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懒鬼 无CP洁癖
BGBLGL通吃本人毫无节操
因为懒,无特殊情况基本不二刷,一切随缘吧

【三日鹤】卧底行动 07

*手机作业,有什么晚点再修

鹤丸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他觉得,这顿饭绝对不好吃。可是三日月让他进来坐,这饭看来就不得不吃了。

坐下后没发生什么,三日月还把菜牌给鹤丸,想吃什么就点吧。鹤丸觉得这主人家拿主意就行,自己客人坐着随遇而安。那边集体闲聊着庆贺着间宫先生和妻子误会解除,言谈间大有以后可要好好对妻子那么大的人长点心,别再给坑了的意思。鹤丸喝着可乐当听不懂,不关他的事,他可是无辜群众,什么都不知道。

眼看鹤丸把可乐都喝完了,岩融情绪高涨地说:“来来来,喝什么可乐,男人就要喝酒啊。”

鹤丸赞同男人就要喝酒这句话,可是他看到岩融让人拿了十几瓶酒来就觉得这酒喝起来动机太不纯粹,鹤丸只能说:“这我是保镖,喝那么多没法工作。”

“怕什么,还有其他人。今天你不是保镖,是客人!”岩融豪爽地说着,直接给鹤丸倒了一杯。“来,喝!”

鹤丸瞄了一眼三日月,看他没有阻止,鹤丸心想敢情这群人怕他不老实还想灌酒套话?鹤丸心想灌就灌了,他这卧底经常要出席喝酒场合,有经验得很,于是他拿起酒杯若无其事地喝起来。

岩融热络地和鹤丸一边喝酒一边聊,两杯后就开始拉家常,说起保镖工作不容易啊,怎么干这个了?鹤丸就把自己破产的事情说出来,说得声情并茂,并且把自己给粟田口扣住的事情说得惊心动魄,大大赞扬了三日月的人道主义光辉,挥金如土的形象,把他从火圈救出来一瞬间简直光辉形象达到了巅峰。全场都听得出这肯定经过艺术加工,只有间宫先生真的听得十分入神甚至感慨:“真是太危险了,借钱黑道真的很不好,之前我弟弟也这样,没钱了不告诉家里人去找黑道借钱了,最后还逃债到国外。”大概是想起了自己弟弟曾经的困境,间宫先生很是感同身受,甚至有点兄爱泛滥的意思。说:“下次你有什么困难跟我说,我钱不多,可是也会帮你的。”

全家一起看向他,今剑上下打量他说:“干嘛那么热心,你们很熟吗?”

只有他老婆知道自己丈夫那傻白甜的性格,于是笑着打圆场说:“他对谁都那样,来,先点东西吧。”

间宫先生感觉到全家刚才眼神跟刀子似的,差点把自己弄死了,于是连忙低头吃菜。鹤丸也是服气的,不过间宫先生也是一片好心,鹤丸就不怪他了。这时候岩融又把话题拉回来说:“其实你也不必介怀,三日月很有钱,举手之劳而已。”

“那不行,欠了那么多钱就这样算了可不好。”鹤丸看得出他们就是想撵自己走,怀疑他不怀好意。鹤丸神色坦荡地说:“还清债务我就回去了,我也会好好工作,不会闹着玩的。”

自己一届警察干起这个比保镖还靠谱,只是鹤丸说不出来。岩融怀疑地看着鹤丸,然后又给他倒了杯酒说:“三日月人挺不错的吧?长得不错家世又好,很多人不论性别都很容易对他有想法。”

鹤丸心想你可总算进入正题了,他问:“三日月先生是gay吗?”

这个当事人回答:“不是。”

鹤丸鄙夷地看向岩融问:“你知道掰弯一个直男成本有多高吗?”

于是鹤丸开始跟他们阐述掰弯一个直男是多么困难的事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还有耐心。毕竟直男如钢铁,徒手掰那得自己手都断了,还不如本来就是弯的知情知趣。直男会嫌弃gay,还会防备gay,根本没办法好好谈恋爱,得花比同类多几倍的时间去潜移默化,甚至可能不成功。真是全靠只要恒心,铁柱磨成针,想想就很累。特别三日月这款掰弯不仅有难度,还有风险,例如在座各位。

鹤丸说得挺有道理的,岩融不禁说:“那就是你对直男没兴趣了?”

鹤丸说:“是啊。”

“行吧,如果是真的这样也好。”岩融姑且信了,说:“你这看人下菜,也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听着咋那么像拐了个弯DIS他,鹤丸说:“我是不是看人下菜,你要不要试试?”

岩融警觉地看着鹤丸说:“你不是说你对直男没兴趣吗?”

“这可是两回事,你敢挑衅,我就敢掰弯。”不过看到岩融后退了一下那表情,鹤丸话锋一转笑着说:“我开玩笑的,怎样,你吓到了啊?”

三日月听得笑了出来,今剑马上警惕地说:“你看看,我就觉得他很危险。”

“行了,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这饭真是吃得人都不舒坦,鹤丸觉得还不如早些摊牌。“我对三日月先生没有非分之想,我有喜欢的人了。”

除了三日月和间宫先生,大家齐齐问:“谁?”

鹤丸看向间宫先生,还没开口今剑就拍案而起说:“好啊!你们还真有一腿,这是公然给我们好看吗!”

“冤枉啊!”间宫先生那表情苦得跟什么似的,说:“我和他真没什么啊!”

鹤丸摆摆手让他们稍安勿躁,说:“等等,谁说是他了,我喜欢的是他弟弟。”

鹤丸觉得间宫先生的弟弟作为一道挡箭牌还是有点作用的。虽然大家对他的眼光表示了鄙视,但鹤丸认为建立个盲目爱情的形象比他们老怀疑自己好多了。反正自己心有所属之前会出那些事情也是与他有关,自己现在也无心他人。大概大家都知道间宫先生的弟弟挺渣的,所以对于鹤丸的喜好表示出了深深的忧虑。

三日月听完了也没什么表示,就慢悠悠地开口对他妹夫说:“你这弟弟啊,我记得一直都不太省心。”

要是旁人说他弟弟,间宫先生护短怎么都要分辨一两句。可是三日月开口,间宫先生就马上闭嘴了,听话得什么似的。三日月继续说:“你当哥哥的由着他胡来,也真是兄弟情深。只是那么大的人了还不长记性,长兄为父,这么多年了你是不考虑约束一下他吗?”

鹤丸看到间宫先生点头点得跟鹌鹑似的,这吉祥物被他大舅子镇压得太可怜了,鹤丸帮忙说上两句:“也不能这样说,他还是有可取的地方的。”

“例如呢?”三日月好像一眼看穿了自己妹夫那弟弟的德行,毕竟他哥都不敢打包票,可见可信度不高啊。“最近见过一面,看来还是和以前差不多并非良配啊。”

这点鹤丸其实和三日月深有同感,间宫先生那弟弟就是个渣男。不过他只能在心里赞成,嘴巴上还是得一往情深:“他对别人不好,可是对我不错的。这不是说浪子总会遇到个让自己回头的吗?”

三日月不回答就笑了笑,看着自己妹夫说:“多余的我也不说了,你做兄长的,学学管好你弟弟吧。”

间宫先生觉得这对话似曾相识,活像那天自己在医院听三日月训话。那句好好管好你弟弟真是过耳不忘,可这内兄说话总是说一半藏一半的,他这做妹夫的精神境界跟不上啊。只是看着岩融和今剑开始一边灌酒一边问鹤丸和自己弟弟那事情,鹤丸说得煞有其事,三日月那不动声色的模样让间宫先生的小动物本能全起来了,他连忙说:“再不吃菜凉了,我们先吃。”

这吃饭期间也是聊天不断,岩融和今剑问不出什么姑且作罢,毕竟这酒灌得够多了,这酒后吐真言的量也够了。鹤丸当然知道他们什么心思,可是他喝酒是最没问题的,想套话,别想了。

这一顿饭吃下来肚子里全部是酒,鹤丸虽然不容易醉,可不代表不会不舒服。他回去宿舍就在厕所里吐了一轮,每次喝太多了他总要吐出来才好些。明石在外头来回走了几次,说的都是他难得有干劲下床,给个上厕所的机会啊。

鹤丸吐了一轮,这喝完酒坐车真心不舒服,吐出来好多了。鹤丸觉得自己的胃应该是吐空了,可是却又什么都吃不下,这酒喝得毫无趣味,鹤丸希望以后他们三条这种聚会别拉上自己。这出来明石就进去,进去前还说:“主管说要换班,等下要去住宅那边巡视,我上厕所,你去吧。”

“你有没有良心啊。”鹤丸拿毛巾擦着脸说:“我才刚吐完一轮。”

“我就是有良心才没把你从厕所扒出来。”不多说了,明石已经拿着电脑冲进去了,这是他行动最快的一次。“我要深造一段时间,别打扰我。”

这人上厕所还带手提,估计要深造很久。鹤丸先去床上休息,顺便打了个电话给烛台切。在这个大家都准备要休息睡觉的时间,烛台切还在酒吧兢兢业业。鹤丸跟烛台切说间宫先生的弟弟几年前曾经欠债跑去国外,这个查一下,说不定他和外国不法组织接触就是那时候了。烛台切也和鹤丸交换了一下情报,那手机里的号码联系人他们已经查到了几个,有几个明显已经跟间宫先生的弟弟有深入接触,成为同伙。他们这段时间经常聚在酒吧,不知道是不是准备做什么买卖,这几个人已经让专人去跟踪了。其中那个黑皮肤的来得没那么勤,可是好像某些特定时分他一过来那些人就特小心恭敬。鹤丸说盯紧那个非洲人,烛台切说其实也没那么黑,估计印度的吧。而且他总觉得那小子也警惕得很,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别过来不熟的气息,也就上次自己做了些饭团请他吃,才算是脸色好点。

“你这种居家男人,也真是万里挑一。”毕竟鹤丸觉得他们加班到这个地步烛台切还能研究厨艺也真是警局异类,实在罕见了。“你这行为其实真的充满家的味道,但家里通常热爱做家务的都是……”

谁知道烛台切反应很大,他说:“父亲就不爱做家务吗?鹤丸先生我觉得那是你和长谷部的偏见,现在社会男女平等人人自立,有点爱做饭的小兴趣怎么了?我这么帅气的男人会做饭那是加分点,是给女生的加分点!”

“行行行,我知道,长谷部给你安的什么人设啊,你反应那么大。”

此时去主宅那边巡查的人过来了,鹤丸先挂了电话赶紧出去,想着刚吐完闷着也不好,当去吹吹风吧。这把住处区域附近都巡查了一次,然后到里头报告一下。正好三日月下来,他看到鹤丸说:“看你脸色不太好,喝酒不舒服吗?”

三日月让其他保镖先回去,吩咐女佣做点醒酒的东西然后把鹤丸留下来了,敢情三日月那是因为自己家里人灌酒太凶有点愧疚所以给开小灶?鹤丸说:“我也没什么,回家睡觉就好了。”

“还是喝点醒酒的茶吧。”三日月指了指沙发说:“坐吧。”

女佣阿姨给三日月倒了杯温牛奶睡前喝,然后没多久就给鹤丸上了碗醒酒茶。鹤丸接过随便喝了几口,反正他又不是醉了,也不用醒酒,三日月问他怎么不多喝点,他就说:“我没醉,清醒着,我把酒全吐出来了,醉不了多少。”

三日月听了就说:“那你等下会饿了,对身体也不好,我让人做点吃的吧。”

三日月吩咐佣人做了点养胃的食物,鹤丸说不用麻烦了,但三日月说都做了,等下吃吧。鹤丸觉得三日月这生活真是写意,二十四小时都有人为他服务。三日月让鹤丸坐一会的时候闲聊般地说:“我觉得你在找对象方面三思比较好。”

鹤丸认为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这喜欢渣男也是为形象所迫,本来就不用别人担心。所以他说:“反正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大家算凑合吧。说不定以毒攻毒,负负得正呢?”

“两个坏人在一起只会更坏。”三日月说:“但我觉得你没那么坏,人还是不错的。”

后面这句很中听,不过鹤丸怕让人起疑和形象冲突,所以说:“那是我现在想做好人了,我也有想浪子回头的时候。”

三日月点点头,然后靠着沙发和鹤丸探讨起来:“你觉得掰正一个坏人成本高一点,还是掰弯一个直男成本高一点?”

“都高,不过还是前者靠谱些。”

“哪里靠谱了?”

“毕竟坏人好歹是弯的,调情调得好说不定能成呢?”鹤丸盯着三日月笑得十分官方地说:“直男是怎么调都不来电的,我们俗称不解风情,要完蛋。”

按照鹤丸想法,就是只要是男的,都不调!不过他吃了今天这顿饭是觉得自己这嫌疑人形象啊还是得洗刷一下,所以他十分真诚地保证:“你放心啊,我现在很有原则的,绝对会好好工作,不会对雇主乱来自毁前程的,你放心。”

这说完,吃的就端上来了。鹤丸捧着碗吃起来,暖暖甜甜的南瓜粥,还挺好吃的。三日月看着他想了一下说:“明天开始,你过来这里学礼仪课吧。”

“什么?”鹤丸觉得这什么鬼,他说:“我也没不得体的言行吧?”

“不是说你日常有什么问题,只是我偶尔出席些公开场合,可能要人近身随同。到时候你可能也要接触些人。”

这么委以重任啊?但鹤丸觉得这不在保镖工作范围内,是秘书的工作吧?三日月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说:“秘书是负责帮我处理工作的。”三日月侧头看着鹤丸笑了笑说:“你是陪我去吃喝的。”

若是旁人这样滥用警力,鹤丸肯定是一口拒绝。可是如长谷部所说,他现在这上司是人类爱好款,身上自带一种让人无法生气不满的BUFF,再任性,对方也都会难以拒绝。

这可能就是俗称的亲和力?反正虽然三日月前期那笑意就是象征性挂脸上的,一看就不喜欢自己,鹤丸自然也不觉得有多顺眼。但大概因为三日月之前帮忙还钱还挺爽快的,现在三日月笑起来还真是让人看着心情都变好,鹤丸倒是没那么大意见了,只是问:“我是陪玩的?”

“也不是,只是那些场合应酬太无聊,有个人在旁边陪着也好说说话。”

想象了一下应酬的场面确实挺无聊的,自己保镖能贴身保护,而且也能观察三日月附近的人际网排查不轨分子,鹤丸寻思了一下就说:“成交,你现在是我上司,听你的。”

反正他们警察最重要一个素质就是服从组织命令,所以鹤丸吃着南瓜粥也没太大意见了,成交。

三日月这礼仪课程安排得很快,第二天就有家庭教师上门。鹤丸看了一下课程觉得有些头大,糟糕,答应太快了,这礼仪课程还要学外语,坐姿站姿全部都要矫正一次,跟在三日月身边的时候应该怎么注意个人礼仪修养,谈吐也要注意分寸。鹤丸听了半天课头都疼了,这根本是要培养个绅士啊,和他想象的不一样。这第一天只是听课,第二天才是主要学习,学了一周鹤丸已经忍不住跟三日月投诉了。

由于为了有良好的学习环境,三日月把自己家一楼借出来,今天三日月回来了,礼仪老师也正好走了。三日月让鹤丸顺便吃饭,鹤丸也不推辞,餐桌上就说这学习太繁琐了,陪吃陪喝难度那么高的他恐怕无法胜任。三日月倒是没那么严格,说:“你随便学学就是了,也不用那么担心。”

“这弄得跟学生做作业似的,不是我擅长的范围。”说白了就是鹤丸觉得这礼仪学习没什么意思,一板一眼何等枯燥,压根不想上心学。“能不能不学了?反正给你回答的有秘书,我陪你吃吃喝喝,有人在我就不吭声就是了。”

三日月慢嚼着几口饭,吃完了说:“你耐心不太足,得定一下性子。”

“我只对有兴趣的事情有耐心,这个我没兴趣。”鹤丸认为这个事情可不能混为一谈,他才不要把自己有限的时间浪费去上这种课上面,弄得自己连跟在三日月身边做保镖工作都没时间,和禁足似的。“你不觉得把我用在这上面有点屈才吗?”

“我也不想屈才,可是你这样不能跟我出去,我觉得更可惜。”三日月指了指那碟青菜给鹤丸说:“吃吧,这个好吃。”

不过三日月可能还是有注意的,所以礼仪老师之后也没太严格要求鹤丸。只是鹤丸觉得随便应付也很荒废人生啊,他都快变得和经常待机的明石一样了。说起来明石整天在宿舍犯懒,也不见他有什么正事要干,明石吃着薯片看着手提说:“我忙着,你就别管了,学你的礼仪去吧。”

“英雄无用武之地,哎,这你说还不如经常出去跟大家一起行动。”鹤丸虽然自认擅长交际,但给困着学那乱七八糟的礼仪就很浪费时间,唯一好处就是跟烛台切打电话的时间多了。“我学社交舞干嘛?难道他还想自己不跳我代劳吗?”

“上司的心思你就别猜了。”明石对工作是很消极怠工的,他说:“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反正工资拿到手了就是了。”

鹤丸学了三天社交舞,三日月今天听说学有所成了,吃完饭后说要验收一下。

上司检查作业,让鹤丸想起自己写报告还有述职的时候。只是来到这跳舞室他看着也就自己和三日月不由得说:“我学的是男步,你好歹让个女的过来跟我跳吧?”

三日月认为鹤丸说得有道理,于是叫了女佣阿姨过来。阿姨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人虽然慈祥,但鹤丸觉得这也算上年纪了,还和自己转圈圈腰折了怎么办?鹤丸看看她又看看三日月,说:“你还不如找个模特人偶我拉着跳算了。”

“这个大半夜我是找不来了。”三日月伸出手说:“女步我会跳,反正也就看看,随意点就是了。”

鹤丸记得教社交礼仪的老师说过这跳交谊舞就是一种情感交流,可是那是人家男女交流,他们两个大老爷实在没什么情感交流需求。不过鹤丸可以把三日月想象成戴了假发的大美女,比自己高些就当穿了高跟鞋,瞬间好接受多了。

鹤丸搂着三日月的腰跟着音乐跳起来,这节拍掌握得不错,虽然他没什么兴趣学但是该听的还是有听进去的。这跳了一分钟三日月嘉许地说:“跳得还不错。”

“这又不难,好歹比听课有意思。”鹤丸这是实话,不过他更好奇的是:“你让我学这个是让我给你当挡箭牌,帮你下场跳舞吗?”

“嗯,说不定有需要。”三日月笑得让鹤丸有点怀疑他这话是不是真的。这时候音乐节奏变快了,三日月提醒:“小心点,不要踩到了,不然不及格。”

鹤丸听着马上跟上节奏,他这算是跳舞新手,全凭本能反应,这音乐变奏了后他好像被三日月带着走似的,这女步跳得和男步一样,让鹤丸有种主权被抢了过去的感觉。可是三日月带舞是带得好啊,一曲下来挑不出错,还一直尽责地跳着女步,照顾了鹤丸这新手步伐。最后音乐结尾那几下三日月转了几圈,鹤丸马上想起结尾动作,适时反应过来楼住他的腰往前倾稳住。真是好险啊,要是自己反应慢点三日月就要往后倒了。

鹤丸维持着动作几秒没动,这音乐忽然停了,他终于从戴假发的大美女想象回归现实。三日月倒是眼神充满玩味,老师说过要尊重舞伴,眼神一定不能闪闪躲躲的,可是现在这动作这眼神实在看得鹤丸有些不好意思。三日月打量了半晌说:“八十分吧。”

说完他就站好了,鹤丸马上退了一步说:“也还行吧。”

“九十分及格线。”三日月伸出手说:“要不要我跳男步给你示范一下?”

鹤丸觉得两个男跳还是怪怪的,说:“不用,我跟老师再学学就是了。”

“那好好学吧。”三日月也不勉强鹤丸,让他去大厅坐坐,让阿姨拿了两杯温牛奶进来,一杯自己一杯给鹤丸说:“等你学好了我再检查。”

鹤丸一脸苦恼地说:“还要检查啊?”

“九十分就不检查了,也不用再学其他了,还可以跟我出去其他场合。”三日月看着鹤丸那苦恼的表情就好笑,说:“喝吧,喝了好睡觉。”

自从上那礼仪课,鹤丸每天跟着三日月一杯温牛奶伺候,鹤丸理解为这算课后奖励。他们喝着喝着三日月就聊起那天吃饭他们家人提问,这鹤丸那据理力争的模样三日月是看出来了,好几次蠢蠢欲动想反驳,但最后还是用理性克服了没计较。鹤丸说你看出来了啊?要不是三日月帮过他,他估计早就火力全开变战斗鹤了。不过平时只要不是太过说话难听,鹤丸也不至于非要计较不可。

“我知道,你第一次和我见面时候就很气势汹汹。”三日月想起第一次见鹤丸的时候说话那是举一反三,那天餐桌三日月也觉得鹤丸算是相对温和了。“我猜你那天其实心里很多话憋着吧。”

“既然我决定憋着,那我就不会告诉你。”鹤丸认为三日月还是挺有眼色的,不过过去了的事情他都抛诸脑后,自然没计较的必要。“反正你想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不然那天我白憋了。”

三日月也无所谓,他只是好奇:“我觉得我条件不错,你说你自己也不是看人下菜,你怎么每次都回答得毫不犹豫,也不考虑一下?”

鹤丸心里警铃大作,这是不是新一轮试验课题?岩融和今剑那种雄赳赳地过来明摆着砸场子的倒是好懂,可是三日月这种看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还是在怀疑,底线都摸不着的,鹤丸就有点不好分辨他这到底是和自己开玩笑还是和他兄弟一样试探自己。

这三日月之前看也是直男啊,那天吃饭他自己也说没弯。鹤丸猜想这可能就是最终面试?于是思量着这怎么回答才能及格,这三日月怎么也不给点提示?来个眼神也好啊。鹤丸想了一下说:“不是你不好,而是我有喜欢的人了,现在收收心,自然不考虑别人了。”

“这听起来有些道理,不过作为上司,我自然希望我的属下上进些。”三日月似笑非笑地看着鹤丸可惜地说:“你对我就没点企图吗?真没斗心。”

这话到底是玩笑呢还是试探?三日月表情怎么也没点提示?企图指的是钱还是人?问这话几个意思?鹤丸心里两边打鼓,谨慎地问:“你指的是事业心还是其他?”

三日月好整以暇地侧身坐着,支着脸颊反问:“你说呢?”

这事业心鹤丸觉得自己一直很积极明显的,这人嘛……鹤丸天马行空想了一轮后捧着牛奶杯试探着问:“掰弯你加工资吗?”

谁知道三日月听了之后哈哈哈地笑了出来,笑得鹤丸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这算通关了还是怎样。三日月没计较了,笑完就说:“这我得思考一下,行吧,你回去休息。”

鹤丸走出别墅,一路上回去琢磨了半天,有种好像死里逃生的感觉。回去宿舍了夜晚他睡了半晌,就从上铺探头下去。明石睁开眼睛就看到鹤丸那倒挂的大头委实吓了一跳,顺了半天气心有余悸地说:“怎,怎么了?”

“我觉得吧。”鹤丸琢磨了半天了,他怀疑地问:“你有没有听说过我们老板喜欢男人啊?”

明石一脸无聊,说:“三日月先生?你打听这个干嘛啊?”

“我就好奇问问,关心老板啊。”

“三日月先生要是喜欢男的,记者先不说,他家里人估计比你还紧张。”明石认为鹤丸真的多虑了,但看他这想了一晚上的样子,明石问:“你哪里感觉出来的啊?”

警察办案的直觉,但鹤丸也是很不确定的,所以他话也不敢说得太死,就说:“就感觉他对人挺好的。”

“他对谁都很好,你要不多看看自己老板外界评价,这老中青男男女女基本没不喜欢他的。连那些爱搅风搅雨的记者都不会写他黑料。”明石觉得鹤丸真的太片面了,他说:“你自己查查新闻,查八卦那种,你看他像是弯的吗?”

明石一副他困死了别烦的样子,然后鹤丸躲回去上铺快速翻查手机,搜了很多关于三日月宗近的绯闻和讨论,而他的绯闻对象全部是女的,记者报道里头从没传出过他喜欢男的绯闻,连捕风捉影的都没有。鹤丸看了好多篇,基本从三日月开始见报前就看起,全翻了一遍。这些照片上面真是郎才女貌,鹤丸怎么看怎么顺眼,心头大石总算放下。

“直的。”

所有疑惑烟消云散,鹤丸发出一声感叹,然后放心地关掉手机做梦去了。

【tbc】

…………………………………………………………………………………………………………………………

卡套啊滴胶挂件和手机账本那些我猜是九月七或者九月十四号开吧,到时候可能还会有一样东西,不过它我估计是当天才公布了

评论(79)
热度(441)

© -451- | Powered by LOFTER