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交稿啦!!!12

*可恶!!我终于飞离死线!!我复活了!我要摸鱼!我要摸鱼啊!甩笔!

*因为我在最后关头考虑了一下,还是把国王游戏之前第一次拉了灯的情节写个详细吧!于是我往前头追加了点不可描述的情节导致耽误了些校对时间,所以可能延后两天发货!!不好意思啊!!跪下!7月7号再开始陆续发货吧!!这拉灯情节网上不更了,倒回他们前几章那里插进去老奇怪的,大家意会就是了!

我复活啦!吼吼

--------------------------------------------------------------------------

三日月在某天早上做了一个十分重大的决定。这个决定令他奋笔疾书了一周,然后拿着原稿只觉得好像放光一样。

他把原稿拿给莺丸看,莺丸表示这个小说别开生面,很有趣。歌仙虽然不喜欢这种题材但是也给出了好评,髭切和膝丸看了之后膝丸大受感动,髭切说可以再增加几段尔虞我诈,加入人性要素。小乌丸看了觉得三日月要得道飞升,开启新时代了。问及为什么忽然写这样的小说,三日月表示是希望能通过文字令某人明白自己的心意。

真是浪漫啊,各位作家感慨着。连歌仙也有所触动,甚至肯定地说:“是个非常好的故事,对方能看到这样的故事一定会觉得非常幸福的。”

三日月很满意,三日月很放心,然后他把这个故事分享给三条的其他人看。岩融看了第一轮就忍不住问:“这到底是什么凄惨故事?”

小狐丸赶完通告回来聚餐,看了三日月这个故事沉默半晌,不得不说这真是个好故事,但是他觉得离幸福这个定义实在太远了。“这个故事写得很好,但是看了会令我觉得同性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石切丸也深有同感,他说:“身世悲惨的两个男子相遇然后惺惺相识,在绝望的世界之中互相扶持同时又发生情感纠结,最后双双身亡。太震撼了,同时我觉得太惨了。”

今剑很想看,但是被岩融阻止了。

好像也是啊?三日月听了之后又有些反思,但他还是挣扎一下说:“我问了歌仙他们,他们认为故事很好,看得非常幸福。”

“歌仙先生连全灭结局都能感到幸福好吗?他们,还包括髭切先生吗?”岩融不禁想这两个人根本毫无参考价值,他说:“他们的幸福定义和我们不一样吧?太黑暗了,如果是我的话看了肯定不会谈这种苦恋,但毫无疑问又确实是好故事。没问题的,刊登吧。”

本来以为三日月只是想听一下文章评价,谁知道他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不行。我想要的,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想恋爱的故事。”

“那你为什么会写出这篇文?”石切丸忍不住真诚地发问。“至少看了短期内我都不想谈恋爱。”

今剑一直被忽视,不满的他大口大口地吃着布丁。他不以为然地说:“老师大多喜欢写一些过去背景纠结复杂的文嘛,会写这种完全不奇怪。”今剑都跟了三日月那么多年了什么不知道,他看向三日月说:“老师你是时候写一些当代背景的文了。恋爱背景和现在相符合会更容易产生共鸣,会更有代入感啊。”

三日月仔细琢磨了一下,他灵光一闪,马上说:“就是这个!”

于是三日月马上又回去写了一版新作,这一个多月他简直文思如泉涌,连今天数珠丸来访也不知道。数珠丸是来送他上次导演的新片给三日月欣赏,因为三日月在努力写作的关系,所以数珠丸在大厅等候了一阵子。当三日月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人打了个招呼。三日月接过今剑递过来的茶,然后很高兴地跟好友讲述自己最近的灵感新作。最近三日月的作品起了微妙的变化,数珠丸好奇地询问三日月刚才写的是什么,三日月把原稿递给他。

数珠丸看了好一会儿,三日月表示自己经过反复的修改,最后确定了这个题材,而且顺利写了几章。这次的小说他写得非常愉快,希望自己的小说能让人感觉到恋爱的快乐,最好能一看完就让人有恋爱的冲动。自言自语了一轮三日月抱歉地笑着说自己说得太过投入,让他不要介怀。数珠丸看完,然后抬起头。

“我想问一下,这个故事你有考虑电影化吗?”

 

九.

长谷部收到了一个很不得了的消息。该说这个消息从早上登上杂志和电视开始就轰动娱乐界和出版界。电影鬼才导演数珠丸恒次和鬼才文豪三日月宗近即将联手打造一部新电影,而且题材还是讲述两位男子相爱的故事。消息一出轰动一时,娱乐圈选角等等消息瞬间传得沸沸扬扬,各大头条纷纷报道这一个娱乐圈和文坛震惊的盛事。

根据报道,三日月的这个小说是早已写完,还未发布,尚在修葺阶段。被数珠丸一眼相中,然后联手开始准备剧本拍摄,三日月在这一个半月里头同时完成了剧本和小说,可以说是作家生命的奇迹。这个小说是电影化先行,然后再出版小说。可以预见在电影上映之后卷起的热潮,电影化等同免费给这部小说做宣传,这部小说必定会被联手带动,到时候引发的连锁效应必然十分厉害。

三日月的这部小说还没有卖出去,所以各个出版社都在争相洽谈,希望能获得出版权。长谷部对此也是十分在意,马上联合了一期和鹤丸一同开会,三申五令务必要拿到三日月这部小说的出版权。

长谷部把目光放向鹤丸身上,鹤丸逃避视线。自从上一次之后他和三日月就见面少了,虽然两个人把话说清楚了,但是鹤丸自从回归编辑部正常工作之后实在忙得厉害,连三日月约吃饭也婉拒了几次,看起来真有说了好好面对但实际上敷衍的嫌疑,令鹤丸也颇为苦恼。长谷部让鹤丸再上门一趟,鹤丸心想又是只有工作才上门,这不是更加可疑了吗?鹤丸不禁说:“我都加班一个多月了,你就不能给我人民的关怀吗?他也不一定会听我的。”

“但你上次不是成功拿到了他的版权吗?”长谷部拍着桌子给鹤丸下指令:“社长发话了,务必要拿到这次的版权!鹤丸,你明天就去三日月老师那里一趟吧!”

鹤丸就这样被逼出征,他打了个电话给今剑询问三日月是否有空,今剑意味深长地说只要是你过来他就什么时候都有空,然后就让鹤丸明天过来了。

鹤丸一早过来,他和三日月几乎有一个半月没见。鹤丸忙着加班,三日月则埋头写了些他不知道的东西。今剑给鹤丸开门时打量了一下他,问:“你最近睡眠不足吗?”

那么明显吗?鹤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没有,谢谢关心。”

一个半月没来了,鹤丸也实在有些怀念。

三日月在鹤丸来之前就在逗鸟。他这个举动和很久之前一样,似乎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变化。 他看到鹤丸来笑得颇为高兴,似乎笃定他一定会来一样。鹤丸可是看出来了,他就是拿着诱饵吊自己。鹤丸清咳两声,然后放下文件和三日月正经谈工作。他这次可绝对不能被三日月牵着鼻子跑了,所以正经地打招呼完毕之后,送上礼物,说明来意。

“你想要我这个出版权没关系,本来这个小说就是因为想你看才写的。”

三日月这么直白地说明自己的意图鹤丸还是颇为惊讶,本来以为他会像之前一样掩饰一下,没想到直接就说出来了。三日月好像看到鹤丸那表情知道他想什么,他干脆地说:“反正你都知道了,瞒着你也没意思。不如直接说了。”

鹤丸捂着额头视线游移了一下,三日月拿着早就准备好的打印原稿说:“如果你确定要当这次的负责编辑,这个原稿是可以可以给你看的。这个故事其实已经写完了,这样你就能成为第一个看到这个原稿的编辑了。”

三日月把原稿放到桌子上,它顿时变成一道美餐,也变成了一个炸弹。鹤丸吞了吞口水,看着三日月笑眯眯的表情。鹤丸觉得三日月就是长了尾巴的猫,笑容散步着意味深长的信息。这个原稿鹤丸毫无疑问是很有兴趣的,但是听说是同性之间恋爱的题材鹤丸心里敲起了警钟,而且这还是给自己看的?

鹤丸这手伸也不是,不伸也不是,他第一次面对一份原稿犹豫了半天。最后鹤丸鼓起勇气正要拿的时候,三日月把原稿拿回去说:“既然你要考虑的话就好好考虑吧,我随时欢迎你过来。”

这玩的就是欲擒故纵啊,鹤丸有些咬牙切齿地想到。他说:“既然这样我知道了,这个事情我一定会好好考虑的。”

其实有什么好考虑,长谷部在的话估计直接抢过原稿塞他手里了。但是鹤丸本能地认为这个事情要慎重,虽然要是作者特意为编辑写文编辑都会感到开心。可是这是写给自己看的同性恋爱小说,怎么看都充满陷阱的味道!

三日月也不勉强,大大方方让鹤丸回去考虑了。送鹤丸出门口的时候看到鹤丸打呵欠的模样,三日月的食指叩了叩鹤丸的肩膀,鹤丸回过神来转过身去就被三日月捧着脸端详。鹤丸被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只见三日月盯了他半天之后问:“你最近有好好休息吗?”

“当然有啊。”鹤丸握住三日月的手腕想要拉开他,不过没想到自己的力气不够大。鹤丸只觉得自己的脸被三日月搓了好几次,都要搓扁了。“有好好休息!我有分寸的!你也太近了吧!”

“想好好看看自己喜欢的对象没什么不对的吧?”

听着三日月不满的话鹤丸感到不好意思。好不容易挣脱开,鹤丸抱着文件包没好气地看了三日月一眼后说:“我之后会再来拜访的。”

“那我期待着。”

鹤丸转身离开,心里想着这可怎么跟长谷部解释。这还没想好长谷部就已经打电话来,看他这么急忙的样子就知道对这次出版的重视。鹤丸说回去编辑部再详谈,一回去长谷部就让鹤丸直接进来办公室。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模样,长谷部说:“难道我要亲自去一趟吗?”

“这个就不用了。”鹤丸担心长谷部直接杀过去三日月估计直接提议,长谷部一秒就把自己卖了。鹤丸连忙说:“有点眉目,下次我再过去谈一下。”

“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长谷部知道各大出版社都蠢蠢欲动,这下次听起来怎么那么虚无缥缈?“这个事情可是耽误不得,必须尽快争取,必要时候我亲自去一趟吧。”

好好好,鹤丸举手投降,今天他可是要继续加班处理几本新书发售,之前有编辑因为妻子临近生产所以要回去老家一趟所以鹤丸接手了工作,最近可是忙得不可开交。鹤丸夜晚十点多回去随便泡了个方便面填肚子就在想三日月那事情怎么办。这泡面才刚熟了,长谷部就打电话来,因为刚才网络消息公布了全部选角人选,消息可以说是非常迅速爆炸!其中主演的两位男演员可都是影坛巨星,是绝对的票房保证,而且没想到他们居然愿意出演同性题材,这消息一出马上引起轰动。这个导演作家演员的阵容一看就是要搞一票大的,现在周围全部都炸开窝了。

鹤丸听得胃疼,这可真是版权不拿不行,不拿的话长谷部得念他好几年。鹤丸吃着泡面表示明天会再过去三日月那里一趟,现在九点了总不可能让他冲过去三日月家里吧!

第二天的时候鹤丸杀上去三日月家里,一进去就看到三日月正在吃早餐。鹤丸大步走过去把合同拿出来说:“老师,这次的出版权请务必交给我们出版社。”

三日月瞄了一眼鹤丸那合约,他让今剑把早餐端上一份给鹤丸,然后说:“吃完东西再谈吧。”

三日月的这个小说出版交给鹤丸的出版社全权代理,这个消息放出来之后毫无疑问在宣传上也给出版社造势了一波,出版社其他作品也因此备受关注。

鹤丸被准许了跟进三日月的这个小说。因为毕竟除了写小说,这个剧本是和数珠丸那边同时进行,他们随时要进行场景取材,还有演员讨论。鹤丸作为小说方面的负责人因此也可以参与讨论,可以说是一次非常别开生面的工作。毕竟能参与小说电影化的事宜,鹤丸也是十分期待。按照三日月的要求,鹤丸这阵子就不要经常回去编辑部了,这方面三日月会和长谷部打招呼,鹤丸不可以再这样奔波,否则要是身体状况不好,这个工作就不必他跟进了。

被严厉地说教了一轮,鹤丸也只能妥协。不过鹤丸表明他手头上还是需要负责其他作者,因为他们有一位编辑临时请假,这个工作他既然答应了就要负责到底,但是重心会摆在三日月身上。三日月考虑了一下之后,鹤丸说:“反正在我这里你最重要。”

后句话说服了三日月。而且三日月本来以为鹤丸会犹豫很久,结果这次居然答应得还算爽快,实属三日月意料之外。

而鹤丸也在今天正式接触这份原稿。这次的故事是难得的现代故事背景,讲述的是一位名为相叶的编辑和一名叫雅人的作者两名男子之间的爱情故事……

“这两个人也未免……太像了吧!”看到编辑请作家吃拉面那里,鹤丸把原稿摔在桌面上忍不住喊道:“你这个小说……你这个小说!”

他上次没头没脑地说要写的小说就是这个吗!

三日月喝着茶非常淡定,说:“嗯,就是这么一回事。”他坦诚地回答:“本来就是以你为蓝本写的小说再加上一些想象剧情补充。这就是所谓的虚实结合吧。”

鹤丸刚才翻着这小说就越来越不对,三日月在家里写了这么久就是策划这个吗!这个小说大多以作家的视觉出发,令鹤丸好像有些了解当时的三日月视觉里头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了。所以原来他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对自己有好感吗?鹤丸看着这个小说只觉得好像光明正大地看着某人在表白一样,鹤丸不由得说:“三日月先生,你这可是以公谋私。”

“我认为你把它叫做经过修饰的写实小说比较好。”三日月可是很期待鹤丸的反应,他说:“你看了就明白了吧?我随时可以和你讨论的。”

讨……论,这怎么讨论啊!鹤丸捂着额头沉默良久,然后抹了一把脸说:“好吧,我们还是好好地讨论一下小说部分吧。”

与其说是探讨文章给意见,鹤丸更加觉得这是问卷调查。三日月和数珠丸现在的这个小说和电影联动就是经过三日月的情景题材,然后再筛选里头双方觉得不错的情节作为电影要表现的情景。三日月大概有计划,和数珠丸也讨论好了电影的脉络和情节,很难得这次他规划了一下情节出现了类似大纲这样的东西。至于小说内容的话自然是要比电影更加丰富,三日月最近忙碌的事情除了写稿还有剧本的整合,所以这边鹤丸也要帮忙看看小说有没有问题,否则到时候上演的剧本和小说里头有出入就不好了。

而鹤丸看了小说之后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三日月要让自己看了,他第一次会想对作者的故事提很多意见,这不是三日月写的不合逻辑的问题,而是有些地方阐述观感不太对吧!

鹤丸指着文稿里头编辑第一次催稿那里,虽然里头的编辑看起来真是有毅力到令人发指,不过看起来确实好像是这么一回事……鹤丸也没有反驳。只是什么编辑觉得这个作家真的很可恶所以印象不好这个鹤丸还是要驳回的:“我……不是,这个编辑当时就没觉得这个作家很可恶好吗?作家拖稿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编辑要是因为这样就讨厌一个人也就太幼稚了。”

鹤丸指着原稿的段落说:“编辑是对作家不记得自己名字这件事颇有微词!麻烦你加上去。”

三日月不置可否,鹤丸问:“怎么你没把作家不会开车这个写上去?这开的碰碰车可把编辑吓坏了!”

“这个小说虚实结合,自然要经过艺术修饰,没必要的情节可以酌情删除。”三日月理直气壮地说:“作家也不是不会开车,只是开得不太好。”

“那是编辑那天命大!”鹤丸想起三日月的正常发挥是车要散架了就心有余悸。三日月捧着茶杯说:“如有雷同,实属虚构。”

不民主,完全不民主!不过三日月还是有听取鹤丸意见修正。三日月把鹤丸标红线的地方看了一下,然后把修正的点记录下来,这原稿还真是满江红啊,三日月看着上面的修正意见感慨:“作家还以为编辑觉得他很奇怪不好应付所以一直保持距离,只是因为工作关系没办法。原来不是吗?”

“作家看起来确实有些奇怪,不过编辑早就面对过更多奇怪的作者,所以根本没讨厌过作家。”鹤丸一脸没好气的样子说:“编辑也不是为了原稿才接近作家,虽然这也是有工作因素,但这个不是主要。”

于是三日月抬起头好奇地问:“那你觉得编辑是为什么接近作家?”三日月似乎找到了问题点于是笑了起来。“唔,我也很想听听你意见。”

鹤丸闭着眼睛环抱双手,食指敲了手臂半天,三日月就这样一直盯着他问这个问题,鹤丸睁开眼睛说:“反正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三日月也不追问了,他嘴角微翘,继续记录鹤丸写的修改点。鹤丸看那一张又一张原稿,看到不对的地方就修改。撞车那里因为三日月私心就修改了,放烟花那里的情景改成编辑提起之后作家临时起意然后买了烟花和他夜晚到海滩那边放,这改得确实是浪漫了很多。不过看到小说写作家是因为想和编辑多待一阵子所以才会临时起意……鹤丸看了一下三日月,难道那家伙当时心里是因为想留自己所以才放烟花的?

还真是了不起的发现啊,鹤丸似乎通过这个小说知道了不少事情,唯一的违和感大概就是关于编辑的想法了。鹤丸心想也真的幸亏是让他来跟稿,不然到时候看这小说估计鹤丸自己都觉得有一大堆违和感。鹤丸看了一下三日月的归纳大概理解了故事走向,这第一个高潮自然就是编辑发现作家感情那里了。不过这个电影的视觉重点是从作家那里出发,所以看起来还真像是作家……苦恋的故事,看得鹤丸也有些感动和愧疚。原来三日月确定喜欢自己是在放烟花那一晚吗?鹤丸还真的没发现。而且之后虽然他们出版社搞了那么多烂摊子但是三日月确实一直是只要自己提出他就都答应,所以原因是因为他喜欢自己吗?鹤丸还真没往这方面想。

鹤丸沉默了半晌,他重新跟三日月理好思路,首先他要给三日月梳理一下编辑这个人设。诚然作家有一点任性,不过编辑并没有觉得他很奇怪。因为他们这些作家就没有一个是不奇怪的,而且因为才华的关系,编辑还是挺赏识作家的。所以不要写编辑看起来那么拘谨,编辑还是挺喜欢这个作家的。

三日月记下来了,问:“哪种喜欢啊?”

鹤丸回答:“作者与编辑的那种喜欢。还有。”鹤丸顿了顿,他想了好久,最后还是说:“夕阳下坐在长椅那里,作家说想要恋爱的时候,编辑其实是有些心动的。”鹤丸清咳了两声说:“不然编辑也不会说想要谈恋爱,是因为被作家的表情打动了。”

鹤丸小声说不过也不是因为想和作家谈恋爱,只是有感而发而已。三日月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了鹤丸良久,然后问:“那你什么时候会喜欢我啊?”

“嗯?”

“按你这样说的你其实对我也有些心动吧?既然这样你干脆和我谈恋爱不就好了吗?”

“是有所触动!是触动!”

不过三日月看起来很高兴,他把这个情节画了重点后说:“这个部分我一定会重新写的,到时候你就帮我过目一下吧。”

于是三日月又兴致勃勃地回去书房了,这满江红一样的成绩表他居然拿着还挺满意的。鹤丸写完才发现这修改的地方真不是一般多,看着三日月离开的背影鹤丸不禁问:“还有四天你这个剧本部分就要交给数珠丸先生那边了,这个修改时间真没问题吗?”

三日月从门口探出头来说:“没问题的。”

“但你后面的怎么办?”鹤丸想起三日月这个小说不是早写完了吗?“你这个不是已经早写完了吗?后面部分呢?”

“一起改啊。后面嘛……这个就等电影上映完毕后再给你看吧。”三日月好像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说:“毕竟后面的剧本就属于作者的个人想象了,我早就写好了,到时候一起改就行了。”

按照三日月的工作部分,就是先完成剧本,然后再修改小说,所以剧本的提交比较赶时间。至于他说的后半段个人想象到底是什么,鹤丸也并不清楚,不过隐隐约约有些期待。因为很明显这个故事就是以他们两个为蓝本的,大部分情节经过艺术加工,所以变得更加浪漫。至于三日月写的后半段自我想象会是怎样,鹤丸现在真的很想拿剧本好好偷窥一下后续。

鹤丸现在趁着三日月闭关的这四天都回去编辑部工作,这段期间鹤丸经常发现自己来的第二天三日月一整天都没有从房间出来,于是询问今剑和小夜三日月的情况。今剑表示现在就不要敲门了,只要准时送饭菜就好。按照今剑的话来讲,他们作家只要死不了就可以了,赶稿的时候就是这样,而且很难得现在三日月很有干劲,就不要打断他了。

“你来了之后,三日月老师看起来心情好多了。”今剑想起前些天失恋时三日月看起来周围的气场可恐怖了,现在三日月整个人变得清爽起来,今剑也放心了。他说:“这次的电影我和小夜都很期待,希望你和老师能好好的。”

鹤丸倒了杯水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就不说话了。鹤丸在三日月家里四天,偶尔会看到三日月走出来脚步都跟飘的一样,不过他摆摆手说自己没什么问题,鹤丸就姑且信了。听今剑说的三日月为了这个剧本可是难得的上心,甚至在导演与剧本采访的时候还提到过这件事。今剑十分期待地问鹤丸有没有看到这个访谈?鹤丸视线游移,前阵子他加班加得不似人形,电视都没看,要不是长谷部通知自己,鹤丸根本不知道三日月做了那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今剑早就把三日月的访谈录下来了,三日月的每次访谈他都会录下,然后发送给父母收看,所以自然是有留底的。今剑兴冲冲地给鹤丸播放录像,只见里头的三日月和数珠丸坐在一起,三日月这穿着和式服装的模样真是仪表端庄,和数珠丸坐在一起简直跟画一样。鹤丸抱着抱枕和今剑一起看电视,当记者问到他为什么会想着忽然写一部同性题材的小说时,三日月面对着镜头微笑。

“因为正好我也深有感触,所以想把这个故事写出来并且能让他看到。”

三日月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连鹤丸也险些给呛到了。记者马上追问三日月是不是也有同性的恋人时,三日月卖了个关子。数珠丸接话表示这次的剧本是特意打造,让三日月老师尝试一下现代都市风格,与往日的严肃创作不同,这个故事风格明亮轻松,是很适合年轻人们收看的电影,为了电影的演出效果数珠丸在这一个半月里头和三日月做过很多商讨,把他的文风和自己的电影风格互相融合,希望各位可以看得愉快。

今剑挽着鹤丸的手臂,一脸期盼地看着他。鹤丸满头黑线,他问:“三日月这样说周围居然没有炸开锅吗?”

今剑马上搬出了一堆杂志,头条无一例外都是关于剧本问题还有三日月的发言,鹤丸捂着额头心想还好那些天自己沉迷加班不可自拔,不然这给卷到风浪尖上估计自己得胃疼好几天。今剑打开杂志兴奋地问鹤丸观感:“怎样?老师这可是特意为你拍摄的,你有感动到吗?”

“这个问题可以不回答吗?”

三日月第四天的时候正式出关,出来的时候人好像漏气的皮球一样趴在矮桌上。今天一大早今剑和小夜还没有来,鹤丸用备用钥匙开了门发现三日月好像尸体一样趴在桌子上真是吓了一跳。伸手探了探还好有气,鹤丸连忙给三日月倒了杯水,三日月半梦半醒喝了一杯水,醒来第一句就是:“我饿了。”

这三日月总该不是四天都没好好吃饭吧?鹤丸马上把他抬去沙发那里,然后赶紧挖了颗糖给他补充点糖分,马上翻冰箱去了。

三日月是嗅到食物的香味醒来的。

迷迷糊糊之间,好像有一股诱人的气味勾住了他的嗅觉,接着三日月渐渐睁开的眼睛也有了焦距。这几天生死时速地赶稿如今醒来让三日月有种死里逃生的错觉,他从沙发上坐起来看向厨房那边。只见鹤丸围着围裙背对自己,手上的勺子不知道在搅拌着什么,他尝了一口勺子里的汤确认味道之后点点头,然后转过头来看着三日月。

“你醒了啊,等下饭就做好了,你还好吗?”

三日月看着鹤丸,只觉得这居家围裙不错,要是是蕾丝边款式的就更好了。

鹤丸给三日月做了土豆咖喱饭和菜汤,这些已经是他从冰箱里的食材里头挖出来并且自己能做的了。他们两人坐在餐桌前,鹤丸看着三日月一副很期待的样子就不禁说:“这只是很普通的咖喱饭,我很少做饭,你就不要太期待了,就当填饱肚子吧。”

不过三日月吃了一口就很捧场地说:“这个很好吃。”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晕了的关系,但是三日月看起来吃得开胃,鹤丸也就放心了。因为之前看三日月吃东西就颇为挑剔,鹤丸还担心自己做的这些食物不合他胃口。三日月吃了一半的时候还发出感慨:“我觉得你的手艺已经可以嫁出去了。”

“喂喂,我是男的。”鹤丸听了三日月这梦话一样的胡言乱语一脸哭笑不得。“你说话还真有意思。别胡思乱想了。”

饭后鹤丸收拾碗筷洗碗,看着他的背影,三日月又不禁想,这真是很有结婚居家的感觉,要是以后能稳定下来每天过着这样的日子就好了。

这饭后鹤丸给三日月切了水果补充营养,拿着果盘过来时就问三日月原稿怎样了。三日月说没问题,已经修改完毕,这个剧本电子版已经发送给了数珠丸,他们后天演员进剧组开拍。鹤丸虽然之前就听说过剧组取景等等早已经准备就绪,只需要演员确定就可以开拍了。演员名单之前就已经公布,也听说了演员已经准备进驻剧组,但是剧本今天才完成,他们居然还能如期开拍吗?

“可以啊。”三日月反而觉得鹤丸担心有点多余。“数珠丸准备一直都很快速,他很守时的。而且这次的演员在品德和演技各方面都很好,事前情况也跟他们说明过了,大家都能配合。”

虽然听起来好像有点不稳,不过根据鹤丸这段日子和三日月的接触,他本来也就是个想到什么就干什么的,而且确实也没有出过差错和意外。数珠丸据说是他多年好友,在行内名声甚好人脉够广,出来的电影都十分优秀,阵容听起来就很成熟,想必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三日月的小说早就写完,但是他就是不放出来,只是给鹤丸看他画了红圈修改的部分。这一次三日月领悟得很快,这修改也是颇为符合鹤丸意愿,姑且算是争取了一点人权。到底三日月后面写了什么这一点不论鹤丸怎么软硬兼施,三日月都不松口。他说这个惊喜就留待电影上演就好,到时候鹤丸就知道具体内容了。

由于三日月早已完稿,除了修改之外就没有其他事情,所以鹤丸也无稿可催。正好电影拍了半个月之后三日月就去剧组一趟,说是看看进度,鹤丸就干脆由着他。那天鹤丸送了三日月去剧组一趟的时候剧组还在拍摄,三日月来了之后大家热情欢迎,鹤丸也因此再次见到了数珠丸。工作期间的数珠丸与日常不一样,对于工作非常投入而且严格,演员和在场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尊敬他。听说三日月要在这里待一阵子观察拍摄进度,演员们都很热衷和原作作者的三日月交流,希望他多多指点关于人物表现的问题。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鹤丸听到数珠丸的声音之后与他握手打招呼,数珠丸说:“这次真的是辛苦你过来一趟了。”

“没有什么,我能做的事情很少,辛苦的人是你们。”

“三日月有跟我说过你的事情。”数珠丸打量着这个剧本原型,然后看向了那边正在和演员沟通的三日月。“三日月很难得这次有干劲,日常他都不太管这些,这次似乎是对这个电影颇为期待。之前问过他为什么,他说是因为想拍给某个人看。”

鹤丸猜数珠丸肯定知道了什么,他不好意思地说:“抱歉,这有给你们添麻烦吗?”

“没有,该说我也是颇为期待的。”数珠丸笑道:“这个题材我也是第一次接触,而且这个电影不仅能呈现给观众,还能有另外一层意义,这听起来不是很有趣吗?”

数珠丸表示这个电影在之前就已经策划好了,他和三日月都是如果真的要做的话就会马上行动一拍即合的类型,以前本来就是大学同学知根知底,现在双方合作自然是得心应手。数珠丸的意思也是让鹤丸不必担心,他这次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在剧院当一回观众就可以了。三日月想的也是这样。

鹤丸回去时候是三日月送他离开的。上车之前鹤丸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问:“这个电影你是想拍给我看的?”

虽然不知道鹤丸为什么忽然这样问,不过三日月说:“嗯,是啊。”

鹤丸想了一下,再问:“为什么呢?老实讲那么大阵仗我吓了一跳。”

“因为光是口述的话,我认为是没办法令你很好地理解的。毕竟你说过了,其实你也不清楚我为什么喜欢你,所以感到很困惑。”三日月笑道:“我擅长的只有写小说,那么我就给你写个故事吧。正好数珠丸有拍电影的意向,我想通过电影的话,你能从我的视觉看到我眼中的你,想必就能了解其中原因了吧。如果能打动你,那就更好了。”

“所以,你就再等等吧。”

【tbc】

评论(23)
热度(289)

© -4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