月一块煎饼说:“下次再来吧。”

反正出不了门了,鹤丸干脆继续整理屋子。三日月说这山庄也是转让的,之前的主人东西都挺有趣的所以三日月也留着没动。鹤丸从书房里翻到不少旧版书和老报纸,看着那些老年份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的。鹤丸又往房间柜子里头翻了一下,这柜子里还藏着木盒子,拿出来看是一把三味线,鹤丸对乐器有兴趣,调了一下就试着拨弄起来。

三日月看到鹤丸那么快上手不由得说:“你学得真快。”

“以前外婆弹过,我也就粗略学过一下。”鹤丸拿着银杏模样的拔子拨弦,他凭着古老的记忆想起了几段,弹奏着说:“大概是这样吧……”

三日月看到鹤丸专心致志,于是就不开口打扰了。他就这样看着鹤丸有一下没一下弹着,不时说说自己小时候学音乐的事情,这时间一点点就过去了。

“以后要不给你再这里买架钢琴吧。”三日月听得入神,不由得说:“那么下次来你就能弹了。”

“你在这山庄放钢琴?好像有些格格不入。”不过鹤丸也有一段时间没弹了,确实想念弹琴的手感,所以说:“那就下次吧。”

这下雨天夜晚山庄没什么人气,风雨太大了,有一天夜里还断电了,鹤丸只能拿手机照明,那光阴森森的,影子从窗户闪过,鹤丸快步过去把那秋田犬和猫咪逮着,皮笑肉不笑地恐吓道:“乱跑吓到你爸我就把你们关小黑屋知道不?”

这山庄是除了雨声什么都没了,地方偏僻有时候就是不方便。看来只能看明天雨小点再看看什么情况,鹤丸这样说着的时候坐在三日月对面说:“没事,我在呢。”

“我也没那么怕。”三日月点着灯罩里的蜡烛,房间就亮了一些。“你看,这就有光了。”

鹤丸夜晚和三日月借着烛光在被窝里看那些老版书,他们看些花草介绍或者游记杂记,以前这山庄的主人喜欢和自己老伴上山散步,据说山道上方很美,奇花异草颇多,可惜这次不能上去。外头雨声滴滴答答一整晚,他们两聊着聊着有倦意就睡了,任由雨声敲打屋檐到天明。

鹤丸和三日月学会了自得其乐,下雨就下雨吧,他们可以赏赏雨景弹弹三味线,喜欢就切点水果吃吃看电视,鹤丸来的那天跟婆婆拿了瓶梅子酒,两人碰杯日子喝酒倒是过得舒坦。这些天他们都懒洋洋地过生活,好像都忘了日常的忙碌。三日月看着雨感慨说干脆提早退休算了,鹤丸极其怀疑自己结婚对象是个老头子,或者该说安乐使人散漫?看来六七十岁的时候三日月差不多就是现在这样子了。

走之前的前一晚,鹤丸收拾上次三日月从粗点心铺带来的零食,还摸到了些赠送的小玩意。鹤丸摸了副扑克出来想着夜晚和三日月一起吃西瓜打扑克,结果拆开了全部是图形。三日月想起店主说这是玩记忆游戏的,一套牌很多图案,一图两张,四十六个图案,看个十来秒后把它们全部翻过去,谁记得最多位置翻出一对最多就谁赢。

“这也不错,记忆游戏我好久没玩了。”鹤丸觉得这也算意外惊喜,并且灵机一动说:“光玩没意思,不如这样吧,谁翻错了就要回答对方一个问题,必须说真话,撒谎不行。”

三日月考虑了一下,也行吧,于是鹤丸把牌逐一放好,两人沉默二十秒记住位置后鹤丸就把牌全部翻过去了,然后两个人轮流翻。一开始的时候还算顺利,两人都记得位置,轮流翻了大概十几个图,三日月就翻错了。

鹤丸觉得可算逮到了,他立马拍拍手说:“真心话可不能撒谎,必须诚实回答!”鹤丸顺势就问:“你为什么会怕鬼啊?”

三日月漫不经心抬起头盯着鹤丸,鹤丸觉得小狐丸之所以一直不知道真相就是被三日月这眼神劝退了。可是鹤丸不吃这套,他扬眉笑道:“可不能反悔啊。必须说真话。”

三日月不说话几秒钟,后来叹了一口气说:“小时候跟小狐他们去个废弃医院探险,他们吓坏了,我带着他们出来。当时还觉得没什么,出来后几天想起来才觉得那地方挺诡异的。”

“……你反射弧那么长啊?”

“当时他们害怕不知道怎么办,我就忘了怕了。”三日月吃了口西瓜后说:“当兄长的那时候要是也害怕就太不像话了。”

鹤丸觉得三日月小时候就很有大局观,连反射弧都要为此拉长。三日月又掀错了图案,鹤丸嘿嘿笑地看着他,然后想了一下问:“你之前怎么老想着拆我房间,是不是想拿来做猫房?”

“之前?什么时候?”

“那六年里。”

提起这个三日月可纳闷了,他说:“那时候我都跟你做了,怎么还要分房睡?”

鹤丸拍了拍榻榻米说:“那也跟拆我房间无关啊,你真不是想拿我房间去给你儿子当猫窝?”

“不是。是想着以后有孩子的话得有房间吧。”

听着三日月说的,鹤丸发现三日月真是目光长远,其实之前鹤丸就有点猜到了。他们现在社会科技发达,这生孩子问题都是体外受孕倒是不影响生活,不过鹤丸自己是没想那么多。之前还没确定在一起的时候三日月的母亲经常从旁侧击,现在在一起了倒是不问了。鹤丸这次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三日月让她不要过问,想来当时三日月也打过这主意,如今倒是熄火了。鹤丸看着三日月想了一下,他咳嗽几声移开视线说:“你要是真想,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

谁知道三日月说:“不,考虑了一下还是算了。”

“为什么啊?”

鹤丸本来以为三日月是觉得自己还年轻有孩子要照顾出国表演不方便,还小感动了一把。谁知道三日月说:“想了一下如果有了孩子,你肯定就不管我了。”三日月说得十分坦然,他看透了鹤丸那种对新奇事物投入的个性,肯定会一段时间重心不在自己身上。他说:“到时候什么都围着他转,你还得多照顾他。”三日月看向在走廊摊开肚皮晒太阳的猫说:“你有时候为了猫都能放我鸽子,还是算了。”

三日月说得挺纳闷的,仿佛一家之主的地位给只猫星人动摇了可是也没办法。这牌一翻开又是错的,鹤丸也不笑话他了,再问:“那你那时候为什么忽然去你弟弟那里带只猫回来?”

“哄你。”到了这地步三日月也没什么好不说了。“当时看你老是不高兴地弹琴,杂志说人大多都喜欢猫,有猫在心情好。我想着你照顾一阵子可能注意力放开些就会心情好些了。正好也有机会和你说说话。” 三日月想起来那时候也是觉得举步维艰。例如鹤丸喜欢吃什么他都是不知道的,所以第一次出去吃饭三日月只能让秘书订个好地方。餐桌上没什么话题,三日月也想不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可是难得出来吃饭,他还是想好好聊聊,结果鹤丸开口就提离婚。谈起来三日月就无奈地说:“当时你第一次主动说和我去吃饭我本来还挺高兴的,结果你跟我谈离婚。”

鹤丸问:“那你那时候是不是有点沮丧?”

“没有。”这次三日月倒是说的实话。“因为没空沮丧了,也不是沮丧的时候。”三日月这次总算翻对了一次,于是脸上有了笑容。“到你了。”

鹤丸随意翻了两张,图案没对。他也是听回答太专注了,听得有点不记得位置。于是鹤丸认命地说:“你问吧。”

三日月早想好了,他问:“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一开始就那么直白的吗?三日月看到鹤丸这表情就学着他说:“真心话不能撒谎。”

鹤丸想了一下后说:“我那时候去联谊你来找我的时候,我猜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我还以为是病了那天晚上。”

“我当时是以为你烧糊涂认错人了。”鹤丸当时还真以为三日月是烧糊涂了才这样做,不过看他特意来找自己似乎又不是。“你说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能回答你,这都是慢慢发现的。”

“鹤丸国永,避重就轻是不对的。”三日月好像早看穿他了。笑得很笃定说:“你肯定有觉察到什么时候喜欢我的,不可以不说。”

这回真是挖了个坑自己跳下去,看着三日月一定要自己仔细想的样子,鹤丸环抱双手苦思说:“我是在联谊时猜你喜欢我,之后你老拿猫当挡箭牌我就猜是了。”鹤丸憋了一下,说:“你拿猫的照片钓我回来的时候,我觉得还挺可爱的。”

三日月果然如小狐丸所说对可爱这个词语不感冒,不过好像又觉得挺新鲜的,他说:“我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说我可爱。”三日月回顾了一下问:“你那次是不是听说我去见自己学妹吃醋了才忽然走了?”

“打住,这是第二个问题。”鹤丸又翻了一对,运气好中了他立马一副逃出生天的样子。可是到了三日月的时候他也是一翻就对了,鹤丸这可头大了,自己琢磨了好久一翻,翻错了。他只能回答:“是有些不高兴。”鹤丸干脆说了:“你前几天才对我做了什么,没过多久就去找学妹我能高兴吗?”

“我又不是你想的那样,说了去买礼物给你,是你自己吃醋。”不过三日月对这个答案挺满意的,他盯了鹤丸老久肯定地说:“我还以为你很久之后才喜欢我,但会吃醋的话那看来还挺早的。”

鹤丸小声嘟哝:“你对这个问题还真执着。”

“因为那时候我经常想你什么时候开窍,不早点开窍,你就要和我离婚了。”说起来三日月就很感慨:“在游乐场那里我以为你真的要走了。我以为你已经有些喜欢我了,可是没想到一个背影就能把你拉回去。”

三日月想起那时候他听到电话里鹤丸茫然的声音,好像下一步就要往那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再也不回头了。三日月很记得鹤丸当时说过的那句话,好像既然他说得出口了,哪天不见了自己就真的找不着了。“因为你说过,你要是消失了,我就不可能找得到你。你不爱我,如果真消失了,就再也不会来找我了。”

今天三日月翻错了挺多牌子,于是也回答了挺多问题,说了很多话。例如那时候他在外国迷路了其实是有些纳闷,可是又不想劳师动众,只是回去酒店找不到路,何况面对鹤丸也尴尬,正思考着,没想到鹤丸居然来了。那时候鹤丸看着自己那表情是真郁闷啊,后来三日月才算知道为什么鹤丸会郁闷,因为他很怕冷,大冷天的还要跑出来找自己。可是鹤丸没有抱怨,还把外套脱给自己把人带回去了。夜晚听着鹤丸忍着咳嗽声怕吵醒自己时三日月才知道他怕冷,不爱吃苦药,可是他很喜欢弹钢琴,只要在钢琴前他好像就是无所不能的。这些事情都是三日月以前不知道的。三日月后来发现他对鹤丸很多事情都不知道,鹤丸什么事情都很配合,从来不会吵架或者有什么异议。鹤丸也不会去了解三日月的事情,他们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彼此都不需要交集,都打算虚度六年光阴。

“你还记不记得你那时候说如果以后你遇到了共度一生的人,你要给他写一首曲子,那首曲子你一生就弹两次,一次在结婚那天,一次在老去那天。那时候我看着你只觉得真好啊,如果我也能遇到这样的一个人那多好啊。”三日月提起那时候嘴角泛起了笑意,他想起了鹤丸看着舞台的样子,说着开玩笑的话眼神却那么坚定。三日月看着鹤丸说:“我想做那个人,所以我忽然就不想和你就这样和和平平地过完六年然后分开了。”

三日月能明白鹤丸那时候为什么和自己有隔阂,他有了喜欢的人是一件理所当然但又无可奈何的事情。就像曾经三日月也有过想要喜欢的人,人一生总会遇到很多人,可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遇到对的人。他们好像总是在不对的时间相遇,彼此做着些不知对错的事情,然后都想去找一个正确的答案。三日月试着把那些空隙一点点地修补,于是那六年的日子里他们开始有了些转变,但是游乐场那通电话又让三日月怀疑起来,这六年的裂痕看似一点点消失不见了,他们一起生活,距离缩短了,可是暴露在阳光之下又打回原形。

“我是不想放你走的,但是那时候不放你走不行了吧。”三日月知道那时候是留不住了,所以他什么都没说。他创造了一个家的氛围,但是鹤丸却始终想面对现实,归根这一切大概有个先来后到所以才意难平,就算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我一个人在家那半年静下来时就会想起你,想着发短信,或者打一通电话,但我知道你不想被打扰所以都忍住了。”三日月微笑道:“我做到了,还挺了不起的吧。”

鹤丸忽然觉得有点心酸,他只笑了笑说:“嗯,是挺了不起的。”

三日月拍了拍鹤丸脑袋,他看着地上翻得差不多的牌子说:“玩得差不多了,早点睡吧。”

夜晚鹤丸睡在三日月身边翻来覆去一轮,他刚转过身去三日月就正好伸手抱住他。虽然三日月困了,不过他觉察到鹤丸还没睡,于是抱着他问:“睡不着吗?”

“没有,只是在想事情。”鹤丸抱着三日月埋首在他胸前说:“我发现你总是喜欢抱着我。”三日月不说话,鹤丸接着说:“其实我有很多次都有理由可以走的,但是一想到你,我就不舍得走了,就算走了也会回来。”

“我其实那时候已经很喜欢你了,可是有些事情心里还很困惑,所以才走了。”鹤丸抱紧三日月低声道:“我现在回来了,你不用再担心了。”

也不知道三日月是不是睡着了累了没反应,过了一会儿后他低下头抱着鹤丸似是回应了。鹤丸靠在三日月怀里,他安心地闭上眼睛说:“旅行结束之后我可能过一阵子要出国演奏了。”

三日月抵着鹤丸脑袋说:“那记得留票给我,我会送花过来的。”三日月问:“玫瑰花喜欢吗?

“都好。”鹤丸笑道:“你送的都好。”

“那我就让人送一束大得你也会吓一跳的玫瑰花吧。”三日月的声音听起来有了点笑意。“你看到了一定知道是我送的。”

鹤丸笑得可乐了,说:“那我可是非常期待了。”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雨过天晴,鹤丸拉开障子门看到阳光射入,他回头笑道:“你看,这天气和我们来的时候一样。”

鹤丸和三日月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行李,都是些自己的衣服和随身物品。放到车上准备好后他们和老婆婆道别,打算迟些找人修葺一下三日月这个养老用的地方。鹤丸把猫咪抱车上的时候那只秋田犬冲了出来,一直跟在鹤丸脚边打转,看到鹤丸上车它也跟着过去。猫咪两爪子按在鹤丸手臂上探出身子,鹤丸蹲下来摸摸它,它立马一副很乖巧的模样蹭蹭鹤丸。老婆婆见状就说要不鹤丸把它带走吧,它老往鹤丸那里跑,看起来也是挺喜欢他的了。鹤丸听了笑出来说那是喜欢他家猫吧,然后把猫交给三日月自己抱起了这小狗问:“那你要跟我回家吗?”

秋田犬立马汪了几声,然后麻利地上车了。鹤丸和三日月这次旅行家里多了个新成员,三日月上车之后还有些依依不舍,鹤丸看到石切丸已经发短信来从旁侧击提示自己假期结束了务必把三日月带回来,可不要让他跑路延期不回来开会。鹤丸在后座把手机信息递给三日月看后说:“你平时会议真多啊。”

“毕竟我很少这样八天不接电话,我都差点忘了自己有手机了。”三日月发了条短信给石切丸说“知道了”,这回去时他想到了就说:“我觉得吧,如果我每天回到家能看到爱人做饭给我吃,那我肯定会心情特别好。”

“这么巧啊,我也是。”鹤丸一眼就看穿了三日月想什么,他抱着猫狗说:“你是时候该练练你的厨艺了三日月先生。”鹤丸说完就抱着猫探出头说:“今年冬天我想去泡温泉过冬,你觉得怎样?”

三日月想了一下,也可以,他说:“可以,要不我让人物色个有温泉的地方,买下来了以后冬天我们就过去那边住。”

鹤丸本想说不用太浪费,但想想以后每年过冬都有温泉泡还是挺好的,于是他点点头说:“那要找下雪的地方,一边看雪一边泡温泉。”

“你怕冷还想去下雪的地方。”三日月一脸哭笑不得,说:“好,听你的。今年生日想怎么过?”

“你好好想想嘛,惊喜这事情你提早说了就没意思了。”鹤丸想起之前生日是真挺没意思的,所以他颇为期待今年,甚至现在都计划起来了。“你的我会好好想的,到时候给你个大惊喜。”

“好,那我等你。”

愉快的八天假期就这样结束,他们两人带着一对宠物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

【END】

 

评论(31)
热度(312)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