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交稿啦!!!11

*此刻我还在高歌着凉凉还有人定胜天,还没校对完,还没校对完啊!吐血

----------------------------------------------------------------------------

三日月回去得很干脆,干脆得鹤丸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坐车回去了。

鹤丸在回去之后去过三日月家里一趟,出来的是今剑,他说三日月正在努力赶稿,很难得这次他居然真的把自己关房间里全力写作,看来他没完稿之前是不会出现的了。

说到这里今剑叹了一口气说:“我想你可能真的不用过来了。老师如果决定了的话就一定会做,而且你……见他也无话可说吧。”

确实,现在自己明知道三日月的想法,过来见他也不过是为了催稿,完全无视三日月的心情鹤丸认为是一件很困难也不厚道的事情,大概三日月那么急着交稿也是不想见到自己把他的感情敷衍了事,为了拿稿子才过来虚与委蛇吧。鹤丸一直都把私事和公事分开,但这次的问题有点大,似乎不是随便一两句话就能揭过去的。

在下个月二十五号的时候鹤丸就接收到今剑的电话,这之前鹤丸其实也颇为忐忑三日月到底能不能准时交稿,毕竟他要是临时开天窗那么这是自己因为私人感情而耽误工作,对谁都不好交代。没想到今剑在二十五号的时候就打电话来说三日月已经完稿,自己可以上门取稿件了。鹤丸拿到的时候还有些难以置信,今剑把光盘递给他后说三日月通宵写完现在倒下了,之后的事情就交给鹤丸了。

鹤丸本来想问候一下三日月,听到这样说也只能作罢回去编辑部了。收到这份稿件鹤丸其实也十分忐忑,长谷部听到鹤丸说三日月自动交稿的时候还心想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奇迹啊,三日月居然会提早那么多主动交稿?长谷部狐疑地看着鹤丸问:“你看过了吗?”

“还没,我也是刚拿到的。”

大概是觉得这份稿件顺利得太过诡异,鹤丸和长谷部盯着它同时吞了吞口水。鹤丸让长谷部先看,他是主编,如果他觉得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了。鹤丸恐怕自己现在没办法给这份稿件什么中肯的意见,就算需要修改可能他也不好跟三日月开口,于是干脆就让长谷部先审了。

长谷部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天,中午也是叫外卖的。下午午休刚结束他就叫鹤丸进来,鹤丸心想难道是稿件出了什么事?长谷部把稿件递给鹤丸,很肯定地说:“这本书一定会大卖的,你自己作为责编就好好看一下吧!”

该说这其实是长谷部意料之外,因为长谷部对于三日月写纯恋爱小说还是有些不确信,没想到居然出乎意料之外。长谷部让鹤丸可以安排校对部门准备,还有封面设计必定要预约优秀的设计师。他们要把这本书准备发售的消息广告放出去,然后开始提早预热。长谷部甚至已经急不及待地想要马上让这本书出版,他已经把文件发给社长,与此同时他也很困惑。

“我有点好奇,这个故事感情很细腻,看起来深有感触。三日月老师最近是恋爱了吗?”

说得鹤丸也是噎住,半天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鹤丸夜晚回去吃完饭之后看着茶几那稿件半天,最后还是下决心打开了文件。鹤丸把打印了出来的原稿一张张看完,本来他以为自己会静不下心来,没想到看着看着就摒弃了杂念开始专注阅读。回想起来每次阅读作者的文字都是鹤丸最快乐的时光,三日月的这部小说又令鹤丸回归这种原始的感动。

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恋情。

这个故事里头贵子和五郎一共看了三次烟花,在他们少年时看过一次,那时候的贵子单纯只是因为善心所以接近落单的五郎,和这个沉默的少年一起并肩看烟花。她是从这时候开始注意到这个少年,然后有了接触。活泼的少女和沉默的少年,贵子总是什么事情都想起五郎,把他拉入了自己的生活圈和交际圈。五郎对此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也没有抗拒的意思。他们之间好像有一种无名的默契,五郎就算不爱说话,他也很懂贵子。

他们在毕业前看了第二场烟花,在贵子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去进修音乐的时候,五郎是唯一一个支持她的。在所有人都不支持她的梦想时,五郎给了她唯一的鼓励,并且把自己的所有积蓄都给了贵子。希望她一直都是自己心里那个勇往直前的少女。那时候烟花震天,贵子在这场烟花燃烧殆尽结束的那一刻发现自己说不定其实一直喜欢这个少年。

不过那恋爱的感觉太朦胧了,萌发在结束的时候。贵子排除万难考上音乐大学,然后离开了自己的家去读书。她不时会给五郎写信,互相交换信息。他们在这不见的几年互相都有了改变,直至后来学业繁忙减少了联系。虽然贵子感到怅然,但是她想自己可能喜欢五郎这件事情只有她自己有感触,而且这个萌发的感情实在太过朦胧了,现在他们天南地北,所以也无法去确定了吧。毕竟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这几年过去谁又会记得那些不确切的事呢?

在大学毕业之后,过去的同学组织大家一起聚首参加花火祭时贵子也出席了。没想到沉默寡言的五郎也有来,他似乎比以前变得稳重,成长成了出色的男子。同学们惊讶他的变化,五郎得体地笑着,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和别人谈论一下自己的事情,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他大概以后要去外国深造,所以这花火大会可能是最后一次来了。

阔别几年两人再见,彼此都感慨万千。贵子觉得很奇怪,当年在花火大会时候看着五郎时那种悸动的心情已经变得平静了,似乎只余下对岁月的感慨。这就是她的暗恋,在离别时萌芽,却始终没有开花。

他们一如当年一样两个人一起走着,一切仿佛都没有变。时间定格在最初时候,连说话也不会感到害羞和心跳,他们可以平和地看着对方聊一下自己的事情,一切都仿佛变成了珍贵的回忆。

他们二人都站在人群中抬头等待绽放的烟花。贵子提起那时候她是在花火大会注意到五郎,然后他们两个开始认识和搭话,提起过去真是令人怀念啊。那时候烟花正好炸起了,贵子好像少女时候一样拉着五郎兴奋地看烟花。五郎看着烟花落在眼眸时说,其实他在很久以前就注意到贵子了,在她穿着和服哭泣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她了。

不过烟花声太大了,贵子并没有听到。五郎低头看着兴奋地说话的贵子微笑。

临走的时候,贵子有预感这可能是他们两人最后看的一场烟花。在大家道别之后最后剩下他们两人,明明已经放下了,但是贵子还是忍不住问如果她当年没有去考音乐学校的话会怎样。五郎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他也是笑得一脸释然。

那时候你决定展翅高飞,我就有预感到时候你会离开我的身边。但果然……我还是喜欢你在广阔的天空尽情飞翔的样子。

这样就够了。

五郎说完这番话就进入了结尾。贵子永远无法确定他的心意,不知道他在自己哭泣的那天就已经注意到自己,比她想的要早很多。虽然故事看似好像贵子一直默默喜欢五郎而没有得到回应,但若看完结局再回忆起之前的细节,其实五郎在最初早就回应了贵子了。

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恋情。有些事情彼此心照不宣,但是却始终没有走到一起。令人感到怅然同时又伤感,可是最后两个人都各自迈向新人生又令人感觉到新开始的希望。

鹤丸看完这部小说之后想了很久,他静下心来想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三日月那里了。

三日月写完这部小说那晚跟瘫痪了一样倒在书桌前,要不是小夜探了一下看到他还有气,今剑都以为三日月真气耗尽要死了。第二天三日月醒来了行动正常,听到今剑说稿子交了也没什么表示。三日月回去书房趴在矮桌上看着窗外,他回来之后闲来没事就会这样。今剑绕到三日月面前,给他剥了橘子塞嘴巴里,三日月嚼着吃跟机器人一样无精打采。今剑叹了一口气,也不管他了,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

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有人拉开了房门。他进来之后就跪坐在矮桌隔壁,三日月也不转过头去,反正他现在觉得谁来都那样。三日月听到清咳两声,然后某人说:“原稿我看了,你辛苦了。”

哦,是他的责编先生。不过现在应该说是前责编。赞美的话就不必了,三日月觉得他只是完成了自己的分内事,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所以他继续趴在桌面上看风景。鹤丸看着三日月的背影一动不动,他凑过去说:“这个故事真的写得很好。”

“嗯。”

鹤丸看着三日月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说。三日月这副没精打采放任逐流的模样忽然令鹤丸感到哭笑不得,他清咳了两声说:“你的小说真的非常出色,我看了深受感动。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之后还能有机会继续负责你的作品。”

“果然我是很喜欢你的小说。虽然你可能觉得我这样说的话很狡猾。”鹤丸也看着那阳光明媚的窗外说:“但看到那个小说的一瞬间,了解到那种默默爱着对方的感情。我也萌生了恋爱真好啊这样的念头。”

就好像那天在长椅上,自己听着三日月那番话被他的表情触动,一瞬间萌生了恋爱真好啊这个想法。鹤丸看完了这个小说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想通了一样,自己那时候之所以萌生这个想法是不是因为三日月呢?一想到这里鹤丸的心跳声就不由得放大,因为这个设想忐忑而又隐隐有点好奇。

鹤丸挪到三日月身边对他说:“虽然还是很朦胧的感觉,连我自己也不确定。但是你写的这个故事我好像有点明白了,虽然人生总能找到新开始的起点,但果然我还是不想错过什么,不想让某些东西无疾而终。”

鹤丸不知道这个故事算不算三日月的感情投影,但是他确实被两个人互相暗恋的感情打动了。鹤丸不禁说:“从今天开始,我也想好好注视着你,这次一定不会再逃避你的问题了。”

鹤丸一口气说完,他其实就好像脱口而出一样,说完才发现自己说了很不得了的话,这个说法仿佛他已经喜欢三日月一样,连鹤丸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在鹤丸思前想后应该怎么说的时候,三日月趴着桌面缓缓转过头来,他无言地看着鹤丸,最后叹了一口气。

“真是狡猾啊,你这样说的话我不就只能继续为了你写作吗?”

“虽然我一直都是随便写写,但一想到是为了你,我就会想认真写一个故事。”

“会令我有这种想法的你真是狡猾啊。”

三日月说着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在抱怨,他慢悠悠地坐起来,然后怀疑地打量着鹤丸问:“你真的不是因为工作关系所以过来骗我的吗?”

“确实不是。这个决定是我自己做的。”鹤丸正坐好,每次鹤丸这个动作就表示他是非常认真地提议和商量的。“上一次我是因为被吓到了所以回复也很仓促,那时候我也是很混乱吧。”鹤丸低头鞠躬说:“但是这一次我是认真的。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你的心意我也不想敷衍了事。”

鹤丸的脑袋被戳了戳,他抬起头时候看到三日月凑过来盯着自己。这距离还真是近啊,鹤丸心里如此想着,不过这次他确实没有躲开。三日月审视了一会儿之后满意地说:“嗯,这次可信度高了很多。”

“上次你就是完全逃避,仿佛要想办法遮掩过去一样,连正眼也不敢看我。当时我是觉得很失落的。”三日月重新坐好无奈地笑说:“所以就冲动之下想着既然你不想见我,那就不勉强了,我也不想在你眼里变成拿稿子要挟你的人,所以就一鼓作气写完了。”

“截稿日真可怕啊。”三日月发自内心感慨。“不过可怕也要做,毕竟我答应了你。”

那段日子三日月在死线徘徊真是忙碌得连鹤丸的事情都记不起了,静下来的时候想起被拒绝的事情就马上又投入写作,想通过写作把这令自己郁闷的事情抛诸脑后。不过写完之后三日月又感到无比空虚,根本没有事情解决了的感觉。说起来的时候三日月的表情看起来颇为怅然,鹤丸感觉到有些罪恶感。鹤丸说:“我并不是不想见你,只是没有整理好心情,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毕竟一切都太突然了,我其实有点摸不着头脑,没有头绪。”

“就是……关于你喜欢我的这件事情。”鹤丸终于面对了这个话题,他确实也百思不得奇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的这个事情,实话说我的没什么头绪的。”

到底是惊喜还是惊吓,鹤丸其实是不清楚的。这个事情就好像化学的反应一样充满不确定性,现在也依旧无解。三日月听了之后摸了摸下巴沉思,说:“这个的话……好像三言两语确实说不清,而且光是说,你也没办法感受吧。”

鹤丸点点头,确实呢,而且面对面听的话除了震惊就是难为情,这样根本没办法好好消化和理解。三日月似乎也有些了解了,他说:“如果你能好好理解的话,估计就能明白和重新考虑了吧。”

鹤丸点点头,确实如此,这对鹤丸来讲是一件需要解释的事情。有些事情就算当面解释,也可能会因为惊讶而没办法静心理解。三日月似乎想出办法了,他说:“既然如此,那不如我就写个小说吧。”

鹤丸点点头……他猛然抬头:“嗯???????”

【tbc】

评论(21)
热度(279)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